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一世:白摩花开,心似琉璃,身似菩提 173

    幻姬忽然皱眉,“你怎么飘萝问星华为什么说千颜花对宝宝不好,星华捏了个千颜花能释放毒素的谎,见飘萝半信半疑,问她,一朵能记住人脸的花难道会是寻常的花朵吗?如此,飘萝怀疑消散,觉得千颜花确实奇特,越珍奇的物种保护自己的法子就越厉害,花带毒性算不得什么了,有些花花草草还能吃人呢。

    “好吧。”飘萝打消种千颜花的念头,“我不种就是了。”

    听到星华说千颜花有毒,幻姬心底犯嘀咕,她没听百曦说起过呀,如果有毒的话,她把千颜花放到寝宫的外厅好些日子了,会不会中毒?或者说…吨…

    幻姬想到之前千离皱眉,急忙紧张的问他,“帝尊,你身体有感觉到什么不适么?级”

    听到她的话,麒麟目光跟了过来,难道幻姬发现千离的身体问题了?不久前才认为她修为低不可能发觉异样,没想到,竟能感觉到,他真是小看她了。但,很快的,麒麟就知道他猜错了,幻姬不是察觉到千离体内仙灵和蛊王之间的暗斗,而是因为千颜花。

    “我把千颜花放在寝宫的外厅里那么多天,你说,会不会是害你中毒了?”

    千离挑眉,“所以?”

    “所以回宫之后,我要把它搬到外面。”幻姬强调一句,“你不要靠近它。”想到千辰宫还有别人,幻姬又对花探说道,“花探真君,回宫之后,你告诉宫里所以人,不要靠近我的千颜花,特别不要碰它。”

    花探点头,“好。”

    想到千离可能中了千颜花的毒,幻姬虚心向星华讨教,“姐夫,如果中了千颜花的毒,要怎么解?”

    “他没有中毒。”星华看了眼千离,很肯定的告诉幻姬。

    幻姬本想问为何如此肯定,想到星华的身份,觉得不必多此一举,如果帝尊真有中毒,他看出了必然不会不告知她真相。

    饭后,飘萝不急着回星穹宫,星华带着她和小毛球在天河边慢慢散步。花探用仙术收拾好晚膳留下的狼藉杯盘,安静的为千离泡饭后清茶。

    舞倾拉着珑婉想去林中漫步,看了看陪在千离身边的幻姬,想叫她,却不敢。于是,小声的问珑婉。

    “九姐姐,我们要不要叫上幻姬殿下与我们一道呀?”

    “叫她?”珑婉没想到幻姬与她们一块儿同步,朝幻姬看过去,说道,“还是不要吧,你看殿下和帝尊靠在一起,叫她来,岂不是留下帝尊一人。”他们恩爱的紧,何必分开俩人,听说情浓时的俩人是一丝一毫都不想离开彼此的。

    麒麟在不远处听到舞倾和珑婉的对话,目光瞟到千离和幻姬的身上,嘴角微微扬起,喊着幻姬,“小幻姬。”

    “什么?”幻姬回头看着麒麟。

    麒麟用下巴示意了舞倾和珑婉,“她们想请你去林中走走,你之前不是说有话要和珑婉说么,去吧。把你家帝尊让我一会儿,我和他杀一盘。”

    幻姬看向舞倾和珑婉,她有什么话和珑婉说?她怎么不知道。不过,她确实说过要去麒麟宫看她的话,这姑娘身体旧疾不少,麒麟应当提醒了她,不知道她放在心上没有,西海的安宁固然重要,可西海不是只有她一个九公主,太子邑度和各位皇子肩上的责任比她更重要,她无需将西海的大责任背负在身上,对西海来说,她做的足够多,也足够好了,现在她的身体更为重要。

    “那我去了。”幻姬转头看着千离,“你和麒麟上神下棋,若是你们下完棋我没回来,你稍微等等我,我回来后,一起回宫。”

    千离点点头。

    幻姬走后,麒麟一边落棋子,一边问,“压得住吗?”

    “嗯。”

    “你何苦这样。”

    现在他想减轻痛苦就不要跟幻姬在一起,能分开就尽量分开,黏在一起对他的身体没好处。蛊王逐渐生成,他只对雌虫亲近,换而言之,现在他除了跟宠服在一起不会痛苦之外,跟别的女人靠近对他就是折磨,幻姬什么都不知道,对他亲昵起来痛得是他。

    千离表情轻松的说道:“又不是什么大事。”

    麒麟颇为鄙视的看着千离,“你以前可不是如此儿女情长的啊。小离离,你变的有点多。而且,有件事,我不得不说说你。对其他女人,你是不是也太不温柔了,有时候别人没有恶意,你何苦欺负人家。”麒麟苦口婆心的劝道,“柔和一点,不会影响你和你媳妇儿之

    间的感情,反而能让别人对你有好的印象。”

    “做什么用?”

    “什么做什么用?”麒麟问,想了下,明白了,“对你感觉好,便会羡慕小幻姬啊。就像,三十三重天里无数的神女十分嫉妒飘萝一样。呵呵,要我说,飘萝的眼光确实好,完美的星华被她给占有了。她什么时候都笨,就是在选夫君的问题上,特别聪明。你家小幻姬就和她相反了,平时聪慧的很,就是在找男人方面,让人……”麒麟嘿嘿一笑,“你懂的。”

    千离果断的下好一粒棋子,“夸我睿智就直说。”

    “哟,哟哟……”麒麟啧啧摇头,不要脸的程度只增不减,明明就是很委婉的在表明他有多差劲,竟被他理解成睿智。但,也不得不佩服他眼光毒辣,选的媳妇儿确实非常不赖,独一无二,就跟飘萝的紫发紫瞳一样,天地之间没有第二个人。

    空着的棋盘被黑白棋子一粒粒填上,黑白相间,像是谁的心事在一点点的变多变密,也像是人生里的烦恼,明明想解决,可结果却是越来越多,若想烦恼没有,便是在人生的末尾。棋局罢,烦恼尽。

    月色从树梢顶上溜下来,被夜明珠的光辉吸纳,飘渺的仙气开始一缕缕的浮现,远处的树干隐隐约约的藏在仙雾里,棋盘上下子过半,麒麟随口拎了一句话出来。

    “解蛊的时候,得和宠服在一起,你怎么想的?是去幻梦神川海还是……”第二种可能麒麟觉得不大,便没有说出来。

    “随便哪。”

    麒麟问,“千辰宫?”

    “也可。”

    麒麟仔细的将千离看了片刻,猜测道,“宠服在你手里?”麒麟嬉笑了,“看不出来啊,养了个小在千辰宫里,幻姬居然还没发现,不行,我要告诉她。”

    “去找啊。”

    “为了避免幻姬发现,你肯定藏别的地方了。我就说嘛,蛊王一对儿不能分开,你怎么可能在佛陀天里待着没点儿事,果然是有猫腻儿。你把宠服带上来了,幻姬真的不知道?”

    千离表情冷冷的,“一个冰封之人有何好在意的。”当初他冰封宠服的时候,语儿就在旁边看着,他曾答应过她,不会要宠服的命,不晓得她记不记得。不过,不管她记不记得,他却是记得清楚。宠服,给她干干脆脆的灰飞烟灭实在是太过于善良了吧。

    “她被你冰封了。万一时间到了,她体内的雌虫没有长成,怎么办?”

    “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麒麟点头,“好吧,既然如此,到时候你驱蛊王的那天,我带幻姬到我的宫里去。一天的时间够吗?”

    “不用。”

    “是不用带走幻姬还是不用一天?”

    千离浅笑,“两者。”

    “看你这么自信,我就不瞎担心了。好运。”

    “呵呵……”

    *

    舞倾和珑婉带着幻姬漫无目的的走着,夜晚林中仙气浮升,三个女子在轻快的交谈中没有注意到自己走了多远,舞倾的心情十分好。

    “幻姬殿下,有件事,我不知道说出来你会不会觉得我自不量力,可是我憋了很久,很想讲,就是怕你拒绝。”

    “什么事,你但说无妨。”

    舞倾朝珑婉看了眼,犹豫了一下,说道:“我想请你赐我一粒千颜花的种子。晚膳时,听到麒麟上神说千颜花那么神奇,我特别想看看它的真容。后来世后娘娘向你讨要花种,我知道你就三粒,若是给了世后娘娘一粒,剩下的自然不能再给。可现在世后娘娘她不要了,你能不能把原本打算给世后娘娘的那颗种子赐给我。我一定会用心培育的。”

    幻姬微微皱眉,没想到舞倾提出这个请求,千颜花她只有三粒是真,可并非她不愿给,而是想种活千颜花不易,她在昭邰山学艺三年都没成功种成一粒千颜花,舞倾若是常年种植花花草草便罢了,只是兴趣高涨在种千颜花,怕是不会成功。若是一件事结果在未做之前就想到了,还需要做吗?

    珑婉问,“十四,你要千颜花种子做什么,我记得你不喜欢花花草草呀。”

    “九姐姐,那是以前不喜欢,我们海底不比陆地,很多珍奇花草见不到。而今我看到麒麟宫和千辰宫里的花草树木,忽然很有兴趣想亲手培植出美丽的它们。舞倾充满期待的

    目光看着幻姬,“殿下,可以赐一粒千颜花的种子给我吗?我保证,一定用心培育。”

    “千颜花有毒。你不怕吗?”幻姬问。

    舞倾摇头,“不怕。万事万物都有两面性,毒物有时可以为药救人命,良物若用的不当,亦可变成要人性命的东西。我相信,只要多加小心注意,千颜花不会毒到我。”

    “你既有心,回头我给你一颗花种吧。”

    舞倾开心不已的施礼道谢,“多谢幻姬殿下赏赐。”

    “舞倾公主你太客气了。”

    “殿下,我虽有心,但到底少养花草,不晓得你可不可以多多指教。”

    幻姬微笑着道,“我在昭邰山只学了三年,指教人,愧不敢当,只怕自己都种不好,如何能教得好你。”

    “殿下这样说,我都不好意思要你的花种了。你跟随过百曦古神三年的人都如此谦逊,我真是自不量力了。”舞倾忽然伸手拉住幻姬的一只手,“殿下,你就教我吧。若是你拒绝我,拿着千颜花的种子,我也不敢种了。如此珍贵的花种,若是不成,我岂不糟蹋了珍品。也许,和殿下一起种植,我也能沾的几分光,一种就成了呢。俩人在一起培育,也能分享观察的心得,你说是不是。”

    幻姬心慈,舞倾一番话毕,她便没再拒绝她。或许两个人一起种,确实心思会更细密些吧。

    当晚,夜深之后。

    星华带着飘萝回了星穹宫,千离和幻姬回了千辰宫,麒麟一人在天河边的树林里过夜,花探则送珑婉和舞倾回了神界的麒麟宫。

    *

    第二天,幻姬在千辰宫里找了许久,不见自己的千颜花种子。

    千离的随身神侍面面相觑的看着幻姬在寝宫里走来走去,一名神侍在几个姐妹的鼓励之下,走到门口,轻声的问幻姬。

    “幻姬殿下,请问你在找什么呀?需要我们帮忙吗?”

    幻姬转身看着神侍,问道:“你们见到过一个素色的小锦袋没有?上面绣着淡绿色的兰花。”

    “素色的小锦袋……”

    神侍嘀咕着幻姬的话,想了想,又回头问了下自己的姐妹们,几个神侍均摇头。

    “殿下,我们都没见到过。”

    神侍又问,“殿下你确定放在寝宫里吗?”

    千辰宫这么大,也许她放在别处不记得了,一个小锦袋,朝哪儿一放许就没注意到了。

    “殿下你好好想想,若是放在别处,我们一起帮你找找吧。”神侍想到,又问,“小锦袋里装了什么东西呢?或者已经有人拾得,只是没人去寻就收起来了。”

    幻姬很肯定的道:“小锦袋就在寝宫里,我肯定没有带到别处去。”

    当初她从天河边见完百曦就回了千辰宫,跟着千离进了寝宫之后还在袖子里摸到了小锦袋,她记得很清楚,晚上睡觉时,她把衣裳脱下来,小锦袋被她拿出来放到了桌上,想着第二天找个更好的地方收着,等有了时间她便认真的种千颜花。不成想,第二天起来没想到种子的事情,之后也没注意小锦袋放到哪儿去了。千辰宫的寝宫里无非她和帝尊进出,花探真君偶尔进来,但不会动房间里的东西,不可能是他把小锦袋收起来。

    “这……”

    神侍相互看了眼,如果殿下这么肯定就在寝宫里,那她们帮不上忙,帝尊不许她们入他的寝宫,只能殿下自己寻找了。

    “花探真君不是进过寝宫么,没准儿他晓得呢。”

    另一个神侍道:“我去找花探真君。”

    神侍刚转身,一个白色的身影走了过来。

    “帝尊。”

    千离修长的腿迈进宫里,眼睛盯着幻姬,“日头升起来了,去避暑如何?”

    “帝尊,你看到一个淡绿色兰花小锦袋了吗?”

    “什么东西?”

    幻姬用手描述着锦袋的大小,“挺久前,在我们从西海回千辰宫后,有一天晚上,我放了一个素色小锦袋在寝房内的桌子上。然后……不见了。”为了能让千离想起来更方便,幻姬又道,“有一天晚上,我在寝宫前的花园里打坐,麒麟上神来找你,没见到,就带我出宫去了,就是那天晚上

    ,你还记得吗?”

    “没印象。”

    “真的没有吗?”幻姬有点儿失望。

    千离反问,“难道我应该盯着你身上的各类小玩意儿?”

    “……”

    好像也是。帝尊对什么事情都漠不关心,一个连性命都不放在眼底的尊神,让他留意一个小小的锦袋似乎是不符合他的作风。可是,寝宫到处她都找遍了,不见千颜花的种子,她没有带出宫,小锦袋能跑到哪儿去。

    “袋子里装的什么,你这么急着找到。”千离问。

    “三粒千颜花的花种。”

    幻姬又开始四处寻找,“我答应给一颗种子给舞倾公主。”现在种子都没看到,她拿什么给呢?

    一整天,幻姬就在千辰宫的寝宫里找千颜花的种子。而千离,在房间里看着她找了一天。

    结果,无果。

    *

    第五天。

    幻姬托腮在窗前,脑子里什么都没想,放空心房,修身养气。

    门外,一袭飘飘白衣脚步缓缓的走到她的身边,轻轻落了座,看着她的侧颜,薄唇微微向上弯起。千离的目光定在幻姬的脸上好一会儿,抬起手想抚上她的脸颊时,幻姬睁开了眼睛。

    “呵……”

    “语儿,过几天我要离宫办点事,你一人在宫里可好?”

    幻姬问,“我不能跟着去吗?”

    “就一天便回来了,小事一件。”

    “既然是小事,为何不让花探真君去办?”

    千离轻笑,“我去办就是小事,别人去办,就是难事。”

    “……”

    帝尊,你如此自夸真的不会感到不好意思吗?

    “乖乖在宫里等我回来。”

    “嗯。你放心去吧,我又不是小毛球,可以照顾好自己的。”

    花探真君的声音这时在门外响起。

    “幻姬殿下,麒麟上神带着舞倾公主来了。舞倾公主说,找你拿点东西。”

    幻姬道:“我知道了。马上就来。”应完声,幻姬叹气,千颜花的种子她没找到,答应舞倾公主的事情怕是做不到了。

    “帝尊,我出去了。”

    “嗯。”

    幻姬见到舞倾的时候,麒麟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留下舞倾一个人站在千辰宫大殿的大门前。见到她,舞倾很是礼貌的行了大礼。

    “舞倾公主你起来吧。”

    “谢幻姬殿下。”

    幻姬知道舞倾所为何来,面有歉意的看着她,“舞倾公主,千颜花的种子我确实很愿意赠你一粒,可是我找了几天,委实不记得把花种放到哪儿去了,一直都没找到,故今天恐怕不能给你种子了。”

    舞倾以为自己来就能拿到千颜花的种子,没想到幻姬连种子都没找到。看了她片刻,笑着,“殿下不用着急,有时候我们刻意想找到什么,反而找不到。若是不找它,不经意间就会看到。我们来日方长,不急在今天,殿下不用抱歉。”

    “找到之后,我会差人送给你的。”

    “不用劳烦。我这几个月都会在麒麟宫里住着,若是殿下找到了花种,我跟着麒麟上神来千辰宫学培育就可以了,殿下肯赐我种子已是大赏,跟着在殿下身边学,总好过我带着花种一个人瞎种。”舞倾肚子和幻姬露出甜美的笑容,“再说,帝尊最近不是身体不适么,让他多多休息,由我陪着殿下,殿下也不至于太孤单太闷。”

    幻姬忽然皱眉,“你怎么知道帝尊最近身体不舒服?”她都不知道的事情,舞倾公主知道,难道是麒麟上神说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