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问鼎 93

    深夜。

    神侍们在不安中休息了,姗洱睡不着,敲开了息宓的房门。

    “姗洱?”息宓看着门外的姗洱,“这么晚找我,有什么事吗?吨”

    “我睡不着,想来找你聊聊,行吗?级”

    息宓看了姗洱片刻,点头,让她进了房间。为姗洱和自己各倒了一杯清茶后,坐到姗洱的对面,看着她。

    姗洱本想寒暄一点儿别的再跟息宓聊幻姬的事,没想到,她没开口,息宓就主动问到了。

    “你这么晚找我,想聊的,一定是关于幻姬殿下吧。”

    “你知道?”

    “这有什么不能知道的。七彩天破,大家自然想到补天,可众所周知,女娲娘娘去了无垠休眠境,不晓得何日才会回天外天,幻姬殿下是女娲后人,发生这样的事,大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她。人人都希望她像当年的女娲娘娘那般,维护天地间的祥和平静,大家很理所当然的觉得这是她的责任。”息宓看着姗洱,“你睡不着,是担心幻姬殿下,还是害怕天破之后天火蔓延不绝洪水肆意汹涌?”

    姗洱如实道,“兼而有之。”

    息宓问,“你想知道我是不是晓得幻姬殿下在何处还是想问有没有法子帮助殿下?”

    “都不是。”

    殿下在哪儿,她并不关心。七彩天破,最担心殿下的人一定不是她们,而是某个大尊神。比起她们出去找幻姬殿下,那个人找到殿下的可能性比她们大太多。若有必要,殿下自己会尽快回宫,出去找反而浪费心力。不止她想帮助殿下,如果有办法,她相信息宓不会藏着,更何况,息宓知道而幻姬殿下不晓得的法子,有可能吗?

    息宓微微诧异,“都不是?那你想和我聊什么。”

    “我不知道问了,你会不会告诉我实话,又或者,可能你也不知道。”

    “你问吧,看看我晓不晓得,如果晓得,又是不是愿意说。”

    姗洱点头,息宓对任何人都严格,尤其对她自己更甚,听闻她在娲皇宫里从来就没出过错,深得娘娘的信任,若不然,当初也不会让她照顾年幼的幻姬。关于幻姬的事,她素来不喜欢外传,更不会允许别人谣传关于幻姬不好的事,自己问她和帝尊的感情,息宓能有好脸色么?

    “女娲娘娘似乎也没有说幻姬殿下不能嫁人,为何你听到殿下嫁给帝尊之后那么不高兴呢?”姗洱尽量让自己的话语听上去不那么八卦,“我觉得,殿下嫁给帝尊甚好。女娲娘娘去了无垠休眠境,不晓得何年何月才会回宫,殿下一人面对诸多的事情,我们必然心疼。息宓你也跟着殿下去过天烬世界和地宇世界,其中的危险几多重重,在地宇世界,若是没有帝尊,或许我们都遭遇了不测,如此看来,殿下和帝尊在一起,岂不是更好吗?帝尊的修为高深,对殿下也不错,若是以后成为了夫妻,多一个人来心疼呵护我们的殿下,不好吗?”

    姗洱为了解除息宓内心的反感,说起了星华和飘萝,“不晓得息宓你听没听过世尊和世后娘娘的爱情故事,几经磨难,可他们最后有情人终成眷属,诞下了两个小殿下,如此大喜大美,若是我们殿下也能享受,我们难道不该为她高兴吗?”

    果然,息宓对姗洱的话,没有那么反感,看了她一会儿,终于出声说话了。

    “世尊和世后娘娘自然幸福美满,但殿下不是世后娘娘,她们的命运未必就能一样。我与你一样,当然希望殿下好,但如果殿下跟帝尊在一起,不能幸福,反而会给她带去不必要的麻烦,你还会选择希望他们俩在一起吗?”息宓看着姗洱的眼睛,“至少,我不愿意。”

    姗洱道:“如果注定不会幸福,自然不希望幻姬殿下做出错误的选择,可是,你如同你所说,殿下和世后娘娘的命运不一样,也许她没有世后娘娘那么幸福,但是我们必须看到,帝尊和世尊不相上下,帝尊那么好,殿下也如此美好,她或许会比世后娘娘更幸福。你说呢?”

    “若是分别看,帝尊很好,殿下也很好,但他们合在一起,就未必如世尊世后那么好了。”

    姗洱心道,这就是她一直想知道的缘由了,为何帝尊和殿下相爱就不会幸福。

    “何出此言?”

    息宓看着姗洱,“个中原委,我不清楚。”

    “既然你我都不懂,那我还是选择殿下和帝尊在一起,是会幸福的。”

    “

    你今晚来找我,就是想知道他们能不能在一起吧?”

    姗洱自知瞒不了息宓,点头承认。

    “我亦不瞒你,我不知道。”

    姗洱看着息宓,暗想着她的话有几分可信。

    “殿下有自己的命运。殿下出生时,我已在娲皇宫待了很多年,她的出生让娲皇宫里每一个人都很开心,我们看着殿下从娃娃一路长大到现在。姗洱,你不会懂那种心情,看着殿下,不是像看自己的姐妹。”

    息宓第一次在姗洱的眼中变得很温柔,她的目光告诉她,这个平时极为严肃的女子,对幻姬是极为真心的。

    “殿下她确实也不是我们的姐妹,是主子。但在尊敬她的时候,因为是看着她长大的,总是带着一股子说不出来的疼爱感。或许,在我的眼里,殿下还是没长大的小孩儿。你不晓得,殿下小时候真的非常可爱,很漂亮,像个精灵,不调皮,但是会有自己的小乐子,她来到娲皇宫之后,宫里笑声多了很多,她在哪儿,哪儿就会很好玩。女娲娘娘都曾说,她是娲皇宫里的宝,是天外天难得的宝贝。”

    “只是,随着殿下长大,女娲娘娘教给她的东西越来越多,殿下要学的东西也多了。那时,我们不得不承认,殿下终究不是寻常人家的孩子,她是女娲后人,她肩上的责任太重,她没有选择的可能,只能让自己无惧任何来路的风雨。”

    息宓的回忆拉开了,声音低沉了许多,“有一年的某段日子,殿下一直静不下心修炼,她努力过,女娲娘娘也细心教导过,可还是没用,她总想着到宫外去玩。大概每一个人总有心思不能聚在一起的时候,有天,殿下独自溜出宫,在洪荒际原上遇到了猛兽,好在她的灵气足,平时修仙用功,虽然有惊,但是无险,玩到很晚才回宫。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女娲娘娘对她贪玩生了气,罚她在八卦宫内思过。”

    姗洱不掩惊讶,她在娲皇宫的日子确实没有别人多,可是她看得出,女娲娘娘对幻姬殿下很疼爱。殿下只是贪玩了一天,娘娘舍得?

    “呵呵……”息宓浅浅一笑,“你这个表情,当时我们都有。”她们在娲皇宫里生活了万万年,从来没见女娲娘娘生气过,尤其是对年纪极小的幻姬殿下,她虽不是女娲娘娘肚子里生出来,但娘娘对她的疼爱,绝不差任一位母亲,当时娘娘让幻姬殿下去面壁思过,大家都吓到了,连幻姬殿下都没想到女娲娘娘会罚她。

    “知道娘娘为何生气吗?”

    姗洱摇头。

    “那天,女娲娘娘本是有道时光术亲自教授给幻姬,没想到幻姬殿下玩到深夜都未回宫,听娘娘说,那道时光术只能在一个特定的时辰教她,却没想到幻姬殿下错过了。”

    姗洱问,“难道之后娘娘都不能教幻姬殿下了吗?”

    “不是她不愿,而是之后没有那个机会。幻姬殿下错过了最佳的时机。”

    “这么说,幻姬殿下没有学会那个时光术吗?”

    息宓摇头,“之后有没有机会让幻姬殿下学,我不知道。娘娘生气其实不是幻姬殿下没有学到仙术,而是殿下忘记了自己的本命,忘记了自己的责任,贪玩到不记得回宫,从她记事起,娘娘一直教她懂的她是娲皇宫的殿下,需要为天地付出。娘娘气的,不过是殿下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娘娘罚了殿下思过几日呀?”

    “几日?!”

    息宓无奈的摇头,“三年。”

    姗洱惊呼,“三年?!”

    “是啊。殿下在八卦宫里生活了三年,不见天日,每日修行修心,直到三年满了之后娘娘才赦她出来。”

    那一回,当真是没人想到女娲娘娘竟然会那么严肃的惩罚幻姬殿下。但,好在当时幻姬年纪小,并没有因此事变得精神不振,也意识到自己太贪玩,在思过时认真改过了。

    姗洱心疼不已,“殿下三年之后出来,真的还是当初的殿下吗?”

    “为何不是当初的殿下?”

    “三年不见天日,娘娘不心疼吗?”

    “娘娘更希望殿下成为真正的女娲后人,她不希望殿下只是空有尊贵的身份。三年后出来,殿下长大了不少,也不会再到处玩了,变成一个安静的姑娘,每日潜心修佛法,时时谨记自己的身份和责任,努力的守护着天地。”

    姗洱想到自己最初见到幻姬的样子,那时的她,

    善良无比,端得就是一个普救天地的仙子姿态。救苦救难,将天地的祥和当成了自己的责任,维护着苍生万灵。她没想到,博善天地的殿下最初也是有活泼的样子,只可惜她不能张扬而放肆无忌的玩耍。

    忽然之间,姗洱似乎明白了。

    难怪息宓说幻姬殿下和帝尊在一起未必会幸福,幻姬殿下果然和世后娘娘不同,娘娘是无祖妖灵,她没有责任,她的世界里,只有世尊大人,而幻姬殿下却有着天地,世后娘娘是自由的,而她们的幻姬殿下,不是帝尊的,是天地的。

    息宓没有直言说出来,却记得了女娲娘娘对幻姬殿下的教导,殿下如今掌权天外天,她肩上的责任比当年的大了更多,十丈红尘里的情爱只会牵绊她成长的脚步,不是息宓要阻拦幻姬和帝尊在一起,而是娘娘悉心养大的幻姬不是哪一个人的。息宓跟了娘娘这么多年,她知道这个道理,不用等女娲娘娘出来,她便猜测娘娘的态度是不许。

    “息宓,我想我懂了为……”

    息宓霍然出声打断了姗洱的话。

    “姗洱!”

    “嗯?”

    “有些话,放在心里,不需要说出来。”

    因为,就算说出来,也不会改变什么。有些人,她们身为神侍是不能说评的,哪怕一个字,一句话,都最好不要说。任何事,没有绝对的对错,每个人站在自己的位置看到的风景不同,若是换到别人的身份上,自己未必做得比她更好。

    一下子,姗洱懂了。

    息宓对幻姬殿下很严苛,不为别的,她只是害怕殿下又做错了什么,惹怒了女娲娘娘。当年女娲娘娘能罚殿下思过三年,而今殿下掌权天外天,她当比当年懂事太多,若是殿下此时还做错什么,女娲娘娘必然会更加生气。息宓怕的,是幻姬再次被惩罚。

    “息宓,殿下不是当初的殿下了,很多事,她懂的。”

    “我知道殿下懂,可就是因为殿下懂,她做起事情才才会坚决。以前,她不懂,做什么事,她兴许还会犹豫不决,但现在,什么事会带来什么后果,她比谁都清楚。所以,我更害怕现在的幻姬殿下。”

    姗洱不赞同息宓的,“既然殿下什么都懂,她做事就会理智,你不要太担心了。”

    “理智?”

    息宓反问,“你觉得殿下在面对帝尊的时候理智吗?我不否认殿下的修为大有长进,我更看到了殿下处事的进步,可是息宓,你不要告诉我,你没看出来殿下对帝尊的不同寻常。”

    当年,女娲娘娘让殿下去西天学佛理,西天老祖让幻姬殿下去了西古天,西天老祖的心意定然是好的,帝尊的佛学当然也是高深的,可殿下就是因为去了西古天才和帝尊纠缠上了。她不晓得殿下在西古天千辰宫里都发生了什么,但自从殿下去了那儿,她感觉殿下就不是原来的殿下了。

    息宓的眉心蹙得紧紧的,殿下虽然六十几万岁了,可在娲皇宫里的日子,就是在九万岁之前,其余的日子,她不觉得殿下在天外天有多少时日。众神侍自然不敢问女娲娘娘,殿下去了哪儿,但即便是修行,她们也该晓得殿下在哪儿吧,可惜的是,之前几十万年,完全不晓得殿下去了哪儿。她总觉得,和帝尊脱不了干系。

    “那……”

    姗洱小心翼翼的问,“如果帝尊娶了幻姬殿下这件事是真的,你打算怎么办?”

    “我打算怎么办?”息宓苦笑,“我还能怎么办?我又不是女娲娘娘,不能拿殿下怎么办,殿下若是真嫁给了帝尊,足以说明她想得很清楚了,既然她都想明白了,我说什么又能怎么样。”

    息宓一直不想去想神侍传进宫里的传言,不为别的,她害怕是真的。殿下,她不能怎么样,对帝尊,她也不能如何。唯一担心的是,殿下要如何向女娲娘娘交代。女娲后人嫁到千辰宫,天外天她不管了吗?女娲娘娘没有允诺,她如何成得了帝尊的妻。

    “你会祝福?”

    息宓冷色道,“我的祝福对殿下来说没有用。”

    “息宓……”

    “你一直问我这个问题,怎么,你谢谢外面的传言?”

    姗洱默然,她确实有九分信。

    “姗洱,我看得出,你对帝尊很有好感,但好感不代表你就可以为了他背叛娲皇宫。当初,殿下让你走,帝尊确实也带走了你,但你最后没有去千辰

    宫,你就还是娲皇宫的人,外面娲皇宫,不出叛徒。”

    姗洱点头,“息宓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背叛娲皇宫的,我的命是幻姬殿下给的,不管娲皇宫发生什么事,需要我做什么,我都不会推辞。我生是殿下的人,死也是殿下的魂。”

    “嗯。”

    息宓点点头,“很晚了,早些去睡吧。明日要面对的事,还多着呢。”

    送姗洱出房门之后,息宓看着七彩破天,叹息一声,“往后能这样仰头看天空的日子不晓得还有多少,说不定,一觉醒来,世界就变了。”

    姗洱道,“我相信殿下。我相信她一定有办法。”

    “呵呵……去睡吧。”

    姗洱走了两步,停住,转身看着息宓,“息宓,明儿我就出宫找包子了,你在宫里定要好好的。”

    “决定去?”

    “是的。我要为殿下把包子找回来。”

    “一路多加小心些。”

    “好。”

    姗洱回房的路上,想到了幻姬的责任,想到了千离对幻姬的感情,也想到了幻姬在宫楼上对她说的话,她发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苦衷,每个人都没有错,但事情却处处无法完满。

    “哎……”

    姗洱叹气,这就是人生吧。最完美的人,最厉害的大尊神,也有无能为力的事。站在高处,苦难似乎也更大。帝尊娶了幻姬殿下的事,是真的吧!

    帝尊,恭喜!

    殿下,你想拥有的,已经拥有了吧,如果是这样,你一定要牢牢的抓紧呀。

    *

    千离带着幻姬去往仙极终南山,赶路的时候,他把幻姬护在怀中,在她的身上披了一道披风,将她的头扶着埋在他的颈窝里,更是体贴的化出金泽护着她,不让疾风吹到她的身上。

    “肚子还疼吗?”一边赶路,千离一边问。

    幻姬搂着千离的腰身,摇头。

    “若有不适,告诉为夫。”

    幻姬忽然就笑了,“呵……”

    千离疑惑,低头看着怀中笑出声的幻姬,她的心情这么好?

    “笑什么?”

    “现在天地间没人不晓得你是我的夫君了。”

    千离问,“一直不就是么。”

    “一直是,但一直是我们自知,现在可是天下都知。”

    幻姬看了下天空,“若是这次大劫我能渡过,我定带着你回娲皇宫。”

    “带我回娘家,这次你可是带定了。”

    幻姬看着千离的眼睛,心底忍不住甜了,情不自禁的主动探了唇,吻上了他。

    她喜欢他的自信,喜欢他的强势,更喜欢他对任何事都无惧的眼神,让她觉得,前路凶吉不问,只要携手向前。渡天劫,亦是渡他们的劫。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