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界修魔

第六章 静琪的谎话

    秦玉麟盘腿坐于岩边,摊开小褂放于面前,按照第一幅图上的炼气之法试修起来,不多时就觉一股寒气由气海缓缓涌出自行流至四肢,手脚立时一片冰冷,又按照第二个小人身上的炼气路线,将那股寒气运回气海,这次却是愈来愈热,回至气海时已有些炙热难当,只得将胸前衣襟敞开了些,将这两副炼气路线走了一遍,冰火交叠之感居然令自己身体无比舒适泰然,不由得又修习一遍,这次就比第一次通畅多了,花的时间自是比第一次快了许多,心内忽然思道,自己这般修习下去,天罡气或会有所增长,略察下魂力,却仍只是中级白魂,不由心下自嘲,哪可能如此之快。这般想着他又去看那绘了两手臂的图案,这次就觉那极寒极炙的两股气劲分行两臂,到了左右拳面,聚做两团力量,就觉两手一寒一热,却也舒坦的紧。他穿上外衣,到了岩边,暗思不知是何人将这炼气之法有意传与自己,不过总之对自己终是好的,站在岩边举手放在口前大喊了声:“谢谢了啊,我一定会早日突破散魂阶段的。”

    秦玉麟踏着残阳余晖返回了名剑门,未到山门,老远便见师父吴剑正在门口站着,一脸怒容,双目恨恨盯着自己,身后还站了吴鸣和孟晓阳,秦玉麟心内不由咯噔一下,暗中想想自己似乎没有什么地方做错,又走两步,突然思道,莫不是因为师姐下午私自离开炼气厅的事?脑内前后想想便有了计较。

    “师父。”秦玉麟走到近前刚低叫了一声,吴鸣已急不可待的冲上来问道:“下午你是不是拉了静琪师妹出去玩?”

    “不是的,不是的。”秦玉麟慌忙摆摆手道,“我没有拉她去玩,只是今天那只剑齿鳄的肉干要吃完了,我前几日不小心摔了一跤,身上有些伤,换那肉干极是不便,便回来喊了静琪师姐帮我,花了些时间,师父,你可不要冤枉静琪师姐,都怪我不好……”

    “好了,不用说了。”吴剑极是不耐烦的长袖一甩,“这怨不得静琪,不过秦玉麟,你是怎么回事?你不知道还有几日就是幼狮战吗?你静琪师姐这两天就有望突破上级黑魂了,如若你再这样耽误她,幼狮战到来时只怕她就难以进入初级紫魂了,你自己是个废物不要紧,可是你不能拖连你师姐,知道吗?”

    一旁吴鸣心内不畅还想再说几句,吴剑瞪了他一眼,只得放弃了这个想法。

    “恩,弟子谨记师命。”秦玉麟心道,好了,算是让师姐蒙混过了,正有些得意忽然就见侧门里静琪满面喜色的带着陈笑天走出,糟糕,也太巧了。

    “静琪,你这是带笑天去哪里?”吴剑冷声问道。

    静琪看到师父时已出了侧门,想要回走却是不及,想起午后私自离开炼气厅去偷会笑天师兄的事,不由先自心虚,低声道:“师父,我,我带笑天师兄在咱们名剑门转转。”

    “这都什么时间了?一会就要用晚斋,还转什么?”吴剑反问道。

    “是,师父,我这就带笑天师兄回去。”静琪说着转身就要回走。

    “我说让你走了吗?”吴剑冷冷道,静琪急忙站了下来,“下午你去帮秦玉麟换肉干的事我不怪你,不过你也要分个时间,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不抓紧想法突破上级黑魂,不然你凭什么资格在幼狮赛上一展头角?”

    “肉干?什么肉干?”静琪不明白师父说什么,莫名问道。

    “师姐,你说实话吧!”秦玉麟看出形式不对,慌忙接道,同时在师父身后悄悄摆了摆手,“刚才我都和师父说了,下午我把你叫离炼气厅去换肉干的事,师父刚才说过不怪你的。”

    静琪一听先是一怔,脸色随即由白转红,而后又由红转白支支吾吾接道:“恩恩,对,我下午去帮玉麟师弟换那后山岩穴的肉干了,玉麟师弟身体不太舒服,我就帮了他一把。”

    “好了,好了,这件事不要再提了,静琪以后不要再这样做事没个轻重了。”吴剑咳了一声,看向一旁陈笑天道,“笑天,你家谷主还好吧?”

    “托吴长老福。”陈笑天走出行了一礼道,“家父身体康健,现虽初登谷主之位,不过许多事还是由老谷主定夺。”

    “恩。”吴剑点点头道,“天不早了,名剑门临近绝生林地,到了夜间可莫要胡乱走动,万一走错了地方,后悔可来不及。”说完他就缓缓走进了山门。

    秦玉麟看看静琪,见她低垂着头不知在想什么,陈笑天却已走到秦玉麟身旁做个礼道:“你是玉麟师弟吧?”

    “哦,笑天师兄。”秦玉麟抓紧回了一礼。

    “听说玉麟师弟平日里杂务事做的颇多,实是辛苦的紧。”陈笑天道。

    “不辛苦不辛苦,主要还是我确不是习武的料子,天罡气习练九年却还只是个白魂,师父和门主没事便给我安排点闲事做做。”秦玉麟心道与其让他说破,不如我自己道出,不就是九年白魂么,多你一个人知道又有什么。

    “哦,九年白魂?”陈笑天惊异答道,“恩,也没什么,稳扎稳打,基础修的自是比我们好,不鸣则已,一鸣必惊人。”

    秦玉麟笑了笑没有答话,陈笑天这话听起来挺舒服,只是总觉做作了些。

    “笑天师兄,好久不见。”吴鸣和孟晓阳近前说道。

    “恩,吴鸣师弟,小阳师弟。”陈笑天转向他们笑道,“前几日家父还在说名剑门三长老想必即将进入上级劫师了,如此名剑山就有两名上级劫师了。”

    “唉,家父闭关数日,终究还只是困在中级劫师。”吴鸣摇了摇头道,名剑门三长老吴心四十多岁老来得子,方有了吴鸣。

    秦玉麟知道他们的话题很快就要转到魂力的修行上,不想再听,转身就要进入山门,忽听静琪低低的声音问道:“玉麟,午后你是不是跟踪我了?”

    “没有,师姐。”秦玉麟知道师姐极重自尊,自然不敢说出实情,小声回道,“我是碰到幻化阁的岚风,听她说你不在炼气厅,后来碰见师父,便帮忙圆了谎,师姐,你去哪了?下次可莫教师父捉住。”

    听了他的话,静琪面上方露出丝浅笑,下巴抬了下道:“我带笑天师兄去山里玩了,那信也不需你帮我送了,你可别忘了答应过我什么?那天告诉你的话谁都不许讲。”

    秦玉麟手捂嘴上回道:“师姐,我谁都不会说的,就是睡觉我也会含块手帕,防止梦话被人听了去。”

    静琪不由莞尔道:“也太夸张了,玉麟,你始终是我最好的师弟。”

    “没事,我先回去了师姐。”秦玉麟心想自己离去的早些,师姐便有更多时间可以和笑天师兄单独在一起了。

    “你回去吧,夜间风大,不要出门了,小心着凉。”

    “恩。”秦玉麟心内升起种甜丝丝的感觉,虽然知道静琪心内喜欢笑天师兄,但她对自己好上那么一点点,自己便能快活好一阵子。

    走到剑苑时,忽而听见后边一声喊,扭头见是吴鸣和孟晓阳追了上来,“两位师兄,有事么?”他好奇问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