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界修魔

第三十九章 破盾力

    “破盾力?”秦玉麟喃喃重复一遍,他确实没听人说起过这个名字。

    “知道的人绝对不多,因为有修习它权利的人除了兽岛的皇族以外只有真正的武者才会被授予这个资格。”沙摩柯说着便在自己胸前点了点。

    “哦!”秦玉麟不明白他和自己说这些干什么,只能认可似的点点头。

    “秦兄弟你对我有再生之恩,我沙摩柯恩怨分明,我现下决定将这破盾力的修习法门传于了你,作为报答。”沙摩柯诚恳说道。

    “不不不。”秦玉麟慌忙连连摆手道,“那怎么可以?你们东海兽岛的炼气法门,我如何学得?”

    “为什么不可以?”沙摩柯急道,“魂力的修炼何必要拘泥于形式?莫非你是轻看了我们兽岛的破盾力?”

    “没有没有,我绝无此意。”秦玉麟怕他误会慌忙解释。

    “我的破盾力确实修为不高,但是只要真正掌握了其中精髓,绝对丝毫不逊于天罡气与修魔劲。”沙摩柯不依不挠劝道。

    “飞来的福分你为何都不接受?”苍老的声音忽然问道,“破盾力是东海兽岛的正宗魂力修习法门,况且你手中的血石剑本就来自兽岛,你若习了破盾力只会更加容易控制它。”

    这个声音已经许久没有出现,秦玉麟猛然听到也是略略一惊,抬头见祝融与沙摩柯并无有什么反应,心安不少,思索道既然修魔劲自己都已学了,就是再多学一样又有什么关系?何况技多不压身,不定自己回名剑门复仇什么时候还会用的到,想到此便张口回道:“好吧,既然沙兄如此执着。不过我要先声明,我绝非贪图贵岛的修魂之术,所以沙兄无论何时只要不想再传授与我,都可随时停止,我绝无怨言。”

    “好兄弟,我现下便开始传授你初阶修习法门。”沙摩柯大喜道。

    “师父。”祝融忽然起身道,“你们聊着,我有些事先回狩魂旅店去了。”

    “融儿。”秦玉麟不知他为何说走便走,慌忙起身追上道,“你如果不愿意,我便不学这破盾力了,咱们一起回狩魂旅店。”

    “别,师父。”祝融面上挤出丝笑说道,“我不是这意思,只是忽然想起狩魂旅店那边曾经与里面伙计还欠了我四片金叶,师父你与他修习破盾力也许要得几日,我怕那人赖账,所以早些回去为妙。”

    “嗯,那样也好,反正回去也只余半日多路程,你自己路上小心些,我与他学了入门法决便去旅店寻你。”寄售药草之事秦玉麟全权委与了祝融,是以她说的自然全信。

    “破盾力共分四阶十六层。”沙摩柯见祝融离去,不愿再耽误时间,拖着衰弱身体与秦玉麟讲起了破盾力。

    秦玉麟开始多少有些担心祝融,后来想到她现今已是天罡气上级紫魂,即使遇见危险不敌,运起影闪也可逃得掉,心安不少,精神逐渐集中去听沙摩柯所说。

    “破盾力的四阶乃是初蛮、中蛮、蛮王、至蛮,第一阶初蛮分为初盾,初捷,初破,初行这四层,第二阶中蛮则包括玄武盾,闪念捷,金刚破,绝风行四层,第三阶蛮王分为破魔盾,无想捷,灭心破,雷鸟行四层,最后第四阶至蛮包括天逆盾,刑天捷,弑神破,无量行。”

    这破盾力倒与天罡气一般是四阶十六层,就不知自己修习此术会否也与它一般的全无天赋,秦玉麟暗想。

    沙摩柯说完便开始传授他破盾力的修习口诀,秦玉麟牢记在心,自己坐于地上试行了一遍,却觉四肢经脉生涩感极强,远不如初习修魔劲时那般畅行无忌,沙摩柯见他浸心修习,便坐去一旁树下养伤。

    秦玉麟按口诀又行了三遍,仍是摸不到丝毫头绪,不过却对这破盾力有了新的认识。

    破盾力分为四阶,每阶都包括盾,捷,破,行四要,这四要也正是武者所必须的四点,盾代表防御,捷则代表反应,破是代表进攻力量,行代表的是速度,每一阶都是在这四点的基础上不断强化,秦玉麟想通此点便不以沙摩柯所教授的方式修习,而是以提高天罡气的方法,修魔劲引导重新调整习练,不多时便隐约有了下级初盾的感觉。

    沙摩柯怕影响到他修习,也觉体力略略恢复了些,知会一声,走远些想要去寻些野味,正在林内漫无目的走着,忽而迎面林内穿出一人,一个装束极其古怪的人,左黑右白一条绸带束在眼前,结在脑后束住了一头过肩的红色长发,清秀脸庞却格外消瘦,高挺鼻梁,紧闭着口角,瘦长的身板紧紧裹了层红黑软铠,背上横七竖八露出六七样兵器,模样十分奇特。

    “那人刚在这里出现过。”他自语一般轻声道。

    “你是谁?”沙摩柯心知他说的必是秦玉麟无疑,看他模样定然也是来自兽岛,又不似善茬,心内便不愿他寻到自己恩人。

    “你是兽岛的武者?”年轻人转头向着他,虽然双目裹有布帛,沙摩柯却产生种完全被看穿的感觉。

    “你不能再往前走。”沙摩柯手内长刀重重一顿。

    “让开,你不是我的对手!”年轻人摇摇头劝道。

    “过去也可以。”沙摩柯长刀舞了一圈,森然道,“先杀了我。”

    “你只是破盾力中蛮阶段,就是再来两个我也一般杀了,你还是快让开吧。”年轻人动动身子,身后的各样兵器随之铮然作响。

    “哈哈哈!”沙摩柯仰天大笑,“兽岛的种族优势便是掩藏魂力,不过这次你蒙的倒也算准,就是吹牛的本事太不着边际,不需三个,只我自己你且来试试。”

    那人沉默片刻点点头道:“你身上有伤,却仍能为朋友做到如此地步,果是我东海兽岛的武者,这次便算了。”说完他转身换个方向走去。

    “你去哪里?”沙摩柯没想他会如此,征了下大声喊道。

    “换道而行。”那人步履缓慢,“你已是中阶金刚破,来日努力些或有突破蛮王之日。”

    沙摩柯呆呆望着他的背影,这人如何知道我已是中阶金刚破,不可能,兽岛特有的抑魂之体怎么会被看穿?

    “有事?”秦玉麟望见沙摩柯神色异样缓缓走回,调匀气息站起身来,他用了两个时辰便修成了下阶初盾,心内正自高兴。

    “刚才遇见个奇怪的人。”沙摩柯坐去一旁树下沉吟道,“我要回兽岛一趟,秦兄弟,你以后只管按我所说之法继续修习,至少可以修到中蛮顶阶,只是其间如有疑问我却无法帮到你了。”

    “没关系,你只管去忙便是,但你现今伤未痊愈我只怕……。”

    “这点秦兄弟不需担心,我只要到得海边,哪里有自家兄弟载我回去,今日一别却还望有与你相聚之日。”沙摩柯插刀在地,举手拱了拱。

    “沙兄,待我办完自己的事,定然会去兽岛再寻你讨教破盾力。”虽结交时间不长,秦玉麟却深喜这直爽汉子。

    “那就此别过。”沙摩柯说完,长刀肩上一担,转身头也不回的快步离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