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一世:白摩花开,心似琉璃,身似菩提 176

    软金蒲团上燃烧的仙火里,宠服和雌蛊虫的静躺让梁上的幻姬紧张不已。她们死了?可,她看到雄蛊王回到了帝尊的身体里,如此说来,解蛊没有成功?仙气未散,幻姬不敢贸然飞下顶梁,怕惊扰了千离的解蛊,看到千离的胸口出现七彩光芒后,确定蛊王在千离的体内,心中陡然一紧,顾不得仙气缭绕整个大殿让人不能清视,白色的身影从梁上飞到千离身边,因为飞得急速,飞入仙火的瞬间亏得幻姬反应快,掐出了仙泽护体,差点儿被仙火烧伤。

    “帝尊!级”

    幻姬蹲下,双手扶住千离的身体,焦灼的看着闭目不言额头上沁出微微细汗的他,“帝尊,你怎么样了?”亲眼看到七彩七星玲珑珠珠化虫的她,无法形容看到蛊王钻出千离手心那一刻的感觉,尤其看到那么长的身子从他的体内一点点爬出来,她在梁上忍耐得都不像自己,压住想飞下来灭掉蛊王的心。她不想因为她的冲动让帝尊的解蛊失败,可没想到,蛊王远比她想狡猾,又或者应该说,雄蛊王超乎了她的预计。

    千离胸口的光芒开始四散,幻姬立即用娲皇宫的仙术将千离笼罩,从嘴里吐出了一朵语佛花催入千离的心口,将千离皮肤下的彩光敛收入自己的佛花之中。她记得娘娘告诉过她,语佛花是异世花,是唯她独有的神花,可收容万象万灵,虽然杀不死蛊王,却能将蛊王暂时的困住,暂缓帝尊的痛苦。

    雄蛊王被幻姬强行收入自己的佛花之中,亲眼见到雌蛊王死亡的它充满了悲伤,源源不断的恨意和伤痛从语佛花里散发出来。千离将自己的仙力凝到一处,掐天兽锁魂诀将语佛花收入自己的内丹,他的无边法力配合着幻姬的异世的神花,总算将雄蛊王老老实实的制住。

    缓缓的,千离睁开了眼睛吨。

    “帝尊?”

    幻姬惊喜的看着千离打开眼睛,“感觉怎么样,是不是现在很痛?”

    “没事了。”

    “还说没事。”幻姬急得眼睛都红了,“我在上面什么都看到了,雄蛊王在你的体内,它还在折磨着你。”如果不是她亲眼所见,如果她听他的话到了殿外等他,她听到的结果一定是解蛊成功。他的风格,她开始懂了。

    千离抬起手,抚摸着幻姬的脸颊,“不要担心。”

    “把雄蛊王传给我吧。”她怕!怕悲伤过度的蛊王会侵入他的大脑,若是那样,她要如何救她?幻姬伸手抓住千离轻轻摩挲她脸庞的手,“雌蛊王死了,凭我女娲后人的远古神体,它奈何不了我的。”忽然,幻姬想到,骗蛊虫出来是雄雌同在,现在雌蛊死了,帝尊身体里的蛊虫要怎么勾yin出来?

    忽的,幻姬转身穿过浓浓的仙雾快步走到宠服的身边,用自己的天古复生术将宠服仙魂召唤回来,看着她极其缓慢的浅微睁开眼睛,连忙蹲下身子。

    “宠服,在雌蛊死亡的前提下,雄蛊要如何引出帝尊的体内,你晓不晓得法子?”

    尽管被幻姬召回仙魂,但宠服是被千离的法力所伤,气息十分微弱,近乎下一瞬间就会闭眼灰灭,看着幻姬焦急的样子,宠服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大一些。

    “半魂。两个半魂……”话没有说完,宠服闭上了眼睛。

    幻姬将脸贴近宠服,“你说什么?宠服说清楚。”

    一袭白袍整齐翩翩的千离从仙气里显身,将幻姬从蒲团上拉了起来,“她说两个半魂人。”

    “半魂人?”幻姬问,“那是什么人?”

    千离用两朵白摩花将宠服和雌蛊王的身体收入花蕊中,广袖挥过,殿中的仙气散尽,软金蒲团上的仙火也慢慢熄灭。两朵花瓣合起来的白摩花从蒲团上飞起来,落到殿内供着佛祖的神龛前面,佛香飘渺,花朵静呈。

    “半魂人不算人。”千离的声音轻轻的,“也不算仙。”

    在仙界和凡间两界的相交处,隐藏着一个神秘的境界,平时无人看得到,在每年凡间的七月半时,那个神秘的境界才会显现一整天。那里,叫半魂烬墟。一半是土地,一半是海水,与别界不同的是,海水在天,沃土在地。进入境界就能看到,一片无垠的水域浮在地上。在半魂烬墟里,活着唯一的一种人,叫半魂人。每一个人都只有人影,没有实体的人身,仿佛是幽灵,但他们却不是幽灵,而是只有一半魂魄的幻人。不论太阳多么的明亮***,半魂人不会出现影子,白天他们侵泡在天上的海水里,不见踪迹。到了晚上,半魂人便会出来到海下面的陆地上生活,像是凡人一样,吃饭,游戏,相聚……

    半魂人没有生死,只要不是被捉去附魂,他们的命

    可以和无极时光一起,活到很远很远的时空。半魂人之间没有争执,每个人都是平等的,从狭隘的境界来说,半魂烬墟是四海六道八荒里唯一安宁祥和的地方,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争夺和厮杀。同时,半魂人也是团结的,若是看到自己的同伴被捉去附魂,其他半魂人会拼命相救,不让他被抓去。

    所谓附魂,是半魂人的一个特殊能力。不论是凡人还是仙者,哪怕是灵畜,只要身体在死亡之后被日月精华保养着,让身体处在与活着时无异的机能下,半魂人附魂于体,便能让死亡之灵重新复生,而半魂人因为附魂则失去了自己的意识,完全化成了复生之人的灵魂,无异于彻底的死亡。正因为如此,半魂人一直是很多凡间神明大师或者歪门邪道的捉妖师想捕捉到的灵人,而半魂人则十分痛恨到半魂烬墟捉他们的入侵者。

    由于每年七月半到半魂烬墟抓半魂人的人渐渐增多,半魂人对外界来者不论何人都带着十分强烈的敌意,戒备心更是一年比一年重,每年的七月半,半魂烬墟里不论是白天还是黑夜,都看不到一个半魂人。藏匿于海水中的他们,无影无形,无法捕捉。

    幻姬看着神龛前的两朵白摩花,“宠服的意思是,叫我们抓半魂人来复生她和雌蛊王?”

    “或许还有别的法子。”

    “让我来复活宠服?”幻姬问,“还有雌蛊王?”

    千离伸手将幻姬揽到怀中,摇头,“不用。”

    她有心,但他知道,力不足。以她的修为,现在至多能复活凡人,宠服和雌蛊王都非等闲之辈,复活仙者她此时没有这个本事,除非是女娲娘娘。而他……见死不救是习惯,何况是一个死在自己手里的人,若是想救她,又怎会灭她。此时让宠服活过来,以她的脑筋,语儿怕是应付不了,不若让她和雌蛊王一起在白摩花里被如月佛光养着,兴许她还能在解蛊雄虫上面有点儿作用。若是这点儿利用可能都没有,她也就不用存在于世了。

    “凡事总要试试的。”

    “一件事情不做就知道结果。做,就显得蠢了。”千离搂着幻姬转身,朝佛殿的门口走,“蛊王如今被封在你我的内丹神花里,折磨不到我。”

    幻姬皱眉,“是暂时折磨不到。”它在他的体内,总归不安全。

    幻姬边走边算时间,惊呼,“到七月半还有两个月!这么久!”

    *

    星华和麒麟知道千离解蛊失败已是五天之后。

    麒麟因为不确定千离蛊王化虫的日子,因此没在解蛊那天到千辰宫里来,听到千离说没成,惊奇的看着他,发出长长的一声,“咦……”

    这如何可能!

    “你逗我们玩的吧?”麒麟不敢置信的看着千离,他的手里还能出现失败?不可思议。“别开玩笑了。”

    千离轻描淡写的道:“雌蛊死了。雄的没有。”

    “啊?”麒麟越发奇怪了,既然死了一只,那就不算失败,最起码,宠服不再需要顾忌。看了星华一眼,麒麟问,“怎么会只弄掉一只呢?”

    到自己在最后关头走神的一下,千离默然不语。那一瞬间,听到蛊王的哀鸣,他好像能感同身受,能理解他看着自己的伴侣死在眼前而自己却什么都不能做的无助与痛苦。如果他没有为语儿动情,他必然会一气呵成的将这对蛊王处理掉,可没有如果,那一刹,他想到语儿。

    “你说清楚,我和星华听听,看看有没有法子顺手帮下你。”

    在麒麟和星华的心里,种蛊这类事情对千离来说根本不值得担心,他必然能搞定。麒麟出于好奇想来看看七彩七星玲珑珠的鸳鸯蛊王长什么样子跑来千辰宫找他,出门时舞倾公主要跟着来玩,他便带着她一道来了。到了佛陀天之后,又去星穹宫找星华,问他要不要一起过来瞧瞧。飘萝在宫里待着闷,听闻千离的事情,便催着星华俩人一起来了。

    于是,千离三人在亭中喝茶闲聊,幻姬则和飘萝、舞倾在远处赏花。

    幻姬时不时扭头看着亭下的千离,那份挂心的模样叫飘萝忍不住开她的玩笑。

    “这会子你都转头五十八次了。”飘萝一只手托着自己的肚子,看着幻姬笑,“日夜和帝尊生活在一起还看不够他么?”想当年,她对星华好像也没这么腻呢,不过那时的她没有朋友,只有他,俩人要么黏乎在一块儿,要么就被迫长期分开。分开,很久很久。

    幻姬脸红,不好意思的笑了,“姐姐说笑了

    。我是怕他不舒服。”

    “帝尊的身体怎么样了?”

    “最近看上去还不错。”

    飘萝笑道:“什么叫看上去啊,你把你家那口子当成纸糊的么?要晓得,他可是佛陀天里的帝尊,他什么时候不好过啊,我看他唇红齿白,气色红晕有光泽,一点事儿都没有的人。”飘萝伸出手拍拍幻姬,“别担心了,有道是关心则乱,情意浓浓里的人就是这样,对方有点儿不舒服,在我们的眼中就会被放大。原本没什么的小事,我们也会当成天大的事情来对待。”

    “姐姐……”

    幻姬的话,没有说出口。对飘萝,她愿意说,可考虑到舞倾在场,帝尊不会高兴他的事情被很多人知晓,或许连飘萝他都不想她知道,她又怎能让舞倾公主知道解蛊发生的事情。

    “嗯?”

    幻姬笑笑,“累吗?”

    “呵呵,不累。每天在宫里闲的慌,今儿好不容易逮到机会来你这边走走。”

    飘萝亦是好奇,遂问幻姬。

    “麒麟和星华聊天就几句话,说得也含蓄,我都没弄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飘萝很是关心的看着幻姬,“帝尊怎么了?怎么会扯到为了让你少受罪。你们俩遇到什么事了?”

    “我原本也不知道,还是大概十天前才晓得的。”

    幻姬将自己和千离在神川山遇到的事情和飘萝说了一遍。自然,她和千离在海底的那一晚被她悄然用一句话顺带了过去。

    “这么说,所有的事情都是神川山仙灵女族族长宠服惹来的。”

    飘萝微微皱眉,喜欢一个人就喜欢吧,帝尊是旷世美男子,绝世奇男子,三十三重天里暗暗爱慕他的神女不要太多才是,宠服钟情于他本是件极为正常的事情。公开,或者偷偷的爱恋,都是一个人的自由。可世间男子千千万,她既然独独看上了帝尊,就该懂得,她能喜欢上别人,别人也就有权利不喜欢她。若是晓得不被喜欢,何必强求,更不该用强势霸道阴险的手段来试图留住男人的身体。

    “她说跟我公平竞争帝尊。”

    “公平什么?”飘萝挑眉,“幻姬你不要犯傻,帝尊心里的人是你,从你们出现在神川山就表示你们是一对儿,宠服再怎么喜欢帝尊,那也是个后来者,她从出现就站在抢夺者的位置上。属于你的人,哪怕是一根头发,都不能被人抢去。如果说,帝尊心里没你,你们共同中意于她,你和宠服才算是公平竞争。她的手段,完全属于抢劫。再说了,种蛊这种事情是很上不了台面儿的,你还求帝尊放过宠服,依我看,按照帝尊想风格,宠服尸骨无存。”

    舞倾一直在旁边静静的听着幻姬和飘萝说的话,原本平和的脸色不知道为什么微微有点阴沉,看上去情绪很低落。

    “舞倾公主,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幻姬问。

    “没有。我在想,神川山变成了幻梦神川海,泡在海水里会出现幻眼,为什么我当时没有呢?”舞倾歪头,认真想了想,“我记得,九姐姐和她的将士们也没有出现这样的情况。殿下,会不会是你弄错了?”

    幻姬道:“没有错。我在幻梦神川海里不会出现幻眼。但帝尊会。至于你们,我想,应该是因为当时你们掉下去就立即浮出水面飞到天空里,没有在海中待多久的缘故。”

    舞倾点点头。原来,帝尊在幻梦神川海的海水里也会出现幻眼。

    “殿下,出现幻眼时会是什么感觉啊?你知道吗?”

    “呵呵,我没有经历过,不知道。不过,听帝尊说,看什么都出现幻觉,不存在的人会感觉存在在那儿,或者将原本的你认成她,将完全不认识的人看成是自己的朋友。”

    舞倾笑道:“真想不到幻梦神川海是如此的神奇,早知道,我应该在海水里多泡泡,看看会出现什么幻眼。”

    飘萝道:“幻觉即是假象,活在假象里有什么好。”

    “可如果……”舞倾停顿了一下,小声的说道,“假象里有自己喜欢的东西,在假象里生活也无不可,最起码心里很高兴啊。”

    -

    亭中,麒麟忽然拍桌而起,看着千离,叹了一口气,用手指了指他,又放下。

    “星华,你来说他。”

    麒麟对千离到了无语的程度。他在解蛊

    的时候是怎么想的,蛊王是虫,再叫的悲哀那也是它的事情,人家的伴儿要死了,当然伤心,好端端的,他想到幻姬做什么,分心瞬间给了雄虫机会,悲愤欲绝的蛊王在他体内会怎么复仇可想而知。

    “事已至此,想想如何解决吧。”星华看了千离一眼,虽然可惜解蛊只成功了一半,但他完全能理解千离,坠入十丈红尘的他们很多时候心不由己,情不自禁就会想到心中的那个她。雌蛊王在宠服的身体里,他能控制住自己的心性对宠服冷淡已是不易,蛊王在他的体内,让他在压住雄虫对雌蛊的深情后朝宠服出手,强大的自控感情已说明他对幻姬的心意比那对雄雌蛊王还深,他又怎忍心说他什么呢。

    星华看着麒麟,“剩下的一只要怎么弄出来?”

    “我看的远古大典里就说了怎么解蛊,没有记载死一只活一只怎么办。”麒麟笑了笑,看着千离,“这次你可为我的《三十三重天佛陀大典》又贡献了一个惊世故事。我会把你写得潇洒盖天,对战蛊王时气势磅礴,身姿飞转间行若流水,迷死大把神女仙娥,让帝尊老人家你英明神武的形象变得崇高伟大。我要让后人知道,我们的帝尊其实也是个情种,为了他的媳妇儿,他忍辱负重,任劳任怨,为牛为马,坚韧不催,风……”

    千离的声音轻轻响起,“你快点儿写,昨儿个花探好像说便所里没纸了。”

    麒麟:“……”

    星华蹙眉,千离出声。

    “等七月半。”

    “嗯?”

    千离道:“七月半,两个半魂人能让宠服和雌蛊王附魂复生。”

    麒麟了悟,“你的意思是,再来引一次蛊王。”

    “我不以为蛊王会上第二次当。”星华忧心忡忡的看着千离,他是经历过飘萝死亡的人,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爱侣死亡是一件非常残忍的事情,痛到极致时,那种感情若是转化成恨,足以毁灭心中所不能忍之的一切。

    麒麟信心十足,“会不会上第二当那是后话,现在我们可以想想怎么抓到半魂人,等宠服和雌蛊王附魂后,才晓得会不会成功。”麒麟笑着揶揄星华,“如果是按照你在人间见到飘萝的反应来看,蛊王没理由不上当,那简直就是飞扑而出。”

    千离目光转到远处,看着幻姬,“我不想抓半魂人。”

    星华和麒麟的目光跟着千离看过去,若是不去半魂烬墟,他体内的蛊王要怎么弄出来?

    “你不想,她肯定想。”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