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界修魔

第五十一章 雨诗与龙皇

    他时而以雷行疾进,时而快步飞奔,三四个时辰过去,到中午时分竟而走了大半的路程,看看日头渐高,正待寻找地方歇息片刻,忽听得远处林内一声低吼,伴随着人群的呼喝,那声吼再耳熟不过,绝对是翔天龙皇没错,难不成它又在袭击路人?秦玉麟顾不得歇息,脚下加劲,几个闪转已近了那声源处,就见二三十多名劲装汉子正围做一圈,近前一看中央立有一名女子,如雪白衣上尽是斑斑血迹,秀丽的颜面娇喘阵阵,不是林雨诗还能是谁。在她身后盘卧着那翔天龙皇,周身遍是伤痕,鳞甲脱落不少。

    “嘿嘿,小妞,现在你还不乖乖束手就缚?难不成非要爷们来狠的?”人群内一个黑胖子似是为首之人,手提一柄阔刃长刀,刀背尽是血迹,面挂淫笑道,“你若降了,爷们带你回山做个压寨夫人,吃不尽的山珍,穿不完的绫箩,你若再不识抬举,教爷们杀伤了你,到时这帮兄弟一样不会放过你的尸体,一样受尽凌辱,啊哈哈!”

    林雨诗惨白的面上全无表情,似是那胖子不是在和自己说话一般。

    奇了,秦玉麟暗暗吃惊,雨诗的魂力已突破圣师,就算在名剑门,除了齐云天,三位长老怕也敌不过她,而她对面那胖子,秦玉麟已细细勘察过,他的修魔劲只是上级厉鬼,应该完全不是林雨诗的对手,看那阵势,只那胖子面上尽是灰尘,稀落的长发散在脑后,其余三十余名汉子完全没有动手迹象,为何林雨诗却反被重伤?

    “三哥,她半天一句话都不说是不是吓住了?”胖子身后一名属下低声道。

    “哦?”胖子长刀支地,抬手在下巴上摸了几摸,正此时忽觉眼前白影闪动,雪灵剑已破空而入。

    好,秦玉麟不禁暗叫一声,这招正是渊龙七杀剑中去势最快的“雷龙迅影”,林雨诗这下使出却又比秦玉麟自己练习时强出许多,不管速度或是时机力道都拿捏的好到极点。

    眼见噗的一声正正刺在胖子喉下,秦玉麟却不由心底一跳,似是刺中了自己一般。

    “你怎么还不放弃呢?”胖子望望颈下长剑冷声道,忽然手内长刀急速挥出,林雨诗慌忙影闪回了原位。

    这一剑为何刺之不入?秦玉麟暗暗心奇,怕是林雨诗已如此与他力拼许久,却终是伤他不得,难不成这胖子修习了什么逆天的钢体?可以抵御寻常兵刃?随即想到我若以风魔斩中的魂动九天破坚青龙式来偷袭他,想必倒可以得手。他回手猛然拔出了血石,那通红的剑体灼的眼角一痛,腕上劲力到处,血石随之翻动起来,就如焰火般的风车吹的周遭草叶飘动。

    “兀那胖子。”秦玉麟不愿占他先手,厉声大喝,“你若再不离去,可要小心爷们取你等性命。”

    其时即使不喊,林雨诗也已然注意到了他,全无表情的颜面露出一丝欣喜,随即掩饰了去。

    那黑胖子见又有人出现,心情立时烦躁起来,扭头怒吼道:“今天管闲事的人怎么这么……。”后面一个多字未来及出口,忽然停下不说,结巴道“风……风魔斩,破坚青龙。”

    他竟然识得风魔斩,秦玉麟心下惊奇,手上却不停下,眼看这魂动九天青龙式蓄力七八成了,不敢大意。

    “我们走。”胖子挥下手怯声道,其余三十来名汉子显是也明白对手厉害,不问原因跟着那胖子慌张离去。

    秦玉麟感受着他们魂力消逝不见这才缓缓散去了那破坚青龙的力道,林雨诗却已然不支以剑撑地跪倒下去。

    “师妹。”秦玉麟收起血石,雷行闪至近前,见她右臂及左膝各有处刀伤,想是那胖子待要生擒林雨诗,是以出手都往她的手脚上招呼。

    “我没事。”林雨诗感激的望了他一眼道,“这次却又是亏了你出现。”

    “别这么说,我也是恰好碰到。”秦玉麟想起这个小师妹上次深夜独斗剑齿鳄,惊险程度不比这次差到哪里。

    林雨诗微微一笑道:“你果然是秦玉麟。”

    “莫要说了。”言语间又漏了痕迹,秦玉麟摆摆手,他知道醒龙会上只怕她已经猜到,可不知为何在她面前自己并不觉得需要隐瞒,“你怎么会与他们斗了起来。”

    “吼!”身后翔天龙皇忽然抬起头来。

    秦玉麟慌忙站到了林雨诗身前,他不知这个怪物会不会伤害两人。

    “没事。”林雨诗轻声说道,同时走向前来,“它也伤的不轻。”

    翔天龙皇硕大头颅忽然垂下,到了林雨诗身前的地面,獠牙林立的巨口喘着粗气在她腿边蹭了数下。

    “我比你早离开师门一个多时辰,路经此地,见有一支狩魂组在与它对峙,看当时情形时间已是不断,想必至少恶战了一夜,伤亡十数人有余,为首那人已是中级劫师,我本也不待管,待要离去。”林雨诗语气缓慢,徐徐道来,“忽然刚才那伙人出现了,想必就是所谓的盗魂客,专待那狩魂组疲累了才伺机动手,以逸待劳,那狩魂组腹背受敌,只得带了伤亡者离去,不想它就此时看到了我,拼了几次力向我跑来,我看它着实可怜,便出语向那人求情,不想他却出语不逊,我们便斗了起来。”

    “恩。”秦玉麟点点头道,“只是刚才那胖子也邪门的紧,不知修习了什么武技。”

    “他用的是修魔劲,与我们的天罡气截然相反,武技自然也是妖邪一路。”林雨诗在翔天龙皇头上轻轻摸了几下,柔声道,“你快离开吧,这时如果再碰到狩魂组,只怕你就难有生机了。”

    秦玉麟听她言语轻柔,似是在和亲近之人言谈,想到平日里这个师妹冷颜对人的神情与现今判若两人,不禁心神荡漾,不知自己会否也有如此待遇,她若是如此与自己说话,只怕什么要求自己都难以拒绝了。

    那翔天龙皇晃晃翅膀,忽然转头凑近秦玉麟,对他喷个响鼻,一双巨目盯着秦玉麟看了许久,而后抬起一侧翅膀,拥向秦玉麟将其推近林雨诗身旁,而后又将头贴近地面,对着秦玉麟伏了几伏。

    “我明白。”秦玉麟摸了下它一侧獠牙道,“你去吧,我会照顾好她的,你不要担心。”

    那翔天龙皇这才一声厉吼,拍拍肉翅,摇晃着隐身进了丛林深处。

    “它倒听你的话。”林雨诗浅笑道。

    “我看还是师妹你那美色引的它如此费心,还要我来照顾你。”秦玉麟开玩笑道。

    林雨诗一听不由面色绯红,无法再接对下去,秦玉麟看到转头轻拍了自己个嘴巴,静琪还在名剑门等待自己回去,自己怎么能在这里和小师妹说些调笑话,低声道“师妹,我……我是开玩笑的,一时说跑了嘴。”

    “不碍事。”林雨诗低着头小声道。

    “似乎起风了。”秦玉麟抬头望望一侧晃动的林木道,“那地方还远的很,师妹你脚上又有伤,若是不嫌,由我来背你行进吧?”

    “只怕不好。”林雨诗不敢看他,低头回道。

    “那有什么,忘了上次剑齿鳄那晚,还是你背了我大半夜的路呢?”秦玉麟走去她身前背过身道,“上来吧。”

    林雨诗不再推诿,轻手搭在了他的肩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