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生再世:语佛花开,心向明镜,身为佛玄 1

    一万二千年后。

    六月半,骄阳似火。

    佛陀天天河边的避暑树林里,飘萝慢悠悠的荡着秋千,很悠闲的嗑着瓜子。想着,要是能把星穹宫搬到这里来就好了,宫里虽然有寒冰降温,可总归没有自然凉风吹得舒服吨。

    “母后。级”

    “母后……”

    飘萝寻声看去,一个锦衣玉服面容十分精致的小少年腾朵小云飞到她面前,“母后,可算找到你了。”

    飘萝停下秋千,拉着小少年坐到自己的身边,“你找母后什么事啊?”

    看着自己和星华的第二个孩子,飘萝的眼底满是笑意,比起性格像她多一点的大儿子星矢,他们的二儿子星玄则更像他们的父尊星华,相差四岁的年纪对仙界的神仙来说完全就不算个事,所有俩孩子的身型差别几乎没有,也正是因为这一点,让当哥哥的小毛球很是不满,从来不喊星玄的本名,跟着长辈一起喊星玄为星二,而且人越多他喊得越大声,恨不得三十三重天里的人都晓得星矢有个弟弟叫星二。而星二呢,对谁都有礼有貌,脾气像足了星华,唯独小毛球喊他星二的时候,回回气得想跳脚,两小子也不晓得背地里打了多少次架,谁赢谁输不得而知。因为,谁都不认自己败了,一致指对方是手下败将。

    “母后,小毛球哥哥说,过几天你和父尊要带着他去天外天玩,是真的吗?”星二看着飘萝,“我也要去。为什么带他,不带我?”

    飘萝愣了下,笑了,“母后不去,母后在宫里陪着你。”

    “母后你为什么不去?”星二好奇的问,“天外天是什么地方,父尊要去那干嘛呢?那里好玩吗?”

    “天外天啊,那里……”飘萝忽然想到一个人,那个人在万年前曾喊她姐姐,绝色如她,善良如她,卓尔不群的贵气,一颦一笑都让人觉得尊贵无双,可惜……

    飘萝轻轻的叹气,“哎……”

    星二见到飘萝的脸色变化,“母后,你怎么不高兴了,是因为我问了什么不可以问的吗?”

    “不是。母后的星二又乖又漂亮,母后看到你就很高兴。”

    “那,母后你能不能跟父尊说,让我也去天外天。”

    飘萝问,“你很想去天外天?”

    “嗯。小毛球哥哥要去,如果我不去,他回来肯定跟我嘚瑟。”星二摇着飘萝的手,“母后,你让父尊带我一起去吧,我保证会乖乖的,父尊他最听您的话了。”

    飘萝轻轻一笑,眼里藏不住的得意。他们父尊不听她的话,还能听谁的呢,她可是举世无双的宝贝世后娘娘。

    *

    晚上,星穹宫。

    澡后,披着白色软袍的星华走到窗前,从飘萝的背后将她搂进怀中,声音很轻,“想什么呢?”

    “你跟小毛球说带他去天外天?”

    “没。今天麒麟来找我商量事情,小毛球听到罢了。”儿子说想跟老子一起外出转转,他岂有不答应的道理。

    飘萝轻轻叹气,两人好一会儿无话。

    “想到幻姬了?”

    飘萝点头,“若是我记得不错,一万二千年了,什么时候是尽头啊。”停了片刻,飘萝问道,“麒麟找你商量什么事啊?”

    “千离的事。”

    一个月后,七月半当天,渡过升位天劫的北古天河谷要到天外天娲皇宫接受女娲娘娘的法赐御尊神印,身为东古天的世尊和西古天的帝尊,星华与千离需要在那天一起参加河谷的接赐大典。三十三重天离天外天路途遥远,若是不想急赶,六月半便要动身前去,近个月的时间方能行走的从容。可千离已经多年不在西古天的千辰宫里了,举行大典的那天又是七月半,特殊的日子想让他现身娲皇宫,如何可能!可娘娘法赐,于河谷来说又只唯一的一次,不露个面总显得不妥。

    “他不会去的吧。”

    “嗯。”星华微微皱了下眉头,“娘娘的法典,能去是最好。”佛陀天东西南北四古天,原本麒麟早该升尊南古天,却因为他喜好自由自在,一直不去渡劫,眼下东西两尊神若只去了一个人见证北古天御尊大典,场面上不好看。其实,大家心里明白怎么回事,可时间过去这么久,旁人又岂能与他一般感同身受那种痛苦,只会看到帝尊的缺席。关于他的传说已经太

    多,多一件不多,少一件不少。

    飘萝道:“麒麟的意思是什么?”

    “让我去劝劝千离。”

    “如何劝?”飘萝转头看着星华,“半魂烬墟每年七月半才打开,见到千离那天就是天外天的大典,就算他愿意去,时间上也来不及。”

    星华笑了下,“我和麒麟打算用‘歪门邪道’提前进入半魂烬墟,希望能劝他出来吧。”

    “你们还有这本事啊?”

    飘萝想了想,“你们哪天去?我跟你们一起。”

    “明天就去。很晚了,休息吧。”

    “嗯。”

    飘萝躺到床上,怎么都睡不着,回忆飘到了一万二千年前……

    【一万二千年前】

    突如其来一场让人出现幻眼的异雨落在佛陀天里,淋到雨的人分不清真实和虚幻,不论修为深浅,淋雨即中幻眼。幻姬因是女娲后人,天生的远古洪荒高贵血统让她没有受到雨水的丝毫影响,眼睁睁的看到爱着自己的帝尊搂着并非是她的女子从她眼前翩然走开,更有千辰宫的总执大人误认她是闯宫者,将她赶出了千辰宫。

    无奈之下,她求助星穹宫的世尊世后,却发现世尊也中了幻眼,剩下怀孕好几个月的世后娘娘心眼清明。因此,她找到了神首麒麟,希望麒麟上神能解决佛陀天里的幻眼镜像。

    麒麟的保证让幻姬稍稍安心,想到伤害帝尊的蛊王,幻姬为了抓住一年一天的七月半机会,只身前往半魂烬墟抓半魂人。她走后,麒麟飞到千辰宫的门前,想进宫找千离。

    “站住。”

    千辰宫的神卫拦住了麒麟,“任何人等不得入宫。”

    麒麟摇着扇子,慢条斯理的问,“你们仔细看看本神是谁?”

    “不管是谁,不得入内。”

    让一个仙子闯入千辰宫已是他们失职,虽然他们百思不得其解她如何进去的,可若是再让人巧溜进宫,不用帝尊说什么,总执大人就会大怒。

    “你们确定不看看我是谁?”麒麟问。

    神卫斩钉截铁的回答,“不看。”

    话音落下,响起啪的一声,麒麟收起折扇,几乎与此同时,千辰宫门口的几个神卫眨眼被撂倒,麒麟的身影瞬息间消失不见,等神卫们反应过来时,麒麟已经到了千离的寝宫门口。

    “你是何人?”

    花探真君忽然拦住麒麟的脚步,心中纳闷,今日闯宫的人难道不是一个,是一群?扔出去一个仙子,怎么又来一个男人?五大三粗的男人跑来找帝尊是几个意思?难道男人也有爱慕帝尊的?如此口味,真是甚重啊。

    麒麟袖手挥过,数道青光飞向花探,趁他躲避之间,瞬闪进了千离的内宫。

    “休得无礼!”花探在麒麟的身后大叫一声,飞身去拦他。

    麒麟头也不回的说道:“花花你站住!”他还得留着气力对付千离,不想跟他费口舌。

    花探看着麒麟,花花这个词从来只有麒麟上神叫他,此人是从何得知的?而且,花花听上去就不是一个人名,他堂堂千辰宫总执大人玉树临风风度翩翩,叫花花很跌份儿的。是可忍孰不可忍,他绝对不能忍受一个叫他花花的闯宫者,此人必须干掉。

    “……帝尊,我们不喝茶了,做点别的什么事吧。”舞倾放下手里的茶壶看着千离,嘴角的笑容让她看上去美艳动人。

    麒麟看着对千离频送秋波的舞倾,大步走入房内,笑道:“看来我来得真是巧啊。正好口渴的要命,舞倾公主,劳烦了。”

    舞倾看着忽然出现的麒麟,惊讶不已,他怎么来了?而且,他被雨淋到了吗?舞倾看看麒麟,又看看坐着的千离,笑了笑,抬起手给麒麟泡茶,送到他的面前。

    “对了,珑婉一个人在我的麒麟宫,她可是你的亲姐姐,留下她跑来这里陪帝尊,而且是在小幻姬不在的情况下,是不是有些不妥?”麒麟招手,“花花,送舞倾公主回麒麟宫。”

    舞倾站在原地愣了片刻,抬起脚,却不是走出宫,而是在花探跑进来后站到了千离的身后,小声的道:“帝尊……”

    麒麟端起茶杯,轻轻一捏,装满茶水的茶杯变成了一只青色的小麒麟,活蹦乱跳

    在他的手心里,“舞倾公主,我尚给你西海龙族公主的一分面子,你若现在走出千辰宫,我既往不咎。若是你执迷不悟,休怪本神天规处置。噢,忘了告诉你,他们都淋了雨,而我,没有!一滴,都没有!”所以,不管千离和花花看到她是多么逼真的幻姬模样,在他的眼中,她就是舞倾。

    将麒麟当成陌生人的花探不听他的话,只觉他在胡搅蛮缠扰乱视听,什么舞倾公主,眼前的女子明明就是幻姬殿下,此人擅闯帝尊寝宫,必须收拾掉。

    花探的出手让麒麟意识到他们幻眼非常严重,因为花探对他使出的招数不是闹着玩,很明显就是想解决他。麒麟避开花探的攻击,连续十招大佛朝东将他震飞出寝宫,定身两丈之外看着一动不动的千离。

    “千小离,不管你现在看到我是谁,你都好好去看看现在下着的雨,雨水有问题你看不出来吗?”麒麟盯着千离的眼睛,“幻梦神川海还记得吗?掉入海中的人会出现幻眼,这次的雨也是一样。”

    舞倾喝道:“你胡说八道。你是谁,私闯千辰宫该当何罪。”

    “舞倾公主,你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不觉得背脊骨发凉吗?”

    “千离,我就说一句话。你可以认不出我是谁,你问你身边的‘幻姬’,问她一个只有你和幻姬知道的事情,她若答对了,你可以信她是幻姬。她若答错了,你就该知道出什么问题了!”

    花探冲了进来打算和麒麟大战,千离抬手止住了花探的动作,虽然他看眼前愤怒的男人也不是花探的样子,可若依据这个陌生男人的话,加之他在幻梦神川海里确实出现过幻眼,这场雨他避雨在檐下时就发现了异常,只是没联系到幻眼镜像,若是真如他所言,现在眼前的陌生男人是麒麟,愤怒的人是花探,他身边的女子是……舞倾。那他的语儿去哪儿了?

    千离转头看着舞倾。

    舞倾伸手小心翼翼的拉着千离的衣袖,“帝尊,你不信我吗?”

    “我当然信语儿。”

    千离的声音轻轻的,看着舞倾,“别怕,不管发生什么事,有我在。”

    舞倾满意而甜蜜的笑开了,眉眼间偷偷的瞟了眼麒麟,有着藏得并不好的挑衅与胜利后的得意。

    “早上你不是跟我说向厨子学熬了粥吗?”千离目光很是温柔,看着舞倾,“我现在想喝,你去端来,可好?”

    舞倾立即开心的应下,“好啊,帝尊你等等,我马上回来。”

    舞倾欢快的小跑出寝宫后,刚到宫门前,发现自己的身子动不了了,身后,传来轻轻的脚步声。

    千离站在宫门前看着雨中的舞倾,神若寒冰,“语儿从不进厨房。她今天早上跟我说是:再有五天就是七月半了,我要守护你。”如果是真的语儿,听到他的话,一定会否认她熬了粥,她没做过的事情怎么可能应得那么开心。

    七月半……

    麒麟顿时明白过来,走到千离的身边,“半魂烬墟。幻姬去了半魂烬墟。”

    “你没拦着她?”

    “我哪里来得及,她话音都没散就跑了,无影无踪的,我那会儿哪里想到她去半魂烬墟。再说了,你也不想想,你之前什么事情都没跟她坦白说,一味的瞒着她,她压根儿就不信你的蛊王被驱除体外,我要是拦着她,她还会气我害她错失难得的机会。”

    千离道:“我去追她,你到星穹宫找星华来处理千辰宫被雨淋了出现幻眼的人,随后赶来找我。”花探都出现了幻眼,现在肯定顾不好千辰宫了。而他有幻眼在身,又知晓幻姬不在身边了,恐怕追她的路上会误认许多人,他在他身边帮他。

    “星华帮不上忙,他也淋雨出现幻眼了,星穹宫的事情还是飘呆呆处理的。”

    “你弄好千辰宫的事情立即来找我。”

    千离留下一句话就消失不见了。

    麒麟将千辰宫里淋了雨的神侍神卫全部困进自己的结界,花探的修为不低,麒麟的结界难以长久的困住他,不得已召唤出上古麒麟神器将他锁入其中,剩下了正常的神侍和神卫,乱糟糟的千辰宫总算恢复了平静,麒麟简单的交代了一番,顾不得被定在寝宫门前的舞倾,立即腾云驾雾去追千离。

    心急如焚的千离飞得异常快,眼中的幻眼困扰着他的判断,很多时候看到幻姬的身影就在旁边,他怕错过了真的她,飞过去牵她,却次次失望,不过是虚幻泡影。

    <p

    麒麟紧赶慢赶,却没能追上千离,忍不住在心底恼火,丢了媳妇儿的男人都这样?以前星华为了追飘萝,那速度也是快得他们几个人难赶上。

    由于幻眼造成的牵绊,千离进入半魂烬墟的入口正好和幻姬是相反的方向,在半魂烬墟里无数的幻姬围绕在他的身边,等到麒麟找到千离时,太阳已经完全下山了。

    “麒麟,快找她!”

    “我在找,我在找。”

    麒麟和千离开始朝幻姬的方向寻来。当初千离想也不想就拒绝抓半魂人的提议,相信自己是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则是因为,半魂烬墟是天地间唯一宁和的地方,他虽习惯见死不救,可有了她之后,他并不想为自己增添孽果,说他为他们积德也好,说为他们以后的孩子也好,他不想主动伤人,尤其不想动半魂烬墟里的半魂人,连收拾蛊王和宠服他都在大殿里而不是百佛殿,为的就是不想在佛前造下什么孽。她是女娲后人,半魂烬墟是完全符合她信仰的境界,她在这里面是绝对不能留下孽果的。她说来半魂烬墟,而他根本不可能让她来,过了七月半他有一年的时间让她相信自己真的无碍,可没想到,就是关键几天给出了幺蛾子。

    远远的,几乎让人看不清是不是有一道光闪过,千离和麒麟同时看到天边一抹光亮消失。

    千离和麒麟瞬间心紧,天谴之光!

    那是麒麟从认识千离以来见过他最快的速度,快得他瞬间就追不上他。可,终究来晚了。

    满目的尸体飘浮在海水里,染血的海水从边沿流出来,流到青青的草地上,将绿草都染成了红色。无风的空中,麒麟仿佛听到半魂人痛彻心扉的哀唱,诉说着过去的混战和残忍。

    “也许,不是她做的。”麒麟如此安慰千离。

    他们开始沿海寻找,麒麟频频看着一言不发的千离,他想劝点什么,可要说什么呢?如果真是幻姬做的,眼前的屠戮会让她万劫不复。

    直到七月半这天过完,半魂烬墟启开的入口关闭,千离和麒麟都没能找到幻姬。

    一年后:

    麒麟在新的七月半这天出了重新打开的半魂烬墟,回到佛陀天,而千离却从‘麒麟,快找她’这句话后,再没说过一句话,也没有从半魂烬墟出来。

    一年后的佛陀天恢复了正常。事实上,在千离和麒麟离开一天之后,佛陀天就正常了。因为,舞倾体内的龙族圣血流光了,而消失了几百万年好不容易才显现的幻梦神川海也沉底消失在天地间。

    麒麟的三十三重天大典上记下迟了一年故事:舞倾拜别幻姬前的十天不是生病,而是在神界天庙里跪了九天,拿自己的龙族圣血与天道做了交换,用她的血和幻梦神川海的神奇海水混合,求天公给她一次成为帝尊心爱之人的机会,让他能睁眼看她一回。龙血尽,天命归,生生世世无轮回。便是因此,别人能出现混乱的幻眼镜像,而她只会被人看成幻姬。龙血染尽桑田,情绝于天。

    此后,西海海眼枯竭,龙宫曝于日下三千年,死伤无数。

    天外天娲皇宫幻姬殿下封沉后,再无人见过千辰宫帝尊。

    一年又一年,再一年……

    传说,他一直在半魂烬墟里寻找他的语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