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一世:白摩花开,心似琉璃,身似菩提 169

    (麒麟问,“你们怎么来了?”他从麒麟宫躲她们躲到佛陀天,没想到竟然还是躲不掉。)

    舞倾回答,“是花探真君到麒麟宫接我们来的,他说麒麟上神请我们一起过来乘凉避暑。”舞倾笑容甜美的道谢,“多谢麒麟上神对我俩姐妹的照顾。”

    麒麟笑对舞倾,目光却是越过她,直勾勾的射着悠然自得的千离级。

    故意的!这货绝对是故意的啊,约他来这里避暑,把舞倾珑婉接来,还打着他的名号,千小离,你要不要这样记仇!不就是前几天让你媳妇儿不惯着你吗,报复心这么强,简直有辱他帝尊的身份。可是……好吧,帝尊老人家本来就是这样的人,要是突然变成了好人才更可怕吨。

    珑婉第一次到佛陀天来,又是‘麒麟’请她来的,对他的印象愈发好。她以为他对自己很讨厌,每次看到她就迅速避开,没想到天气热他还会惦记她们姐妹,或许是她误会他了。他是神首,自然有许多的事情要忙,每天抽空给她检查身体配药已是不易,又岂能再腾出更多的时间陪她无所事事呢。

    “珑婉谢过麒麟上神。”

    看着珑婉的抱拳礼,幻姬和飘萝对视一眼,俩人同时轻轻的笑了。倒是个男儿风范十足的公主。

    “不用客气。”麒麟忍着想离开的心情,摆摆手,“你们随便找地方坐吧,天气太热,这里都是自然凉风,舒服。”这么好的地方,千小离也太狠了点儿,存心想让他在这里玩得不痛快。舞倾长得漂亮,性格又好,她来就算了。珑婉是真的不适合和他走得近,那姑娘死心眼,看到他的次数多了,肯定会陷入更深,他不想祸害珑婉,也不想出现情缘孽债,他什么都能玩,就是不玩女子的真心,这是他的底线,也是原则。女人的真心,玩了就还不回去了。

    麒麟的话音落下,舞倾看了看周围,世后娘娘在屋内有世尊陪着在身边,她和他们根本不熟悉,若是坐过去,显得好突兀。而帝尊……他又在和幻姬殿下下棋,若是贸然坐到他的身边肯定会被他嫌弃的。只剩下麒麟上神和世尊家的小殿下,陪小孩儿玩耍,实在不是她的强项,不若……坐到麒麟上神的身边好了。

    经过一番权衡,舞倾乖顺的走到麒麟的身边,轻声道:“麒麟上神,之前从千辰宫回去后,我学了几个月的茶道,你要不要尝尝我现在的茶艺功夫。”

    “好啊。”

    麒麟摇着扇子满心欢喜的看着舞倾,这姑娘倒是真得他的心,懂事,体贴,就这股子照顾人的劲儿,真像某人家的媳妇儿啊,什么都不用说的就过来伺候。看到珑婉在一旁杵着,麒麟心中叹气,千小离整他就罢了,连累九姑娘就是误伤,她一个常年在外征战的姑娘,怎么可能和他们一样懂吃喝玩乐悠闲散漫,此处多半的人她第一次见,放不开很正常,难道让她就木雕般站着光看他?

    让麒麟无语的是,他猜对了。

    谁都有事情忙。星华和飘萝在琢磨他们的第二个小崽子是男是女,千离和幻姬开始对弈,花探真君忙着给自家主子泡茶解渴,而小毛球……居然在天河边很有出息的玩泥巴。看着天河边玩泥巴的小毛球,麒麟感叹,果然!没有玩泥巴童年的孩子算不得一个有完整幸福童年的孩子,星矢殿下很幸福。每个人都找了事情做,唯独珑婉,她端端正正的站在一旁盯着麒麟。不知道该说她的目光太有存在感,还是说她的体型太扎眼,让人想无视掉都不可能,麒麟斜靠在美人靠里怎么都觉得不舒服,有种自己被剥光了衣裳放在大碗里端到珑婉面前的感觉,她举起手,一筷子戳下来,他就被她干掉了。

    “哎,那个谁,你找个地方坐下吧,站着腿会酸。”

    珑婉看到麒麟跟自己说话,笑了,“没关系,我站着习惯。”

    麒麟皱眉,“我不习惯。”

    “喔……”珑婉四周看了看,没地方给她休息,但既然麒麟上神不习惯看到她站着,她必须找个地儿坐。

    幻姬刚好落下一粒白色的棋子,转头看着珑婉,“珑婉,你坐身边来吧。”

    幻姬身型十分纤细,她坐在椅子上显得椅子颇大,空出了许多的地方。

    珑婉客气的婉拒,“不用的。”

    “没事,你坐过来,顺便和我聊聊天。”

    麒麟立即笑了,“哎哟,小幻姬你不错噢,跟我们的帝尊下棋还能抽空跟人聊天,有点儿本事啊,小心被他大杀四方吃得你没剩下几个子。”

    幻姬挑眉,“是吗?”麒麟上神是不是也太看不起她了

    ,她的棋艺可不是她的茶艺或者厨艺,这个肯定能拿得出手,赢帝尊不敢说,平手怎么也得捞到吧。

    幻姬再邀,珑婉也没扭捏,走过去,坐到她的旁边,俩人随意说了几句话后,聊到了兵法。幻姬熟读兵书,却从没机会真正用到战场上。而珑婉,却是兵书没看多少,实战经验十分丰富,两个人聊起来居然还有些默契。可,友情得意,棋场上就不尽如人意了。幻姬和珑婉聊着行军禁忌还没十句,白子被千离吃得剩下五颗,看着棋盘上对着自己‘耀武扬威’的黑色棋子,幻姬觉得自己的脸丢得大了。她还想让大家刮目相看的,现在好了,刮目相看倒是不假,可是应该是嘲笑的刮目啊。

    千离指尖转着一粒黑子看着幻姬,眼神似乎在告诉她。跟本尊下棋的时候你还能跟别人聊天,胆子不小,自信也忒多了点吧,不让你输个记忆深刻,你一定以为你家男人是吃素长这么大的。

    嗒。

    轻轻的一个落子声,幻姬看着自己剩下的五个白子被千离吃掉,眼睛圆睁的看着一团黑的棋盘,怎么可能!她用的是最保守稳固的防守战术,怎么可能输的如此干净?

    “哈哈……”

    麒麟笑得欢快,“我说小幻姬,如果边下棋边聊天的情况下让你下了十五个子,你家那口子就太没用了。”她真当千离和她一样的水平吗?帝尊老人家五百万年里什么东西没玩过,只有他没兴趣玩的,没有他玩得不出神入化的。下棋,那都是万万年前他就没兴趣的事情了。

    面对第一次输棋,而且是输得极为彻底,幻姬不敢置信。尴尬到极点后,小女子的小任性便出来了。

    “这次不算啦。”

    跟帝尊第一次下棋就输得这么凄惨,以后就算是赢他也感觉挽回不了这次的声誉。

    幻姬看着千离,小声的和他商量,“我和珑婉在说话,这次的棋,我们不算好不好?”是她轻敌了,她原本觉得自己不用那么费劲就能平他的。可没想到,他解决她解决得实在干脆,这么多人在场,他怎么半分面子都不给她呢?赢就赢吧,好歹给她留几个子儿充充面子,没想到一点情面都不给。

    “以后你还想不想跟我下棋了?”千离问。

    幻姬:“……”

    难道如果她不承认这次失败以后都没有机会跟帝尊下棋了?他要不要这么认真?世尊什么都让着世后,同为媳妇儿,怎么差别这么大。

    “可是你看看棋面,这么丑。”她一粒棋子都没有。

    千离轻轻一笑,“这难道不是理所应当出现的画面?”

    “……”

    帝尊你这样自信,你觉得好吗?你难道不知道天外有天山外有山的道理吗?假以时日,不,不用等,只要她专心致志的下,结果不会是这样。

    “小幻姬啊,要不要跟我下一盘啊?”麒麟出声问道,“我的棋艺可是很棒的噢。”

    幻姬转头去看麒麟,舞倾端着茶送到麒麟的面前,嘴角含笑,“麒麟上神,请喝茶。”

    麒麟接茶对着舞倾笑了,不知道怎么了,幻姬下意识的去看身边的珑婉。珑婉的皮肤不如天天深闺里待着的公主们,有些粗糙和偏黑,但她的一双眼睛格外明亮,眼瞳和眼白很分明,幻姬看得不够仔细,可在微微一撇里,她能感觉到珑婉的眼中有羡慕之意。不是嫉妒,不是愤恨,也不是不理解,而是羡慕。幻姬忽然就心疼珑婉,她不知道她羡慕的是十四公主还是被麒麟上神接过去的那杯茶,她只觉得,珑婉的心和感情很真挚。但她越这样,麒麟上神就离她越远,他招惹不起她的心。

    敬完麒麟茶的舞倾端着泡好的茶送到星华和飘萝的面前,“世尊,世后娘娘,舞倾茶艺不精,献丑了。”

    飘萝朝舞倾点点头,算是谢过。

    舞倾端着两杯茶到千离和幻姬的面前时,更是谦虚。将茶放妥之后,看着花探真君。

    “花探真君,久闻你泡的茶十分得帝尊的口,一直很好奇你的茶艺高深到何种程度,不晓得今日舞倾能不能有幸茗求一杯热茶喝喝。”

    花探真君笑了,“公主泡的茶香味醇正,已是不可多得的好茶,公主过谦了。”

    “那我就当你答应了哦。”

    花探看着千离,帝尊喝的茶不问任何就能让第二个人喝的,除了幻姬殿下,他觉得再无第二个。舞倾公主虽属西海皇族,可和千辰宫的关系到底远

    了许多,他岂能做主。

    舞倾不傻看到花探看着千离就懂了,还得听帝尊的意思,目光投到千离的脸上,不闪不避的看着他。

    幻姬输了棋,心里不怎么高兴,珑婉正和她说着什么,一时注意力没放到旁边,听着珑婉说话去了。直到千离忽然伸手将她从对面拉了过来,搂到腿上坐着,才回了心注意到他。发现自己做在千离的腿上之后,幻姬挣扎着想站起来,在宫里亲密些无事,可外人这么多,帝尊当真是半点顾忌都没有。

    “输一次就不高兴了?”千离浅笑。

    幻姬反问,“难道要输个十次八次才有资格不高兴么?”

    “这个愿望很容易实现。”

    “帝尊你的自信心会不会太高了点?”

    千离笑,“这句话真适合我对你说。”

    “……”

    千离抬手,将花探泡好的茶端起来一杯,送到幻姬的面前,轻声柔语,“出来这么久你都没喝口水,不渴?”

    舞倾看着千离手里的茶杯,欲言又止,她送的茶,帝尊是没看到么?

    千离没注意舞倾的茶,幻姬却是注意到了,看到白色的瓷杯里泡开的绿色茶叶,嘴角带笑,夸赞道:“舞倾公主人不仅长得漂亮,也茶都泡得非比寻常。”

    “殿下过奖了。舞倾哪里担得起殿下如此赞美。”

    幻姬目光真诚,“我没说假话。公主人美手巧。帝尊你说,是不是?”

    幻姬本意是让千离高开贵口夸一句舞倾,人家好意泡茶来,他不喝就算了,眼皮都没抬一下,哪怕就是客套的赞一声不算要求过份吧。可,被千离温柔对待一段日子的幻姬忘记了她家这只是什么样的人了。

    动作慢悠悠的,千离抬手又端过一杯花探泡的茶,抿了一小口,缓缓地,说道:“语儿啊,智商没有就算了,审美还是要有的。”

    幻姬:“……”

    帝尊,你嘴巴这么毒,你晚上睡觉和出门在外不怕被群杀吗?

    麒麟:“……”

    千小离,你不毒舌会死是不是?

    飘萝和花探亦是同样的表情,“……”

    独独星华,面色淡淡的,嘴角似乎还带着一点点藏得很深的笑意。

    舞倾的脸色从期待变成僵住,然后慢慢的变红,再变白,强忍住眼底的眼泪回到了麒麟的身边。帝尊的话,实在是太狠了,就算不喜欢她泡的茶,也不用如此否定自己吧。

    幻姬心软,觉得是自己招惹的麻烦,想起身去安慰舞倾,不想搂在她腰间的手臂收紧,很明确的表示出不想她过去的意思。

    “你啊……”幻姬用手指轻轻的戳了一下千离的胸口,嘴上真是不饶人。

    嗖的一声。一个泥团子从千离的身后飞了过来。泥团子没到千离的近身处被花探用仙术定住了,看着扔泥团子的闯祸者,故意摆出严肃的表情吓唬小毛球。奈何小毛球猴精的很,晓得自己的父尊和母后在,而且又有疼他的小姨娘和麒麟哥哥,完全不怕的冲着花探做鬼脸。

    飘萝抬起手指了一下小毛球,小家伙知道做法不对,低下头。片刻之后,抬起头来,冲着千离喊。

    “千离爷爷把小姨娘放开陪我玩会我就不扔,不然我就……就……”收到星华的目光,声音立即变小,“就道歉好了。”

    幻姬捧着茶笑了,看着千离,“我过去陪他玩会儿,你要不要眯会儿?”

    “嗯。”

    幻姬走的时候,拉着珑婉一起过去,顺便也把舞倾叫上了,总感觉十四快憋坏了。

    远离林中休憩之地,幻姬安慰舞倾,“舞倾公主,帝尊的性格本是那样,你别朝心里去。”

    “舞倾自知没有殿下你漂亮,也比不上世后娘娘的美貌,可是帝尊他也太……”

    幻姬理解舞倾的心情,她以前被帝尊打击的时候,都怀疑自己一文不值了,到现在,她在他的面前还不能完全自信起来,他就是有那种一句话击垮一个人引以为傲的资本的本事,让人恨得牙痒痒,可又不敢拿他怎么样。

    “不过一句话,你不听,它就不存在。”珑婉看着自己的妹妹,“要是为了一句话就哭,我都得把眼睛哭

    瞎了。”

    幻姬赞同珑婉的话,“珑婉说的对。你不在意帝尊的话,自然就不会伤心。”

    舞倾问,“殿下你在乎帝尊的话吗?”

    幻姬想也不想的回答道,“当然。”她和他是夫妻,她岂会不在乎他呢?别说他的话,他就是皱个眉头,她都会思索是为什么。幻姬笑道,“我和你不同。”

    “是啊,我们不同。你是天外天的殿下。而我,只是西海一个小小的公主,他自然……”

    感觉舞倾理解错了自己的话,幻姬连忙解释,“不是的,舞倾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说我们不同,不是说身份的高低,帝尊他不是看人出身来决定亲疏关系的人。”

    “幻姬殿下你什么都不必说了。我知道你和帝尊的关系。”她和她,像是云泥之别,妄图在身份上追平她是不可能的,她出身就拥有至高无上的尊贵。舞倾深吸一口气,轻松着口气说道,“我的命是帝尊救的,我感激他,而且也了解帝尊的脾气,这点事不算什么的,以后若是有机会,我想让帝尊晓得,我真的非常感激他。”

    小毛球拉着幻姬跑到天河边玩,舞倾和她俩玩得开心,倒是珑婉,站是水边,不知道在想什么,时不时转头去看林子里的麒麟。他坐到了幻姬殿下的位子上,正和帝尊说着什么。珑婉看着麒麟的时候,麒麟转头,两人的视线对上,他立即别开,心中懊恼万分,早不转头晚不转,怎么就刚好在她看他时转了。

    河边玩了半炷香的光景后,小毛球看着天河里干净清澈的水,一脸细汗的问幻姬,“小姨娘,到河里游泳去么?”

    舞倾和珑婉都是西海龙族,水性奇好,小毛球的提议很快得到三个姑娘们的同意。幻姬看着天河水,心中满满的期待,她来天河边就注意到了这里的水,清澈的让人很想潜到水中畅游一番,若是晚上夜深人静时,她真想拉着帝尊来这里泡澡。

    小毛球手脚利索的解着自己的腰带,几下扒拉,穿着小裤衩儿就蹦到天河里,噗通一声溅起水花。

    舞倾随手化开一道屏障,挡了林中的人影,尽管林中之人未必会看她们,但她觉得几个女子在天河里嬉戏,还是注意些为好。见到舞倾的细心,幻姬朝她笑着点头道谢,手刚放到自己的腰带上,飘来一句话。

    “凤语佛,你脱一件试试看!”

    幻姬的手停在腰间,愣了愣,看看珑婉,又看看舞倾,“你们听到什么没?”

    珑婉看着幻姬,摇头。

    舞倾也摇头。

    幻姬想,她们在自己身边都没听到帝尊的话,应该就是她的幻觉。继续拉腰带的瞬间,又听见有人在耳边说话。

    “你当我的话是耳旁风!”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