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一世:白摩花开,心似琉璃,身似菩提 163

    一晚上经历两件从来没想过的事情,千离搂着幻姬没多久之后,累极了的她便在他的怀中沉沉的睡着了。馨香的梦中,她看到一片语佛花,只是让她不明白的是,语佛花是粉色的。几万年来,她看到的语佛花皆是白色,从没听过有粉色的语佛花,不知道为何会出现第二种颜色,而且一望无际的花团中,只有她一人,不见帝尊,不见娘娘,也不见任何她认识的人。

    在原地四处张望后,幻姬试图朝远处走,她以为走远些就能看到人影,可不论她如何寻找,始终不见一个人。走到不知何处的地方,她回头朝来时路看去,惊讶的发现,没有来路,没有语佛花,只是一片茫茫的白色,像是一层白雪落在地上,也像是一层冰晶雾气铺飘在地面,什么印记都没有。幻姬转头看着身前没有走过的语佛花,静静的,一朵朵盛开着。

    ‘帝尊。级’

    幻姬分不清自己该走向哪儿,向千离求救。

    ‘帝尊,你在吗?吨’

    回答幻姬的是,是一片无声的寂静。

    ‘娘娘?’

    幻姬朝天上看去,盼望女娲娘娘能惊奇般的出现来指引她一条明路。

    ‘世后姐姐?姐夫?’幻姬看向远处,希望能看到一个半个人影,哪怕是不相识的人也好,‘有人在吗?’

    此时的幻姬前不见人,后不见路,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是好。定了定心,决定继续朝前走,没走多远,听见身后有声响,回头看去,发现后面卷来数道高高的白色大浪,情急之下,她飞快的朝前跑去,后面的浪追得更快了。幻姬想用仙术飞起来,可不知道怎么了,仙术竟然没有作用,像是被人卸掉了一般,她不停的奔跑,可怎么都不能把身后的巨浪甩掉,跑着跑着,她觉得自己要精疲力尽了。脚下踩到了一朵语佛花的花梗,不小心滑倒,幻姬想爬起来已来不及,大浪从头顶轰然砸下。

    “啊!”

    一声尖叫,幻姬从梦中惊醒。

    千离的手抚上幻姬的脸颊,微微惊喘的女子抬起手覆住他的手背,“帝尊?”

    “做恶梦了?”

    幻姬点点头,又摇摇头,她觉得那不算是噩梦,只是一个说来很奇怪的梦,她以前从没在梦里梦到过语佛花,这次不晓得怎么会看到粉色的语佛花呢?而且,梦中竟然飞不起来。

    千离将幻姬的头摁到自己胸膛里,让她听着自己的心跳声,轻声的安抚她。

    “梦境不真实,无需当真。”

    幻姬想告诉千离,她做的梦真实度很高,女娲后人不会轻易做梦,一旦做梦就预示着什么,她以前做的都是美梦,梦中的事情皆成真。这次若是也成真的话,是要出现什么事呢?如果说粉色的语佛花让人并不觉得害怕,那些巨浪表示什么?灾难?是天下要出现灾难还是她的身上要出现大难?

    “在梦里,我叫你,你不在,只有我一个人。”

    千离收紧手臂,让幻姬感觉到他无缝隙的相贴,“不要瞎想,我就在你身边。”

    幻姬晓得梦里他在不在,她真的怨不得,哪有人会因为心上人没有到梦里救自己就和他生气的。如果在现实的生活里,她遇险,而他不在,她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埋怨他。若是以女娲后人的身份,她应该不会,没人有随时随地救谁的义务。可如果是以他的女人来看,她觉得自己大概会不高兴,从西天来找他的路上就因为他没出现而觉得委屈了,那次的委屈当然只是她无理取闹的随口话,毕竟俩人没什么关系,至多不过相识一场。而现在不同,她是他的人,他不是传奇帝尊么,她需要他的时候,他应该会像天神一般的出现吧。

    “帝尊,你以后能不能总在我能看到的地方。”

    千离捋着幻姬背后的长发,嘴角微微扬起,“怎么不是你一直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呢?”

    “我怕你看久了烦。”

    “你就不烦我?”

    幻姬很肯定的应声,“嗯。”她是什么性格的人,自己了解,不会轻易烦什么人,尤其是对他。他的性格旁人琢磨不透,她不是外人,可也不敢说自己能揣摩透他的心思,在千辰宫里虽然能天天看到他,可大部分的时间都不知道他在做什么,让她有种不知道要做什么的感觉。跑出去吧,又怕回不来,还怕他生气。老是待在宫里吧,又觉得浪费时间。这次出来她是玩得很开心,可玩了差不多两个月,他们是不是要修习佛法了?

    “以后,你想找我,不管我在做什么,尽管走

    到我的身边就好。”

    幻姬抬起头看着千离,“真的可以这样吗?”这算是他给她最特别的允诺吗?

    “你记住,你和别人不一样。语儿。”千离的声音很轻,轻得幻姬觉得他的声音又很重。

    对自己素来严格要求的幻姬并不晓得,千离对她敞开了心的容忍,他允许她进入自己的世界,哪怕在自己的世界里横冲直撞都没有关系,以她的性格和行事风格,他不认为她能激怒自己,或者说,哪怕她真做出什么他不喜的举动,他亦不会对她怎么样。

    幻姬笑,“怎么个不一样法?”

    “你说呢?”

    “我不知道。”

    千离笑道,“真的不知道?”

    “哎呀,你不要用这种口气问我话啦。”幻姬笑着从千离的身上滚了下来,看着遍地的白摩花,想到俩人此时还在幻梦神川海的海底,转头对千离道,“现在什么时辰了?我们要不要浮上去呀?”

    *

    幻梦神川海的上空,仙灵侍女变出一张床,将宠服抬着放到了上面,看着半个身子不能动弹的宠服,纷纷跪倒在她的床边,有些胆小的侍女轻轻的抽泣着。

    宠服看着自己的皇宫消失殆尽,而自己的族人也死伤过半,心中不禁概叹万千。如果她没有被困住,也许那些死去的族人里有能活下来的,她在天火炉里什么都不能做,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们混战。帝尊从始至终都没有出手相救,如果她没有得罪他,不晓得情况会不会不一样。种种如果都没有,只有一个结果。

    神川山消失了。

    “族长……”

    近身侍女喊了宠服一声之后,也哭了出来,神川山美丽了万万年,她们一直在这里生活,现在变成一片海洋,是不是以后她们都没有家了?

    “哭什么!”

    宠服看着床边的侍女,“我还没死。神川山虽然没有了,你们都还活着,我们能在山里活下来,同样也能在海上活着。”宠服停下来攒了一点儿力气,继续说道,“往后我肯定不能当你们的族长了,现在大家打起精神,想着怎么在海上好好的生活下去,然后待家园稳定了,你们要选出新的仙灵女族族长,带着大家一起壮大我族。”

    “族长,你不会有事的。”侍女哭得更厉害,“等你好了,还是我们的族长。”

    “我自己是什么情况我知道,不用废话。”

    仙灵女族里的仙子们游出水面快的,幻眼只出现了很短的时间,倒是后面游出来的仙子,不少的人出现了幻觉,因为身体上没什么伤,大家便也没太大的恐慌。

    舞倾扶着珑婉坐好,西海的将士们都围了过来,水性好的他们人人都游出了水,因为在幻梦神川海里并没有待很久,幻眼在西海水族人的身上没有持续多久,大家都恢复了正常。

    “九将军。”

    西海将士们看着身受重伤的珑婉,“九将军。”

    舞倾检查者珑婉的伤势,眼中泛泪,“九姐姐,是我不好,如果不是为护着我,你就不会受伤了。”她跟着她出来,是想成为能在外面独立行走让人崇敬的西海公主,像幻姬殿下那样,能一个人去很远的地方而不让人担心,父王母后肯定不会让她现在单独外出,她只能跟着她一起征战,或许不用多久之后,她历练出来,他们就放心了。而且,她以为,跟着九姐姐一起在外拼杀,她会更快的进步。“九姐姐,真的对不起。”

    跟了珑婉许多年的将士们看着舞倾,面上碍于舞倾的身份虽然没说什么,可心里觉得确实就是她的问题,一路上她出了几次问题,都是珑婉公主救了她,自己本事还不够就不要出来,战场不是歌台舞榭的地方,刀剑不长眼,虽然是西海皇族,可他们要对付的人也并非等闲之辈,真要取了她的性命,可不会给她复生的机会。就算是能重生,她一个深宫里娇滴滴的公主跟着跑出来干什么,不能帮忙不添麻烦就是最好了。他们跟着珑婉公主这么多年,九公主只有在大战之中才会受伤,那也是光荣的战伤,为了救一个姑娘让自己受伤,还是第一次。这伤,完全可以避免。

    珑婉无力的摆摆手,“舞倾你不用自责。是姐姐的本事还不够高,若不然就不得受伤了。”

    “九姐姐,你千万别这么说,是我不好,我知道这次给你带了很多的麻烦,我以后会……会改正的。”

    珑婉对着自己的副将说道:

    “去,看看我们还剩下多少人,大家整肃休息一会儿,准备回去。”

    “是,九将军。”

    舞倾看着珑婉身上的伤,“九姐姐,你身上的伤是百足穷奇劈下的,即便我们回了西海恐怕也没人能治好你的龙体,帝尊和幻姬殿下不是在这里吗,我去求他们。”帝尊虽然是个见死不救的人,可她相信幻姬殿下博爱天下万物,她一定会救她。“如果帝尊和幻姬殿下不救你,我带你去神界找麒麟上神,他肯定有办法救你。”

    麒麟上神……

    珑婉看着舞倾,有点心动后者了。这个……虽说她是个很彪悍的将军,但是她也是有一颗少女心的女将军啊,虽然晓得自己外表不好看,可在坚.硬的内心深处,她还是偷偷的为麒麟上神藏了一颗干净玲珑的少女之心。只可惜,他似乎一点儿都不喜欢她。不,是现在不喜欢她,她觉得如果两人能相处得久一些,让他看到她的优点,他会对她改观的。她也不想长得这么魁梧,可生来就是这个样子,她有什么办法。虽说西海龙族算是仙,可她就算变幻成别的样子,也是五大三粗的样子,尤其,她不习惯穿裙子,别的公主穿裙子是美丽天仙,她就是吓人大婶,穿了裙子不自在不说,走路都走不利索,只有穿上战袍,她才会觉得自己是个有用且受人尊敬的人。虽然麒麟上神只跟她说了两句话,可她觉得麒麟上神不是看外貌的好男神,她会用自己的真心打动他的。

    珑婉始终记得麒麟对她说的两句话。那是俩人的第一次相遇,在西海的晚宴上。

    “兄弟长得很壮实嘛,俊名可否告知?”

    她说,她是西海九公主珑婉。他于是说了第二句话。

    “珑、婉、公、主……”

    舞倾起身,想去找千离和幻姬,珑婉出声叫住了她。

    “舞倾,别找了。”

    “九姐姐,你身上的伤不能不治。”

    珑婉抬起手抓住舞倾,“帝尊到海底去救幻姬殿下了。你现在找不到他们的。”

    舞倾蹲下来扶着珑婉,“若是这样,我们就在这里等到帝尊和幻姬殿下出来。”

    “舞倾,殿下受了伤,你觉得她还有能力救我吗?就算她愿意,你以为帝尊会让她用仙术?”帝尊和幻姬殿下到底是什么关系她不知道,可帝尊是个见死不救的尊神,为了幻姬能去海里找她,足以说明幻姬对他的重要性,只需要稍微想一想就晓得,受伤的幻姬肯定不会有机会救她。“帝尊是什么样的人,难道你还不了解吗?”她身上中的天境符咒,如果不是碍于很久很久以前老祖宗帮了帝尊一次,他根本不会出手相救,他对西海已经不欠什么了,帝尊断不可能再救她的。

    听到珑婉如此一说,舞倾皱眉,“那……那要如何是好?”

    珑婉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没事,我们就这样回去,这伤,大不了养给十年八年,总会好的,只要不死人就行。”

    “不行!”

    舞倾目光坚决的看着珑婉,“九姐姐,你这伤是为了我才受的,不管怎么样,我都要为你想办法。”西海龙宫有医夫,可她身上的伤不是西海的医夫能治好的,命是不会丢,可若九姐姐十年八年不能征战,她要跟着谁一起出来历练呢?太子哥哥最开始也不认同九姐姐出征为将,是九姐姐用自己的本事说服了太子哥哥,但太子哥哥在十几位公主里也就认同智慧出众的大姐和统兵有方的九姐,她想求太子哥哥带她出来,只会换得他的不屑。何况,太子哥哥如今不怎么外出领兵了,想锻炼自己,只能跟着九姐姐。

    “既然殿下不能,我求帝尊试试。”

    珑婉看着舞倾,“不可能的事情。”

    “还没有做过,怎么知道呢?”舞倾看着珑婉,“帝尊救过我,也许念在老祖宗的面子上,他救你呢。”

    珑婉觉得舞倾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于是,说道,“既然你坚持,等吧。”

    “嗯。”

    过了一会儿,珑婉问,“要是帝尊不救,我们就回去吧。”

    “不行!”舞倾看着珑婉,“帝尊不救,我带你去找麒麟上神。”

    珑婉目光在舞倾的脸上停了片刻,没说不去,慢慢的低下头,自己运气为自己疗伤,能恢复一点是一点吧,只是,谁都没注意到,她的嘴角微微上扬,带着浅淡而羞涩的笑。

    在照顾珑婉的身体上,舞倾倒真是亲妹妹的风格,十分用心

    ,用仙法为她化出了床,虽然自己的修为不高,却尽最大的努力帮她修复伤口,看到她的伤口朝外面冒着鲜血,取了自己的龙须研磨成粉为她止血,疼得眼泪在眼底打转也没哼出一声来。

    珑婉让副将带着将士们回了龙宫,自己和舞倾在幻梦神川海的上方等着帝尊和幻姬殿下。

    “愚蠢的龙族。”

    宠服的话让舞倾不满,看到仙灵女不少,忍了心中的不悦。

    宠服目光瞟到舞倾的身上,“随便求求就能让帝尊为你出手吗?你以为你是谁。”

    “救人这种事情,你怎么知道他就不会。”

    “你姐姐那么聪明,怎么有你这样的妹妹。”宠服鄙视的看着舞倾,“别人求帝尊出手打架他都懒得理,你觉得救人他会?”

    舞倾自豪的看着宠服,“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有帝尊绝对不救人的想法,但我相信,身为尊神,他一定是个善良的人。帝尊没有在你的面前救人,不代表他没救过人,我的命就是他救回来的。”

    “你是谁!”

    听到舞倾说自己被千离救,宠服不敢置信的看着舞倾,凭她的容貌,竟然也能让帝尊出手相救,如何可能?鄙夷道,“幼齿少女白日做梦。”

    “你才幼齿呢。身为仙灵女族的族长,怎能说出这般没有礼貌的话来。你可以不相信帝尊救过我,可是你不能骂人。”

    “骂人?”宠服冷笑,“如果可以,我还想打人呢。怎么,不服气,来揍我啊。”

    舞倾性格温和,虽气愤不已,却想着自己是等帝尊和幻姬殿下出来好救珑婉,没有跟宠服起冲突,摆出不想理她的架势,和珑婉坐在一旁,静静的疗伤。

    半个时辰。

    一个时辰。

    两个时辰……

    直到天空出现了黑夜走掉的天光,千离和幻姬依旧没能出现在水面,舞倾不记得自己看了多少次海面,最后不由得担心千离和幻姬遇到了什么意外。

    “九姐姐,你说,帝尊不会出什么事情吧?”

    “帝尊修为岂是我们可想的,他肯定没事。”

    舞倾皱眉,“可是他还没有出现。”

    大部分的仙灵女在想办法于幻梦神川海上空生活,留了二十来个侍女和侍卫在宠服的床边照顾她,听到舞倾的话,闭目养神的宠服冷冷的说道。

    “你在这里,帝尊不想出现。”

    舞倾气着了,“我看是这位姐姐躺在这里帝尊才不出现吧。”看着宠服的绝色容颜,虽然身体瘫痪在床上,却一点不影响她的姿色,“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可是被帝尊困在天鼎里,若非殿下为你求情,帝尊不会放你出来。你是罪人,帝尊肯定不想见你。”

    宠服冷声道:“有种你给老子再说一遍!”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