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界修魔

第一百零六章 第四场

    “呀!”豫辛惊呼一声,“哥,怎么办?”

    “还什么怎么办,跑吧!”秦傲俯身努力想要扛起那只小噬心猿。

    “这时候你还管他干嘛!”豫辛急道。

    “我来。”邵渐离抢来那噬心猿扛在肩上道,“关键时刻说不定用它还能挡一挡。”

    三人匆忙撤离,远处噬心猿也已发现了他们,嗷嗷嘶吼着涌了上来。

    “你们走吧,我留下挡住他们。“秦傲知道自己只是累赘,拖着虚弱身体逃走不若索性留此一战。

    “那怎么行。”豫辛搀着他说道,“若能找个地方休息片刻就好了。”

    “前边山顶有所废弃庭院,咱们想法绕到那里。”邵渐离回头看着逐渐逼近的猿群,忽然将肩上那小噬心猿递与豫辛道,“这样,我来吸引这批噬心猿的注意,你们想法往山上跑,若仍有残余的追你们,就拿这个小的来威胁。”

    “可是,哥,你……。”豫辛急道。

    “没事,你们往山上去,我留此片刻带着他们往另面跑,放心我虽然不是他们对手,要跑掉却也不难。”邵渐离握紧落月海棠说道。

    “邵渐离。”秦傲忽然伸手使劲握住了他的小臂。

    “别说了,快走吧!”邵渐离拍了拍秦傲,看着豫辛和他蹒跚离去,这边百十只噬心猿已然掩了上来。

    秦玉麟听到此已是心惊胆战,同时对邵渐离也是衷心的叹服,也愈加觉得愧对此人。

    “那晚我引着那一群噬心猿,奔跑了半夜,天亮时还在追着我的不过十数只,正好撞到了来寻我的秦舞阳及其余数名弟子,那剩下的噬心猿也都筋疲力尽,见到这边来人立时作鸟兽散。”邵渐离说道。

    “那我哥哥呢?还有……还有辛儿。”秦玉麟问的很没有底气。

    “他们到了那庭院躲避,但在那里又发生了什么我就不得而知了,第二日我带了人去寻他们,却只找到了辛儿,辛儿告诉我秦傲已被他的亲人带走了。”邵渐离答道。

    秦傲被自己亲人带走了,秦玉麟满头雾水,这世间除了自己他还有亲人吗?

    “具体经过辛儿不愿与我讲起,但我看出这丫头变了,事后每提起秦傲她都心思神往,究竟她与秦傲那晚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我想以后只怕是无法知晓的了。”邵渐离声音沙哑道,“好了,该说的都说给你了。我也要走了,这就带辛儿回幽冥幻境去。”

    秦玉麟想要说些歉意的话,可却实在无法说得出口,只能无声的目送着邵渐离的离去。

    黄昏时吴钰也来看他,交代几句见他已然无碍,便即离去。夜间秦玉麟思索着明日之事,又想起齐云天的话无法入眠,起身收拾了下在绝生林地采集到的奇花异草,一并装在囊内。

    第四场的魔罡武斗会终究到来了,这日清晨天色极其阴沉,灰蒙蒙的一片,此时校场的四周早已站满了人,这些人面色不一,有的喜笑颜开,有的阴沉难定,有的则幸灾乐祸,虽然想法不一但他们都知道今天必定是名剑门有史以来最不得安生的一天。

    “今日是最后一场比试。”雷暴推开古少辉走至场中说道,“这场的要求很简单,我们出一个人,名剑门只要派名与他容貌一样的人来战即可。”

    “那怎么可能?”“这不故意为难吗?”名剑门立时一片哗然,秦玉麟此时正聚精会神看向对面幽冥幻境的方向,他极力想要提前看到一个令自己感到熟悉的身影,可是看了半天也没有找到。今日出门时他已将昨晚收拾好的布囊以及血石剑一并背在了身后。

    “雷暴,你这要求就有问题了。”吴剑忽然气势汹汹走出人群喊道,“我们若是没有与他一样的人是不是就是我们输了?”

    “一定有。”雷暴看也不看吴剑,森然应道,“若没有,算我们输。”

    吴剑板着脸退了回去,古少辉见雷暴不再说话,这才走去他身旁四下一望喊道,“第四场比试的武者请上台。”

    雷暴向着自己人的方向挥了下手,随即就见一个头戴硕大斗笠的人走了上来,秦玉麟屏住呼吸努力看去,可是天色阴暗,他无法辨清斗笠下那张脸是否就是自己想要见到的。

    那人已经走到场中,雷暴闪身到了台下,古少辉也知趣的退了下去。

    “老子隐藏了数十年,今日终于得偿所愿,可以光明正大的站在名剑门的地界上看着你们这帮畜生。”斗笠下的声音粗暴而又带着阴狠,“来吧,今天就让我们俩来一决生死,让所有无望仙境的人都来看看咱们兄弟俩的最后一战。”话音一落天上骤然一声炸雷,闪电咔嚓嚓划过,照映着台下一张张苍白的脸,那斗笠已如迷失方向的纸鸢般被甩入了无际的高空。

    无望仙境顿时炸开了锅,“门主。”“门主。”一声声同样的呼喊,一道道疑惑的眼神同时看向齐云天,此时他正阴沉着脸看着不远处场上的人,同样的一张脸看向自己,那张脸上满是得意,狂妄,不可一世还有着深深的恨意。

    是他。秦玉麟瞠目的望着场上那人,他不应该是被关在地下暗室里么?怎么会跑了出来?秦玉麟正诧异到了极点,忽然感觉到一触目光,他抓头看去,远处苏敏见他望来,急忙低下头去,不敢与他对视。

    是她,秦玉麟忽然明白了,那晚苏敏、静琪都被下了药后,为何后来会忽然不见,她发现了那暗室的入口,也看到了藏在里面的另一个齐云天,那么一定也是她告诉了雷暴,又是她想法将这个齐云天救了出去,才会有了这第四场的比试。

    “云傲,你敢不敢当着大家的面认老子?”台上那人嚣张喊道。

    齐云天纵身一跃已然到了他的对面,四下一看温声道:“大哥。”

    “大家听见没?他喊我大哥。你来告诉大家你是谁?我又是谁?”

    “各位,实不相瞒,这位才是你们的门主齐云天,而我是他的弟弟齐云傲。”齐门主望着名剑门的主人大声说道。

    “门主,你不要被他蛊惑。”“门主,我们不相信他。”名剑门的诸多弟子实在无法相信,擂台上两张同样的脸,一张温文谦和,另一张粗鲁嚣张。

    “我没有骗你们。”齐云傲意兴阑珊的走到台边望着远处说道,“他才是你们的门主齐云天,前任门主曾要将他化去魂力,驱出名剑门,可是我顾念兄弟之情,就与他交换了身份,后来他以我的身份坐上了门主,又恢复了本名,那时我身无魂力,后来他倒行逆施,做了许多恶事,甚至欲要连结幽冥幻境的恶徒,我与三位长老实在无法再忍下去,就联手将他囚禁起来,又怕坏了名剑门的声誉,就隐瞒了此事,我却以齐云天的名字继续执掌了名剑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