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界修魔

第二十七章 诛鳄取草

    “少主,下面一共九个穴窟,不如我们缠住这畜生,你去里面寻聚灵草。”断面悄声道。

    “麻烦。”古少辉除下外衫,回手取下藏于后背的两柄横刀,“剑齿鳄不过如此,咱们一起做了它,再去洞里寻药。”说罢不待另三人回话,一跃便跳了下去。

    秦玉麟躲在岩壁暗影里,看见另三人也紧随古少辉跳了下去,心思这只剑齿鳄尚还幼小,他们四人应该可以拿下,我且不现身,他们自己取了聚灵草,倒也好得很。

    那剑齿鳄本正悠闲的月下漫步,不料忽然跃出四个人来,着实吓了一跳,仰头嘶吼一声,然而它战力低的紧,这一声吼不足以造成多少伤害,四人略一定神,舞起手内兵刃,一同冲向剑齿鳄,古少辉一刀劈下,那剑齿鳄撤身不及,正被砍中一只短脚外侧,痛极出声,另外三人手内兵刃也已赶到,小剑齿鳄又添了几处伤痕,就在古少辉心内得意,认为聚灵草势在必得之时,一片庞大的阴影涌了上来。

    “又有一只。”断面眼快,觑见一只成年剑齿鳄已绕到了四人身后,封锁了退路,古少辉心内一惊,没想到此地竟然有两只剑齿鳄,就在四人惶恐之间,那成年剑齿鳄口内骤然吸气,呜哇一声戾叫,这声吼自然非那小剑齿鳄可比,四人立时腿脚酥软,或跪或躺震倒地面,剑齿鳄抓住时机,上前一尾就将其中一人打的飞身而起,撞去边缘石壁,没了声息,小剑齿鳄也抱着适才重创之怒冲上前来,一口便咬住了另一个躺在地面的脖颈上,顿时血沫横飞,那人口内咯咯几声也没了声息。

    古少辉望着死去的两人,吓傻一般,竟而全身无法动弹,一旁断面拍着头侧直起身来,双目痛苦紧闭,他还不知道已有两人遇袭身亡。

    然而真正令古少辉感到恐怖的并不是这些,他赫然发现黑暗中又有几只巨影在缓缓移动,几双透红的眼睛就如烛火一般在暗处渐渐逼近,那是照亮自己死亡之路的烛火,古少辉苦笑起来,九只,加上那只未成年剑齿鳄一共九只,自己却带了三个人过来试图取走聚灵草,自己真是太白痴了,枉送了属下性命。他手内短刀一转,指向自己喉头,与其被它们分食享用,倒不如自裁来的直接,也可少受些痛苦,就在此间不容发之际,忽而一只手由古少辉后面伸来,按下短刀。

    “死了岂不可惜,你不想振兴霜剑盟了吗?”来人沉着嗓子问道。

    古少辉惊奇的望向那人,一个似乎哪里见过却又如何想不起来的英俊面孔,身上穿了霜剑盟的外衫,惊奇道“你是谁?你瞧不出我现在已是有死无它了么?”

    “真那样的话,我也不会下来陪你了。”新来的年轻人说道,他正是秦玉麟,瞧见第二只剑齿鳄出现时他已知古少辉四人凶多吉少,本待立即前往施救,忽然想到古少辉对自己本就有成见,现今自己却去救了他,以后他该如何想法,他知晓了自己在隐瞒实力,霜剑盟的人也都会知道,千羽小惠会不会责怪自己?古风会不会更加阻挠自己离去?想到此他便决意不以真实面貌相示,运起修魔劲,靠着幻魔的力量调动五官肌肉,一时又想不出具体形象,便改了千羽的眼形,古少辉的面部轮廓,小惠的秀挺鼻梁,保留下自己的口形。古少辉猛然看到这么个结合体,脑内只觉熟识,却如何也想不到是谁,末了秦玉麟又捡起岩边那件古少辉的外衫穿在了身上。

    断面踉跄走出几步想要靠近古少辉,脚下一软,又跌倒下去,古少辉慌忙上前扶住。

    “自己小心,我这就带你们离开。”秦玉麟冷喝一声,双拳运气,一只剑齿鳄不识得厉害,莽然冲了上来,秦玉麟右拳骤然击出,一股紫色龙形焰火嗵的直直撞在那鳄双目正中,这记上级幻魔的炎龙波只打的它天昏地转,巨大头颅连甩了几甩。

    “辉儿。”“少辉。”忽然断断续续的呼喊声由岩上遥遥传来。

    “是父亲还有三叔。”古少辉心内骤然一喜,迅即消逝,没有用,就是霜剑盟的人全到了,也不可能把自己从九只剑齿鳄口下将自己救的出去,眼前这少年也只有着青魂的战力,纯是徒来丢了性命。

    “抓紧我。”秦玉麟看到四周剑齿鳄因为自己那一击都不敢再贸然进袭,转而四下游走起来,看来这些家伙是想要打消耗战,秦玉麟明白这是逃走良机,匆忙捉住了古少辉与断面两人,嘱了一声,脚下雷行切动,虽然携了两人,但对于上级幻魔的修魔劲来说就是再多加两人也一样运行自如。

    古少辉心内本正惶恐不安,听到秦玉麟一声呼喝,没来及听清说的什么,肩膀已被提了起来,陡然眼前一花,四周景物嗖然转换,自己竟然已经立足在岩穴上面,怎么回事?他惊奇的转头看看,那少年已松开自己肩膀,断面也被提了上来,同样惊奇的望向自己,刚才到底怎么回事?难道是天罡气的影闪?不可能,这少年明明仅有着青魂的战力,怎么会习得影闪?看他服饰明明是霜剑盟的人自己为什么全无印象?可那面目隐约又似哪里见过。

    “辉儿,你没事吧?”古少辉心内正惊奇不断,古风古岳二人已赶了过来,原来古风一听人汇报古少辉带了三人离开,心内已然明了,便喊了古岳匆忙来寻。

    秦玉麟见他二人出现,身形一动,再次跃入岩下,聚灵草还未拿到,这次自己一定要寻获聚灵草,交与了霜剑盟就悄然隐退,他身在半空,一抬手便摘下了插在一边岩壁的血石,这次是试验风魔斩的机会,自己习练多日,仅将其中两式摸索出少许头绪,这便来印证一下。

    他身形刚刚落稳,九只剑齿鳄已迅速将他包围了起来,它们也很惊奇眼前这个奇异生物,明明已经逃开,为何还要回来送死。剑齿鳄围成的环形愈来愈小,逐步向秦玉麟逼近。

    对不起了,秦玉麟手内握紧血石,心内想道,只怪你们运气太过不佳,偏偏碰上我这样的大恶人,我可是发誓要成为做尽坏事,心狠手辣到极点的人。

    轰隆声骤起,九只剑齿鳄同时冲了上来,就如数量战车驰过,整个岩穴均在颤抖,它们要撕碎了眼前这人,然而就在它们即将到达那人身前时,忽然一道焰火光柱亮起,直刺得九双血红的小眼睛不可正视。

    瞬狱烈焰杀。

    这是秦玉麟首次实战中运用出来,瞬时之间,整个绝生林地似乎都平静了下来,所有生物都在期待着那柱焰火爆裂的一瞬。

    “喝!”随着秦玉麟一声怒吼,血石重重击了下去,咚隆一声巨响,猛然十道烈焰光柱由秦玉麟脚下一圈爆裂窜出,九只剑齿鳄嘶嘶吼叫起来,迅即没了声息,只听见炎柱辟泼做响,九只剑齿鳄连丝灰烬也未曾留下。

    秦玉麟蹲下身去,哇的呕出一口血来,那血浸在石缝间一株杂草上,咝啦一声,那草就似受到高温炙烤立时蔫萎下去。

    聚灵草应该就在洞内,秦玉麟暗思着,将血石收入后背,正待前往洞内查探,忽然九只浅绿色光环跃动着由九个洞内跳出,一直冲到岩穴中央汇在了一起,秦玉麟近前一看,不由呆了一呆,九枚聚灵草,原来九只剑齿鳄守卫了九枚聚灵草,那九枚聚灵草汇做了一簇,他正待伸手取下,互听身后响动,又有一人跃了下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