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界修魔

第七章 冰火气劲

    “你刚才在撒谎,静琪师妹午后究竟去哪了?”吴鸣怒问道,他适才看到了秦玉麟偷打手势,知道这中间一定有猫腻。

    秦玉麟暗思,刚才师姐和陈笑天在一起,你居然还猜不到也真够笨的,不过今天自己已经撒了两次谎,如何这次是不能的了,张口回道:“对不起师兄,我不能告诉你。”说完转身就要离去。

    “站住。”孟晓阳大叫一声,追上前一把便扭住他的手腕向后一带喝道,“师兄和你说话,你小子居然还这么猖狂,上次莫不是打你打的轻了?”

    秦玉麟心内本已有些不快,是以孟晓阳一捉住他手,他便顺势向后一推,立觉拳面那股炙热气劲涌了出去,咚的一下正中孟晓阳胸口,“哎呦。”孟晓阳没有防备,被这股气劲直冲的坐倒在地。

    “你小子还敢动手?”吴鸣没有看出适才这一下里面的奥妙,只道是秦玉麟回手一拳打倒了孟晓阳,心下火起,冲上一拳就打在了秦玉麟脸侧,秦玉麟并未想到自己这一下竟如此强劲,呆呆挨了吴鸣一拳,仍是有些不敢相信,不由感到左拳这股寒劲也是跃跃欲试,想要一击而后快,心内强行压制住了,任由吴鸣揍了几拳。

    “你小子以后给我老实点,少跟静琪师妹在一起,不然有你舒服的时候!”吴鸣知道剑苑出入人多,没敢太过嚣张,叫上孟晓阳离去了。

    用过晚膳后秦玉麟帮忙后厨收拾停当,又去别院做完杂活,回到住所已是戊时,当即坐于床边盘膝打坐,先以天罡气的炼气法修习,虽知作用不大,却又不愿轻易放弃,故每日仍在坚持,陆师叔离开那日,凌晨忽觉一股气劲在气海愈演愈强,当即起身清心炼气,果然在两个时辰后达到了中级白魂,是以送陆师叔去的晚了。这时却觉如此炼气怎么都不得劲,想来想去,还是按照下午岩穴上那炼气之法修习起来。

    用了两个时辰炼气运转完十二个周天,已是遍体通泰,自觉精神抖擞异常,莫不是魂力有所提升,他握握拳只觉体内气劲荡漾,这次一定是提升了,潜运魂力查勘一番,这一下却是惊骇莫名,原来当初那中级白魂,不但没有上升之势,反而再次退回到了下级白魂,怎么会这样?他心内惊异中夹着悔措,早知道就不修这来历不明的炼气法了,如今却又退回到了下级白魂,这么多年还从未听说过有人会魂力降级,说出去还不把人笑死。他决意再不修习这种炼气之法,忽而想起寒炙气劲之事,心思自己已是下级白魂就是再降级又能降到哪里?不若再试试这股奇异的寒炙气劲,就再次依法催动气劲积聚拳面,这次却与傍晚又有不同,那股气劲到了拳面,就见右拳略泛红晕,左拳却是霜白,右拳骤然向身侧半丈外的墙面甩出,就听啵的一声,那股力道击在土坯上溅起一缕尘土。

    不错,这攻击力如若多加练习还会更加强势一些,秦玉麟心内想道,同时左手也向前猛然一击,这下却不闻有何响动,只见墙面立时蒙上了一层霜气,秦玉麟用手按了下,触手冰凉,心思这是炼气出体,以魂力将攻击点温度骤然降低的攻击方式,难不成自己已经开始习练武技了?凡是修习天罡气的人都明白只有达到黑魂阶段才可修习最为简单的武技,否则魂力不够,伤神伤体,秦玉麟不由奇异莫名,自己明明只是一个下级白魂,如何却可习得这样强势的武技?

    看看时辰不早,躺倒榻上,心内却始终平静不下,白日许多事情不断闪现,岩边看到那白衣女孩,还有两个幻化阁的鬼精灵岚风岚月,午后听到笑天师兄对那剑齿鳄的旁敲侧击,岩穴上忽然出现的壁画,秦玉麟心内乱糟糟一片。到了丑时,穿上外衫悄悄开门走了出去,一个人走往后山,一路行来,月色明朗,树繁草密,路边许多不知名的小虫吱吱啊啊节奏的叫着,秦玉麟听来格外悦耳,心思笑天师兄说我们名剑门什么都没有,我瞧却是他不知道欣赏,师姐喜欢他也许就是看他生得好看些。想到此心内突然后悔,师姐愿意的事,自己乱想什么?只要师姐高兴就好。

    思念间行出二三里路,离那岩穴已是不远,忽而真切的望见一个人影于不远处立着,秦玉麟慌忙隐到树后,远远观望,见那人影在月光下一身白衣风姿绰约,侧脸被映衬的格外苍白,正是白日里见的那女孩,按幻化阁双胞姐妹所说她应是绝刃谷的林雨诗师妹,这个时间她怎么会在这里?难不成是为了聚灵草?秦玉麟如此想着,就见不远处那林雨诗忽而拔剑在手,跃身跳下岩去。

    “不好。”秦玉麟慌张冲了出去,到岩边时,就听岩下嗥然一声戾叫,却是那剑齿鳄已然发现来敌,立时隆隆攒动起来,秦玉麟借月色向下望去,就见林雨诗持剑正在石岩间来回穿插跳跃,不时回剑逼退那剑齿鳄,到了一处穴前,并不进入,只是抬手扔出一物,穴内立时瞬时光亮一片,随即黯淡下去,秦玉麟明白林雨诗不敢贸然入洞,唯恐寻不到那聚灵草却被剑齿鳄堵住了退路,就这样一连查看了三处穴窟,有两处似是没有看清,被迫多投次磷火石,到了第四个穴前,起手正待扔出磷火,剑齿鳄忽而折转方向,冲到了林雨诗与穴口之间,这下林雨诗不得不放弃此穴,正待回跃,剑齿鳄忽而张口吸气,猛然一声长啸,“呜哇。”这一声戾音刺耳,直震得岩边秦玉麟心跳血涌,目眩耳鸣,两手抓紧地面,才强撑着没趴倒在地,下面那林雨诗却没这般运气了,因离得极近,这声叫震得立时长剑脱手,单膝跪地,体力已然不支,剑齿鳄趁这个空,张开巨口,由后直直咬了上来。

    “小心。”岩上秦玉麟看的真切,忍不住喊出声来,林雨诗听见这声喊,心内虽惊,却也明白此下状况,强忍着额上阵痛,单脚猛力踩地,弹射向剑齿鳄一侧岩上,去势虽快,但那剑齿鳄一咬不中,迅疾翻腰甩尾,就似一道钢鞭,尾尖恰扫过林雨诗后腰,林雨诗闷哼一声,跌翻下去。

    岩上秦玉麟看的心惊胆战,这时看到剑齿鳄张开血盆大口向着跌倒在地的林雨诗咬了上去,如何还敢再等,猛然大喝一声,一跃而下,此穴本有数丈之高,秦玉麟又未学过轻身武技,是以跳前算准落点,正正踩在那剑齿鳄背上,不料右脚一翻,并未踩稳,脚踝立时扭伤,钻心的疼痛由脚腕传来,秦玉麟反应倒也迅捷,举手就绕到了剑齿鳄的颈下,一用力翻身骑了上去,那剑齿鳄突被砸中,本是一惊,这时见那人又骑在了自己背上,更是燥怒异常,放下林雨诗,嗵嗵的绕转起来,不时努力甩尾,却终是打不到背上那人。

    “快出去。”秦玉麟双臂紧锁剑齿鳄脖下,扭头对林雨诗大声喊叫,林雨诗呆了一呆,忽而揉身捉起地上那剑,一招绝刃谷散魂阶段最高刀技:晴空雷闪,直斜撩向剑齿鳄一侧软腹,这一式本是刀法上的,此时却以长剑划出,自是威力逊色许多,饶是如此,剑齿鳄也不愿平白受此一击,鳄尾一甩,便拨开了此剑,林雨诗站立不稳,被这股力量带向一边,剑齿鳄疯了一般扭头张口向林雨诗冲了过来。

    “不好。”秦玉麟在剑齿鳄头部猛锤几拳,却丝毫没有挡下它前冲势头,没办法了,秦玉麟心下一横,双手在其头部猛然一按,向前一个空翻,到了林雨诗身边,剑齿鳄那血盆大口也已到了秦玉麟眼前,秦玉麟心内慌乱,骤然以那股刚习得的炙热气劲聚至右臂,一拳击出,恰插入了剑齿鳄口内直没至肩,剑齿鳄猛然一咬,长牙立时贯穿了秦玉麟右胸侧,同时那股灼热气劲也已击了出去,就听剑齿鳄口内“啵”的一声闷响,剑齿鳄立时张口,向后退开,一股焦臭气由它口内散了出来。剑齿鳄甩甩头,血红的双眼在月光下泛着渗人气息,直盯盯望着不远处的秦玉麟,忽而它再次退开几步,尾巴甩了两下,快速钻入了一旁穴窟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