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界修魔

第十七章 修魔劲

    “这次可比上次凶险的多,如不是我出手早些,就是主人亲来,只怕嘿嘿。”一个声音清晰的传入耳际,秦玉麟适才看到的一切全没了踪影,他努力睁睁眼,透过睫毛隐约看到一个人影正在身边晃动,难道自己还活着,他努力动了动手指,印象里剑齿鳄将自己咬了去,而后便昏厥过去什么都不记得了,小乖难道没有将自己做了夜宵?

    “你醒了?”旁边那人看到他的动作走至身前坐下道。

    这人是谁?秦玉麟气息沉重,努力向那人看去,隐约识出是个十八九岁面容靓丽的女子,自己似乎正置身一个山洞之内。。

    “那小子醒了?”一个男声紧接问道。

    “亏的那次令他冲到了炼魔最高阶段,否则这次只怕就难了。”女子回道。

    “哈哈,谁又能想到天罡气修习的绝顶废物竟有着修魔劲的至高天赋。”男子大笑道。

    “岂止是绝顶,简直古往今来第一人。”女子娇笑出声。

    他们是在说自己吗?秦玉麟意识恢复许多,侧头看清眼前二人,左首离自己较近的那女子,身材高挑匀称,面容姣好,尖下颌,薄樱唇,细高鼻梁,一双眸子顾盼迷离,似有勾魂之能,身上服饰色彩斑斓,头上亦是珠花闪烁,虽看清她容貌,却反而难以猜度她的年纪,那眼神对于秦玉麟却有种似曾相识之感。

    右首远处石上盘腿坐名男子,国字脸,高挺鼻梁,浓重双眉下一双晶透双眸,配上那似笑非笑的双唇与其说是精气饱满不如反说是透出股邪气。

    “你们救了我?”秦玉麟气力虚乏,低声问道。

    “哈哈哈。”男子长笑一声,“秦玉麟,你命虽在,只怕心已死了。”

    秦玉麟心内一怔,这人虽第一次见,却一语说到了自己内心深处,自己在名剑门一直低声下气,努力与人交好,却因那个九年白魂的名声,从未有过至交好友,除出去早年失踪的大哥,便只剩童年玩伴静琪师姐一人对自己偶有关怀,自己也早已将她当作了最为亲密信任的人,然而关键时刻却是她将自己送入了剑齿鳄口内。

    “我只道自己问心无愧,对旁人坦诚相待便可以了,谁知道却这么难。”秦玉麟闭上眼睛低声道,“做一个好人如斯难,父亲却是如何做到的?做好人就一定要吃亏么?甚至丢了性命。”

    “你能这样想已是难得。”男子面带微笑道,“可是你又为什么要做个好人呢?有人强迫你么?”

    秦玉麟又是一怔,自己幼时在父亲的引导下知道要有事事为人,先人后己的想法,却从未思考过为何要如此做,现下听他问来,竟而不知如何作答。

    “贤圣魔怪,皆以无为法而有差别。”男子闭上眼睛轻声念道。

    “无为法而有差别?”秦玉麟心内忽而一动,以前齐门主曾说,法旨所在,存乎一心,自己一直未能领悟,听到这男子的话,忽而发觉两句话有异曲同工之妙,张口问道,“那便是要我脱离原先的方式,万事随心而动?”

    “道尚应舍,何况无道。”男子笑着自顾言道。

    是了,我为何必须执着做个父亲一样的人,做那样个人有什么好么?父亲很早便为救他人付出了性命,自己也因为做烂好人,被静琪出卖,险些死于鳄口之下,正应了那句好人不长命。他心内为自己的想法感到震惊,若放在以前这些是想都不敢想的,现今身遭大变,被此人略一点拨立时想到了那从不敢想的事。

    弱肉强食才是生存之道,自己为何没早悟出此中道理?只有恶人,才有生存空间,只有恶人才能保住自己的利益而不被他人侵犯,秦玉麟心内仍有疑惑,张口问道:“善恶由心生,正法却有天定,我又如何去分辨自己有否误入歧途?”

    “何必要分辨?何路又是歧途?要如何做还不是你自心所悟?一味遵从他人教诲,便永难寻出至道正法。”男子哈哈一笑,“一条路走不到家,便换上一条,终归能寻出归家路途,就好比你修习天罡气完全没有天赋,却仍执着此点,不明变通,便造就了你这个九年白魂。”

    “前辈教我。”秦玉麟只觉此人话中含义颇深,一时难以全悟,挣扎起身就欲要叩拜,希望他能一解自己心内困惑。

    “快躺下。”那女子急忙叫道,扶他双肩防止他再坐起,扭头道,“东亭,他伤势还重,不要再和他说这些了。”

    “秦玉麟,我来问你。”那男子没有理她,继续说道,“我教你魔道炼气法,修习魔道武学,你可愿意?”

    秦玉麟没有立即作答,心思齐门主说过幽冥幻境的人才用魔道炼气之法,那些人都是至恶之人,修习的功夫也是至阴至邪的,自己如果修习他们的炼气法,便算是彻底与无妄仙境划清界限了。

    “哈哈。”男子笑道,“你的迟疑说明你还停留在仙魔这个名相上,却不晓得道法所在,存乎一心,铺满阳光鲜花固然是路,换成牛粪鸡屎便算不得路了么?”

    “我愿意。”秦玉麟忽然平静说道,心内却是汹涌澎湃,我要做个恶人,做个彻头彻尾的大恶人,哪怕付出一切,包括这颗维持了十六年的灵魂,因为我要报仇,以前伤害过我的人我一定要让你们付出代价,从我这里拿走的我要你们加倍拿回来,名剑门那些欺辱过自己的人一个也不会放过,吴鸣孟小阳我要让你们再也不敢小瞧我,钟晋陈笑天我要让你们得到应有的惩罚。

    想到那些曾经伤害过自己的人,秦玉麟心内充满恨意,却始终不敢去想静琪师姐,脑内刚闪出她的影像,就急忙换个人填入。发现了此点,秦玉麟不禁困惑,难道自己还喜欢着静琪,不对,那时是她将自己送到了剑齿鳄的口下,自己既然要做恶人,便应该报复一切伤害过自己的人,静琪也不能例外,一定要让她尝到被信任的人出卖的感觉,自己还要当着她面杀掉陈笑天,秦玉麟心内想着,面上渐现狰狞之色。

    “我们幽冥幻境的炼气法乃是修魔劲。”男子仍是闭着双眼说道,“我只怕你现今学了,日后却要后悔。”

    “我不后悔。”秦玉麟不顾那女子拦阻,挣扎坐起身道,“求前辈教导。”

    “我教你也可以。”男子睁开双目,面上露出一丝邪笑道,“你却要应我一件事。”

    “你愿教我修魔劲,莫说一件,就是十件,但教我做的来也一定努力去做了。”

    “好。”男子双掌一击道,“日后我会要你去杀个人,你一定做的来,至于那人是谁现在却不能告诉你。”

    我既然要做恶人,杀人是难免的,只盼他说那人也是个大恶人,秦玉麟暗思,张口道:“不管那人是谁,你要我去杀他,我绝不皱一下眉头。”

    “好,今日已晚,我先将修魔劲的分阶大致告知与你,明日再教你炼气之法。”男子正色道,“另外既然你随我修习修魔劲,就不能不知道我的名讳,我乃幽冥幻境七杀星的第四星天凶星,姓紫名东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