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界修魔

第四十二章 重返名剑门

    “傲儿,不要这么说。”齐云天摆摆手道,“没有人怀疑你,谁若敢怀疑你,老夫第一个不饶他,但你是名剑门的弟子,我还是希望你能够和我一同返回名剑门,待你忆及一切,自会明白真正的取舍之道,对了,你说的那位祝融姑娘,现在哪里?可劝她一同前往名剑门,我们自会以上客相待。”

    “融儿有事离开已有三个月了,我也不知她要到何时返回。”秦玉麟落寞回道,望见他的神色,静琪忽然想大声告诉他,你还有我,师弟你还有我这个师姐,可是眼前人并非自己那个傻师弟,她忽然想到这人如果真是秦玉麟,只怕对自己早已恨的咬牙切齿,自己害他枉送性命,他又岂会与自己这般坐着说话,如若他真能侥幸未死,却与秦傲师兄一样失了记忆多好,脑内最好只记得自己,只记得对自己好便够了,静琪就这样傻望着秦玉麟胡乱的想着。

    “那这样好了。”齐云天沉吟说道,“明日我们便返回名剑门,傲儿你留下封书信与那祝融姑娘,告她归来了前去名剑门寻你便是。”

    “齐爷爷,你刚才不还答应要在此盘桓几日么?”吴鸣一听立时急了,此次出行他与孟小阳早已期盼多日,只望能在绝生林地开开眼界,顺便看看能否捞些奇花异草,回去也好在其他师兄弟面前显摆一下,不想突来此事竟令齐云天改了计划。

    “你懂什么?”齐云天手掌在桌上轻轻一按立时唬的吴鸣再不敢言语,“傲儿,你看如此可以么?”

    这只怕不太好,秦玉麟正待如此回话,忽想大哥做事一贯决绝果断,向来不说模棱两可的话语,张口改道:“这怎么可以?融儿救了我命,我怎能如此对她,就算你们说的都是实情,我也要等到融儿回来亲口告知与她才可与你们离去。”

    “傲儿,我知你素来重信守义。”齐云天点点头道,“但事急从权,名剑门失去你太长时日,我们对虚影岛一战又知之甚少,如果你能早日重拾记忆,对你对我们不都是件好事么?又况且我年岁已大,渐渐力不敷出,可新的一代弟子中,人品资质都属上佳的又找不出一个,今幸天怜,教我再撞到了你,傲儿,你便当照顾我这半脚踏入黄土的老头子,早日和我们回去名剑门吧!”

    吴鸣闻见此话心内不由一禀,听这意思,齐云天倒似有意日后要将名剑门交与这秦傲,他皱眉望向一旁孟小阳,见孟小阳对着秦玉麟做了个鄙夷的神色,而后对自己扬了扬下巴,吴鸣立时会意。

    “好,我回。”秦玉麟看到齐云天恳求神色,心内如何还敢坚持,但又不想显得转变太过突然,接口道,“但你们要答允我一个条件。”

    “师……兄,门主都这样恳求你了,就不要再提什么条件了吧。”静琪轻声道,望着眼前熟悉的面容却要改口叫师兄,心里总觉格外别扭。

    “日后回了你们那里,不管我能否想起从前之事,一旦我要离开,你们都不得阻拦于我。”秦玉麟没有理会静琪,自顾说出了条件,他之所以这样说,第一为了给自己个台阶下,第二则是担心日后如有意外也可提起此事,保证全身而退。

    “傲儿,但教你想起往事,你是绝不会背弃名剑门的,我答应你。”齐云天点头道,“对了,傲儿,为何你会负了这样一柄巨剑?你的雪魄呢?”

    雪魄是秦傲的一柄细剑,配合秦傲的天罡气,曾在数年前的幼狮战中一展头角。

    “这个……我也不是太清楚了,融儿救我时我便是负了此剑。”秦玉麟怕被识破,不愿编造太多。

    “你解来我看。”齐云天道。

    秦玉麟解开背负,取下血石转与齐云天,齐云天一握住血石立时“哎也!”惊至失声,随即面色连续变了几变,手上那血石也似极为沉重,“傲儿,你确定自己一定携带着它吗?”

    秦玉麟点点头。

    齐云天神色凝重将血石递回道:“这柄剑有些诡异,分量倒也不重,却有股妖异之气环绕周遭,极易令人失却心智,傲儿,你还是少用为好。”

    午后,齐云天经不住吴鸣等人一再恳求,决定带三人外出巡游一番。

    “师兄,你可知这附近哪里有卫灵兽可以试试身手,省了我们四下寻找。”孟小阳向秦玉麟询问道。

    “你可以在旅店赏金券上查找下,许多卫灵兽都标出了大致方位。”秦玉麟随口打发道。

    “师兄,你不和我们一起去么?”静琪瞪大眼睛问道。

    “不了,我……今天忽然遇到你们,上午齐门主又告诉许多往事,一时难以接受,想休息下。”秦玉麟转头看向别处回道。

    静琪迟疑了下,随同吴鸣孟小阳去找齐云天了,秦玉麟慌忙跑回自己房间,推开侧窗,这里恰对着旅店外门,不多时就瞧见齐云天四人走了出来。

    师姐,秦玉麟望着远处静琪的倩影低声道,我到底要如何面对你呢?我好想可以恼恨你,却那么的难以做到。

    第二日齐云天带同大家返回名剑门,秦玉麟留了信笺与祝融,只说祝融习艺已然有成,无需再跟随自己,现今自己也有要事待办,便此别过。信笺交与店内伙计后,秦玉麟想到离开此地后许或再无缘碰到祝融,心内莫名有些伤感。

    五人餐风露宿行到第三日,渐渐可以看见远处名剑门屹立的后山,秦玉麟遥遥望去,心内思虑也不知紫东亭与艳魅现下是否还在山中?不由想起自己答应过紫东亭的事,他要自己为他杀掉一个人,却又不愿说出那人是谁,只道日后自有知晓时。

    “师兄怎么了?”吴鸣瞧见秦玉麟征征望向后山,由后赶上问道。

    “没事。”秦玉麟察觉到自己失态,慌忙以言语遮饰,“远处那山好似有些印象。”

    “你见那山眼熟么?”齐云天听见他的话慌忙接道,“你仔细想想,幼时你常同你的弟弟秦玉麟还有静琪师妹在那山上玩耍,腕上那印记便是在这山上被你弟弟咬的,你可有印象?”

    秦玉麟不曾想自己随便一句话,齐云天便如此关注,只得做出费神思索样子。

    “齐爷爷,不如这样,前面分道处,我带秦傲师兄由后山回去,你们继续由大道走回?”静琪说道。

    “只怕不大好,不如我陪师兄从后山走吧。”孟小阳瞧见吴鸣神色有变,急忙凑上说道。

    “那样也好,不定能令傲儿寻到蛛丝马迹,静琪那就辛苦你带傲儿由后山回去!”齐云天一拍孟小阳后脑道,“你们还同我从正门返回。”

    五人到了分叉处便分开来行,秦玉麟随了静琪绕远走往后山。

    “师兄快走,绕过前面那山头,就可以看到名剑门了。”静琪在前面脆声喊着,这个忽然出现的师兄在她心内已经被当做那失去的师弟对待了。

    秦玉麟却走的很慢,因为他心里很矛盾,他始终不知道该以怎样的态度面对静琪,他希望自己能够决绝一些,痛快的处理以前许多矛盾,可真当面对了这些人,却又始终无法狠下心来,他痛恨自己那仇恨的心会消逝如此之快。

    “哎,师兄,你看那山侧有好些岩洞呢!”静琪指向远处喊道。

    “师……妹,人有三急,你可否先行几步?”秦玉麟知道紫东亭就住在那边某处岩洞,有意支开静琪。

    “哦,好吧,那师兄记着,你只要一直沿着大路走就可以了,过了这山能看到溪流,我在那溪边等你。”静琪怕他迷路,连声提醒,“对了,到了山顶要小心啊,那里有处天然穴窟,里面有只剑齿鳄,是齐爷爷养的,可动不得。”

    “哦!好!”秦玉麟没有做出惊讶神情欺骗静琪,只淡淡回了一句。

    待静琪身影消逝在山角处,秦玉麟急忙运起雷行,闪到了那几个岩洞左近,一连换了几处,却找不到丝毫居住过的痕迹。

    不应该啊?他心内暗奇,明明就在这附近,难道紫东亭已与艳魅离开此地?忽然一个熟悉的洞口呈现在不远处,他雷行瞬闪,立在了洞外,是这里,他扒拉开浓密杂草,向洞内行进两步,潮湿的霉味扑鼻而来,里面漆黑一团,转手取来磷火石晃了晃,突的火团闪起,随之一块大石在眼前现了出来。

    确是这里,这块大石便是紫东亭传授自己修魔劲时坐过那块,也是赠与自己血石的那块,秦玉麟走近几步,心内莫名泛起一阵焦躁,亭叔和艳姐到底去了哪里?恰此时忽听身后哗啦一声,随之一团黑影急速闪过,秦玉麟早已闪身跳出洞去,外面艳阳耀眼,四下寂静无声,放眼山路并不见有人出现。但刚才一定有人在自己身后,秦玉麟迈出几步,脚下杂草哗啦作响,他收摄心神,隐隐感受到一股魂力出现在山的另侧,那人刻意压制了魂力,绝不是静琪。秦玉麟收好磷火石,紧了下身后的血石,运起雷行转瞬立在山腰拐角处,此处一侧是剑齿鳄的穴窟,另侧可以隐隐望见红叶溪,秦玉麟迈步走到剑齿鳄穴岩边上,半年多未来岩穴没有丝毫变化,向下望去却不见小乖,这个时间它应回了去洞内小鼾。

    正当秦玉麟好整以暇待要下山时,骤然一道寒光由身侧岩后闪出,直直取向他的后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