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界修魔

第一百一十五章 面具

    “怎么样?”元少卿目光冰冷望着对面雷暴喝道,“你要找的人已不在了,还要继续吗?你若仍执意不改,名剑门也只好奉陪到底!”

    雷暴此时呆呆注视着秦玉麟消逝的崖边,好半天没有说话,适才他也想要冲去救下秦玉麟,可惜魂网已经交错愈加密集,自己已是牵一发动全身,若贸然出手,只怕这次来无妄仙境的弟子就要全军覆没了。

    “杀,杀光你们!”惠三官跌撞着在远处站起,手内挥舞着生死判就向一旁负伤的吴剑走去。

    “师父。”立时数名弟子冲了上来待要阻止。

    “快说,到底要不要停战?”元少卿怒声道。

    雷暴仍是默不作声呆望着悬崖一侧。

    “嗖嗖”数道血花闪过,吴剑身前的几名弟子顷刻被惠三官击倒数名,静琪也已缓过神来,挥舞手内长剑纵身冲向惠三官后身,惠三官虽是伤重体虚,却并不把静琪放在眼内,抬脚一撩就将半截破甲钩踢向静琪,同时飞身也跟了上去,静琪见那破甲钩飞来,急急举剑去迎,“哗啷”作响,破甲钩带来的冲击险些带的她长剑脱手,正自庆幸,猛然就见惠三官面目狰狞恶笑着贴到了身前。

    “啊”的声凄厉惨叫随之在崖边久久回荡。

    一缕光芒和煦的照在眼边,秦玉麟忽然惊醒过来,他虚弱的睁开眼睛,四下张望,满目的树蔓藤枝,只一个缝隙投来股光恰耀在自己眼前,这是哪里?自己怎么会到了这里,他费力的想着,陡然脑内浮出静琪满是愤恨的目光,充满了力量的一掌,对,自己是被静琪打落了悬崖。

    他立时心情低落下去,他微微动动身体,五脏六腑就如要爆裂一般,他喘着粗气不敢再动,这是背水亡魂的使用结果,怕是没有几个月难以回复了,他小心的转了转脖子,四下探查,这一看不要紧,一看却是吓了一头冷汗,原来自己并未真的落到崖底,向下看去怕有数十丈的地方才是谷底,此时正有两只肢体干瘦的花斑豺在那里走来走去,不时抬头看向自己的位置。

    秦玉麟看了看自己身下,数十根沿壁生长的支节藤蔓被自己压的断开数股,想是自己下落时所致,正是这枝枝节节的藤蔓才保下了自己的性命,他仰头望天,看那缕光线应该又是一天的清晨,自己想必在这藤蔓上已呆了一日一夜,没有想到自己又一次大难未死。

    他孤零零的躺在那里不做它想,到了夜间忽然下起雨来,秦玉麟上方虽有许多藤蔓包绕,却仍是淋得浑身透湿,到天亮时身上冷嗖嗖的,再到夜间,他已经病了,浑身滚烫,虚弱的睁眼力气都没有,脑内只是一片混沌。天快亮时忽然被一阵吠叫声吵醒了,隐约就是下面那两只花斑豺,过了一会,吠叫声渐渐远去,就听得一阵哗啦啦的响声,那响声逐渐向上移来,秦玉麟浑身无力,不想去看究竟,过了片刻,那响声已到了身下不远,最后直到身旁的树藤被哗啦啦剥开了,他才扭过头去,勉力看了看,就见那树藤后露出一个赤铜头颅,在那里晃了几晃,似是观察自己,随后一闪便没了踪迹,秦玉麟扭头又睡了过去。

    天亮时,他被一阵喘息再次吵醒,就见树藤被稀里哗啦全部斩开,几个时辰前见过的那个赤铜的头颅又出现了,这人个子极其高大,双肩也极是宽阔,着身黑麻布厚衫,那赤铜的头颅却是个圆形面具扣在头上,他走到秦玉麟身前晃了几晃,秦玉麟体质早已虚弱不堪,再加几日没有饮食又着了凉,只能勉力对那人点了下头。

    那面具人由腰部解下一圈粗绳,系在秦玉麟腰间,而后缓缓放下,待他落地,面具人自己也沿绳滑下,那里正有俩早停好的木轮车,面具人将他放在车上,吱吱呀呀的就推了起来,秦玉麟在车上一摇一晃迷迷糊糊又睡了过去。

    夜间时他被一阵香味吸引的醒来,睁眼一看,自己已经躺在了室内,屋内置办萧条,只有几件古朴红木桌椅透出这是个某个村舍,门吱呀被推开了,一名六十左近的老妪走了进来,见秦玉麟睁开了眼睛,面上立时显出喜色,拿了桌上的粗瓷黄碗,坐去床边道:“你可算行啦,来,吃点东西吧!”

    她似是知道秦玉麟伤重,亲自以汤匙舀了粥来喂他,秦玉麟的病也好了许多,大口喝着粥饭,那老妪很有耐心的喂着他,不时说着,“慢些喝,别呛着。”

    待那碗稀米饭喝完,老人又给他头部垫高些说道:“你身体还虚,不能一次吃的太多,先歇几个时辰我再给你熬点地瓜粥。”

    “谢谢婆婆。”秦玉麟恢复了些许力气,欠身问道,“不知您如何称呼?”

    “我姓蔺。”那老婆婆把碗搁回桌上道,“你可别对我说谢,你是星男捡来的,是他给了我钱让我在这里伺候你的。”

    “蔺婆婆,你说的是不是个头戴面具的人?”秦玉麟问道。

    “嗯,他就是铁星男,原来是我们村里的铁匠,唉,后来出了些事才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正说着门忽然打开,那面具人走了进来,看到秦玉麟已经醒来,转头对着蔺老太打了几个手势,蔺婆婆点头连连说好,那铁星男又看了眼秦玉麟便走了出去。

    “他说热水烧好了,让我过会带你去洗个澡。”蔺婆婆嘿嘿笑着道,“你都不用管,一会我来给你洗就好了。”

    秦玉麟面上一红转而问道:“他说不了话么?”

    “咳!”蔺婆婆摆摆手道,“他以前可是村子里最好的人,每家每户打个什么东西啦都找他,他还有个姑娘,取名君蓝,正是双十年华,一直未曾出嫁,可是后来却得罪一帮恶人,那些人明着没有打过他,就暗地里在他家放火,那场火毁了他的面目,更重要的是铁君蓝也在那场火中离开了他,从此他就很少说话,搬来了村外一个人居住。”

    秦玉麟听完不由升起股同情心,又联想到自己的经历,心情颇为沉重。

    “好了,走吧,把你这小脏猴身子擦一擦。”蔺婆婆站起身,把他翻转过来背负起来,这老太太别看形象矮小,却是极有气力,负起秦玉麟如若无物。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