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问鼎 77

    (“语儿,杀了六个神侍。”///“嗯?”星华诧异的看着千离。)

    “怀疑语儿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我的,”

    星华不掩自己的惊意,哪里来的这种侮辱,幻姬的孩子不是千离还能是谁的,那些神侍确定是千辰宫里的人吗?

    “花花怎么管的人?”千辰宫的人都是花花在管,能出这样糟糕的事,他平时都干嘛了吨?

    千离情绪平静的看着幻姬走远的背影,“这些日子千辰宫里喜气洋洋,没了平时的气氛,都变得八卦了不少。”

    “是你的心情好她们才敢放肆。”

    千辰宫里难得出现这种大喜事,能娶她为妻,又能看着他们的孩子出世,这两件事怎么能让他的心情不好呢?但再好的心情里遇到这件事,还是让他的心里出现了不悦,不,是愤怒,只不过陪在幻姬的身边,不想让她察觉到他心里的事,没有表现出来罢了。她若晓得自己灭了六个神侍,如何了得。

    “幻姬没被影响?”

    “她不记得。”

    星华蹙眉,“不记得?”

    “许是天命和曾经失去过孩子还有天外天不知情这些事情给她的心里负担太重了,很早前她便出现了精神混乱失常,一点点风吹草动她就会误会成是谁想伤害她和孩子,以前尚且能劝得她住,现在根本不可能,她只信自己的判断,总是害怕孩子不能顺利出世。”

    “现在怎么办?”

    千离看不到幻姬的身影,微微蹙了下眉,“护着她。”

    “到孩子出世?”

    “不然有更好的法子吗?”

    星华担忧道,“孩子没出生时,幻姬的幻觉如此严重,你可想过,等孩子出生了,她恐怕一步都不得离开,那时可就不是一点点风吹草动会惊吓到她,很可能连你都不能将孩子抱出寝宫,只能在她面前。可……”星华为千离和幻姬的以后担忧,“你们在西古天成亲尚且不知天外天如何看待,以后幻姬可是要回娲皇宫的,她这般能离开孩子?”

    “但我不能让她现在都过不好。”

    以后的事是以后要考虑的,眼前都过不愉快的话,又能说什么以后呢?

    “哎……”

    星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你的好歹对你有说有笑,还冲你撒娇,我的……哎……”

    “还没哄好么?”千离颇有些幸灾乐祸的感觉。

    “走吧,教你烧菜。”

    星华带着千离走出房间,一边说着飘萝从醒了之后就不搭理他的无奈……

    *

    “这样到处走,没有关系吗?”幻姬不放心的问飘萝,一双手扶在自己的肚子上,一边注意自己,一边注意飘萝。

    飘萝笑,“当然没关系,每天都要走一会儿,老是躺着对自己的身体还有孩子都不好。听闻,你一天到晚的睡着,那怎么得了。”说着,飘萝还看看幻姬的肚子,她的肚子看上去不是很大,六个多月,应该不止这么大吧。继续道,“平时多吃些,即便是你不喜欢吃的,可孩子需要,总是只吃素就更不好了,你受得了,宝宝可受不了。你瞧瞧你,身子骨太纤细了,这如何可行。姐姐以生过孩子的经历告诉你,即便是你心情不好不想吃东西,也得吃。”

    “心情不好?”幻姬笑容幸福,“这点倒是不可能。他对我极好,我都快忘记心情不好是什么感觉了。”

    飘萝嘴角原本就不多的微笑消失不见,和幻姬一起慢慢的朝前走着,幻姬还没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继续开心的陪着飘萝散步,直到许久没听到飘萝说话,不免好奇的看着她,她记得她可是很爱开玩笑的。

    “世后姐姐,你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

    “瞧着,你心情似乎不好。”

    “每天都是这样,没有心情好或者不好。”

    幻姬看着飘萝一会儿,“你还在生世尊的气吗?”

    “你知道那件事?”

    “嗯,听说了。”

    幻姬轻声的安慰飘萝,“我不知道怎么说,但我相信世尊对你的心,一定是真的,不可能有别人能取代你在他心里的重要。世尊是大尊神,看到弱小,伸出手救助

    之手,于我看来,能够被理解。或许姐姐你觉得不该带到宫里,但他急着见你,带回宫也是可以被原谅,不是吗?只是,他没有告诉,这个感觉有点不好接受,但也许是担心你想太多才不说。世尊的为人,难道你还不信么?”

    “信。他的为人,我信。”飘萝叹气,“你说的这些,我不是想不到。他也解释过,可有种感觉不是你解释了,就够了。幻姬,你和帝尊还在深深的相爱阶段,对彼此的情还没有到顶峰,哪怕生气了,那份还在上升的甜蜜感觉会让你们的感情很快恢复,但是我和他不一样了,我们在一起万万年,他了解我,我也了解他,为人好,不代表热烈的感情还在那儿。”

    “姐姐……”

    飘萝慢慢的坐到花丛边的草地上,看着蓝天,“他和那只老鼠精肯定没有什么事,说喜欢她看上她也不对,但是你明白吗,当我看到他在她面前站着,眼神温柔,那一幕我怎么都忘不掉,睡觉都能梦到。他眼里的温柔含没含情我不想去追究,就是那个画面让我觉得,我和他之间有种淡淡的伤痕划下了,修补不好,因为我忘不了。”

    “世尊肯定不会对那只老鼠精有情的。”

    “嗯。”

    “姐姐你不要胡思乱想了,世尊就是只爱着你的。”

    “嗯。”

    “所以原谅他吧。”

    “没有不原谅他。”飘萝看着慢慢坐到自己身边的幻姬,“原谅是一回事,可我真的对他笑不出来,我不知道我的笑,对他还是不是很重要,又或者,他只是现在急于求得我的原谅,在乎我的笑,可他的心里,还是当年那么在意吗?我笑了,他也会笑吧,但他的笑,还是只属于我吗?”

    幻姬道,“当然只属于你,你都没注意到世尊特别在乎你吗?刚才我都感觉到了。”

    “哎……”

    飘萝叹气,“可我就是笑不出来。”若不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她并不想住在星穹宫,也不想每天都面对他,只想回到妖林里去过一段清净的日子。他每日挖空心思给她做美食,她看得出他的用心,只是,那些曾经她很喜欢吃的东西,如今都变得一般了。她的问题吧,是她的心出了问题,他在尽力的挽救他们的感情,而她似乎无心去看到他的好,满脑子都是他当时站在老鼠精面前的好,那时他的好不是给她,让她记忆太深刻了。

    “既然不想笑,那就不笑吧。”幻姬道,“只是,你的心里不要太难过,否则宝宝会感觉到的。”

    “呵呵,你还知道跟我说这个,倒是你要好生照顾自己和孩子。”

    “知道了,姐姐,我会的。”

    四人吃饭的时候,幻姬看到小毛球和星二没有出现,便问飘萝。

    “小毛球和星二呢?”

    “他们出宫了。”

    怀孕的幻姬话比以前多了不少,餐桌上没有帝和,千离话少,话最多的飘萝沉默得像星华似的。幻姬心里晓得,她若是再不说话,这顿饭大家就都在沉默中吃过去了。好在,她努力的说,飘萝和星华也努力的配合她,两人都接了她的话,千离更是疼爱自己的媳妇儿,对幻姬多有照顾。大概被他的体贴影响到,星华也殷勤的照顾着飘萝,让她的脸色转好了不少,而且还接了星华几句话。星华满心欢喜,总算是看到飘萝愿意搭理自己了,越发的用心,直到飘萝实在吃不下。

    饭后,星华悄悄的跟千离说,让他多带幻姬来星穹宫。

    “太远。”

    “我派人去接。”

    “语儿不方便。”

    “我看她很方便。”

    “我忙。”

    “那我带着飘萝过去找你们。”

    千离:“……”

    “帮忙。”

    “这种忙,你还需要我帮?”

    “谁没有无奈的时候。”

    千离笑,“不帮。”

    “也是,你帮不上,你媳妇儿才能帮。”

    千离暗中抓住星华,“我现在照顾她就够小心翼翼了,你就别来添乱了。”

    “我是拉近他们姐妹的感情。”

    “你是想拉近和自己媳妇儿的感情。”千离用力抓

    着星华,“那是你媳妇儿,不是她的。”

    “那是她姐姐。”

    千离无奈,“自己想办法吧,我家那只真的不能再折腾什么事了。”谁让他带回来一只老鼠精,当时就该学他的做事风格,什么人都见死不救,既然要救就得想好可能为自己带来的麻烦。

    “半月一次,来吃饭。”

    星华提出自己的要求。

    “不吃。”

    “我去找幻姬。”

    千离出声妥协,“一个月一次。”

    “半月。”

    要不是只有他还有媳妇儿,他怎么可能这样死皮赖脸的让他带着幻姬过来,帝和最怕和女子动真感情,河古那小子听说和勾歌打得火热,两人难得心平气和在一起吃饭,喊河古带勾歌过来,必然不可能,勾歌和河古八字那一撇还没撇出去呢,飘萝又不认识勾歌,喊过来也没什么用。

    星华道:“不是你带来,就是我带过去。”

    “嗯。”

    幻姬拿着一件宝宝穿的小衣裳仔细的看着,抬头看向千离,“夫君,你过来看看,小三儿的小衣裳。”

    千离走过去,看到幻姬对星穹宫小三儿的衣裳那么喜欢,温柔的笑着,轻声道:“喜欢就给我们的宝宝也穿。”

    “嗯。不过,这个是女宝宝穿的,我们家的肯定是男宝宝。”

    千离:“……”

    星华在一旁笑了,“是,幻姬,你肚子里的肯定是个壮实的小殿下。”

    “是吧?”幻姬笑得分外开心,“我就说我肚子里的是男宝宝,他开始还不信呢,还说是女儿,肯定是我们的儿子。”

    千离:“……”

    星华看着千离,抿嘴笑着,委实忍不住了,笑出了声。幻姬啊,说得可是真言。

    *

    从星穹宫回去之后,第二天,幻姬想起飘萝说的要每天散散步,出寝宫门后,看到门外的神侍都换了人,纳闷了。

    “你们是什么时候换到寝宫来的?”幻姬走到神侍的面前问道。

    神侍看到幻姬走到面前,心里紧张,连忙朝她施礼,“幻姬殿下。”

    “之前的人呢?”

    “之前的人……”

    神侍的话还没有说出来,千离的声音传来,“之前的神侍花花叫过去帮忙准备婚典了,这些是新来的。”

    幻姬转头问,“可之前的那些不是你的随身神侍么。”

    “花花和她们熟悉,吩咐起来很顺手。怎么,你喜欢那些?”

    “没有。都一样好。”

    “今天怎么起这么早?”千离揽过幻姬的身子,“昨晚没睡好?”

    幻姬笑,“有你在,怎么可能睡不好,世后姐姐说,每天要多走走,老是躺着对宝宝不好。今天天气不错,你陪我到宫里其他地方走走吧。”

    难得幻姬如此有雅兴,千离自是十分乐意,陪她在宫里慢慢的散着步。

    “这几日你光陪着我,不见忙,是不是我耽搁你的事了?”幻姬轻轻的靠着千离的身体,问他。

    “吩咐好花花了。”

    “他能做好吗?”

    千离笑,“对千辰宫的总执看来很不信任呀。”

    “也不是。花花没有大婚过。”

    “有我呢,我们的大婚你一定会喜欢的。”

    离千离和幻姬的大婚还有半月,有些路途不算太远的人已经赶到了佛陀天,只是西古天的神卫没有接到花探说能放入的命令,将那些来西古天的人都挡在了外面。千离带着幻姬散步的时候,花花真在宫门外听神卫们的回报。

    花探拿不定主意要不要放那些人进来,便跑去找千离。

    终于,在大境湖的花园入口出找到了千离。

    “帝尊。”

    “嗯。”

    “幻姬殿下。”

    “嗯。”

    “帝尊,有些来祝贺的人已经到了西古天外面了,可让神卫放他们进来?”

    因为大婚来往的人多,在喜谏全部送出去之后,西古天的神卫便增加了许多,不单单是千辰宫外面的神卫,整个西古天的神卫都多得一只蚊子难飞进来。

    幻姬看着花探,“就来了?”

    “嗯。有些人怕路途远,提前赶来了。”

    千离实在不喜外人多拥在千辰宫里,前几天寝宫刚出了事,人多起来难保不出点别的什么事,若是让人晓得幻姬现在就在千辰宫,怕也是对她有不小的一番八卦言论,“你让那些人住在西古天的浣花行宫吧。”

    “好。”

    浣花行宫在西古天的西南方,离千辰宫颇远,从入西古天没一会儿就能到,算得是在西古天的边缘,想到千辰宫还需要些时日,住多少人都影响不到千辰宫里的安静。

    花探走了之后,幻姬心里又紧张又甜蜜。

    “语儿?”

    “嗯?”

    “想什么呢?”

    “觉得日子很快。”

    “呵……”

    千离继续带着幻姬散步。

    三日过去,幻姬的心情变得开朗很多,听了飘萝的话,她每天的休息和散步变得极为正常,千离想着,带去星穹宫也不单单只是帮助了星华和飘萝,他家这只的幻觉似乎也减轻了很多。离大婚就十日左右了,千离不得不去忙些很重要的事,幻姬和他的喜服做好了,他必须亲自检查,便放了幻姬在寝宫,让她等着他回来。

    不过一个时辰的功夫,千离拿着两人的喜服回宫,寝宫里却不见幻姬的身影。

    *

    神侍们站在幻姬的身后,不敢太过靠近,遵从了花探的嘱咐,格外小心的伺候着幻姬。

    幻姬的面前,是躺在软轿上的一个女子,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南荒的天瓖公主。

    “幻姬殿下?”

    “你是何人?”

    看着全身躺在软轿上的天瓖,幻姬的心里对她有着天生的怜悯,不觉她能伤害到自己,但是非常奇怪她能闯入千辰宫。

    “你怎么进的千辰宫?”

    千辰宫的守卫如此森严,能躲过一个个明里暗里的神卫,她的修为还真是了得。

    “我是谁,殿下你不认得了吗?”天瓖看着绝色无双的幻姬,又看到她的肚子,“你竟然还怀了帝尊的骨肉。”

    幻姬反问,“我应该认识你吗?”

    “呵呵,真是贵人多忘事。想想,我们上次见面,还是在好几十万年前了,殿下你过得如此幸福,当然会不记得我。当年在南荒,我可是被……帝尊狠狠的惩罚过。”

    南荒……惩罚?

    幻姬认真回想当年的事,南荒她就去过一次,还是和百曦古神一道去的……

    终于,幻姬想起来了。

    “你是天瓖公主?”

    “殿下总算是想起了。”

    幻姬暗暗诧异,她没想到天瓖公主还活着,她以为她早就死了,当年帝尊对她的惩罚可不轻。但,能活着也算是好事。

    “花花让你进来的?”幻姬问。

    “没人让我进来的,是我自己闯入的。”天瓖看了一眼远处的神侍,“你刚才不是看到那些神侍想围攻我么,我要是被请进来的,她们怎能如此对我。”

    幻姬想,天瓖的修为能潜入千辰宫?多了一个心眼,慢慢的走着,悄然将两人的距离拉开写,到了一个极容易防御的位置。

    “殿下,有件事不晓得你晓不晓得,当年,我从南荒闯入西古天,在天河边曾和帝尊有过相见。”天瓖颇为得意的道,“我那时能潜入西古天,现在一样能。虽然千辰宫的神卫是多,但是,天地之间的神器也有很多你想象不到的,我运气好,得父王和母后的疼爱,他们给了我一间奇珍,让我想去哪儿都能去。”

    “你来找我,所为何事?”幻姬直接问道。

    天瓖笑,“一件小事,希望殿下愿意帮忙。”

    <p

    “你说。”

    “五十万年了,让帝尊饶恕我吧,恢复我的自由和健康。”

    幻姬明白了,求情来了。

    ------------------6203字-------------------------

    格子:【紧急公告】

    大家的红袖账户密码修改复杂一点。

    近日又有妹子的红袖账户被盗,红袖币和月票都被消费掉了。若是出现这样的情况,把你的红袖账号私敲我(可Q群,也可新浪微博),让红袖技术部查一下,应该能追回来。顺便等密码找回来后,看消费到哪个文里去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