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一世:白摩花开,心似琉璃,身似菩提 175

    知晓了千离身种蛊王的幻姬,在后面几天的日子里对他千依百顺,独独一件事她死活不肯,一旦千离表现出要亲热的迹象,她立即跑开,不碰他,也不让他碰。最后三天时,蛊王已完全成形,每日午时和子时会游动在千离的体内,七彩的身体在他皮下清晰可见。蛊王畅游的第二天被幻姬发现,看到千离脖子上出现的彩色虫身游过,手里的茶杯差点儿摔掉,抖着手将茶杯放到桌子上,几步急走到千离的面前。

    “蛊王在折磨你,是不是?”

    千离本不想幻姬知晓,见她盯着自己的脖子直看,明白瞒不住,遂点点头级。

    “既然成虫出现,我们现在就将它引出体外来。”

    “还需等两日。吨”

    幻姬忙问,“为何?”

    “日期没到。”

    “这两日我尽量离你远些,有什么事,你隔开些叫我。”幻姬心里很想靠着千离说话,可她怕自己靠近了他会更难受。

    宠服给她种这个蛊王实在让她匪夷所思,是不想她和帝尊亲密接触吗?她和帝尊亲近碍她的事儿了?思来,宠服曾坦荡承认喜欢帝尊,如此便有了给她下蛊的理由。天下蛊毒无奇不有,蛊王是其中最为厉害的,若非亲身经历,她难信竟有不能和心上人相亲的蛊,解蛊之后,定要好看看蛊王的模样。只不过,蛊是宠服下的,她可会解蛊?

    幻姬不无可惜的道,“要是宠服没有被你……或许能让她帮你解蛊。”宠服既然喜欢他,必然舍不得看他受罪,种蛊之人解蛊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体内蛊王四处游走难制,千离不想幻姬看到七彩七星玲珑珠化成的雄虫在他体内嗜咬的恐怖样子,没有接她的话,缓缓的闭上眼睛,静心冥神,将体内的痛苦尽量减缓。看到千离闭目休息,幻姬安静的走出房间。

    站在寝宫门口,幻姬放目休息,不经意的发现自己放在园中的千颜花不见了。走过去,在园中找了一圈,不见墨绿色花朵的千颜花。

    “幻姬殿下,你可是在找千颜花?”神侍问。

    “嗯。”

    神侍回道:“那盆花被花探真君搬走了。”

    “搬去哪儿了?”

    “那就不清楚了,得问花探真君。”

    幻姬在千辰宫的药泍殿里找到了花探,他手里正拿着医书对照药格里的仙草辨认,直到幻姬走到他的身边都没有发觉。幻姬看了下药格里的仙草,七星还魂草?此仙草虽然能救人,但自身的毒性也不小,如果配比的不够准确,良药很可能变成毒药。要用到此还魂草时,一定要极为精准的控制药量,花探真君研究这个,是不是为了帝尊?

    “花探真君。”

    花探转头,看到幻姬,立即把拿着医书的手放下,“幻姬殿下。”

    “殿下怎么来这里了,是找我有事?”

    “嗯,我放在园中的千颜花,你搬到哪儿去了?”

    “千颜花啊……”花探真君想了想。

    自从在天河边的避暑树林里听到世尊说那花有毒后,他非常自觉的,自以为干得很漂亮的,在幻姬将千颜花搬出寝宫之后,趁着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把那盆花偷偷的抱走,放到了……离千辰宫颇远的天河边,一棵树下。

    “殿下现在想看那盆花吗?”

    “那倒不是,只是不见了,问一下。”百曦古神特地送来的珍稀神花,她总不能不明不白的弄丢吧,三粒千颜花的种子已经不见了,再把这盆花弄丢,她会懊恼。“你是不是把花搬到了你住的地方?”

    花探愣了下,嘿嘿笑了起来,“是啊,千颜花那么神奇,我也是第一次看到。殿下你知道的,老是蹲在帝尊的寝宫门口会惹他不高兴,我就把花搬到了我那儿,搬的时候想到要跟殿下说一声,结果宫里事情多,一忙就把这事给忘记了,真是不好意思。殿下若是想看,我现在就把它搬回去。”

    “不用。既然你喜欢,就先放在你那儿吧。”

    幻姬想到千颜花有毒,而千离现在身种蛊王,一切有危险的东西现在都要避免出现在他的身边,万一出现一个毒上加毒的情况,她悔恨入骨都来不及。

    “你看七星还魂草做什么?”幻姬伸手从药格里拿出一根仙草,把玩在手里,“为了帝尊?”

    “不是。我虽然跟着帝尊万万年,可不论什么地方都远不如

    帝尊,趁着没什么事情,想多看点儿书,多识些东西。”花探笑着,“这样才不会给帝尊丢脸。”

    幻姬看着手里的仙草,花探真君的修为到了什么程度她不知道,但必然没他说得那么差,身为千辰宫的总执大人还能如此谦逊努力,身为帝尊的女人,她岂有不努力的道理?算起来,她有好些日子没认真修炼了,每天在千辰宫里也不知道做什么,日子看上去平平顺顺的,可总能冒出一点儿事情来打搅安宁的生活,从她来千辰宫就没有消停过。等帝尊体内的蛊解决后,她一定要好好的修行。

    “我不打扰你了,你继续忙吧。”

    “殿下走好。”

    看到幻姬的身影走出门口,花探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以前没发觉自己还有撒谎的本事,都不用提前练习便能自然发挥。帝尊也真是,既然幻姬殿下晓得他体内有蛊虫,怎么配药的事情还要瞒着她。配出来的仙药不能出现任何差池,若是殿下能帮忙,也许他心里不会如此紧张,这几天他晚上睡觉做梦都在配药,生怕弄错一点点。幻姬走后,花探转身打算继续对比医书,忽然又转回头看着门口。千颜花被他放到天河边的树下去了,殿下怎么忽然又想起来了?他搬花时,感觉有一双眼睛从屋内看出来,那道视线很具存在感,凭他多年的经验能得知,肯定是帝尊错不了。殿下的东西,如果不是获得了自家老大的默许,他怎么敢动。如果殿下到他的宫里去看,不见花,又该如何是好?

    花探的担心没有发生,幻姬并没有到他的宫里去看千颜花,因为千离的解蛊出现了让幻姬根本无暇顾及旁物的事情。

    解蛊没有成功!

    四十九日一到,幻姬早早起床,轻手轻脚走到千离的床边。最后两日,她坚持分床睡开,心里惦记千离解蛊的事情,想叫他起来,又想让他多睡会儿。于是,无声无息的在床边看着他。

    千离睁开眼睛看着幻姬时,她伸出手想抱他,想到他现在的痛苦,转身将他的衣裳拿了过来,“花探真君应该已经摆好了早膳,吃过饭后,赶紧解蛊吧。”

    “嗯。”

    千离接过衣裳穿好。

    看着他原本白皙修长的手指变成了红色,幻姬的心丝丝发疼,她没听他吭过一声,就算是晚上她悄悄进房间查看他的情况,也感觉不到他的气息有紊乱的情况,他以为这样她就感觉不到他的疼痛了吗?他手上皮肤的颜色一天天变红,那是他体内在承受剧痛的证明。他不说,她也不说。问他或者碰他,都不能减轻他的痛苦,甚至想安慰他都找不到话。除了心痛,她不晓得自己还能为他做什么。

    饭后,幻姬跟着千离到了千辰宫的百佛殿,殿中香烟袅袅,佛音清幽,堂皇金华。

    幻姬朝着殿中大佛祖微微弯腰施礼,双手合十,默心祈祷。轻轻的脚步声在她的身后响起,待她转身,只见殿中放着两个莲花软金大蒲团,团面上放满了各种仙草,一眼扫过去,有些仙草她甚至还叫不出名字。花探真君还在检查软金蒲团上的仙草是不是都放准确了。幻姬看到七星还魂草,随即想到了之前在药泍殿找花探时他说的话,那时他说不过是他自己增加学识,看来是说谎。幻姬刚迈步朝花探走,他直起身子走到千离的身边,恭敬的说着话。

    “帝尊,准备妥当了。”

    “嗯。”

    千离转身,看着走来的幻姬,“语儿,你到殿外等着我。”

    “我在殿内看你解蛊不行吗?”

    “要驱蛊王成虫出体,只有种蛊之人方能在场。”

    幻姬点头,“好吧。不过,我不到殿外去,我多起来,行吧?或者,你用结界将我罩住。”

    花探轻声的说道,“幻姬殿下,其实到殿外等候帝尊也是可以的。”她在场,帝尊若是分心怎么办?

    幻姬目光射向花探真君,他还敢主动跟自己说话?!在药泍殿竟然敢欺骗她,是不是觉得她现在还不是帝后娘娘没权利惩罚他撒谎?

    接到幻姬厉肃的目光,花探稍稍的缩了一下脖子,闭上嘴巴。他不说话了!

    “我躲到梁上去,保证不打扰你。”

    说完,不等千离开口,一道清光闪现,幻姬飞到了百佛殿的梁上,坐在最高一根横梁之上,目光定定的看着千离。

    千离冲着花探抬了下手,让他退下。

    “可是帝尊,殿下她……”

    “随她吧

    。”

    “是。”

    花探退出去时,将百佛殿的大门一并关上,殿内被佛像之光照射得金碧通亮。千离双袖翻飞,广袖展过,飘渺仙气不知道从哪儿升腾出来,殿内原本看得清楚的神龛佛像香炉等等都变得若隐若现,幻姬觉得殿内焚的香味道都似乎变了。

    忽然之间,她看到一朵白色的神花从千离的手心里开出来。越来越大的白摩花飞到一个软金蒲团上,白光闪现,一个身影出现在软金蒲团之上。她不是……宠服吗?

    看着宠服出现在百佛殿内,幻姬想飞身下去问千离,到底怎么回事?在幻梦神川海时,宠服不是被他灰灭了吗?还是,宠服一直就没死,而是被他随身带着?想到宠服四十多天以来一直在千离的身上,幻姬心里觉得酸酸的,是不是她和帝尊亲热时,宠服也在?

    千离飞身而起,缓缓的落到另一个软金蒲团上面,小决轻掐,被冰封的宠服缓缓醒来,完全醒后,躺着的身子也在千离的仙术中坐了起来,与他面对面。只不过,因为软金蒲团的巨大,两人之间大约隔了十来步的距离。

    殿中的仙雾升起的越来越多,几乎到了两步之外就看不见东西的程度,幻姬想飞下梁,却又怕自己的行为会打扰到千离,掐诀开启自己的幻天眼,透过浓重的仙气看清了殿中的景象。瞬间,幻姬惊得差点儿从横梁上直接掉下去。

    帝尊和宠服竟然……一丝bu挂!

    幻姬两只手狠狠的捏紧,指甲深深的钻到了掌心里,不是解蛊么,怎么会需要这样赤luo相对?如此一来,帝尊岂不是将宠服什么都看光了,而她的帝尊也被宠服都看到了,难怪帝尊让他出去,这样的画面,他怎么会愿意她看到。幻姬的鼻头酸涩难忍,眼睛紧紧的盯着千离。

    等等!

    她用幻天眼才看清楚他们,仙气如此厚重,帝尊和宠服应该是看不到彼此的。发现自己乱紧张后,幻姬的心平静下来。

    嘭的一声,软金蒲团忽然被点燃。蒲团上的仙草燃烧起来,千离和宠服坐在仙火之中被焚烧着,殿中很快飘着仙草沌香,沁到人的心脾里,勾起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幻姬闻着香气,目光落在千离的身上,不自觉的回想起和他相遇而来的点点滴滴,每一件事情都仿佛发生在昨天,从她的脑海里一一浮现。

    仙火烧了约一个时辰,幻姬看着殿下纹丝不动的两人,微微皱眉,将蛊王弄出体内果然麻烦。

    缓缓,幻姬看到千离伸出右手,掌心向上摊开,随着他的动作,对面的宠服也抬起了右手,做出了同样的动作。没多久后,两人全身的皮肤之下浮现七彩的光芒,一条条流动的彩色之光窜来流去。最后,当两人的脸上都变成了七彩之后,彩光停下来不动了。

    幻姬心中一紧,怎么回事?

    慢慢的,七彩的光芒汇聚到了两人的胸口。如果不是因为害人的蛊王,幻姬很想说,眼前看到的七彩光是她看过的彩光中极为纯净的,每一个色泽都清晰分明,艳光张扬却不刺人眼,光泽混合得恰到好处。但,再好看的混光,一旦是害人的,便失去了动人心魄的真善美。

    千离和宠服胸口的七彩光凝聚之后,慢慢蠕动,一团彩光里缓缓的伸出一个小圆团,圆团逐渐拉伸,朝着他们的右手臂蠕游,团身渐渐拉长,而他们胸口的彩光则一点点的变小。

    幻姬看得惊呆了,一只手捂着嘴巴才没让自己叫出来。以她聪明,总算是看明白了。帝尊胸口的彩光解释蛊王团起来在他体内的样子,而伸出来的圆团是蛊王雄虫的头,他在顺着帝尊右手臂爬出来。虫头都爬到了他的手腕处,虫身还有一半在帝尊的胸口,这只种在他体内的蛊王到底有多大?让幻姬眉头紧蹙的是,宠服的右手臂里也爬着一只七彩蛊虫。

    七彩光芒同时闪现于千离和宠服的手心,蛊王雄虫和雌虫在七彩光中从他们俩人的体内探出头来,两根长长的触角不停的晃动,仿佛是在寻找另一伴的具体位置,又像是在确定周围是不是有会伤害自己的东西。终于,一对蛊王慢慢的爬出千离和宠服的手心。两只七色长虫从他们的手上爬下来,在烧着的仙草火里畅快的游动,很是喜欢的样子。

    幻姬纳闷,动物一般都怕火,蛊王这对儿怎么如此喜欢仙草烧出来的仙火?

    两个软金蒲团同样大,宠服身上的雌虫朝边缘爬着,最后虫身只留下一点点在宠服的手臂上,可她还没够到蒲团的边,眼看整个身子就要离开宠服的身体了,雌虫忽然不动了,躺在软金蒲团上的仙火里,抬起头看着对面。

    千离体内的雄

    蛊王比雌蛊王大了许多,它在仙火里畅游了一会儿之后,在雌虫停下来后,朝她游动,七彩身子越来越长,可千离的胸口还是有彩色的光芒。幻姬咬着嘴唇,恨不得飞下去将雄蛊王剩下的部分从千离身体里拉出来。

    终于,雄蛊王爬到了蒲团边缘,触角确定雌虫的位置后,越过软金蒲团的边缘,从千离这边的仙火里爬到了宠服坐着的蒲团上,两只蛊虫的头纠缠在一起,旋转着,扭转在一起的虫身越来越多,立起来的虫身也越来越高。幻姬的心随着雄蛊王爬出得越来越多变的越来越紧张,别说大气,一口小气都不敢呼出来。雄蛊王实在太狡猾,不管它和雌虫纠缠在一起的虫身如何多,总是保持了雌虫的尾端在宠服的手心里,他的身子太长,以至于爬过来不少虫身却还没从千离的体内出来。

    腾的一下,软金蒲团上的仙火烧得更旺,火苗将千离和宠服完全吞噬。幻姬心紧不已,虽不是天火,可他们在火中烧了快两个时辰了,两只蛊王却还没有完全离开他们的身体,帝尊为何不用法术将它逼出来呢?是逼不成吗?幻姬不知道自己还能忍多久,看着蛊王从千离的体内爬出来,她心痛得无法言表,这只东西原本是在她的体内的,现在却让他替她受这份痛楚,想到蛊王入侵他的大脑,她……

    突然间,雄蛊王和雌蛊王扭得太深入,雌蛊的尾端完全离开宠服的手心,她身上的七彩光芒彻底消失不见。瞬息之间,幻姬看到千离抬起左手,一只幻影手穿过浓厚的仙气掐住了宠服的脖子。

    “呃。”

    幻姬看着殿中发生的一切,要下去救宠服吗?还是看着她被帝尊掐死?

    “咿咿……”

    和雄蛊王扭到一起的雌虫发出连续不断的声音,七彩虫身也不断的扭曲,在仙火里翻滚。

    内心纠结着是不是飞下去让帝尊手下留情的幻姬放弃的打算。蛊王离体,它们确是活着的东西,如果不将它们杀掉,会祸害别人。帝尊掐着宠服,雌蛊王满地打滚……幻姬反应过来,要杀掉寄生体蛊王才会死!

    随着千离的手指越来越收紧,宠服的脸色起了变化,仙火中的雌蛊王卷曲得越来越痛苦,纠缠着它的雄蛊发出哀鸣声,和到雌蛊王的痛苦叫声里,听得幻姬的心莫名苦涩起来。

    情通情,心通心。

    雄蛊王的痛苦嘶嚎里,已动了红尘之心的千离刹那间想到了幻姬,那一瞬间,他想到如果语儿出事,他的心会比雄蛊此时更痛上千万倍。便是这一闪而过的晃神,雄蛊王彩光乍闪,眨眼退回到千离的身体里,而雌蛊王则躺在了仙火里。

    千离缓缓的松手,宠服的身体软绵绵的倒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