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一世:白摩花开,心似琉璃,身似菩提 167

    (第七天,星华邀了千离喝茶,几个人在星穹宫外的雨海边闲日漫漫,怒气冲冲的麒麟赶来了。)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麒麟人还没走近,声音高八度的传来,“我说千小离你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是干什么十恶不赦的大事让你这样恨我。我烧你的老窝了吗?你抢你的媳妇儿了吗?我干了对不起你的事情了吗?你说,你凭这样对我。过份,太过份了!”麒麟火气直冒的冲着千离走了过去。

    原本陪着飘萝坐在小凉亭里聊天的幻姬看到麒麟的架势,对飘萝说了一句,“姐姐我先过去瞧瞧,等会儿过来。”便立即朝千离走去,赶在麒麟冲到千离面前挡在了他的身前,对着他轻笑,“呵,麒麟上神。级”

    麒麟态度很坚决的道:“美人计对我没用。”就算有用,对象也不能是眼前的女人,旁边坐着一个三十三重天里谁都不敢得罪的男人,他不要命了才会被幻姬的笑脸迷住。

    看着幻姬的模样麒麟的气越发高涨得厉害,千小离这小子每天面对的媳妇儿如此的绝色无双,给他招到宫里去的人却是……虽说容貌并不是一个人最重要的东西,看人也不能只看肤浅的外表,若是珑婉对他没有那种男女情爱的念头也就算了,偏偏他不是不晓得珑婉对自己的心思,怎么还把她送到他的宫里去了?还说什么送了两个美人儿到他宫里,让他尽快回宫。结果,他屁颠屁颠的赶回神界,美人儿倒也不是没有,舞倾确是极美的姑娘,但珑婉可是他唯恐避之不及的啊,他怎么能把麻烦招给他呢吨。

    “麒麟上神,你怎么生这么大的气,发生了什么事吗?”

    “你男人对我干的好事他知道。”

    幻姬试探性的问道:“是关于珑婉和舞倾?”她一直和帝尊在一起,他做了什么,她怎会不晓得,麒麟上神从神川山一别就没见过,今天来兴师问罪,除了西海俩姐妹,她想不出还有别的什么事。

    麒麟微讶,但很快就理解了,“连你都知道。”

    “我当然知道。因为是我送她们到你宫里去的,也是我让人去找你回宫。”幻姬将事情的责任都揽到自己的身上,“这件事和帝尊无关,是我的主意。”想到麒麟总是躲着珑婉,幻姬解释,“珑婉身受重伤,百足穷奇的伤我没有信心能医治好,麒麟上神你修为高深,又怀着博爱天下的心,我想你肯定乐意救治珑婉公主。”幻姬笑着,又道,“珑婉是舞倾公主的姐姐,你对舞倾公主不是有好感吗,若是能救好她的九姐姐,她一定会很感激你。”她可是在帮他争取留下好印象,他应该感谢她才是。虽然帝尊当时在旁边,可他是什么样的人,麒麟上神还不知道么。

    麒麟问,“你就不怕我对舞倾的九姐姐态度不好让她伤心吗?”

    幻姬反问,“上神你会是那样的人吗?”

    “我会。”麒麟笑得阴测测的,“你不要以为就只有你家帝尊有见死不救的性格啊,我也有的。如果是我非常非常……非常不喜欢的人,我可能也会当成没看见。”说着,很鄙视的看着转头看自己的千离,“你行啊,不止找到了媳妇儿,连黑锅都有人帮你背着。”幻姬是什么为人,他会不知道?珑婉重伤成那样,她肯定第一时间就会出手相救,怎么可能将从从神川山带到麒麟宫去,他用脚趾头尖一想就知道,肯定是千离这小子的主意,故意给他找憋。

    麒麟觉得,不能就这么让千离整了,总要打击他一下才能发泄回宫见到珑婉那一眼的惊恐心情。于是,麒麟用极度瞧不起的目光配上很不齿的口气说千离。

    “想不到堂堂千辰宫的帝尊现在居然吃软饭了。”

    星华轻轻笑出声来。

    千离面色完全没有不悦,目光朝幻姬看去,缓缓的道:“语儿,麒麟夸你会做饭。”

    “呃?”幻姬看着麒麟,笑着道谢,“谢谢麒麟上神的夸奖。不过,我不会做饭。我们宫里的饭是厨子们做的。但是!”幻姬特别强调,“如果我会做饭,一定让帝尊只吃我做的饭。”说着,幻姬转头看着千离,很认真的问道,“帝尊你喜欢吃软一点的饭还是硬一点的?”

    “软的。”

    在麒麟瞪圆了的目光里,千离伸手把幻姬拉到自己腿上抱着,轻声细语的道,“语儿你喜欢硬的,我知道。”

    幻姬纠正,“不要太硬。”

    虽说非礼勿视,非礼勿听,可耳聪目明的,委实想装都装不下去,星华实在忍不住了,哈哈大笑。

    “哈哈……”

    麒麟眼底全是邪恶的光芒,对千离道:“你个禽兽啊。”太邪

    恶了!吃软饭居然还吃得如此冠冕堂皇,吃软饭不仅没有羞耻心,还堂而皇之在他们面前吃嘴巴豆腐,大占人家姑娘的便宜。

    一旁的百曦也被惹笑,目光从千离几人的身上扫过,最后停到了幻姬的脸上。性格不同,命运也不同,出身更是不同,或许他比他要幸运吧。也或许,出生便是奇异的她能有传奇的一生。他能力有限,身份也不便多说什么,女娲娘娘既是知道此事,往后实乃无需他操什么心,个中结果皆为因果,天道轮回终有其既定的命运。看她现在过得如此开心,想来他对她是真好,得了她的真心。如此,便好。唯一可惜的是,带来的千颜花本是想她看第一眼,哪知被他手法那么利索的掀开,连他想阻止都来不及。

    麒麟用脚勾开一把椅子,坐了下来,“千小离,你觉不觉得你的无耻又提升了一个境界。”在他们面前都能调戏自己的媳妇儿,虽然他媳妇儿整个儿就没听明白他话的意思,但这不妨碍他们听懂了啊。

    “你也想吃软饭了?”

    “呸。”麒麟表达的方式颇为愤慨,“你不要把我和你拉到同一个水平上,身为情圣的我怎么能吃女人的软饭,无用的男人成不了情圣,只能成为情剩。”

    幻姬不解的道,“不是差不多么。”

    “你……”

    千离笑了,“说得漂亮。”

    星华也赞道,“嗯,讲的好。”

    麒麟痛心疾首的看着幻姬,“小幻姬啊,你不行啊,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你跟千离黏在一起久了被他影响了,嘴巴变得这么毒,一点儿都不像是女娲后人了。快,安慰安慰我受伤的小心灵。”说到自己受伤,麒麟真觉得自己是受伤了,对千离和幻姬大倒苦水,“你们俩只是不知道我回宫见到珑婉时的心情。用凡人的话来说就是,比四五清明节上坟还沉重啊。”

    见麒麟如此,幻姬忽然心疼起珑婉。她的感情那么真挚,麒麟上神却是一点儿都不喜欢她,还当她是要远避之人,若是她晓得,该多么伤心。

    百曦以前在西海和珑婉聊过几句关于麒麟,关于感情的话,看着麒麟的态度,眼神微微变得有些深沉,想说什么,忍住了。

    “麒麟上神,珑婉确实不漂亮,可我觉得,看人得看人的心,美丑并不重要。”

    麒麟叹气,“幻姬你还没懂。我不嫌弃珑婉长的不好看不想救她,我救她了啊,她既到了我麒麟宫,就没有让她带伤回家的道理。如果当朋友,我非常愿意结交她,她义气,豪气,英气。我拿她的容貌和魁梧的身材开玩笑,只是玩笑。”他又不是什么三教九流的小妖魔那些人物,到他这般地位,什么女子没见过。“我是回应不了她的感情。”他从来就没想过要娶妻生子,更没想要招惹哪个女子对自己付出忠贞不二的真心,如果他有心碰红尘情爱,何须一直在神首的位置上坐着啊,以他的修为和果位,最后的天劫随时可以去闯,神尊不过是唾手可得的尊位,原因无二,他不想。

    “那么多女子的感情你都回应的,为何独独珑婉的你回应不得?”幻姬问。

    “没有用真心的感情我当然能回应。”

    他虽与她们嬉笑玩闹,可谁都晓得那不过就是一时的相聚欢乐,没有人会不自量力的想勾动他坠入情海。可珑婉不同,开始他以为她是看他长得俊美,一时的迷恋。可看到她眼底对自己紧追不放的热烈目光,加之对她的性格从旁了解之后,知道她是个从不玩游戏的女子,这样的人,认真起来可以拼命,他岂敢招惹。他一路游山玩水,最不需要的就是女子的真心。珑婉想给他他最不愿要的东西,他不躲,还能怎么办?

    “麒麟上神,我有点想鄙视你。”

    “来吧,鄙视我吧。”

    幻姬很严肃的白了麒麟一眼,从千离的身上起来,走到别处陪飘萝去了。天下,还有不要别人真心的人,真是奇怪。

    麒麟摇着扇子,“百曦,过去在佛陀天里难得看你一眼,现在好兴致啊。有时间,去神界转转吧。”

    “以前不出来,出来才晓得,外面的世界真精彩。”

    “哈哈……”麒麟笑问,“让你有想入十丈红尘的想法了?”

    “我乃生死过的人,对那些,实在提不起兴趣,老了。”

    麒麟笑了笑,如果他记得不错,关于他,倒还不止出身和复生的两个故事,还有的故事可算是荡气回肠了。想到百曦的过去,麒麟不免又多看了他一眼,目光微移,朝幻姬瞟了过去。他不会

    是把她和……呵呵,估计是他想多了。

    “人治好了?”星华问。

    “没。”

    麒麟轻轻的叹了口气,“我看那西海也不缺兵少将的,怎么让一个公主整天在外头出生入死的征战啊。除了龙太子,那些皇子们就不能带兵打仗了,非得让一个女人拼死沙场。珑婉身上的伤,数都数不清,有些毒素沉积在她的体内好多年了。要不是幻姬送人到麒麟宫,就西海那点儿医术,估计肯定要落下顽疾。”

    星华笑,“能者多劳。”

    “嘁。”

    麒麟不苟同,“能者?珑婉的修为在公主里算高的,但和西海的皇子比,她虽不是最低的,但肯定不是最高的。一个女人,再能,也不能把她当男人用吧。好歹她也是个公主,珍奇珠宝,名声地位,什么不缺。劳得再多,也就是个西海公主。”

    百曦的声音很轻,但是足够千离麒麟几人听清楚。

    他说,“无奈罢了。”

    若是珑婉也生得美艳动人,哪里有今天的新伤旧疾叠叠加加。她的身型在西海的公主里确实让人对她怜惜不起来,总以为她是坚强的,是异类。她似乎也有意锻炼自己的顽强意志,久而久之,九将军的名号比九公主要响很多。

    麒麟看了眼百曦,又叹了一口气。

    星华微微转头也和百曦对视了一眼,无言相接。好一句,无奈罢了。

    雨海边一直玩到晚上,星华就地取材烧菜,百曦和幻姬飘萝仨人沿着雨海的边缘散步聊着什么,千离睡在小凉亭里,麒麟坐在旁边慢悠悠的嗑着瓜子。

    “宠服你怎么处理的?”

    千离无声。

    “我记得幻姬不能和宠服离开太远吧。”

    千离依旧无声。

    “七彩七星玲珑珠没有成虫之前你不是没法子么,怎么把她带回来了?”

    千离还是一个字都没说。

    “哎,你吱一声会死么?”

    “不会。”

    “那你不说话?”

    “不想告诉你。”

    麒麟一脚踹到千离的椅腿上,任何时候,只要他开口说话,一句话就能让人涌起想揍他的冲dong。眼见这个话题聊不下去,麒麟八卦的心***动了。

    “你觉不觉得百曦很有种‘妇人之友’的感觉?”

    “你是想夸自己是‘少女之友’么?”

    麒麟乐了,“哈哈……哎呀,这么了解我,不好的吧。哎,百曦以前可从不来佛陀天的,自从幻姬来了之后,他是来了一次来第二次,不晓得对你家小幻姬是不是有什么呢?”

    “你治好你家的珑婉就行了,担心太多了。”

    麒麟差点儿跳起来纠正,“注意,不是我家珑婉,是西海龙王的珑婉,她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不要把她扯到我的身上来。”

    烧着菜的星华轻轻的笑了笑,胆小鬼!

    -

    几人品茶后各回各家,一晃过了十日。

    除了晚上必不可少的‘修炼’,幻姬发现枕边人午休时竟然没有了‘加餐’,回想起来,是从前天还是大前天开始没有的?似乎都不准确,大前天午休睡觉时还手脚不老实,只是没有剥guang她身上的衣裳。前天睡觉时也有不断的小动作,后面知道是不是太困了,居然停了手。而今天,某人竟然没有亲密的工作,这……感觉不正常。

    幻姬睡在千离的身边,静静的等着他,可等到半个午休的时光过去,身边的人还只是抱着她而没有任何动作,不免让她怀疑千离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或者是不是生病了。

    于是,幻姬伸出手摸了一把千离的额头。不烫。如果没有生病,那他为什么会睡着了?难道是昨晚太累?可晚晚不都差不多么,帝尊的体能才不会这么差劲呢。幻姬心里不安,又偷偷的为千离号脉,怕他生病才反常。可,也没有发现他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怎么了?”千离的声音忽然响起。

    幻姬吓了一跳,“是我弄醒你了吧。”

    千离眼睛格外明亮的看着幻姬,“想问我什么?

    ”

    “呃,没有。”

    她怎么能告诉他,因为他没有‘加餐’她觉得他奇怪呢。好像她多期待他对自己做那件事一般,说出来还不丢脸死。他不想,她好好睡觉就是了。

    “真的没有?”千离的嘴角微微扬起。

    “没有。”

    幻姬怕千离看穿自己的内心,翻身背对着他,一只手摁着自己的心房位置。她是怎么了,和帝尊对视上竟然会紧张,心跳得好快,仿佛他看穿了她的心,而她还在百般假装不让他发现。他的眼睛她看了太多次,怎么今天看着会有种浑身发热的感觉呢,奇怪。

    千离贴上幻姬的后背,一只手从她的衣边底下钻了进去,惹得她轻轻一颤,娇躯轻微的扭动了一下。

    “好好歇息啦。”

    “有人想了,我岂能坐视不管。”

    “想什么?”

    千离嘴角噙笑,“我现在做的,难道不是某人脑子里期待的?”

    幻姬脸一红,“我才没有想这件事嘞。”

    “我也没说是你在想这件事啊。”千离声音里藏不住的笑意跑了出来,“你这么着急的否认,被我说中心事了?”

    “我……”

    幻姬扭捏着身子想摆脱千离四处游走的手,“我没急着否认。我……我的心事是担心你。”

    千离在幻姬的耳边呵气成话,“担心我什么?”

    “你这几天……”幻姬觉得自己不能说‘你这几天中午都没有蹂.躏我,我觉得你不正常’,她得找一个听上去比较合适的说法,“我怕你身体不舒服,以为你生病了。”

    千离笑问,气息拂到幻姬的耳蜗里,让她觉得酥痒,“因为我午休时没有对你‘深入到底’,于是你觉得我生病了?”

    “哎呀!”

    幻姬娇羞得惊呼一声,双手捂着脸,他还说,以前她觉得这个词没有任何让人想歪的意思,自从跟他在海底‘那个’过以后,再听他说这几个字,真是让她羞得想钻地洞。

    “是吗?语儿。”

    “不是不是。”幻姬否认连连,“我才不是这个意思呢。”

    千离煞有介事的说道:“凡间遁入空门的人有个说法叫,出家人不打妄语。我等为仙,虽没这个教条规矩,可亦不该随意撒谎。听说,说谎话的仙子会……”

    幻姬被千离的话弄得紧张,放下手,等着他后半句话。可等了许久,他都不说,她于是转过身看着他。

    “会怎么样?”

    “你撒谎了?”

    “我……”

    幻姬不敢否认,红着一张热热的脸承认了。

    “谁让你以前午休总是对人家那样,你忽然不……不来了,我当然会想你是不是不舒服啊。我又不是惦记那件事的意思,我是担心你。”幻姬的声音越说越小。

    千离脸上的笑容加大,翻身将幻姬压住,没给她开口说一个字的机会便开始了‘午间点心’……

    情潮里的云yu之欢让幻姬觉得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她家这只精力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可她不知道,千离从五天前起,不管是晚上还是午间,只要和她亲热,总能感觉到心口发疼,而且疼痛随着日子的推移越来愈强烈。他不得不承认,被他内丹封住的七彩七星玲珑珠的蛊王确有王者之风,他不想她发现端倪,才忍着想碰她的冲dong。他有多恋她,只有他自己晓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