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明星之勋

第一千二百八十章 难道是美人计?

    上-海租界,刘睿华进入洋人开的旅馆,他要在这里等德国人。

    原来刘军锋去接武器,德国说武器购买事宜要重新谈,谈判地点就是在租界的这座旅馆里面。

    刘睿华和刘军锋说不谈了,说德国人不安好心。

    刘军锋也是这么觉得。开玩笑,让他们去洋人的租界里面,那可是洋人的地盘,也是清兵的地盘,谁敢去?

    只不过,刘睿华和刘军锋说不去那是假的,那是因为刘睿华决定亲自去。

    刘睿华要看看这些德国鬼子到底在搞什么。如果这一次洋鬼子不给刘睿华一个交代,刘睿华决定给德国鬼子一个深刻的教训。在这个时代,刘睿华不可能怕任何一个人!

    所以,刘睿华就悄悄地进入了租界。反正刘睿华有无线通信系统,通过时空系统的转接,刘睿华可以随时和周玉英等人保持联系。

    上-海租界,从1845年11月设立开始,至1943年8月结束,历时近百年。在近代华夏史上,上-海的外国租界开辟最早,存在时间最长,面积最大。对华夏近现代历史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1845年11月29日,清政府苏松太兵备道宫慕久与英国领事巴富尔共同公布《上-海土地章程》,设立上-海英租界。

    此后,美租界、法租界相继辟设。

    1854年7月,英法美3国成立联合租界。

    1862年,法租界从联合租界中独立。

    1863年,英美租界正式合并为公共租界。

    现在是1855年,所以刘睿华现在是站联合租界里。

    进入了租界,刘睿华说自己是刘先生,德国人约来的,旅馆的工作人员就立刻拿着房间的钥匙上去,说德国人已经预订好了房间,让刘睿华在里面等。

    只不过,半路上,那个旅馆的工作人员要忙别的,就把房间的钥匙给了刘睿华。

    刘睿华也没有在意,在以后的社会里里,住酒店都是自己开房间,哪里用得着服务人员?

    只不过,刘睿华拿着钥匙开了“秋香”房间之后,就惊讶地发现里面好像有些女人的东西?这到底什么情况,难道是德国鬼子养情人的房间?

    一想到是女的房间,刘睿华即觉得不妙,他刚刚想走出去,可是来不及了,门外已经传来了推门的声音,有几个人进来,不过不是说外语,是华夏话。

    刘睿华一愣,闪身到了床后面。刘睿华现在感觉到不对,德国人说在这个房间等?可是这个房间为什么是女人的房间?而且刘睿华觉得这个房间可没有一点外国人味道啊。难道,这是一个陷阱?

    刘睿华人生地不熟,肯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全,所以还是决定躲避一下看看。来人肯定不是德国人,但是他们是什么人?为什么有这个房间钥匙?刘睿华刚才可是关了门。

    难道是服务人员?刘睿华觉得不可能。服务人员怎么可能这样大摇大摆带几个人未经允许就闯入客人的房间?虽然这个时候工作人员不一定有那么高的素质,但也不会太离谱。

    这时,进来几个人,一股女人身上的脂粉味的扑面而来,让刘睿华差点打喷嚏。

    刘睿华悄悄看了看,看见三个人走了进来。

    “苏将军,觉得这里怎么样?”说话的应该是苏将军手下。

    那个苏将军点头道:“可以吧,只要安全就可以。我想洪将军也会喜欢。嗯,准备洗澡水。”

    “是!”苏将军手下去准备了。

    刘睿华一愣,还是一个将军?这么一个年轻的女人,是哪里的将军?

    刘睿华正在发愣,就看到苏将军身后,走出来两个个头更为矮小的人,穿着洋人的服装,抬着一只大水桶,里面热气腾腾。两个人把水桶放在放中间。

    苏将军看看水桶笑道:“嗯,不错,还有花瓣?我想洪将军一定喜欢。”

    刘睿华松一口气。看来这几个人应该是给洪将军准备洗澡水。那这么说来,三人准备好洗澡水就应该会退出房间,在外面等待洪将军吧?

    刘睿华松了一口气,只要这三人离开房间刘睿华就有机会出去。刘睿华觉得这里有可能是一个圈套。

    这时候,两个矮小的手下走出了房间,不过那个苏将军没动。

    而且,苏将军不但没出去反而走到了水桶边,开始脱衣服?看起来苏将军要抢那个洪将军的洗澡水?

    刘睿华现在也想不通,他现在也没有办法,只能等等看。

    苏将军背对床,慢慢宽衣解带,完全没有想到正在有人偷看。

    刘睿华现在越来越着急,德国人怎么可能让他在这样一个房间里面?还找一个人过了洗澡?这一定是一个圈套!

    好不容易,苏将军才把那外衣脱了下来。

    刘睿华一看,就有点目瞪口呆——里面还有一层红色小肚兜?刘睿华晕死,一个大男人穿什么小肚兜?

    又过了一会,苏将军才脱掉了小肚兜,这个时候刘睿华更是目瞪口呆了!为什么呢?因为这个苏将军原来是个女人!

    要不是眼前有一个活生生的大美人,刘睿华真不敢相信,一个女人竟然在租界里女扮男装,还装成洋人?

    脱下衣服的苏将军,美艳不可方物,绝对是一个性感迷人的大美女!看到这个画面,刘睿华也有点热血沸腾了。

    苏将军跳进了木桶,接下来就哗啦啦洗了起来。

    那木桶比较高,苏将军坐在里面只露出一头秀发,不过美女入浴这个画面无论如何也是非常诱人的。

    就在刘睿华发晕的时候,外面突然有人叫:“刘先生!刚才和洋大人约好的刘先生在吗?”

    刘睿华听见有人喊他,一晕,这到底什么情况?洋大人约好的刘先生,应该就是他吧?

    这时,苏将军也没在意,嘴里嘟囔一句,继续洗澡。

    这时候,外面又有人喊“刘先生”,不过,那么叫喊的人很快就被人赶走了。

    就在刘睿华一头雾水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时候,苏将军突然站起身来,美女出浴那可是非常那啥的,苏将军现在的样子,男人看了都会热血。

    只不过现在的刘睿华却没有心情欣赏面前的美景。

    苏将军起来后冲房门外喊道:“小红,什么人在喊?”

    门开了,一个小个子走了进来。

    刘睿华又是吃了一惊,苏将军一个女孩子洗澡,一个男人为什么可以进来?

    就见那人道:“苏将军,好像是旅馆里在找一个刘先生?”

    刘睿华仔细一听声音,又没有看到这个人有喉结,刘睿华才知道原来这个叫小红的人也是女扮男装?不用说,另外一个人也是女孩子了。

    苏将军哼道:“不洗了,拿衣服来。”

    “是。”小红说着,走到木桶边,替苏将军拿来衣服道:“苏将军你可要快一点。我看洋人找那个刘先生很着急,说不定要抓他呢!搞不好就会每一个房间搜查。我们的身份可不能暴露啊。”

    刘睿华听到这里晕了!难道德国人真要抓他?这个很有可能!有可能德国人把自己出卖给两江总督怡良也不一定。德国人既然可以把5000条燧发枪卖给两江总督怡良,那么出卖火枪队的人,也不是不可以。

    苏将军道:“抓那个刘先生?那他活该被抓!害得我澡都洗不好?要是落到我的手里?哼!”苏将军说完,做了砍头的样子。

    这个动作把正在偷看的刘睿华吓了一跳。心说这个时代的女人,怎么一个个都是这么野蛮呢?动不动就砍头?

    苏将军既然这样说,小红也不敢说话,只是服侍苏将军穿好衣服,叫进来另一个人,把木桶抬了出去。

    苏将军打了一个哈欠,冲着门口小红道:“把门关上,你们去隔壁房间吧,我要睡一会。”

    “是,将军。”小红应一声,关上了房门,去了隔壁房间。

    苏将军要上床睡觉?刘睿华大吃一惊!这个床可以藏身的地方不多,苏将军只要一过来,就肯定会发现刘睿华!

    就在刘睿华急了,不过他灵机一动,一下子上了床,假装睡觉。

    苏将军已经走到了床边,拉开了帷幔,然后就惊呼道:“啊,你……你是谁?”

    刘睿华装作被吓醒的样子,起来后迷迷糊糊道:“啊,你是谁?你怎么到了我的房间?”

    苏将军气道:“什么?这里怎么是你的房间?快说,你是谁?要不然,苏将军我今天宰了你!”

    苏将军说完,已经拿出了利剑。

    刘睿华一汗,然后道:“啊,原来是苏将军?幸会幸会啊!苏兄弟拿剑好潇洒,如此身手,一定是英雄吧?”

    “胡说!谁是你的兄弟?你是谁?”苏将军剑指着刘睿华厉声问道。

    “哎呀,相逢就是缘分,我们当然是兄弟了!难道不是吗?”刘睿华笑道。

    刘睿华刻意强调“兄弟”,是为了让苏将军明白,他虽然在床上但什么都没看见。

    苏将军气道:“胡说八道!谁跟你是兄弟?你竟敢偷看本将军?我非杀了你不可!”

    刘睿华摆手道:“啊兄弟,就算是你不愿意做我兄弟,也用不着杀人吧?我们都是男子汉大丈夫,怎么可能有这样的狭窄心胸?”

    “都是男子汉?”苏将军愣了一下,然后一抖手腕剑道:“说,刚才你看见什么了?”

    刘睿华说道:“我刚才在睡觉,然后就被你吵醒了,接下来就看见兄弟你拿着剑指着我啊!别的什么都没有看见。”

    “真的?”苏将军有点半信半疑。

    “真的,当然是真的!”刘睿华赶快道。

    苏将军有点犹豫了。

    难道,刘睿华刚才只是在睡觉,没有看到她洗澡?

    不过,苏将军也有点不相信。要知道,她刚才折腾动静可不小,刘睿华怎么可能一直在睡觉?

    不过,苏将军还是希望刘睿华真没看到。那是因为苏将军是一个黄花闺女,还是一位女将军,如果被刘睿华看了身体,那她实在是无地自容了!所以,苏将军也幻想刘睿华刚才真的睡着了。尽管,苏将军知道她这个幻想十分渺茫,但她还是有侥幸心理。

    “对了,你是怎么到了我的房间的?如果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本将军杀了你!”苏将军这个时候才想到了事情的重点——刘睿华是怎么进来的?

    刘睿华苦笑道:“我怎么在这里?是因为我要住店,这里的工作人员就给了我这个房间的钥匙啊,于是我就进来睡觉了。所以,刚才我是问你你是怎么进来的?难道这个房间是你的?”

    “当然是我的!你说有钥匙?拿出了看看!”苏将军这个时候觉得也许真的是搞错了房间?如果那样,那么面前这个人应该不是故意来针对她的,那样她还放心一些。

    刘睿华点点头,就拿出了自己的钥匙递给了苏将军。

    “嗯,两个钥匙真的是一模一样?”苏将军看了看钥匙,也是目瞪口呆了。

    刘睿华苦笑道:“怎么会这样?这什么黑店啊?把一个房间卖给两个人,赚两份钱?不行,我要去找这个黑店算账!”

    刘睿华这个时候下床,气呼呼样子。

    “嗯,你睡觉怎么不脱衣服?”苏将军这才发现刘睿华衣衫整齐。

    刘睿华笑道:“啊,我睡觉都不脱衣服。难道你脱衣服么?哦,小声点,有人来了!”

    苏将军听到刘睿华问她睡觉要不要脱衣服就火了,不过她现在也听到有人来了。她现在也不敢搞得动静太大,如果让别人知道他们一男一女在这个房间,那可就完蛋了。

    这时候,一个工作人员苦着脸喊道:“和德国洋大人约好的刘先生,您是不是在里面?哎,您的房间是‘春红’,我一不小心给了你‘秋香’房间的钥匙啊,这……可是要误会啊!”

    “原来是这个样子?”房间里面,刘睿华和苏将军对视一眼,有点哭笑不得。

    “啊,我在里面。刚才睡了一觉。什么?搞错房间了?你们怎么搞得,我现在就出去!”刘睿华从苏将军苏手里拿过钥匙,打开门就向外走,此处不易久留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