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界修魔

第二十八章 翔天龙皇

    “这位朋友,剑齿鳄是被你灭掉了么,适才阁下出手救了小儿,古风感激不尽,但不知阁下却为何身着我霜剑盟服饰。”来人正是古风。

    秦玉麟经过一场激战,觉出幻魔所催化的面部肌肉正不住颤动,似是马上就要转回原位,他不敢多耽,回首只是微微点了下头,就待以雷行离去,然而就在这一瞬,古风啊的一声大叫,翻身坐倒在地,手指颤抖着指向秦玉麟,口内含糊不清道“你,你,你回来了,我,我,是我的错,我对不起你!”

    秦玉麟心内一怔,不明白为何古风看到自己反应这般强烈,却又不敢停留,雷行切动,转出了穴窟,确定没人看到自己,晃身贴到了岩壁一侧,望向穴内的古风,秦玉麟此时面部痉挛不止,幻魔的力量已然消退,渐渐恢复了本来面貌。

    那古风却仍在原地半坐,口内惊恐有声,风声响动,三条身影已站在了他身边。

    “大哥,你怎么了?”古岳扶住古风问道。

    一旁古少辉取了聚灵草走到古风身旁道:“爹爹,你不碍事吧?那人杀死了剑齿鳄,却忘了拿走聚灵草。”

    “二弟,是二弟,他不肯放过我,他不肯放过我。”古风捉住古岳的手颤抖说道。

    “二哥?”古岳疑惑道,“你看到二哥了?大哥,你糊涂了,二哥离世两年多啦。”

    秦玉麟身在岩边,开始也是一头雾水,渐渐却明白过来,夜色昏暗,适才古风不能完全看清自己,却大致瞧见自己的双眼,而自己那双眼却是以幻魔力量仿照了千羽的眼形,千羽的父亲便是古风的二弟,他又看到自己身着霜剑盟服饰,便真将自己当做了那离世的二弟,但却为何完全看不出古风有丝毫喜悦之情,相反却是一脸的畏惧?

    “对,是翔天龙皇。”古风忽然大叫,双目猛张,颤抖言道,“是我害他被翔天龙皇所杀,现下我们再次遇见了这绝生林地的恶魔,二弟便随它而来,他,他终是不愿放过我。”

    “大哥,你在胡说什么?”古岳扶住他肩头,生怕他跌翻过去,心内却颇有疑惑。

    “二弟。”古风凄厉吼叫一声忽然暴起,推开诸人,向着秦玉麟离去方向跌跌撞撞冲出几步,猛然跪倒在地,一掌打在自己脸上,而后额头重重磕向地面,咚咚有声,秦玉麟凝神望去,见古风一侧脸面高高肿起,额头血迹斑斑,发际散乱,仍兀自磕头不止,不由心内有些不忍。后面古少辉已然赶来抬手拦住了古风,“爹,你别这样,有事慢慢说。”

    “辉儿。”古风瞪大眼睛,形若癫狂,忽然一手按在了古少辉后颈,“快,快磕头,求你二叔饶了爹爹。”

    “大哥,到底怎么回事?”古岳在一旁焦急问道。

    古风神色一峙,转头看向古岳道,“三弟,我,是我害死了二弟,那日并不是二弟自己要去偷翔天龙皇的灵物,是我,是我要他去的,其实我是想待他引开了龙皇,而后我再下手,是我害死了二弟,是我……。”

    “为,为什么?那时你为什么没让我去?”古岳颤声问道。

    “二弟总是与我意见相悖,每次出猎随他的人也总比我多,我,我既怕大家不再愿意承认我的位置,又怕二弟想要取代我,是,是我的错,是我鬼迷心窍,害死了二弟。”古风双拳击打着自己额头说道。

    “二哥原来是被你陷害死的!好,好。”古岳听完目内泪水夺眶而出,连说几个好字,一掌拍在古风肩头道,“你可知二哥与我说过什么吗?”

    古风闻声停下双拳,抬起凌乱的颜面看向古岳。

    “他死前两天曾对我说,大哥这人有志气,有雄心,霜剑盟有他带领一定会蒸蒸日上,迟早有一日终将取代血色苍穹。”古岳说着仿佛又看见二哥那充满信任的笑容,两年前的话也似刚在耳边响过。

    “三弟,我是有些不成了,这些年卫灵兽杀伐过重,它们的力量却在增强,而为了大哥也为了霜剑盟,每次我都带头冲上,杀得了杀,杀不了拼上几个兄弟,豁出自己性命不要也要杀,现在身体却渐感不支,再这么折腾下去,指不定哪次就兽皮裹尸了,我想了许久,过了今年底,我准备回林地西缘的老家过活,过几天安生日子,对了,千羽这丫头以后就得麻烦你和大哥了,她和小惠感情好,以后你还要多费心些。等你们振兴了霜剑盟,哪天也感到过腻了这日子,就把霜剑盟交给少辉他们年轻人,回老家投奔我,哈哈!”

    “他,他真这么说?”古风呆呆听完,只觉夜风凄冷,自己由头至脚已是冰凉,“对,那晚翔天龙皇追他,他眼看就奔到我藏身处,忽然折身跑向了别处,那时二弟只怕已知道是我害他,可他不愿暴露我的位置,怕我也被龙皇害死。二弟,哥对不起你,对不起你。”他的泪水再次涌出,抬头望向岩壁上方的夜空。

    秦玉麟远远望着他心内说不出什么滋味,自思那时古风二弟的选择也许更多是为了千羽,他不想大哥和自己一起遇害,照顾千羽的人又少了一个。秦玉麟正想着,忽然暗叫不好,原来自己一时失察,猛然有股格外强大的魂力出现在咫尺之间。

    “二弟,你若还在,就回应哥哥一声。”古风仰天嚎道,立时一个声音对他做出了回应,“吼”低沉而压抑的嘶吼由岩穴上方传来,同时一个小山般的火红脑袋探了出来,完全遮蔽住了天际那轮圆月,一双绿莹莹满是怒火的双目就如指向死亡的两条通道一般定定的望向岩穴里的四个人。

    “翔天龙皇!”古岳惊叫出声。

    翔天龙皇!这就是拥有劫师魂力的卫灵兽,劫师也就相当于修魔劲中的幻魔阶段,它有着和自己旗鼓相当的战力,秦玉麟惊奇的望着这个绝生林地的死神,它却像一个雍容的贵族,鼻息轻喷,逐一凝视着岩下的猎物,硕大的脑袋微微移动,忽然转向秦玉麟藏身的方向,双目直直凝视。

    被发觉了吗?秦玉麟知道自己已没有隐藏的必要,一把拽掉身上那件霜剑盟的外衣,纵身一跃跳到了古风身前,这一落地,就觉体内气血翻动,头上不由一阵晕眩,吸气间胸口也伴随着一种针刺般的痛感,是刚才自己使用瞬狱烈焰杀的负面作用,那股强横的力量自己仍无法完全驾驭。

    “你们抓紧离开,这里我来挡着。”秦玉麟强忍住胸口的痛感,冷声喝道。

    “秦玉麟?”古少辉惊奇莫名走到他身后,“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快带他们离开。”秦玉麟猛然抽出背后的血石怒道,“不然你们都得死!”

    古少辉心头一动,这个声音好熟悉,是他?刚才是他?那上次影牙的事也自然是他。古少辉咬着口唇猛然回头喝道,“断面,你来扶我爹爹,咱们抓紧离开。”

    古风由适才看到翔天龙皇出现,便一动不动的定在原处,面上表情甚至任何一丝肌肉都没有改变,犹若石人一般,这时断面近前想要扶他,他才动了下,继而缓缓站起身来,忽然面上浮出一丝笑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