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界修魔

第十三章 夜间访客

    回到住处,秦玉麟依那炼气法周身行了一遍,竟而完全无用。他心内疑惑不定,又行了一遍,仍是感觉一无所获,方式并没什么不同,为何现在运行一遍却收效全无,难道自己魂力提升到了新阶段,他暗自查探却仍只是下级白魂,不由颇为泄气,又想不明白,索性不再理会。

    到了午后看看外面天色阴沉,心思今日却不喂食小乖了,到了夜间它力量多少有些缺乏,但愿伤害不到大家。遂去门外捡回数十个石块儿,在地上一字摆开,岩穴下共有九个穴窟,他点了一遍,而后从右手边数出四个拿去一边,这是那日他见林雨诗查探过的四个穴窟,而后剩下五个,他聚精会神想那穴窟形状,心思这几个穴洞自左至右依次增大,就数右首几个最大,是以那晚林雨诗师妹先从那边找起,今夜他们几人只怕会兵分两路左右一起逐个向中央查看,秦玉麟看看外面天色,已过了午后未牌时分,心思时间应该差不多了,小乖应已开始午睡,平日都是申时喂食还未必醒来,现下正是查探的好时间。

    秦玉麟早已盘算清楚,自己魂力自是比不上那几位师兄,但自己的优点便是对小乖的生活习惯了如指掌,每日午后它必定要午睡两个多时辰,有时喂食还要喊叫半天才醒,自己便趁这个时间去摸清聚灵草所在,可惜不便取走藏匿,小乖即是卫灵兽,灵草被取它定会察觉,所以自己只要摸清聚灵草所在,找些石块泥土将其掩藏起来即可。

    他一人独自快速奔往后山,行到一半,天上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秦玉麟浸着风雨到了岩边,不敢再发出大声响,在岩上趴了小半个时辰,确定小乖已去午睡,这才小心翼翼,轻手轻脚的沿着岩边向下爬去,岩壁浸了雨水,滑腻的很,秦玉麟几次险些失手掉下去,仗着地势熟悉,也算化险为夷了,只是身上被岩片割破几处。

    到了穴底,他屏住呼吸倾听片刻,淅沥的雨声中隐约夹杂低低鼾声,貌似左首第三窟内发出,他缓缓绕过移步到了第一个穴窟前,这个穴窟小的很,只是站在外口已一览无余,聚灵草不在这里,秦玉麟蹑手蹑脚到了第二个窟前,向内张望良久,也不在这里,他绕过第三个穴窟,又依次看了第四第五两个穴窟,也都没有发现聚灵草,心思总不会那么巧,恰好今日小乖就守着聚灵草的那个洞窟吧?他又将右首那四个林雨诗查过的穴窟看一遍,依旧没有发现聚灵草,这才小心翼翼的转回到第三个窟前。

    走近几步,耳听得剑齿鳄的鼾声愈发加大,脸侧不知雨水还是汗水,顺着面颊一直滑落到了脖内,秦玉麟缓缓走进窟内,一股浓烈而刺鼻的腐臭味涌了过来,他知道这是剑齿鳄口内所发,想到上次那惊心动魄的经历,好几次他差点便要转身离去,可一想到师姐很可能因此受罚,便又鼓起勇气继续向里走去,不过数十步距离他却走了半个时辰,越向里去那股腐臭味愈发浓烈,他的眼睛也渐渐适应了黑暗,忽然他停下步子,定定望着前方,原来几丈开外一丛淡淡的莹绿色显现出来,聚灵草。

    他心内一喜,正欲走上前去,忽而一丛黑影缓缓由眼前划过,秦玉麟险些惊叫出声,却是那剑齿鳄的尾巴轻轻甩动,由自己眼前经过,如不是发现早,这下必定一头撞了上去,秦玉麟神经紧绷,低下头仔细一看,就见那剑齿鳄盘做一圈,首尾相接,却如一道城门,恰将聚灵草圈在中间,铁帚般的巨尾在头前缓缓甩动驱赶蚊虫,沉闷的鼾声由那微张的巨口内发出,秦玉麟心内暗叫晦气,剑齿鳄每日均在不同穴窟休歇,独独今日守在了聚灵草旁,实是自己运气不济。

    秦玉麟缓缓后退出洞,这种情况再要他去掩藏聚灵草,那是万万不敢了,不过既然已经知道所在,到了夜间自己只要提前进入这个穴窟将其隐匿好也一样无碍。

    秦玉麟淋着濛淞细雨走在山道上,心情好了许多,不自禁哼起歌来,心内思衬着到了晚上笑天师兄带了大伙前来,最后却要无功而返,只要不出现人员伤亡,那真可以算得上最完美结局了,他愉快的对着头顶阴霾的天空打了个唿哨。

    回到名剑门,秦玉麟转了一圈并无多少杂事,于是决定先回住处休息一个时辰,备足精神好应付夜间之事。

    到了住所,却见林雨诗正矗立自己门前一边树下,似在等人样子,这个小师妹在斜风细雨中脸面愈发显得苍白,那双雾湿的眸子也愈发的透亮,一身白衣配着手内长剑,便如在画内一般,秦玉麟不由为之一痴,林雨诗却也望见了秦玉麟,走近道:“我问了人才知你住这里,倒是偏僻的紧。”

    “你是来看我的?”秦玉麟奇道。

    “不可以吗?”林雨诗反问道,“玉麟师兄,伤的那样重,你应该多歇歇才好。”

    秦玉麟听到她话心内不由一痒,平日里还真没人叫过自己师兄,纵然许多年龄比自己小的师弟师妹们也因为不大瞧得起自己都是直呼自己名字,这时骤然听到,反而觉得颇不自在。

    他不好意思的抓下头道:“我没事了,累你又跑一趟。”

    “方便进去坐会吗?”林雨诗用手指点点房门道。

    “不好意思。”秦玉麟忙不措的打开门,“你在这里等了很久了吧?”

    林雨诗平静的点了下头,随他走入房内,“你住的是柴房?”她看看四下问道。

    “名剑门的薪火房,旁边还有许多间,不过都填满了薪火器具和杂物。”秦玉麟拉出条旧凳以袖使劲擦拭数下道,“秋冬两季,我要在这里填备薪火,二长老便把我安排在了这里,做起活来方便。”

    “为什么把这些活安排给你呢?应该有专人来做啊?”林雨诗坐下问道。

    “没办法了,我修习天罡气天份太差,九年了还只是下级白魂。”秦玉麟自己坐去一边榻上说道,“师父看我再修习也只是浪费时日,就给我安排了些杂活来做,也算让我有了用武之地。”

    “可你却是名剑门的正名弟子。”林雨诗说到这里似乎觉得有些多余,住口不言,忽而想起一事,探手袖内取出一个瓷瓶道,“虽然不知道你为何恢复的这样快,不过这个你留下吧,绝刃谷的刀伤药:玉野胶,涂在创处会好些的。”

    “玉野胶?”秦玉麟惊诧问道,“那不是绝刃谷最好的伤药么?我听杜师叔说好像只有管师伯可以淬炼,每年也只得三剂,如不是特殊情况不会与人使用的。”

    “你只管用就好了。”林雨诗站起身走到门边道,“我另有件事要说与你,望师兄听好。这次来的人中一定有人也在打聚灵草的主意,你不要以为自己运气好,每次都可以像上次一样,所以我劝玉麟师兄你最好不要掺入那些人中去。”

    “嗯,好的,雨诗师妹。”秦玉麟笑着点点头,心思可惜,我已经掺入进去了。

    “好,那我便回去了。”林雨诗见他答允,心内一安,转手拉开房门,秦玉麟望见心内忽而一激灵,师妹竟是用持剑的左手开门,这时他才想起从今天见到她起便没见她动过右手,心内立时醒悟,折身抓起桌上那玉野胶,回转身却见林雨诗人已出了院外,上级紫魂的影闪倒是真快。

    这个小师妹倒是不愿承下一点人情,秦玉麟苦笑着摇摇头,想必她知道玉野胶不好要来,便自伤了右臂,再有四天便是幼狮战,管师伯当然不想这个得意弟子在其中落败,自会将玉野胶给予她,她却是骗了来给自己用,秦玉麟坐回凳上把玩着瓷瓶,心思今夜事情处理好,明日便去将这玉野胶还与雨诗师妹,自己右肩的伤已恢复了七八成,应无大碍,不过这倒真奇异的很,与昨夜之事关联自是甚多,想到此难免又想到了静琪师姐,转头看向一边床榻,昨夜种种销魂处立时浮现脑内,脸面不由涨红起来。

    恰时一阵敲门声响起,秦玉麟慌忙以手搓搓脸颊,好尽快消去热感,“谁啊?”他走向门边心内犯起嘀咕,平日自己这里清冷的连只鸟都不来,今天却不知刮的哪阵风,上个刚走,立即有人补上。

    “师弟。”静琪师姐的声音。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