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界修魔

第二十一章 绝生林地

    第二日天尚未亮秦玉麟已早早起身,他知道紫东亭既让他今日离去,便不会再来与自己见面,他背起血石,装好风魔斩的武技图,回首又看了一遍令自己产生改变的洞穴,从此少了一个心地善良的秦玉麟,多了一个自私自利做尽坏事的大恶人,秦玉麟怀着这样的想法,毅然迈步下山向着绝生密林走去。

    “东亭,他走了。”嫣魅望着山下渐行渐远的秦玉麟说道。

    “我本想令他进入修魔阶后再离去的。”紫东亭以细长手指点着额头说道,“可惜他的进阶实在太快,波动这样大的修魔劲我只怕,只怕。”

    “怕被那人察觉?”嫣魅接道,“你认为他已经追到无妄仙境来了?”

    “不。”紫东亭轻吐口气道,“他一直都在无妄仙境,从咱们初来那天便已经在了。”

    秦玉麟虽知自己已经走入了传说中令名剑门弟子禁足的绝生林地,但心内并不觉如何害怕,反而有种跃跃欲试的冲动。林内花草盎然处处生机,许多秦玉麟见所未见,喊不上名的花草令他欣喜异常,一路走来采摘了不少鲜花异草,心思静琪最喜欢花草,如有机会带她来此,师姐一定会开心的喊出声来。愈行愈远,又有许多参天古树令秦玉麟唏嘘不止,原来还有这么高这般粗壮的林木,秦玉麟时而停下步子揽住树身欢呼几声,时而用起雷行之术窜上窜下在几株树间来回翻腾,正自玩的开心,忽而一声巨吼传入耳内,随之又是一声凄厉的女子尖叫声。

    秦玉麟收摄心神,大致辨认了下方位,手在腰后血石上一拍说道:“咱们看看去。”话音未落,人已到了数十丈外,雷行切动,不多时他已到了那声源不远的株树梢上,凝目看去,树下不远处正有两人一兽恶战着。

    “小惠,当心他的爪子。”红衣女孩口內喊着,手中长剑丝毫不停,接连刺出七剑。

    然而她的对手却是实力惊人,挥臂便引开了这七记重击,转身扑向那叫做小惠的女孩。

    “这红毛巨猿的爪尖闪有墨绿,只怕是内有毒腺,如若被它抓下,只怕性命不保,但是这红毛巨猿终只有天罡气三层黑魂的程度,不难对付。”秦玉麟望着那巨猿暗思。

    “姐姐救我。”叫做小惠的紫衣女孩手执两柄短刀,一边向后撤动一边惊慌喊着,她一侧肩头血红显是已被巨猿伤了。

    秦玉麟身子一倾就欲跳下施救,忽然想到自己已决意从后只做恶事,这二人的生死又关自己何事,如此一想便停下了动作,只在树上不安的继续看着。

    “啊!”红衣女孩一声尖叫,原来她见妹妹险象环生,不顾一切冲了上来,想要由后给这巨猿致命一击,无奈自己却失了守势,巨猿嚎叫着转拳一击,正打中她右腹,手内长剑却也刺中巨猿肩头,飞出起一片血丝,红衣女孩同时已被一拳打的飞出两丈多远,巨猿转头向着小惠嚎然一声长叫,四肢着地,战车一般跃了上来,小惠吓得面色苍白,完全忘了躲闪只是向后连退数步。

    秦玉麟在树上自是看的一清二楚,心道罢了,看这二人倒像我以前认识的那双胞姐妹,看此点上我就救她们一把。脚下雷行一错,已然躺在了小惠身后草丛内,小惠正自倒退,骤然脚下一绊,坐倒下去,秦玉麟一仰身正望见红毛巨猿南瓜般大小的脑袋撞到跟前,同时透过巨猿脚下也望见那红衣女孩正提剑摇晃着冲了过来,心思我即做了恶人,便绝不能让她们知道是自己救了她们,想到此左手一抬,冰玄力已附于其上,巨猿一口咬下,满口吞住了秦玉麟的左手,然而却如咬在了坚石之上,哪里咬的动,同时秦玉麟高抬右臂,炎龙波的气旋在拳面形成了深红气焰,秦玉麟看准红衣女孩冲到了巨猿身后,骤然一击捣出。

    那红衣女孩也已出剑,可惜手上无力,长剑歪歪斜斜刺在了巨猿后腰,突听波然一声,巨猿僵立片刻,立时化为无数晶体消散空气之中。

    秦玉麟心内惊奇,看来这巨猿并非寻常山兽,难道?他心念一动,抬头四下察看,不远处赫然有株参天古树,那树身已有两扇门般粗细,半腰里露出个黑黢黢的洞穴。看来应该是在那里,秦玉麟暗自留心,这红毛巨猿定然与小乖一样是只卫灵兽,而它所守护的东西一定就在那树洞内。

    “起开。”红衣女子蹒跚走到秦玉麟身前一把推开,“小惠,你怎么样?”

    “我,我没事。”小惠坐在地上抚着肩头说道,“千羽姐姐,刚才亏得那位哥哥在前面挡了一挡,不然我就被这畜生咬到了。”

    “那畜生已经被我杀掉了。”千羽检看着小惠肩头伤势说道,“你不要动,等我给你包扎一下。”

    “你先弄明白一点,这巨猿爪上有毒。”秦玉麟紧了紧背上略显松动的血石冷冷说道。

    “你知道有毒还不早说?”千羽怒道,起身走到秦玉麟身前,抬手抓住他肩头便扯到小惠身前,“你一定知道怎么解毒,对不对?”

    “我知道有毒就一定会解毒么?”秦玉麟本可挣脱她的手,但看她身上有伤,只好任她拉扯。对面小惠却已满面通红,原来适才巨猿的袭击扯开了她右肩衣衫,露出半个雪白臂膀,配上殷红血渍极其显眼。

    秦玉麟心内有些后悔参与进来,自己既然发誓做个大恶人,又来救她们做什么,事已至此,只好用起在名剑门学过的一些简单识毒验毒方法,检看起小惠伤口。

    “放心吧,应该死不了。”秦玉麟冷声道,“你看血液颜色正常,显然毒不致命,最多只是破坏灵识,心性坚定的话,应该可以扛过去。”

    “好晕。”小惠忽然手按额上,“千羽姐姐,我的头好晕,快停下来,为什么旁边都在转,快停下来。”她双目一闭,随即向后跌去。

    “小惠。”千羽慌忙扶住她,回头道,“你刚才说什么破坏灵识?那又怎样?”

    “这都不懂你跑绝生林地来干什么?”秦玉麟看出她俩均是修习的天罡气,千羽已然是中级黑魂,小惠却还仅是下级青魂。

    “不用你管,到底破坏了灵识会怎样?”千羽面色涨红问道。

    “我以前有个两个师兄同时中了鳌眼之毒,小的一个意志极其坚定,最终生扛了过去,大的那个灵识崩乱,遇人即咬,完全就是畜生模样,彻底没了人性,幸得我杜师叔在,用了三天时间配制出解药,才算给他救了回来。”秦玉麟说的倒是事实,因为那个小的就是他,而另一个就是名剑门大长老之子吴鸣。

    千羽听罢脸色早已煞白,慌忙问道:“不会的,小惠妹妹不会那样的。”

    “破坏灵识的毒素有很多种,也不定都是一样特征。”秦玉麟摇摇头说道,“关键还得看她自己。”

    “你一定有法救她对不对?”千羽忽然放下小惠捉住秦玉麟喊道,“你救救她,你救救她,我……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好不好,求你救救她,求求你,小惠不能有事。”说完已是泣不成声。

    秦玉麟看到这红衣美女适才还蛮横无理,现下却因为妹妹委曲求全,心下颇为不忍,但自己又确实没有什么好方法,如若杜师叔在就好了,想到杜师叔忽然脑内灵光一闪,“对了。”他双掌一击叫道,“也许不是完全没有办法。”

    话音刚落不防小惠忽然坐起,一把便抱住了秦玉麟,张口咬在了他口上,秦玉麟立时呆若木鸡,湿润的口唇,甘甜的津液,他脑内一片空白,小惠红润着脸颊,双目微张,低声哼哼着,开始撕扯自己那破烂的衣衫,原来这红毛巨猿本身就是多种猿类杂交而生,性最好淫,故此那爪尖之毒堪比最烈春药,一旦入了血液,不论男女立时心性大乱,如若意志坚定生生扛了过去,此毒无药自解,如若心性略略薄弱一些,日后便是永生的色男欲女,再难更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