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界修魔

第七十七章 眼盲的钟晋

    “咳,你以为呢?不过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你刚才也听到了,雷暴带了轰铁来,并且让他来打魔罡武斗会的第一战。”

    秦玉麟抱起血石恭敬的放在桌上问道:“轰铁是什么人?听你的语气,好似认识一般。”

    血石内传出一声轻叹,“幽冥幻境除魔皇外,最强的便是七杀星,轰铁便是七杀星老四天凶星紫东亭的弟子,也应该算是你的师兄。”

    “师兄?”秦玉麟自然明白他的意思,自己的修魔劲师从紫东亭,虽然紫东亭并不承认二人有师徒之义,但轰铁某种意义上确是自己的师兄。

    “轰铁在幽冥幻境诸多弟子中,并非最强的,甚至可以算的上实力还比较弱,但……他却是最可怕的一个,这么说吧,即使他的师父紫东亭又或魔皇本人,我想他们最不愿敌对的人便是轰铁。”

    “为……为什么?”秦玉麟自然心奇,既然他并无实力,为何却这般可怕?

    “你在裂影村遇见过三雀王,还记得朱雀的“兄弟血”么?”

    “嗯。”秦玉麟点点头,自己最终并未与他正面相抗,亏得祝融偷袭得手,否则只怕难以与其抗衡。

    “兄弟血是幽冥幻境上古六神秘技第六技,可以说是其中最弱的一个,而轰铁掌握的却是第三秘技,据说掌握了这门秘技世上便再无敌手,但因局限性过大,只能排在第三的位置。”

    “你……为什么会了解如此清楚?你到底是什么人?”秦玉麟举起血石道,“又为什么会存在这柄剑内?”

    血石内那声音沉默良久,好半天道:“秦玉麟,有些事知道了未必便好。性若浮萍,随波逐流,任其蔓延,未必便坏,你只需明白许多事并非你的力量可以操控,今日的偶然许或早已注定便可以了。”

    “你还未回答我的问题?”秦玉麟等待半晌不见动静,举起血石晃了几晃喊道,但那个声音再也没有出现。

    第二日名剑门热闹异常,其余三大玄门的弟子仿佛不知从哪里忽然冒了出来,熟悉的人纷纷打着招呼。

    “师兄。”静琪大声喊道,秦玉麟循声望去,就见她正与几名年岁小些的弟子向自己走来。

    “我们正要去看钟晋师兄,你要不要同去?”静琪语气兴奋,全然忘了昨日秦玉麟的冷淡态度。

    “钟晋?”秦玉麟立时想起了那个驭兽峰的狠毒少年,然而实际情况却与他所想差出许多。

    “钟晋师兄。”到了剑阁,年纪小些的师弟师妹们匆匆跑上前去。

    秦玉麟诧异的望着眼前的景象,钟晋?那个一年前气傲心狠的少年?秦玉麟无法想象,这是他吗?身上并非驭兽峰的正规弟子服饰,而是一袭粗布麻衣,十八岁正当少年的面上却尘土斑斑,须髯浓盛,最令人心惊的还是额下那失去双目后留下的两个黑黢黢的窟窿。

    “这是驭兽峰的师兄钟晋。”静琪扯了下正自呆滞的秦玉麟。

    秦玉麟茫然点点头,对面钟晋忽然抬头,凝神片刻道:“似乎还有一位熟人到了?”

    “钟晋师兄,这是……”静琪走前一步就待介绍秦玉麟。

    “秦玉麟?是你?你没死?”钟晋陡然面色一展,面上那两个黑窟窿直盯盯的看向秦玉麟。

    “我……”秦玉麟正待解释。

    钟晋已一跛一跛的近前两步摇摇头道,“不,不对,不是秦玉麟,秦玉麟身上没有这股戾气,你是谁?”

    “他是秦玉麟的哥哥,秦傲。”静琪接道,“失踪日久,你们并不熟识。”

    “是么?”钟晋疑惑的转了转头。

    秦玉麟心内虽疑窦万千却不知如何发问,直到离开剑阁,方有一位年幼师妹问道:“钟晋师兄好可怕哦,怎么会那样伤了双目,也不顾忌遮掩。”

    “他也不想的,去年幼狮赛后,出了些事才导致的这个状况。”静琪神色暗淡轻声道。

    “哇,到底出了什么事,居然有人敢伤驭兽峰的弟子?”另一个师弟好奇道。

    静琪看了眼秦玉麟低声道:“我也知道的不太清,不说的好。”

    “师姐说说嘛!”诸多师弟师妹齐声道。

    “秦傲师兄你不想知道么?”一位师妹恳求道。

    “师妹告诉他们吧!我也很好奇。”秦玉麟顺势接道。

    “那你们不可以乱与人说。”静琪四下望望道,诸人连忙点头。

    “上年幼狮会中钟晋师兄与另一位绝刃谷的陈师兄做了件错事,这件错事导致钟晋师兄腿骨折断,不想趁他养伤之际,陈师兄担心被长辈责罚,就将全部责任推在了钟晋师兄身上,待他腿伤略好转些时,已成了定论,钟晋师兄心内怒极,以信哄骗那陈师兄出外,忽施杀手,二人那次拼死格杀终因钟晋师兄占了先手将那陈师兄两手筋挑断,他自己却也大意被挖走了双目,陈师兄已再无法修习天罡气,钟晋则险些被逐出驭兽峰,最后咱们齐门主与绝刃谷门主合力求情才责罚他留在驭兽峰做些苦差,这次不想魔罡武斗会第一场恰用到了他。”

    秦玉麟愣愣听完,不想自己离去后竟有这许多事发生,最后骤闻钟晋要在武斗会第一场出现,心内忽然不知如何滋味,自己也曾对钟晋有些恨意,甚至想过要对他施以报复,这次他却对上了轰铁,按照血石内那神秘声音所言,轰铁是掌握有幽冥幻境六神秘技的人,钟晋一定不是他的对手,但看到适才他那模样,秦玉麟心内却如何找不到一丝喜悦。

    晚阳西沉时,红叶溪上游一畔,人声鼎沸,雷暴在那里打理出片场地,西侧空地最是嘈杂,各色衣衫三五做群,这是绝生林地的猎魂团,总共大约十数个团队,千羽小惠也混在其中。东侧则齐齐列开数排,白衣蓝带是名剑门的弟子,皂色衣衫的则是绝刃谷,五色环围的是幻化阁,短裤短衫履带简洁的是驭兽峰。南侧则稀稀疏疏有着十数人,或站或卧,神色各异,却皆是面色阴冷,这些就是雷暴带来的幽冥幻境青年一代的杰出子弟。北向却是涯壁,下接一深谷,年纪大些的师兄曾说这条深谷可直达污水沼泽,却并未有人攀岩下去一探究竟。

    酉时即近,东侧人从中携手走出二人,左首老者袍白袖净,虚髯飘摇,正是名剑门门主齐云天,右首那人却干瘦矮小,神色晦暗,好似一大病初愈的患者,只那未被帽檐遮挡的独目可看出精芒内敛,昔日的威猛豪气已深深蓄藏,此人正是幽冥幻境七杀星老二雷暴。

    齐云天走至台中客套数句,转头望向雷暴,只待他也交待几句门面话,不想雷暴只挥了下衣袖,对诸人看也未看冷声喝道:“轰铁,进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