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一世:白摩花开,心似琉璃,身似菩提 178

    (舞倾一向温柔,说话轻声细语,知书达理,颇得神侍们的喜欢,她忽然的暴躁吓到了撑伞的神侍,也让在对面的幻姬几个人转头看了出来。)

    舞倾公主级?

    幻姬打算走过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千离轻轻的拉住她。

    “她在雨里淋着。”幻姬眼中有着关心。

    千离轻轻的反问,“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她有父母,有兄姐,本身也不是个不懂事的小孩儿,下这么大的雨不晓得躲雨反而在雨中淋湿自己,这样的人如果不是傻子就是有原因,她又何须去招惹不必要的麻烦。有些人的烦恼完全是自找的,外人帮不了她。而他,也不想她去管不必费心的事情。

    看到自己最小的妹妹在外面淋雨,珑婉连忙走出屋内,冲着她喊了一声,“舞倾,你搞什么呢?”看到舞倾没有动,珑婉从檐廊里急忙走了过去。舞倾离开西海时,父王和母后将她托给她照顾,她是西海龙宫礼最小的公主,更是一个美名远播的美人儿,不止是父王母后,就连各位皇兄们,对她都寄予厚望,希望她能成为西海最有名最幸福的人。说得俗气一点儿,在西海众人的眼中,不是谁随随便便就能配得上十四妹。而她,则是那个父王母后倒贴嫁妆想嫁出去的女儿。这些,对她来说不重要,她不在乎嫁不嫁人,她只想成为一个百战不败的西海女将军。如果说嫁人,她心中已有男神,若不是嫁给他,其他人就免了吧。带着西海一宝在外,如果十四出了什么问题,她这个当皇姐的如何向父母交代吨?

    看到珑婉没有撑伞冲到雨中拉舞倾,麒麟嘴巴张了张,但却没喊出声音来,带兵打仗那么多年,怎么看着她,感觉像是个笨蛋,不会打伞到雨里拉人吗?

    珑婉将舞倾拉到廊道里,看着她脸上流下的雨水,忍不住对着她来气,“你在干吗,这么大的雨怎么不晓得进来,淋湿了生病怎么办。舞倾,你不是个孩子了,在外要知道怎么照顾自己。”这点儿小事都要她来提醒的话,怎么跟着她一起征战,如何保卫西海的安定。历练,不是放在嘴巴上说说而已的两个字,它需要付诸实际行动。如果她在外还想当娇滴滴的皇族公主,那趁早不要跟着她拼杀,她没功夫照顾皇妹,只懂得如何让自己的将士们少牺牲,最好不要牺牲。

    心情特别低落的舞倾,憋了一肚子她自己都不知道算什么的气,看着同父同母的亲姐姐对淋湿的自己大声说话,愈发有气,用力将珑婉的手甩开,“既然我不是孩子,我就不需要你管。你跟别人愉快的相处去吧,我是不是生病跟你没有关系。我也不需要你来照顾。”

    舞倾的脾气在西海出了名的好,在珑婉的记忆里,她从来就没有生过气,更没有在外人面前发脾气的情况,看着火躁的舞倾,珑婉一时反应不过来,觉得眼前的女子仿佛不是自己的妹妹。

    “舞倾,你怎么了?”

    “我没怎么。”舞倾看着珑婉,质问她,“反而是我想问你怎么了,我是你的亲妹妹吗?为什么我觉得你对别人都比对我这个妹妹跟亲近一些呢?我知道你喜欢麒麟上神,在麒麟宫里住下你很高兴,我也为你高兴,如果麒麟上神能接受你,我会更高兴。可是九姐姐,我……”舞倾想说麒麟原本是看上自己,而自己因为对他并不喜欢故而没有接受他的感情,她当妹妹的没有给她这个姐姐难堪,她能不能不要和幻姬帝尊相处那么和谐,好像她是多余的一样,她不是晓得自己对帝尊很仰慕吗?为什么不帮帮自己。“我站在这里这么久,为什么你才看到我?我是舞倾,是你的十四妹。”

    雨声很大,若是正常情况下,在对面的千离几人不会听到舞倾说什么,但偏偏,他们几人不是正常人,是神。尤其,幻姬对舞倾的反常颇为关心,便用了仙术听她们俩姐妹在对面廊道里说什么。听完舞倾说的话,幻姬朝千离看了眼,又朝麒麟看了下,他们俩人听到了吗?

    千离的表情淡淡的,幻姬想,依照他的性格应该是没听,他素来不关心外人。可麒麟上神干嘛一副‘看我干什么’的表情,好像故意在告诉她,他什么都没听到,不晓得对面的姐妹在争执什么。

    望着舞倾,幻姬了悟,原来舞倾公主是觉得自己的姐姐对自己的关心不够啊,其实刚才下雨她们也没想到会那么急,雨点落下来后,帝尊和麒麟上神就来到了她们的身边,带着她们进了屋,她们确实没有注意到舞倾来了。她相信,珑婉并不是有意忽视自己的妹妹,而是没有发现她在。

    “我看到你在淋雨就叫你了。”珑婉在军中待的时间长,说话并不是寻常姑娘家的轻言细语,她本意是想关心舞倾,可没想到自己的口气在舞倾听来更像责备而不是关心,“这样的事情,你不懂吗?下雨要避雨,小孩子都知道的事情,你还需要我看到后提醒吗?”她的十四妹从来聪

    明伶俐,这种事情还要教?

    “既然你觉得不需要提醒,那你为何过来拉我,你在那边陪着帝尊和幻姬殿下就好了。是,我懂,我什么都懂。可是我就是想装作不懂,想得到关注的目光,想被呵护,被照顾,行不行?”

    说完,舞倾狠狠的推开面前的珑婉,跑开了。

    珑婉转身想拉住舞倾,没拉到她的手,“舞倾!”

    看着舞倾跑远的身影,珑婉微微皱眉,她到底是怎么了?俩姐妹还需要关注呵护和照顾吗?出宫以后一路上,她对她的照顾和呵护还不够多吗?如果她不是她的妹妹,像她这样的人,是不可能被她带在军中的。她什么都懂,装不懂做什么,一个人不懂事的时候特别容易闯祸,人生很多败笔就是出在不懂上,虽然活得清晰的人会比糊涂的人累一点,但比起不懂而闯祸,懂得事理的人更能讨大家的待见。

    珑婉回到房间里,幻姬朝着她轻轻笑了笑,“别不高兴,舞倾的脾气不差,估计是吃你的醋罢了。”

    “嗯。”

    珑婉朝麒麟投去一眼,刚才舞倾那么大声的说话,不晓得他听到了没有?外面的雨下这么大,估计雨声盖过了舞倾的声音。即便没有听到舞倾说什么,他应该也知道自己的心意吧,故意不回应,其实就是拒绝了,她懂。

    虽和幻姬有过几面之缘,可珑婉很清楚,幻姬说是来看她,其实更多的是出宫走走,如果要说为什么选择麒麟宫,一定是因为舞倾老是去千辰宫里找她,她稍稍的给了一个薄面。至于帝尊,以她的身份,更不可能请动这样的尊神,他不过就是陪着幻姬殿下转转,她其实是他们这场出宫仙游里最不重要的一个人。但,尊神把面子给足了,她岂有不配合的道理。

    趁着幻姬和珑婉说话的时候,麒麟极其小声的问千离,“你家的,如果出现这样的情况,你怎么办?”原本以为舞倾是一只小白兔,没有脾气,柔柔弱弱。没想到,姑娘年纪虽然不大,可发起脾气来也是不小的。而且,她冲珑婉发的火,似乎没头没尾的感觉,珑婉招她惹她了吗?当姐姐难道就该被妹妹无理取闹般的骂一顿然后默默的受着?果然,女人都是不好惹的。哪怕性格再好的女子,都有可能变成吃人的母老虎。

    千离瞟了眼麒麟,“参照物的水平能不用这么低的吗。”他家的语儿怎么可能和别人比,别的女子发脾气叫撒泼,他的语儿叫可爱。

    “啧啧,德行。”麒麟笑,“难怪凡间有云,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果真不假。”

    “你养过女人?”千离问。

    麒麟道:“怎么没养过。她、她不是女人吗?”麒麟指着珑婉,“你不要看她长相不像女人,人家本质就是女的,货真价实。”

    千离微微勾唇,“货真价实?”拉长声音说完四个字之后,似笑非笑的看着麒麟,“你验证过了?”

    “去!去去去。”麒麟白了一眼千离,“纯洁点。小幻姬啊,你家帝尊试图带坏我,你得管管。”

    幻姬目光转过来,对着麒麟笑道:“帝尊跟谁在一起我都不担心,唯独跟麒麟上神你在一块儿的时候,我总会提心吊胆,哪怕你哪天一个不注意就把我家帝尊成第二个三十三重天里的‘情圣’。”

    麒麟哈哈大笑,“那还不好吗。你以为情圣是谁想当就能当的啊,没点儿本事可坐不稳情圣的宝座噢。何况,你家帝尊哪里需要我教坏啊,明明就是他带坏我,我很单纯的。帝尊老人家可是一点儿都不纯洁,你啊,不要被他俊美的外表欺骗了。”

    “你确定语儿只看到过我的外表?”千离的语气淡淡的,可话里带着的意味却叫人心尖甜丝丝的,含着一股说不出来的柔情和亲密。

    “喏,你看看,你看看。”麒麟一脸不怀好意的嬉笑,“我刚才说什么,他整个人都不单纯,而且一肚子花花肠子,跟他在一起,我很容易被他带坏的。他话里的意思你听明白了吧,意思是他的内里都被你看光了,殿下你说说,你都看到他什么地方去了,哪哪都看到了,是不是?”

    幻姬被千离和麒麟的话弄得红透脸颊,娇嗔的剜了一眼千离,他真是……什么话都敢说啊,也不看看在哪儿。

    “我不跟你们说了。珑婉,走,我们去看看舞倾。”

    珑婉还没出声,千离先说话了。

    “在这陪我。”

    千离留下了幻姬,几人在房间里交谈甚欢。

    花园的另一侧,一排雕空廊壁

    隔绝了另一面的风景。在廊壁的雕花孔上,有一双眼睛盯着房门大开的房间,看着里面的人笑得欢快,她开始觉得那些人都笑得好美,挑不出一点儿瑕疵。可是看得久了,她觉得房中的人笑得很不好看。他们会不会是在笑话她?笑她刚才像全身都被淋湿的落水鸡,笑话她下雨了居然不知道避雨,也笑话她像个小丑一般的蠢笨。是的,他们肯定有笑话她,在心里看不起她,觉得她太笨了。他们一个个修为比她高,身份也比她尊贵,就连自己的姐姐,除了是西海的九公主之外,她还是西海百万虾兵蟹将的九将军,她比自己能训兵大战。

    换好衣裳的舞倾躲在雕空廊壁的后面偷偷看着花园对边房间里的千离幻姬几人,她想过去,可是觉得刚才自己对九姐姐很失态,不像平时的自己,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被拉出天雨后不分青红皂白的对着九姐姐一阵脾气,她本意不是那样的,只是当时不知道怎么了控制不住火气。端庄温柔的自己刚才的表现,应该吓到了帝尊和麒麟上神吧,他们会不会觉得自己平时的好性格是装出来的?

    舞倾咬着自己一根手指躲在墙角想着,她现在过去,他们会不会很排斥自己?还有九姐姐,生气了吗?如果当着帝尊的面,跟九姐姐道歉,会不会很没面子?如果幻姬殿下问她为什么冲着姐姐发火,她要怎么说?实话实说,还是说自己脑子发昏?帝尊对她太过于平淡,倘若误会她是个性格暴躁的女子,肯定更加不会关注她吧。殿下的高贵典雅他可是每天都看到的,如此一来,她和殿下之间的差距更大了。想着,舞倾皱眉。

    是了,帝尊肯定愈发觉得她不如幻姬殿下好。

    人生第一次发脾气,却是在自己爱慕的人面前,也是在自己的感情敌人面前,更是对着自己的亲人无理宣泄,数重打击让舞倾恨不得让时光倒流,如果再给她一次机会,不管她看到了什么,一定会压抑住自己的火气。她不想帝尊看到她不好的一面,她不想幻姬殿下发现她不如她,她不想对着战功数数的亲姐姐发火,她是无辜的。她这么多的不想,可却都变成了挽不回来的过去。

    “啊。”

    舞倾闷闷的叫了一声,她的心,沉闷得透不过气来。她想把什么事情都做好,想每一个人都夸她,可结果却是好像没一件事顺了她的意。为什么会这样?

    看着天空不停落下的冰凉天雨,舞倾觉得浑身无力。除了身份上她不如幻姬,她到底还哪儿不如她,幻姬殿下能做的事情,她都能做到。幻姬殿下不能做的事情,她也能。为什么帝尊不看看她呢?殿下不会做饭,她会。她问花探真君帝尊喜欢吃什么,他说帝尊只吃好吃的,她每天晚上都在宫里学着烧菜,为的不过是哪天让他尝尝自己的手艺。殿下是女娲后人,她身上背负的责任重大,而她只是西海的公主,她没有那么多必须的事情,她能全心全意的伺候他。殿下去过昭邰山学艺三年,她来不及去,她便向殿下学习,她相信凭她的聪慧,种花植树不会难倒自己。他在天河边的树林里震飞她,她全身差点儿骨头散架,因为是他,她没有生气。她晓得,他嫌弃自己靠他太近,从此都远几步行礼,不让他烦,甚至连问候都变成无声,为得不过是不让他觉得她唐突。为何,她默默的做了这么多,他却还是看不到。

    她一心的付出,从他每次对自己的反应里看到自己哪儿让他不快,她改。哪怕放弃她曾经的骄傲,不悔。可是,不管她如何迁就他,他的眼睛就没朝她看过一眼。她以为,她争取得够用心。她不是不能做得明显,而是她晓得他不喜欢别人表现得很爱慕他,她不知道他是怕幻姬殿下看到伤心,还是他真的讨厌女子靠近。她愿意相信是前者,虽然这样想会让她觉得难过,可他真是不喜女子粘着他吗?那为何幻姬殿下就可以亲密无间的腻着他。甚至,是他更腻着殿下。

    有时候,心里装着谁,可偏偏别人就是看不上自己。很多事情心里清楚,却不甘心放手,总觉得自己还是有机会,总以为自己会是特别的一个,是能够逆袭成功拥抱幸福的人。按照自己心里的判断不停付出,给予对方所能给的一切关心,关注。却忘记了,感情从来就不是一个人的事情。如果不求回报,为何会期待与他共守一生,而一旦希望对方回应自己,就变成两个人的事。迷恋到深处,会忽略掉一件事,自己给的,不是对方真正想要的,对方要如何看到自己?失去本真自我的事情做多了,会忘记自己到底是因为输得不甘心而争到底,还是真的非某人不可。

    此时的舞倾还不懂一个道理。

    一个人,他喜欢喝茶,不喜欢喝酒,而她不停的酿酒,各种美酒都想为他酿造出来,她希望自己酿出来的酒香能让他闻到,能将他吸引到自己身边来。可是,她不懂,他只是喜欢喝茶。酒,再香,又有什么用呢?也许,闻到各种酒香,他反而更讨厌靠近她。她将美酒一杯杯的想方设法呈到他

    面前,他看都不看一眼,她觉得自己受伤了,看着他手里的清茶,她怪他那杯清茶坏了她的美梦。可是,她没有看到,他手里的那杯茶才是他真心想要的,也是他费了诸多心思才得来的。他要的,从来就只是那杯唇齿留香的清茶。

    一滴泪,从舞倾的眼角滑落。

    她,只是要他的关注,就算明知道他心里的人是幻姬殿下,也想得到他的正眼相待,付出什么代价她都愿意。

    -

    难得千离到神界一回,麒麟想起一个多月前宠服种蛊的事情。那时他和星华准备稍微帮个忙被他拒绝了,以他的本事确实也不该是问题,这会儿看他跟幻姬这么亲密,蛊王的事情应该彻底解决了吧。

    麒麟浅酌小酒,问千离,“那事,处理好了?”

    “什么事?”

    “小虫虫啊。”

    “嗯。”

    麒麟随即笑了,看着幻姬,嘴角的笑容变得暧昧起来,目光回到千离的身上,“哪天去天外天啊,告儿我一声,我一道过去玩玩。”

    千离轻笑,“你倒是闲得慌。”

    “哎,非也。我这叫做游历山水,增长见闻,让自己变成一个学识渊博见多识广的情圣。”麒麟沾沾自喜道,“知道为什么我很讨神女仙娥的喜欢吗?就是因为我知道的多,每次见到我,她们总有问不完的事情,每一个人在我这里能学到不少的东西,我不仅在身体上让她们感觉到愉悦,还能从心灵上给她们传以无形的指引,如此完美的我,她们怎么可能不喜欢。”

    幻姬凝眉,“身体上得到愉悦?”

    麒麟上神难道跟众多的神女们……

    麒麟鄙视不已的看着幻姬,“哎,小幻姬,你那是什么表情?啊,你说说,你的表情表达什么意思。像是嫌弃我一样?”

    “不是像。”幻姬口气肯定道,“就是。”

    “你嫌弃我什么?你是嫉妒,嫉妒我比你家帝尊受欢迎。”

    幻姬大大的舒了一口气,“我的表情正确的说,是庆幸!庆幸我家帝尊不像你!”

    “他又不是我儿子,当然不像我。”

    千离悠悠的瞟了一眼麒麟,惹得他嘿嘿一笑。

    “你媳妇儿太不纯洁了,都想到哪儿去了。”

    麒麟故意装出不屑的眼神看了眼幻姬,“我说的身体上的愉悦,不是你理解的那种身体愉悦。小幻姬,你的思想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猥琐了。啊,什么好的不学,你学猥琐。你看看我,我这身材,我这外貌,我这气质,像我这样的美男子,那些神女仙娥们看到我,难道不是身心愉悦?男神固然很多,神界里的男神一大把,可是神首只有一个,俊俏到我这样程度的男神,三十三重天里还是不多的。每一个能近距离看到我的仙女们,她们都应该从内心深处发出感叹,能遇到我,是她们的荣幸。懂了吗?还有,你了解娘娘的习惯,哪天去天外天娲皇宫合适?”

    “你不说清楚。”幻姬纳闷,“去娲皇宫做什么?”拜会娘娘吗?

    “是你脑子里装的东西不正经。哎,我说,你和帝尊就这样了,还不跟娘娘说一声?”麒麟看着千离,“你们俩的婚典赶早儿的办了吧。”什么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他们都发生了,总不能这样名份不清晰的住在一起吧。好歹当年星华和飘萝是师徒关系,住在一个宫里没人说,他们现在算什么。

    幻姬脸颊一红,她哪里是不正经,这事还得怪帝尊老人家,如果不是他教了自己‘那件事’,她哪里会晓得那么多。现在好了,让她在麒麟和珑婉面前出丑。至于他们的婚典……她还没想过。而且,还有一件事放在她的心底没踏实,那件事没处理好之前,她不想带帝尊去娲皇宫。

    “我看啊,长此以往,你也会带坏我的。”

    珑婉噗嗤一笑,她算是知道了,麒麟上神若变坏,一定是被人带坏的。

    “要是你这么容易就被我们带坏,你怎么不好好的学学帝尊和世尊,安安心心的娶个媳妇儿啊?”

    “这……”麒麟一时语塞,“嘿嘿……”

    幻姬暗觑了一眼珑婉,对着麒麟说道:“要不我给麒麟上神介绍一个?”

    “嘿嘿,这个……就不必了吧。你还是想想自己和帝尊的大婚怎么办。”

    <“我没想嫁给帝尊。”

    什么!

    珑婉吃惊了。

    麒麟也惊呆了。

    千离喝茶的动作停下来,眼帘掀起,看着幻姬。

    “你们误会我的意思了,我的意思,暂时没想。”幻姬道,“帝尊体内的蛊王还没有驱出来,这件事不办好,我怎么能想大婚的事情呢?”他的身体最重要。

    麒麟奇怪的看着千离,“你不是彻底解决了吗?”

    “嗯。她不信。”

    原来,一个多月前,千离将幻姬从园子里抱回房间里,想跟她做男女之间最亲密的事情,结果幻姬死活不肯,不管他怎么说,她就是不信他体内的蛊王除掉了,一直都觉得是他用法力压制住,在她面前装没事。一个多月来,千离每天晚上的‘深入浅出’都是通过各种耍无赖、霸王硬上弓、骗东骗西、偷袭……等等手段得来的,恼火得幻姬好几次大半夜跟他闹分房睡。

    “你为什么不信?”麒麟问幻姬。

    幻姬反问,“你觉得他的话可信吗?”他瞒她的事情还少吗?不是一次两次了,每次伤害来临,他总是默默的为她处理掉,如果不是别人说漏嘴,她大部分的时候不晓得他为自己做了什么。宠服是种蛊之人,她说需要半魂人,她心宠服,不信他。她觉得,他肯定就是不想自己担心在撑着,他说过,什么事情他处理,她只需陪在他的身边。现在不是七月半,她没法为他做什么,只能少和他亲热,减轻他的痛苦。

    麒麟大笑,“哈哈……千小离,这就是你平时造下的孽啊,她不信我能理解。”

    千离忽然出声,“珑婉公主……”

    突然的,麒麟站起身来,“啊,我忘记了,我今天还有事情要出宫去办,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非办不可的事。时辰不早了,我去了,你们慢慢玩,在我的宫里,随便转。走了。”话音还没落下,麒麟就不见了影子,房间里剩下千离幻姬和珑婉三人。

    幻姬无奈的看着珑婉,“珑婉……”

    “殿下不必说什么,我知道。”

    珑婉的眼中有着藏不住的失望。说不期待麒麟上神对自己好,那是自欺欺人。军中不缺男人,她看到的男人早已过万,可能让她动芳心的,只有麒麟上神。看着姐姐妹妹们嫁人时那种喜悦劲儿,她曾经想如果有一天她能跟麒麟上神在一起,她会笑得比她们更幸福。但在麒麟宫住了这么些日子后,她明白,他是真的不喜欢自己。

    “不要气馁。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我知道。就算他不喜欢我也没关系,没有天规说,谁喜欢上了谁,被喜欢的那个人就一定要喜欢对方。感情,强不来的。我懂。”

    幻姬被珑婉对感情的态度打动,喜欢了,就是一直喜欢,专一不二。不强求,不惶恐,不害怕。千离一般难得睁眼看谁,但珑婉说完之后,他倒是投了她一记正视的目光。这姑娘,有着一股子洒脱劲儿,看事倒是清明的很。只可惜,怎么偏偏喜欢上麒麟那小子,他的心飘忽不定,不愿被束缚。

    “麒麟上神不在,不如,我带你们在麒麟宫里看看。”珑婉有些不确定的看着千离,“或者帝尊觉得我回避下比较好?”

    千离放下茶杯,“听语儿的吧。”

    难得出千辰宫的幻姬欣然接受珑婉的提议,由她带着在麒麟宫玩了一上午,连午膳都是在麒麟宫里吃的,饭后,大雨还在下,千离变出了一顶华轿带着幻姬坐了进去,腾云驾雾的回了佛陀天千辰宫。

    珑婉送走千离和幻姬之后打算去看舞倾,转身后吓了一跳,看着站在几步开外直愣愣的盯着她的舞倾,急忙走过去。

    “舞倾。”

    “以前父王母后和各位皇兄都说你在人情世故上傻乎乎的,除了带兵什么都不懂,我看九姐姐你其实很厉害嘛。”

    珑婉皱眉,“舞倾你的话我听不懂。”

    “九姐姐你就别装了吧。”

    她一上午都陪着帝尊和幻姬殿下,殿下和她有过默契的作战,俩人有话聊不奇怪,可是她一直就在暗处跟着他们,她看到帝尊好几次主动跟她说话,而且他脸上的表情是她从来都没得到过的温和。她长得魁梧,和漂亮俩字完全不沾边,可帝尊居然一点不讨厌她,她还不够厉害吗?

    “舞倾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p

    “我没有误会,什么都是我亲眼看到的。”她想要的东西,幻姬殿下唾手可得。她努力想获得的尊重,九姐姐什么都没做,也轻易就得到了。为何偏偏就是她不可以。帝尊是故意的吗?

    珑婉不知道舞倾此时的思想已经乱了,她甚至把自己的结姐姐都当成了对手,觉得珑婉在跟她抢帝尊的关注目光,似乎人人都能从帝尊那里获得关注,唯独就是她没有。

    “舞倾你看到什么了?”

    舞倾什么话都没说,默默的转身。纤细的背影和她转身前的目光让珑婉莫名的涌起一阵心颤的紧张,不知道是不是她想多了,她觉得舞倾的情绪非常的不稳定,像是受到了激烈的刺激。

    -

    从麒麟宫回到千辰宫。

    幻姬想修心打坐,千离非拉着她午休。

    “吃完午膳午休不是一直的习惯吗?”千离一边宽衣解带一边道,“语儿,过来。”

    幻姬将桌上的佛理书抱进怀中,“先前有阵子你不是在百佛殿里静心么,我看不午休也没事啊。”

    “那是特殊时期。”

    幻姬抱着佛理书转身看着穿着里衣坐在床上的千离,“你午休,我在外厅看书修心。”

    “不行。”

    “我好久都没有做功课了。”幻姬蹙眉,“要是娘娘晓得我在千辰宫里过得是这样悠闲散漫的日子,非得气得背过气不可。”

    千离轻笑,“你当娘娘不晓得?”

    “她没来过,怎么晓得。”

    说完,幻姬歪头仔细看了看千离,“你不会是鸿雁传书将我在千辰宫里的生活都告诉给娘娘了吧?”

    “你觉得那么没有品的事像是我能做出来的吗?”

    幻姬道:“帝尊,没品无耻不要脸的事情你难道做的还少?”他有什么干不出来啊。

    “呵……”千离轻笑一记,清澈的眼眸干净清澈,笑容迷人。

    然后,房间里响起幻姬的一声尖叫。

    “啊!”

    一丝不gua的幻姬双手环胸,佛理书掉到了她的脚边,整张脸红彤彤的看着床上一派悠闲看着她的千离,太过份了!居然用仙术脱光了她的衣裳。

    千离姿态甚至优雅的对着幻姬张开双臂,“来吧,宝贝儿。”

    幻姬一口气憋在胸口,恨不得转身跑出房间,想到自己片缕不沾身,而且法力又不足够跟眼前的男人抗衡,只得乖乖的走向他,恼火得要命。

    入了被窝后,千离翻身将幻姬压在身下,就要上下其手,幻姬抓住他的手。

    “不准。”

    “我的蛊真的解了。”

    幻姬态度坚决,“鉴于你以前的表现,对此我表示不信,你不用说了,说多少次我都不信。”

    忽然,千离皱眉。

    “怎么了?”幻姬着急的看着他,“疼了?”

    “嗯。”

    幻姬暗道,看吧,就说他没有解蛊成功,装好了。

    “你亲亲我,我就不疼了。”

    “不准开玩笑。”

    千离俯首,“真的。剩下一只雄蛊在我体内,现在只要你亲我,它就不疼。”

    “现在承认没解蛊成功了?”

    “嗯。承认了。亲吧。”

    幻姬推着千离的胸口,“我觉……唔。”

    帝尊大人,你真的确定亲你就不疼吗?

    房间里的低吟声在不久之后响起,随着时间的流逝,让人面红耳赤的声音渐渐大了起来。千离的玩笑,和幻姬的坚持自我判断,让她觉得蛊王还在他的体内,便也是因为这个不起眼的小误会,给他们带来了相爱以来最大的一件祸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