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界修魔

第五十八章 败兵之血

    “爹,爹。”阿福忽然在院里喊了起来,“打,打,外面有坏人在打。”

    “不好。”海叔面色一变,“只怕是盗魂贼来了。”

    “海叔,你不要慌,他们来了也好。”秦玉麟站起身,眼内泛出一丝狠色道,“省的我再去找了。”心下自思:以暴制暴,纯属时势逼迫,你们这是咎由自取。他虽无胜那青雀的兄弟血之法,但心内激起的愤怒容不得他去考虑那些。

    “雨诗,可以麻烦你一件事么?”秦玉麟走到林雨诗身前道。

    “是要我留下看顾小月妹妹么?”林雨诗望着小月道。

    “恩,小月是我这里唯一的朋友,我不想她再受到伤害。”

    “好,你去吧,自己一定多小心。”林雨诗点点头,她知道秦玉麟心内有气。

    “我会的,海叔,我们走。”

    “秦大哥。”小月一旁无力说道,“多小心。”

    秦玉麟点点头,握住她手道:“小月,你休息一会,这位雨诗姐姐人很好,你与她说说话就不寂寞了,我片刻就回。”

    秦玉麟与海叔到达村口时却正有两人交战,秦玉麟不由一鄂,就见柄黑纹剑左右穿插,随着白净衣衫的高越低伏显得煞是好看,硕长的面上带丝调笑味道,长剑随着他的挥洒指东打西,已使对面那人左支右拙,狼狈不堪,只气的嗷嗷怪叫。

    “秦傲师兄,你什么时候到的?”一旁观战的孟小阳走到秦玉麟身边说道,场中那人自然便是吴鸣。

    “也不多久。”秦玉麟看向与吴鸣交手那人,见他面色发青,神色阴狠,不似善类,手执一柄焰印三尖叉,被吴鸣已然打的全无还手之力,“你们怎么和他交上手的?”秦玉麟暗思这人定是三雀王之一,同时也略带惊奇,青雀习练了兄弟血,十分了得,怎么此人却如此不济。

    “这人是附近的盗魂贼,号称什么三雀王的老二,我看也没什么本事,反正闲的无事,我们顺便收拾下他,回去了我们便报与门主,你就别关了。”孟小阳心道这话可得提前说出来,免得回去了他也把自己说进来,分了功劳。

    “小阳,你看我十招之内打落他的兵器。”吴鸣虽在对战,却有闲暇注意到秦玉麟出现,有意调侃。

    “小子,话可别说满了。”对面那人忽然嘿嘿一笑,骤然后跃,跳远了些,此人正是三雀王之赤雀。

    但见他手中钢叉重重一顿,贯入地内两寸多深,随即双手交叉以食指刺向自己两侧肩头,直戳入肉,猛力拔出双指,就见鲜血淋漓,随即竖起二指合掌胸前,口内默念诵咒,以指尖缓缓滑过钢叉柄端,蓦然双目睁开,嘴角露出一丝浅笑。

    “吴鸣小心些。”秦玉麟想到青雀,不由担心这赤雀也有什么奇异武技,看他身旁七八名手下都是有恃无恐的样子,愈发肯定此想法。

    吴鸣轻蔑的看了一眼秦玉麟低声道:“也就你这样的废物知道害怕,怕就抓紧滚。”

    “你们一个也走不了。”赤雀手中钢叉重重一顿,“来吧!看看你赤雀爷爷的“败兵之血”。”话音方落赤雀一叉早已刺来。

    吴鸣也已有些烦躁,只想早早结束了这场武斗,旋即手内长剑一摆,硬力挡开那叉,反手急速刺去,就拟一击将赤雀刺倒,就在反手一瞬,忽觉手内那剑忽然加重许多,好似陡然改握了一根巨杖,如何也刺不下去了,他慌忙后闪一步,惊异的看向那柄黑纹剑。

    “嘿嘿嘿!”赤雀并不追击,怪笑着道,“害怕了吧?你不是要十招放倒我吗?”赤雀说完走近两步道,“给你个机会,来来,朝着这刺。”说着就伸出了自己的脖子,用掌在颈边拍的啪啪响。

    吴鸣心内怒意大涨,想不明这使惯了的黑纹为何现在忽然不听使唤,强催劲力舞动长剑向着赤雀脖颈砍去,“啪啪”数响,黑纹在赤雀颈边连砍数下,却如木棒敲打布帛,连丝血痕都未曾留下。

    “这这……”吴鸣心内惧意大增,看着那黑纹剑,一时想不通其间关窍。

    “就这点本事,还嚷嚷击倒我。”赤雀陡然一脚踹在吴鸣胸前,立时给他踢翻在地,随即上前又补一叉,就待一击将吴鸣格杀。

    “师兄。”孟晓阳如何敢等,眼看那一叉若刺在吴鸣身上定是难活,慌忙高喊一声,拔剑击向赤雀,那赤雀正自得意,不妨孟小阳忽然跳出,一剑袭来,亏得孟小阳救人心切,失了准头,这一剑斜擦着赤雀左脸颊飞了过去,带起一片血花。

    “他妈的,痛死我了。”赤雀鬼叫一声,手内钢叉偏了两分,恰刺入吴鸣大腿,吴鸣随之一声惨叫,孟小阳翻脚飞踢,赤雀不得不回叉防御,孟小阳也不追进,慌忙扶了吴鸣起来。

    “想走可没那么容易。”赤雀的手下见头领被伤,如何愿意,砍刀飞斧一干兵器照着孟小阳后背就抡了过来,秦玉麟不敢再等,血石红光耀目而出,砰裆数声几尽全部格开,只一绿柄短匕嗖的刺入了孟小阳的小腿,他哎吔一声随即跪倒下去。

    “海叔,去喊与我同来的姑娘。”秦玉麟横剑挡在二人身前,口内吩咐着老海。

    “哈哈……”赤雀怪笑一声,摸着面颊边的伤口走近一步道,“知道害怕了?今日你们便是来上再多的人也是徒劳,雀王爷爷一发将你们全部收了。”

    “你们就是所谓的三雀王?你是老几?”秦玉麟一边与他问话,一边思索着,此人适才所用武技似乎并非兄弟血,孟小阳一样可以伤的了他,却不知他这所谓的败兵之血是何意思。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排行老二赤雀爷爷就是老子我,小子,我看你魂力不弱,不若归顺了我们,给你封做我们四弟,你看怎样?”赤雀看出秦玉麟比适才那吴鸣强了许多,再加这三人都是名剑门的弟子,他盘算些许,倒觉得不若以和为贵,给名剑门个面子了事罢了。

    秦玉麟摇摇头轻抚血石剑身道:“你们现在立马撤出此村,誓以此生永不回返,我便扰了你们,否则多余的话就没必要说了。”

    “好胆,爷爷有心救你,却竟如此不知好歹,便趁着败兵之血还未干涸,连你一同打发了罢。”说完赤雀手中钢叉一晃,正待拼上,忽而眼光一直,脚步立时停滞不前,原来林雨诗已匆然赶到。

    “师兄,他们?这是怎么了?”林雨诗俯身检视吴鸣与孟小阳的伤势。

    “雨诗,你听好了。”秦玉麟目光不转盯着赤雀道,“这次只怕有些难以应付了,你速速保护他两人离开此地,沿路不要停留,到了名剑门告知门主长老,要他们速速派人再来此村。”

    “那你呢?”林雨诗关切问道。

    “他肯定要留下阻挡这人了。”孟小阳疼的龇牙咧嘴说道,“你别管他了,快扶吴鸣师兄,咱们先离开再说。”

    “我不走。”林雨诗站去秦玉麟身旁,决然道,“他们两个走吧,我和你一起来挡这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