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问鼎 89

    看着幻姬圆鼓鼓的肚子,千离终究是放弃了用法术破开结界的打算。能破开她定然会受伤,若是不能破开,那便不晓得她要受多重的伤了,而且到时他还不能亲身靠近她帮她疗伤。即便不将宝石拿给她,他也想救她出来,让她在有攻击性的结界里面,实在太危险。

    千离朝四周看了看,此处不是异世,而是四方虚睨世界合境起来的困锁之处,如果不用困住她,这个地方当是不存在的。若想她顺利不受伤害的出来,得让这四方世界化开。

    他想到的,她在过去的几天里早就想到了。

    幻姬看着千离,这一回她竟然能看懂他心里在想什么,“别担心,即使不破开结界,不能把宝石给我,也有办法。”

    施术在结界里面或者外面于她没有多大的影响,若是能拿到宝石,从结界里面破开会更为安全些,成功的可能也更多一点,但是眼下她不能拿到宝石,便只能让宝石在他的手里试上一试了。

    幻姬退到结界的中心,从她的脚底下升起一片片的金光,将她整个人从脚到头笼罩住,看到她打算施术做法,千离出声阻止了。

    “语儿,等等。吨”

    幻姬在一片金色的光芒里变出了赛血红的衣袍,两缕金色的发丝在她的背后轻轻飘飞,看着千离,微微的笑着,“我没事的。”

    看到她这番模样,千离笑得她要施大法了,想化开四方虚睨世界绝非一般的仙法能够做到,但她现在怀着孩子,决不可施大法,不但会伤害孩子,最关键的是会伤害到她自己的身子。

    “语儿,我来。”

    “没事的。”幻姬劝说着千离,笑容里带着自信,“若是光凭法力,我应该不敢试。但是,你看看你手中的东西。”幻姬带了五分笃定的告诉千离,“若有四颗宝石,这道结界按说不需要费什么力便能打开,如今你带来了三颗,虽然我不确定能全部化开,但是让我顺利出去应该不难。”

    千离看着自己手中的三颗宝石,也只能暂时信这三颗东西能让她毫发无损的出来了。

    “语儿,不可硬来,若是不行,停下让我来。”

    幻姬笑着点头。她当然不会胡来,肚子里的孩子比她的性命更重要,她怎么会拿着自己的孩子来冒险。可,他一定不知道,她日日盼望他来,看到他的脸却不能碰到他,让她的心像是有只猫儿在挠着。想念,在见到他的人之后,变得更加强烈,想贴近的渴望让她恨不能立即逃出结界与他相拥。

    四色结界里面,幻姬双手展开,宽大的广袖轻轻的飘荡,摊向天际的手心里浮现两朵赛血红色的语佛花,从她的脚下忽然出现一条缓缓飞旋的语佛花花带,盘绕着她的身子,旋转着向上。与此同时,千离手心里的三颗宝石飞升起来,随着盘旋幻姬身体的花带一齐飞升。待花飞出幻姬的头顶时,分开变成了三条花带,飞向三面结界的劲墙。

    千离的心跟着花带飞向劲墙紧张起来,他担心结界的劲墙会反弹语佛花,若时语佛花从护着她变成攻击她,他该如何进去救她才好。

    三条语佛花飞到劲墙的面前停了下来,千离的目光也跟着停下,转而投到幻姬的脸上,极为细心的观察着她的神情,确定她并没有吃力才放下心。

    飞起的三颗宝石分别到了三面劲墙的中心,墨绿的宝石停在墨绿色的劲墙之心,银色的宝石飞在银色结界中心,另外的白色宝石也到了它的位置,只有一面红色的劲墙泛着亮光,洁净的结界墙透明而冰冷。

    幻姬手里的两朵语佛花忽然金光四射,千离的心跟着提了起来,生怕她用大法来破四色结界。

    两朵金光闪闪的语佛花中,生出五朵金色的语佛花,依次飞向三面劲墙,另外两朵分别飞向了幻姬头顶的语佛花和脚下踩着的语佛花,让千离不解的便也是她头上和脚下的语佛花,结界围困了四面,可上下都是语佛花,为何她却不能出来,那两朵硕大的语佛花仿佛和虚睨世界凝合在了一处,将她困在其中,不得出。

    金色的语佛花碰到劲墙前的红色语佛花,一片金色染开,将一朵朵的语佛花都变成了金色,尤其是幻姬头顶和脚下的两朵大语佛花,金灿灿的,仙泽闪耀,极为华贵的模样。千离下意识的朝劲墙走近了半步,目光盯着幻姬不敢移动分毫。她如此施术,已算是大法了,可还不停下来吗?

    看到幻姬身上的金泽越来越纯亮,千离明白她用的仙术越来越逼近大法,指尖忍不住的闪现金光,她的心里晓得不要用大法,可就怕她一时光顾着破结界了而没有忍住。可,在他要出手相助的一瞬间,幻姬手上的两朵

    金色语佛花忽然被她捏碎,金色的粉末四散飞舞,明明只是两朵不算太大的语佛花,可金色的粉末却源源不断的飘飞,很快就将整个四色结界都充满。

    千离指尖的光芒,明了,暗了,想出手,可又担心自己贸然出手会伤到幻姬,四色结界里全是金色的粉末,他听不到她的声音,也看不到她。浓浓的担心,排山倒海的袭向千离。

    忽然之间,结界里面金色的语佛花贴到了劲墙上面,一朵朵的语佛花像是生长在结界劲墙上面,从花心里生出了一条条细根,根条在劲墙上面蔓延,一条条纠缠在一起,不多久便布满了整面劲墙,灰色的细根在透明的劲墙上像是数不清的裂纹。

    劲墙外面的三颗宝石突然射向天际,一颗一世界,消失得无影无踪。

    千离再也忍不住了,“语儿?”

    幻姬的声音没有传来,却在千离面前的结界里开了一朵鲜红色的语佛花,小小的,很鲜艳,千离的嘴角微微的扬起,笑了。

    没事就好!

    看着幻姬就在自己的面前却不能看到她,千离内心一阵说不出来的闷结感,畏首畏尾的行事实在不是他的风格,可幻姬怀着孩子在他看不到的结界里,他便是有高深的法力也无能为力,左右为难。

    过了一会儿,千离唤幻姬,“语儿。”

    又有一朵鲜艳的语佛花开在千离的面前,确定幻姬在里面很好,千离的心才放落下来。如此反复,隔一会儿他便唤她,得到她的呼应便再安心的等她片刻。

    约莫一炷香过后……

    天际的三面虚睨世界开始慢慢朝后退去,千离头上的天空里照射出三条看不到尽头的天光,无罡世界、无莲世界、无元世界开始退散,一片蔚蓝色的蓝天开始逐渐出现在幻姬和千离的头顶。

    叮铃!

    轻轻的一声,若不是自信听着,难得听到。千离,听见了。

    围困幻姬的结界有三面出现了碎裂的声音,那一声叮铃起初千离以为是劲墙破开的声音,直到看到劲墙上面的裂纹一条条出现,才发觉叮铃的声音不是劲墙发出的,而是幻姬头顶和脚下的语佛花,绽放硕大的金色语佛花在清灵的叮铃声中,慢慢的合拢自己的花瓣,当盛花变成了一个花骨朵时,三面劲墙上的纹裂到了无角不至,听得嘭的一记声响,三面劲墙尽碎成粉。

    而天空里,三方被虚睨世界遮挡的蓝色天空清澈重现。

    一团散开的金色荧光里,一袭红袍的幻姬从里面跃然飞出来,金发飘飞,身姿轻盈的落到千离的面前,张开双臂扑到他的怀中。

    “夫君。”

    千离恍然间以为自己是在做梦,抬起手搂住幻姬的身子,细细的感觉着她的真实,无声无息的闻着语佛花的香气。果真,是她呀。

    “夫君。”幻姬抬起头看着千离,“我厉害吗?”

    “嗯。”

    幻姬笑得十分开心,“每次都是你出手相助,这一次,可我凭自己的本事出来的,你得夸夸我。”晓得千离是个极难的夸赞别人的人,幻姬又道,“难不成你让我告诉我们的孩子,他的父尊从来不夸他的母后,刚认识的时候特别会打击人,刺激得我都不想留在佛陀天里,等到我们相爱了,他还是嫌弃我的智商不够高,拉低了千辰宫的智商,弄得我都感觉自己真是个没用的人。”

    千离轻笑,“语儿很厉害。”

    “听着没什么诚意。”

    千离用力的落了一个吻在幻姬的唇上,放开她之后,笑道,“够吗?”

    “这是诚意吗?是你在占我的便宜。”

    千离眼底全是笑意,“给你占回去好不好?”

    “我才不像你这样流mang呢。”

    幻姬复又抱紧千离,喃喃的对他低语,“才半月,你去了娲皇宫还回了千辰宫里,肯定累坏你了。夫君,谢谢你。”说着,幻姬想到自己在结界里被困的半个月,“一想到你半月来为我到处奔波我就好心疼啊,可是,被困在这里的半月,每日如年,日子仿佛长得没有尽头,都不知道怎么过完一天的。”

    千离微微的蹭了蹭幻姬的发丝,低低的柔声着,“过去了,我们回宫。”

    “嗯。”

    幻姬从千离的怀中退出来,转身看着还剩下一面劲墙

    ,红色的劲墙是无量世界的,那颗在涅槃世界里丢失的红色宝石便是破开这面劲墙的关键,而今三方世界的劫难都被破解了,剩下的无量世界但愿这几月内不要出什么事才是,待到两个多月之后,她腹中的孩子便能出世,到时她可放心度法,而不似如今被法锢。

    “我去了涅槃世界。”千离轻声的告诉幻姬,但是很可惜,仍旧没有找到那颗红色的宝石。

    幻姬心中的担忧忽然升起,那颗红色的宝石一直都找不到,八方世界的问题一共解决了七个,还有一个便是她曾经在里面修菩提道果万万年的无量世界。无量世界在八方世界里是最为重要的一方世界,今日她被困在四方结界里,不晓得虚睨世界有劫难,还是天命为了惩罚她和千离私心相爱,若是前者,她度法三方世界,往后的日子应该会安宁。可若是后者,她破开结界出来,便是公然和天命相违,怕是还有严惩在后。

    正想着,蔚蓝色的天空里忽然出现几个闪亮的光点,闪光的晶莹朝幻姬飞来。飞近看清之后,幻姬摊开自己的双手,一次落入了六颗各色宝石在她的手掌中。

    左手的,便是千离从娲皇宫里带来的,墨绿色,银色,白色。而幻姬的右手里,便是蓝色,黄色,和紫色的三颗形状各异的宝石。

    幻姬轻声道:“天烬世界,地宇世界,玄雪世界。这边便是,无元世界,无罡世界和无莲世界。缺了涅槃世界的。”

    每一个世界在渡劫成功之后便会出现一颗宝石,幻姬亦是在被困无元世界时,翻阅摩梵天书时偶然看到了一句话。地宇无元,生生相息,莫尔魔迩,忘祭忘死。便是由这句话参悟到了一处玄机。地宇世界和无元世界是相应的,两个世界的天地气息同生同灭,地宇世界渡劫重生,无元世界便是它的虚睨,只要将地宇世界劫后的天地精元石祭出,辅以女娲浮生天诀,便可将虚睨世界的劫难化解,从而让无元世界绵息往生。

    以此类推,无莲世界和无罡世界、无莲世界一定也和其他三个世界的命息相辅相成,只需要集齐那四方世界的天地精元石便可让四方虚睨世界安然度过劫难。

    她参悟透了,可天地精元石只找到了三颗,还有一颗迟迟找不到,剩下的无量世界便成了幻姬心头最大的担忧。无量世界最为重要,可涅槃世界的精元石却丢了。若是无量世界大难降临,她又该如何挽救?

    千离听到幻姬的话,陡然明白为何自己从涅槃世界能穿到无量世界了,原来诀窍在这儿,涅槃重生的世界和无量世界是天地之气同生同灭。

    “不要担心,再找找,肯定能找到的。”

    幻姬摇头,“夫君,我对你说实话吧。我不是担心找不到,而是担心我们可能没有足够的时日寻找。”

    “语儿,说清楚。”千离掰过幻姬的身体面对着他,她肯定知道什么事,却是他不晓得的。

    幻姬想,再有两个月它腹中的孩子便要出生了,最后的时光,她珍惜却也害怕,心中隐隐的不安。

    “这半月我在四方虚睨的结界里,除了修心便是看摩梵天书,之前被我忽视的地方太多了,直到被发现,我才明白我之前浪费了多少日子。”

    在天烬世界里,她灭了天蚩,也看到了他的母亲为了他无奈和痛苦到何种程度,那片世界让她感受到的是亲情。身为母亲,她最后的泪和痛,她直到在虚睨结界里才真真切切的明白。那个而今在天烬世界里支撑一整个世界的天烬神龟,对他的母亲和兄弟,又何尝不是一种牺牲自我的亲情大爱。

    地宇双虎最后的大战和无情不就是在告诉她,抵得住无极时光流年漫漫的友情才会弥足珍贵吗?时光匆匆,可能让身边的人两两相厌,或许让他们变得不再有共同的话语,一样的兴趣与喜好,但命运的终点,那份与时光一起走过的深情却会毫无保留的流淌出来。抵得过相伴,也抵得住争执的友情,才是真的刻写进生命的肝胆相照。

    玄雪世界予她的便是一场执着的爱情。雪娴雪湮或许都错了,可错了又怎样,亲情友情或许都能分个是非对错,而男女欢心的爱情里,孰是孰非,谁又说得清楚。你笑她的傻痴,她不屑你的癫狂。若是没有用幸福作为终点,那一场爱的付出里便没有赢者。可悲的人,是可怜的。可怜了,便是在一场悲伤的故事里留下了悔不去的泪和痛。

    想到涅槃世界,她以为也是一份情。也许,确实就是一份情,但她参悟到了却是在一份情之外的东西。代替上一任孔蓝天神的孔蓝天神,她对自己原来的主上有着忠贞不二的神心,这是情。可涅槃世界的最后,告诉世人的不过是一场放远视线的重生。若不放开,如何重生。浴火的

    结局,便是看到新的世界。

    “夫君你知道吗?我们是一样人。”

    幻姬看着千离,轻轻的笑着,“我以前以为我们是不同的,你冷酷无情,而我想帮助天地之间的任何生灵,我以为我有的是大爱,我要做的事也是一件件的大事。可仔细回想,我做了很多事,在遇到你之前都是些小事,在遇到你之后,都是为你做的事。为你做的,我不能说是小事,对我来讲,你的事再小,我都会当真最大的事来做。”

    因为,我深深的爱着你。

    “但若对天地来说,我做的事,远远比不得你为天地做的,你做的事,才是大事,才是大爱。没关系,你是我的人,你做的,我就当是为我做的,为我们的孩子做的。”

    他的大爱,她现在才看明白。

    “我和你一样,其实都是太自恋的人,可惜的是,你的自恋是有足够的资本,而我生活在娲皇宫里,实在是太无知了。到今日,我才真正明白女娲娘娘为何让我云游天界四海,又为何在我掌权天外天之后去了无垠休眠境。”

    若是女娲娘娘此时还在天外天,恐怕她还参悟不透。有些事,不到孤身相对的一日,不会明白其中的玄妙。

    幻姬看着红色的无量世界劲墙,想到了在无元世界里的天瓖公主,“夫君,你知道为什么我和天瓖公主去的是无元世界,而不是别的世界吗?”

    千离静静的看着幻姬,忽然感觉他们要面对的真正问题,来了。

    “无元世界和地宇世界相应,那片虚睨世界是化解恨的,天瓖对我们的恨,长绵不绝,在她的恨意里,我被带去的不会是别的世界。”

    “无莲世界对着天烬世界,生的是善。无罡世界对着玄雪世界,生的是拿起。”幻姬转头看着千离,“你可是无量世界对着涅槃世界,生的是什么?”

    幻姬的声音,轻轻的,“放下!

    ----------6003----------------------------------------------

    格子:河古篇《天歌:一曲勾心》,河古+勾歌的故事,链接在千离篇《天歌:三生不负三世》的简介里。

    这月是最后一月了,大家的月票可以投了哟,谢谢大家的月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