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界修魔

第七十四章 归还雪灵

    “嗯,他对外早已如此公布,只听这名字他便要先占一筹。”齐云天无奈笑了笑,抬手在秦玉麟肩上拍了拍,沉声道,“傲儿,这次七场比赛我自然是想要你出场的,但是考虑到虚影岛你失去踪迹日久,雷暴又识得你,我决定要你留在最后压阵。”

    “弟子一切听门主的。”秦玉麟起身道。

    “嗯,再有件事就是……。”齐云天话未说完忽见安信急匆匆闯入亭来,“何事如此惊慌?”

    “门主。”安信稳住心神正待言讲,忽然望见秦玉麟也在,面上立时显出犹疑之色。

    “不论何事,照实言讲。”齐云天看出他神色变化,厉声喝道。

    “祝……祝融姑娘,在东侧居院,遭……遭人非礼。”后面几个字安信声音小了下去。

    “什么?”秦玉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上前一把抓住了安信肩膀,“你再说一遍。”

    “我,我说祝融姑娘被人非礼。”安信索性两眼一闭,大声喊了出来,“亏了林雨诗师妹在,才保得清白。”

    “谁,那人是谁?”秦玉麟怒道,未等安信回话,他人已冲出亭去。

    “走,咱们也过去。”齐云天皱了皱眉望着秦玉麟的背影对安信说道。

    秦玉麟到了东居院,见第三院外已聚了十数人,他三步并两步冲入院去,却见吴剑长老正围在数名弟子中间说话,另侧一间居室内四五名女弟子站在门口吱吱喳喳,他冲到门边,立时望见屋内祝融正掩面而泣,林雨诗则在旁抱了她的肩膀。

    秦玉麟分开门边众人,几步到了二人身前,疾声道:“怎么回事?”

    祝融双目红肿,抬头望见是他转去扑到林雨诗怀内,呜然饮泣,秦玉麟如何不明,眼见祝融衣衫褴缕,虽已加了件长衣,却也隐约可见胸前小衣外露,自然能想到大致情形。

    “我带祝师妹路过此居,师妹询问恭室所在,我知此所有间,师妹去后我就在外门等待,不多时忽听得她惊声呼救,我匆忙跑入,就见她正被压在恭室外的石台上,我上前便踢开了那人。”

    “那人是谁?”秦玉麟回头望向外院,咬牙切齿道。

    “师兄莫要冲动。”林雨诗看出秦玉麟神色不对,正待劝导,秦玉麟却已冲出房去。

    “孟小阳。”秦玉麟已然看清外院被吴剑等人围在中间的正是孟小阳,他一声怒喝,人已到了院内,飞起一脚越过众人而去,孟小阳正神色紧张听着吴剑训斥,猛然望见秦玉麟飞脚袭来,竟自忘了去躲,正正踹在胸前,翻身后栽了两个跟头,秦玉麟随即冲至他身前,咣咣就是两拳结结实实打在了他的脸颊,还待再打,已被众弟子拉开了身。

    “傲儿,你太也莽撞。”吴剑闪身按在秦玉麟肩头说道。

    “融儿是我恩人,他这样做,我怎能放过他?”秦玉麟吼道。

    “啪。”吴剑回手在他面上甩了一记,“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长老存在?戾气怎会如此之重?难道你是要修魔吗?”

    “好了,都不要说了。”齐云天忽然走入进来,“大致情形我基本知道了,傲儿,你莫要焦躁,雨诗你先领了祝融回女寝休息。”齐云天一开口,诸人立时静了下来,齐云天走至孟小阳身边,给他拍去身后尘土后道,“孟小阳,今日你大错加身,我罚你去后山归静阁面壁七日。”

    秦玉麟喘着粗气望着孟小阳垂头丧气的被几名弟子带走,经过身边时,他狠狠说道,“孟小阳,如若不是看门主面子,我一定会打死你。”

    齐云天挥挥手示意大家散去,而后走去秦玉麟身边低声道:“好了,傲儿,注意下情绪。”

    秦玉麟低应了声,转头走去院外,到院门时恰撞到急火火跑来的吴鸣。

    “小阳呢?小阳。”吴鸣呼喝着闯入进来。

    秦玉麟脚下不停,肩上骤然用力,吴鸣毫无防备,一个趔趄险些栽倒在地,回头怒视正碰上秦玉麟也恶狠狠看向自己,心内不由一缩,暗叫声这人好可怕,而后才看清眼前竟是秦玉麟。

    秦玉麟走至炼气厅心情才算平和下来,正待进去忽听有人呼喊,转头却见是苏敏,本来心内正想着祝融的事,陡然看到她,昨夜之事立时涌现上来。

    苏敏对他勾勾手指,二人走去一旁侧门无人处。

    “你没对其他人说吧?”苏敏板着脸却不看他道。

    “说什么?”秦玉麟问道。

    “装什么?”苏敏柳眉一竖气道,“昨晚的事。”

    “哦!”秦玉麟见她这幅模样却觉颇为可爱,有心逗她,“说了。”

    “什么?”苏敏面容转为惊惧道,“你与谁说了?”

    “说了,那是不可能的。”秦玉麟嘻然道。

    “你这孩子。”苏敏气急反笑,抬手做势欲打。

    “我可不是孩子。”秦玉麟一把捉住了她那纤细的手腕,猛然一下将她拉入怀内紧紧抱住道,“你是不是又要用什么厉害的毒药害我,我可得防住你。”

    “松手。”苏敏不料他会如此,登时闹个大红脸,“这里让人碰上了。”

    “你的意思是咱们该换个没人的地方。”秦玉麟手上一松嘿然道。

    “你放尊重点。”苏敏用力推开他,理了下鬓角发丝道,“我可是你师娘。”

    秦玉麟不由一愣,心内阵阵恍然,自己是怎么了,怎么与苏敏说起这些调笑话,刚才还在自责,祝融那事做的太也冲动,这时却又来调戏师娘,自己怎么了?似乎从裂影村回来就不时出现心性失控的状况。

    “想什么呢?”苏敏见他愣神,举手在他后脑一拍道,“想到长老害怕了?我只说现下是你师娘,以后却又未必,你若取得了黑竹简,我,我也就由得你。”苏敏说着转过身去。

    “小师娘,我还有事,少陪了。”秦玉麟心性既回,自然不会再与她过多纠缠。

    “你这人……。”苏敏扭头见他真要离去,气的跺了下脚大声道,“我是要给你解药,还不回来?”

    “多谢,那毒我已解了。”秦玉麟在远处没有转头,挥挥手道。

    苏敏立时一征,听他语气不似欺骗自己,那他昨日为何还答应夜里来拿解药,只为来看自己洗浴?苏敏想起昨夜事脸面一热,看看四下无人快步离去。

    用过午饭,秦玉麟本待去看祝融,想想那丫头只怕此时心情不好,还是由她自己静静吧,秦玉麟漫步走去后山,小乖也不知怎样了,这次回到名剑门却还未曾去看过它,只知近来一直由林冬儿师弟在喂食。

    他悠哉游哉的欣赏着四周林木,软软踏步青茵草地,心情竟是格外舒畅,好久没有这样悠闲了,做秦傲有什么好?他忽然极其怀念以往的日子,自己的下级白魂,每日只需做好分内事就够了,发生什么事门主长老都不会来找自己,只是师兄弟不大瞧得起自己而已。他随手捡起根树枝,左右挥动几下,觑见远处一树,喝道:“看我渊龙七杀。”手腕转处,树枝快摇,以尖连点那树侧三处,脚步一旋,又近一步,侧身躲开假想一击,矮身再刺,却此时陡听得一声长笑随即一个刺耳的声音说道:“我道名剑门有什么了不起,却原来尽是这样的废物。”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