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界修魔

第十八章 炎龙波

    “前辈,我。”秦玉麟张口欲问。

    “别前辈前辈的了,我很老么?你叫我亭叔即可。”紫东亭摆摆手道。

    “哦,亭叔。”秦玉麟感到这称呼颇为绕口,“你一直都在无妄仙境么?那岩壁上的小人是你绘的?”

    “你小子倒也聪明。”紫东亭冷然一笑道,“我观察你不是一天两天了,看你有修魔劲的禀赋,只可惜生错了地方,便教嫣魅将炼魔阶段的炼气法绘在了岩壁上。”说着他看了眼那女子。

    秦玉麟随之望去,原来她叫嫣魅,嫣魅恰也看向他,妖娆一笑,秦玉麟面色一红,急忙转回面去。

    “修魔劲共分四阶十二层,初阶炼魔,分为无想,无色,无识,那日你看到岩壁上所绘,只是照样修习了两遍,便已到达了中级无想,这样的禀赋只怕整个武魂斗界贯穿前后五百年也找不出第二个了。”紫东亭微笑言道。

    真的吗?秦玉麟如何不敢相信他的话,自己竟然有着如此潜力,却浑然不知。

    “什么真的假的。,你后来回去又修习数次,便进入了中级无色,自己却浑然不知,中级无色如若换做天罡气便等同于是下级黑魂,这却在一天内被你达到了。”

    下级黑魂,秦玉麟且喜且惊,这实在有些不可思议,做了九年白魂,就是花费一年时间让自己到达下级青魂自己只怕都会喜不自胜,现今竟可一日便到了下级黑魂,这是多么惊人的速度,而且自己还是在完全不知情时做到的,真希望静琪师姐也能知道这件事,此想刚一入脑,秦玉麟立时自责,自己怎么还能产生这样的想法,实是不该。

    “后来那晚你和绝刃谷的小师妹大战剑齿鳄身负重伤,我便要嫣魅去为你疗伤。”

    “这你也知道?”秦玉麟不由咂舌,似乎自己做了什么他都一清二楚。

    “不要插嘴。”紫东亭目光如刀,斜视一眼继续说道,“如若嫣魅冒失直接找你,只怕你未必接受,她便趁你伤后身体虚弱,妖化了你的感官,令你见到她,便似见到了心内最想见之人,你可不要以为这是幻化门所独有,天罡气可做到的修魔劲一样做得到,趁疗伤时,嫣魅又以架遗之法推了你一把,使你的修魔劲登到个新的阶段,普通人得到这般辅助,能由下级进入中级已是难能,你却由下级无色直接跳到了上级无识,等若于天罡气中的上级紫魂阶段。”

    上级紫魂,秦玉麟微张开口,木在那里,他呆呆望着紫东亭竟有些无法相信。

    “想必以后你又修习过那炼气之法,却没有了当初的气息充沛之感,因为你已经到了修魔劲炼魔阶段最高层,那套炼气法对你已是无用,当然没有任何感觉。”

    原来如此,秦玉麟如梦初醒,怪不得自己以后再也无法寻到开始的那股舒适的气感。

    “炼魔阶过后便是化魔,此阶分为鬼厉、邪隐、幻魔。鬼厉拥有极强的自身修复能力,邪隐却可使你藏匿自身气场,教低阶人察觉不到你的修魔劲,幻魔等同于天罡气幻化门那些杂耍戏法。你若连这化魔阶也通过了,便到了第三阶修魔,此阶分为七相恶鬼劲,十二相罗刹劲,三十二相修罗劲,这三阶个中趣味,我却无法细细言说,只能等你自己到了此境,自行深入体会。”

    “亭叔,你……你现在是不是已经到了这个阶段?”秦玉麟忽然问道。

    “什么?”紫东亭双目一翻反问道。

    “不对。”秦玉麟慌忙捂嘴,如此看来紫东亭怕早已突破了修魔阶段。

    “过了修魔阶,便是第四阶也是修魔劲的最终阶:断灭魔神。”紫东亭微微摇头,冷声颜道,“断灭魔神分为大魔神,灭幻大魔神,终绝断灭大魔神。”

    “光是听着便觉好了不得。”秦玉麟吐下舌头道。

    “你懂什么?”紫东亭忽然怒喝,“这断灭魔神岂是你能胡乱猜度。”

    秦玉麟不明他好端端为何突然火起,只好默不作声,紫东亭颓萎的垂下头去低声道,“好了,今日便只说这么多,嫣魅,负我回去。”

    嫣魅看了秦玉麟一眼,眼神似乎在说,你说错话啦。起身到了紫东亭身边,将其背起走向洞外。

    亭叔难不成身有残障?秦玉麟看到心内不由好奇,他修魔劲都已经练到了断灭魔神,就等同于天罡气的终极天罡神,平常人想都不敢想的地步,还会有谁能伤害到他?是了,他要我来修习修魔劲,定然是要自己帮他报仇,去对付那个曾经伤残过他的人。秦玉麟这么一想立觉前后对照应是如此。

    不多时嫣魅由外步入,见秦玉麟呆坐床前,便在他身边坐下,“你可曾想过我么?”说这话时,她已趴到秦玉麟耳边,秦玉麟只觉她吐气如兰,想起那晚女子是她,不禁面红心跳,“怎么不说话?”嫣魅笑嘻嘻的继续挑逗着他。

    “我,我,你。”秦玉麟含糊应道,“那晚,是我的错,对不起姐姐你了。”

    “你有哪里错了?”嫣魅探手按在他胸前笑吟吟道,“这里?还是这里?”说着就在他身上胡乱点按。

    秦玉麟被她挑拨的正自羞赧,忽而想到自己已立志做个恶人,如何还要压制情欲,恶人便应只做恶事,这样一想便鼓起勇气抬手待要反摸嫣魅,嫣魅见他手动,急忙跳起身,嬉笑着避了开,“你个小色鬼,胆子倒是不小。”说着她便扯下色彩斑斓外衫卧在适才紫东亭坐过的石上。

    秦玉麟有生以来还是头次被人骂做色鬼,不由面上火热,适才一动扯的身上伤口疼痛,干脆又躺了下去,却不好意思面对嫣魅,背过身去躺了。

    “怎么?不敢看我?”嫣魅语气轻柔问道,见秦玉麟不回话,继续说道,“可别忘了,石上的画可是我绘的,你能到上级无识也是我的功劳,怎么想我也都算你半个师长呢!你就这样同师长说话?”

    秦玉麟听到暗思她说的倒是事实。便转过身问道,“嫣姐,我喊你做姐姐可以么?”

    “别人都是叫我嫣魅,你却给我长了一辈。”嫣魅笑着点点头。

    “嫣姐,我有很多地方疑惑,想请教于你?”

    “你说吧!”嫣魅转面望向一边篝火,火光灿然,映的她周身凸凹有致,面容却愈加妖艳。

    “你和亭叔一直都在无妄仙境是么?我们以前为何从没见过。”

    “如被你们发现,我们岂不早被赶回幽冥幻境去了,看你平日也算聪明,如何问出这么愚蠢问题。”嫣魅嗤然笑道。

    “那你和亭叔为何要这样躲藏,却不回幽冥幻境过自在日子?”秦玉麟话一问完,立时后悔,颇担心问到了人家的忌讳事。

    嫣魅转头望望洞口,压低声音道:“这次算你无心,下次可万万不要在你亭叔面前问起类似话,明白么?。”

    看来自己确是问了不该问的事,秦玉麟点点头,忽然一个声音传入洞来。

    “告诉他无妨。”正是紫东亭的声音。

    嫣魅面色一变,没有想到对话仍被听到,只能无奈的瞟了秦玉麟一眼说道,“我们在这里躲一个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