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一世:白摩花开,心似琉璃,身似菩提 181

    日夜不休的赶了四天之后,一贯方向感奇差的幻姬竟然没有走错一点儿,来到天界和凡间相交的地方,看着无边无际的黑,她很冷静地看了看星辰,再过一个时辰就是七月半,她得速战速决,尽快抓到两个半魂人赶回去,一连飞了四天有余,麒麟上神也不知道有没有把异雨的事情解决,帝尊和舞倾又是什么个情况……

    想到佛陀天的事情,幻姬越发觉得自己的时间很紧迫。

    等待时,时间显得特别的长,特别的慢…吨…

    但,总算来临级。

    漆黑的夜里,幻姬感觉到天边隐隐的出现一条亮光,越来越亮,越来越大,最后亮光铺天盖地的朝她扩来,在她还没想好怎么进半魂烬墟时,一股温暖的白光将她包围,一道强劲的吸力卷过她的身子。再睁眼时,看到一片绿地,绿地上方的天空浮着一片蔚蓝色的海。

    半魂烬墟!

    幻姬记得千离说过半魂烬墟的样子,看到眼前的风景,她只想到了一个词。

    温暖!

    是的,半魂烬墟不是她见过最美的风景,也不是最富饶的地方,甚至绿草大海都与别境没有任何区别,但它却给她其他地方所没有的感觉。安宁和温暖。简单的海和简单的陆地,如此而已。置身其中,有种世外仙人的悠醉之感,放空心灵,享受大自然最纯净的恩赐,仿佛能听见自己的心声。如此美妙的地方的确不负它的盛名,天地间最宁静和平的境界。她以为天外天的天空已是十分纯净了,没想到半魂烬墟的天空比天外天的天空还要湛蓝清透。

    幻姬深深的呼吸一记,来时的紧张渐渐缓和在安宁的气氛里。这么温暖的地方,如果帝尊能来多好啊。她如今经历的一切美好,都想与他一起分享。明年!她一定在七月半带着他到半魂烬墟来过一天,或者从此他们每年都在七月半这天到半魂烬墟来,感受宁静,感受平和。

    静静的,幻姬站在原地朝远方看了许久,在这么温暖的地方抓走半魂人,自己的做法真是残忍啊,让它们献出自己的生命去救宠服和雌蛊,而最终宠服和雌蛊又是为了让帝尊脱离蛊王的控制。说到底,几番努力都是为了帝尊。如果蛊王不解决,入了他的脑,将他变成行尸,她该如何挽救那时的他?在情况还能控制的时候,她需要用自己的方式为他做点什么。尽管,他可能不稀罕她的帮助,但没有哪条天规说,相爱的俩人一定是男人无条件的付出。他为自己默默的做了那么多,她又不是丧失行动能力的人,回应他的疼爱也是应该的。

    幻姬想到进半魂烬墟是在子时,那便是晚上。半魂人晚上出来活动,可她站在原地良久,不见一个半魂人出现,怎么回事?想到许多人会在七月半这天到半魂烬墟抓半魂人,幻姬朝前走着,希望自己的运气不错遇到出来活动的半魂人。

    许是半魂人常年在七月半这天遭遇入侵者,幻姬走了很远一段路也没见一个半魂人的影子,不止如此,甚至连别的潜入者身影也没见到。难道进半魂烬墟的人只有她?还是,她进来的最早?

    一连寻找了三个时辰,幻姬一无所获,再过不久外境的天空就要亮了,到时半魂烬墟也算进入白天,半魂人会潜入头顶的大海里,无影无踪。如此一来,她白天的时间会白白的浪费,若是入夜依旧找不到半魂人,她不得不无功而返,等待来年。

    幻姬站定,看看四周,她时间有限,这样漫无目的的寻找不是办法。幻姬释放出自己的仙泽和银阳,飞入天空,打开娲氏天眼,环视周围。

    赫的,一个透明的人影站在五丈开外的地方看着她,从身高和模样来看,应该还是个孩子。

    幻姬惊喜的看着不远处的半魂人,“你是半魂烬墟里的人?”

    透明人影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幻姬,不靠近她,但也没逃走。

    “我乃天外天娲皇宫的幻姬殿下,今日来半魂烬墟,实属无奈之举,可否请半魂人现身。”说完,幻姬想走近半魂人,她的身影刚飞动,半魂人嗖的一下跑远,幻姬下意识的飞过去想追上他,却在飞了一段路之后看不到那个半魂人了。

    幻姬纳闷,明明刚还见到了,去哪儿了?

    片刻之后,那个半魂人在不远处显身,他身后还出现了两个成年的半魂人,一男一女,三个人静静的看着幻姬,两个大人的面色充满了防备。

    “你是何人?”成年半魂人中的男人问幻姬,“在今日闯入半魂烬墟的人都不是好人,你休想抓走我们的孩子。”

    幻姬连忙解释,“你误会了。我

    今日来半魂烬墟虽然确实想请两个半魂人随我回宫,可我绝对没想过碰你们的孩子。”她并非恶毒之人,不论她多么想得到半魂人,未成年的孩子她不会伤害。“我乃女娲后人幻姬。闯入半魂烬墟惊扰你们很抱歉,可是我需要俩个半魂人帮我复活一人一蛊。”

    “女娲后人……”

    一男一女的半魂人相互对视一眼,带着他们的孩子对着幻姬跪伏下来,“拜见幻姬殿下,方才不知殿下驾临,多有失礼,望殿下恕罪。”

    幻姬想靠近些和半魂人说话,可从他们的眼中看到不安和警戒,便放弃了这个打算,一时半会儿凭她几句话恐怕也无法让半魂人放下戒心。

    “你们何罪之有。反而是我,觉得对不住你们。”幻姬真诚却无奈的看着半魂人,“我本心不愿破坏你们的安宁生活,只是迫于无奈,请你们帮帮忙。”

    跪在地上的半魂人看着幻姬,不发一声。

    “我知道我的要求对你们来说很过份,可我实在没有办法。你们能帮我吗?”

    地上的半魂人好一会儿没有说话,幻姬亦不知道要如何说,她要的是人家的命,换到谁身上都不是一件易事,她自然能理解,可她希望能找到自愿跟她走的。

    “殿下,你能来半魂烬墟,对我们来说,是莫大的荣幸,可是……”

    突然,一个决绝的声音传来。

    “不用可是。一个半魂人都不会跟你走的。”

    幻姬转头,看到一个身材高大的半魂人出现在她的身后,他的身边还有四个身型和他差不多的透明半魂人。

    跪在地上的男女带着他们的孩子站了起来,对着来人鞠躬,“天剑长老。”

    长老?幻姬看着寒着脸盯着她的男子,如此肯定的回绝她,难道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吗?

    “我请半魂人回宫并不是想做坏事,只是想他们……”

    天剑长老打断幻姬的话,“我不管你想他们跟你回宫做什么,即便你是幻姬殿下也不能用身份强迫他们跟你走。你的事情,可以想别的办法解决,如果没别的法子可想,就让你要复活的人死了就好。我们半魂人,不欠你什么。”

    “半魂烬墟每年只有一天开启的机会,错过今天,需要等一年。两个半魂人今天随我回去,如果有别的办法,我用自己的人格保证,我一定会保护他们的安全,并且在明年今日送他们回来。”帝尊的蛊若有别的法子可解,她带半魂人回去也不会牺牲他们,只是今天是一年之内唯一的机会,她必须带半魂人回去。

    天剑长老看着幻姬,冷冷的道:“话听着漂亮,但身为半魂烬墟的天剑长老,保护他们是我的职责,只要我活着,你就别想在半魂烬墟带一个半魂人走。”

    “但我今日必须带走两个半魂人。”

    “看来殿下是想像别人一样强逼了?”

    “我不想伤害你们。”幻姬十分无奈,“可帝尊的身体不能等一年。我可以向你保证,即便今日我带了半魂人回去,我也一定会和帝尊一起想办法,尽我们最大的可能不伤害半魂人。天剑长老,我并非不讲理之人,只是迫于无奈。”帝尊一会说解蛊成功,一会说没有,她只能信自己的判断。千辰宫大殿前雕栏上的蛊王,还有舞倾的话,都让她觉得有必要带半魂人回去。如果帝尊蛊没解,半魂人会有作用。如果帝尊的蛊解了,他肯定不会用半魂人复活宠服和雌蛊,真假立辩。她自会亲自送半魂人回来。

    天剑长老抬起手,示意幻姬多说没用。

    “幻姬殿下,我等尊你是女娲后人,不想怠慢你,更不想和你刀剑相向,不管你怎么劝说,都没用。今日只要我在,半魂人便不会跟你出去。”

    幻姬问,“一点可能都没有吗?”

    “我说得很清楚了。殿下,请回吧。”

    幻姬没有动,等了两个月等到今日的机会,她岂能空手而回。天剑长老的目光与幻姬的交汇,他不退缩,她亦不放。几个半魂人消失的瞬间,幻姬掐诀,仙法飞出,打算抓住天剑长老和他身边的一个半魂人。他如此不信自己,便抓他回去,让他看看,自己并无伤人之心,只是机会在今天,她必须抓住。天剑长老从幻姬的目光里看到了坚决,在她出手的瞬间,带着四大护法飞开。气氛一下变得紧张起来。

    男女半魂人带着自己的孩子消失不见,没多久,无数的成年半魂人出现,将幻姬团团围住,而那对男

    女,就站在一群半魂人中间,目光厉厉得盯着幻姬,好像她是来抢夺他们孩子的。

    “幻姬殿下,你想抓走我,恐怕不容易。”天剑长老看着幻姬,“而你若想在我的眼前带走其他半魂人,那就更不容易了。”

    “我无意伤害你们,只想请你们帮个忙。”

    天剑长老反问幻姬,“你见过谁拿自己的性命帮忙的?帮了你,他们就死了。只有活着才有无限的意义,死了,就什么都没了。殿下,是你太天真还是我们太无情?”

    话至此,幻姬知道想平和的请两个半魂人回去没可能了。她不天真,她只想多一个机会能帮助帝尊,若是帝尊无事,她怎会舍得伤害两个无辜的半魂人。但,或许是千万年来每一年的入侵者都给半魂人带来的噩梦,以至于当幻姬想抓半魂人时,所有的半魂人都团结在一起,一致对外,见她一个孤身女子没有同伴,毫无畏惧,对她的围攻变得越来越激烈。

    幻姬施术,却不想伤任何人,只是让他们的攻击没法伤到自己,想抓住机会逮两个半魂人即可。她的防御让天剑长老看出来,指挥着更多的半魂人放肆进攻,誓要将幻姬赶出半魂烬墟。

    半魂烬墟的白天在仙光飞舞中来临。对于半魂烬墟,白天和夜晚的差别在于天空上面有没有太阳,太阳出来是白天,太阳落水就是晚上,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天色没有变化。

    天剑长老担心别的入侵者会来抓半魂人,带领着半魂人飞往天空中的大海。幻姬暗道不好,如果半魂人都进入了海中,她恐怕会找不到。等到晚上,他们若是再这样群攻她,到时她可能依旧抓不到两个半魂人。跟着半魂人飞上高空的时候,幻姬掐诀布开天娲锁魂结界,结界不停的扩大,将越来越多的半魂人困在其中,跟着他们一起飞到蔚蓝色的大海里,结界进入海中还在不断展开,在界内的半魂人无法融进海水里,每个人的身影幻姬看得清清楚楚的。天剑长老没想到幻姬会追到海中,挥剑亲自迎上幻姬。

    百招后,幻姬想停手,他们根本不是她的对手,她只想防御不被他们伤害,她并不想伤到何人半魂人。可天剑长老已经把幻姬当成了凶残的抓魂人,对她步步进步。

    “啊。”

    幻姬躲闪间,忽然被一把长剑砍伤了手臂,鲜血将原本被异雨染红的衣裳沁得色泽更深了。

    天剑长老看着砍伤幻姬的人,“地剑长老。”

    “闯入我半魂烬墟妄图抓半魂人的孽人,休得放肆。”地剑长老看着幻姬,“若你即刻速速离去,我等尚且愿意放过你一命,若执意妄想,休怪我们剑下无情。”

    幻姬忍了痛,“我不想伤害你们。”

    “那就请离开。”

    “我必须带两个半魂人回去。”

    天剑和地剑长老对视一眼,两人夹击幻姬。由于幻姬并没有采取任何攻击的招式,一味的避开,数百招过后,身上已受了好几处的伤,而围攻她的半魂人却越发勇猛了,天剑长老好几次差点儿刺入她的心口。不知是不是看到幻姬频频被伤而滋生出了膨胀的自信,半魂人像攻击着了魔,一波比一波凶猛的攻击袭向幻姬,他们将心中对入侵者的仇恨与不满都发泄到了幻姬的身上。

    幻姬闪避得越来越快,但双拳难敌万手,衣裳被划破的地方越来越多。当千只长剑对准她身体刺来时,她听到自己的内心在告诉她,自保!默决于心,射出千万把摩光小箭。箭入魂体,向她冲来的半魂人手中佩剑掉落,透明的身体浮在了海水中。

    看到自己的同伴被杀,半魂人对幻姬的愤怒达到了顶点,无数半魂人疯狂的杀向幻姬。

    喊杀喊灭的凄厉叫声充斥在海中,水面上的高空里一轮太阳正从天边升起,温暖了空气,温暖了海水,却温暖不了海中愤怒的半魂人的心。

    幻姬开始眼中原本的美好风景像是一场昙花花宴,凋谢消失,只剩下对她疯狂到失去理智一般的半魂人,她没机会去细细的是想自己招惹了他们,还是他们把多年来的怨恨都对她一个人发出来,她看到一张张不想饶恕她的脸,也感觉到了自己身体上的疼痛。她只想请两个半魂人回去,她不想被伤害,更不想伤害人。在她的家中,还有她牵挂的心上人,她甚至不知道他现在还是不是她的帝尊,只是她一个人的帝尊。她想回去,想尽快赶回他的身边。

    蓝色的海水在幻姬的眼中仿佛变成了血色,嘶喊声将她宁静的心撕裂,灵台上的清明渐渐被密密麻麻叫嚣着的半魂人的脸攻占。终于,清明熄灭了。

    仙光

    射出,透明的身体像是折了根的树,断了翅的蝶,一个个倒下,然后飘浮。

    耳畔厮杀不歇,幻姬想挣脱眼眶前的悲切,她仿佛听见海水中有人在呜咽,海水和草地之间,似乎尽满生离与死别,嚎叫像终结,所见的都在毁灭。她想停下自己的攻击,可看到的却是一把把朝自己挥来的血剑,有人喊她的名字,像声嘶力竭,也像是温柔的决绝,摇曳着她矛盾而绝望的心。

    湛蓝的海水,吞噬了她所有罪孽,熟悉得像幻觉,仿佛曾经在一片火光之中她也曾这样被围杀过,看不清对手的眉睫,血落尘土悄无影,若魂魄能通心,可否知晓她内心的不愿和痛惜。

    飘浮的尸和血,在折射到水中的阳光里显得那么凄冷,飞舞的未了结的是一片忘记了温暖的魂灵,穿波越浪汹汹而来,不及告别,尸横万里,哀伤千叠,海之尽头抹不去刀光剑影。

    黑夜之前,她忘记所有胆怯,只记得遥远宫中的日月,蝉鸣里的男子眉目清俊,与她情意绵绵,缠绵着生世不离的深情厚爱,而今他在宫中等待着她,她要回到他的身边,不再想见到他搂着旁的女子亲亲我我。

    暖风过叶,深海翻波。那曾笑得单纯无邪博善仁慈的姑娘,在扑面而来的群怒声里,杀红了眼,停不下的剑光将她带进了另一个陌生的世界,那里面的自己,逆着她最初的信仰,做着她做梦都想不到的事情。

    猩红,蔓延不绝……

    许久的许久,幻姬终于停下来,站在原地喘着气,红色的衣裳被鲜血染透,朝下滴着血珠,不知道是她的血还是半魂人的血。放眼看去,所能看到的地方全部都是尸体,没有风过,她却仿佛感觉到一阵阵的风吹着自己,风声里有半魂人痛苦尖锐的哭叫声。

    幻姬双手抱着自己的头,仰颈痛苦的叫了一声。

    “啊……”

    那一声穿破深海穿透云霄的叫声带着无尽的痛苦,叫声不绝,绕海盘旋。听着自己的叫声,幻姬浑身的力气像被人抽干,茫然不知所措,不晓得自己下一步要做什么,纤细的身姿跌倒,呆呆的坐在原地。坐了很久,很久……

    艳日西斜,海中光线不再那么高亮,海中的温暖渐渐散去,清凉开始包裹海里的一切。当太阳沉到水下,很快海水变得透入骨髓的凉。安静的水中,静谧的可怕,幻姬保持跌倒的姿势好几个时辰,空空的脑袋里不知道在想什么,眼睛也不知道在看什么,直到耳中传来细微的声音,才让她的眼珠慢慢的转动起来。

    远远的,幻姬看到一个人影缓慢的朝水面上浮去。看到她艰难的拨开飘浮的尸体,结果却失败了好几次,幻姬慢慢的站起来,走向她。

    “我来帮你吧。”

    听到幻姬的声音,半魂人吓得跌到尸堆里,看着她哆哆嗦嗦的,“别杀我,我……我跟你走。”

    幻姬的心在那一刻猛然抽搐,剧痛无比。

    “我……”幻姬的声音颤抖得厉害,“对不起。”

    缓缓的,幻姬对着半魂人伸出手,“我真的不想伤害任何人的。我很……”

    半魂人没有将手放到幻姬的手里,自己慢慢的爬起来,“我们快点儿出去吧,夜晚了,海里会很冷,我们会被冻死的。”

    “好。”

    幻姬准备带着半魂人出去时,想到一件事,“我们要不要去其他地方看看,或许还有需要帮助的人。”

    半魂人没有说话,等了一会儿,才轻轻点点头。

    幻姬和半魂人在海中搜寻着活着的人,直到海水完全冰冷下来也没找到,看到身边的半魂人熬不住了,幻姬放弃寻找,准备带着她出海。

    “爹爹……”

    “娘亲。”

    幼童的声音忽然传进幻姬的耳朵里,循声看去,一个小孩儿蹲在一处很不起眼的小角里,幻姬急忙过去,将小孩儿抱到怀中,心中悲伤万千,强忍着泪水,带着一大一小半魂人飞出海。

    出海的瞬间,幻姬感觉到天空一片白光忽然照射下来,下意识中,她将半魂人用仙术送到陆地上,自己的身体被白光打入海中,不停的沉下。有一道声音,像是从天际传来的,十分沉重,敲打着她的心。

    “女娲后人凤语佛,为一己私情,违天道仁德,屠戮天地祥和之境半魂烬墟,血漫天海。”

    “今此受天古惩处,封沉烬墟天海,以偿失德背善之恶

    。”

    “海无终,天责不尽!”

    看着一个个向上浮去的半魂人尸体,听着天之责声,幻姬有种说不出的坦然,这是她该得的啊,她认。只是,远在宫中的那个男子,请你好好的。

    金光片片,你踏花而来;廊檐合下,你轻笑漫漫。

    微风和煦,那是你我初见的季节。

    淡话藏不住你的誓约,依稀宫门上弦月,白色身影,夜色如水,那是我见过最清冽俊美的身姿。

    天地借我一段光阴,把你刻入我的心底。

    千离,请你安好!

    幻姬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无底黯墨的烬墟天海,吞没了一抹红色的身影。

    -------7079字-----

    格子:这章本来昨晚就想传上来的,结果回家网络不好,实在没办法。白天在剧情的表述方式上又想了想,一直拖到现在才更新上来,非常不好意思。

    公告:

    格子新实体书《倾城之心》本月开售,有十套签名书,只需大家在新浪微博上搜【伍家格格官博】或者【伍家格格】,将官博发的那条转发有奖的微博@5个好友并转发就有机会得到噢,希望大家能支持,谢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