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一世:白摩花开,心似琉璃,身似菩提 159

    幻姬曾在摩梵天书上看到过百足穷奇的画像,但画像毕竟只是书卷上的东西,记载上说得再怎么凶恶也不若看到真物来得让人感觉震撼。只是,让幻姬与众人难以置信的是,百足穷奇并非他们心里想的那种外形可怖的恶兽,翠绿的兽身上带着一层似雾梦幻般的白光,因为足过百,兽身奇长,庞大的体型让人心生丝丝畏惧,却因为它身上的色泽十分迷眼,引得人不舍转目的看着它。再细看,竟见麒麟上神站在百足穷奇的头上,那只眼如灯笼宽唇紧抿的巨兽居然不像以往的魔兽大吼大叫,很是冷静面对麒麟,扭动的身形不急不躁,更像是从从容容的面对一个和自己势均力敌的对手。

    众人还没有从百足穷奇的出现中回过神来,地霸虎率先反应,幸得征战多年的珑婉反应速度奇快,从虎口前救下了自己的十四妹。看着惊魂甫定的舞倾,珑婉好脾气的安慰她级。

    “没事,你第一次恶战这孽畜,难免经验不足。你到旁边照顾好自己,地霸虎给我。”

    舞倾还没缓下虎口逃生的惊险,看着珑婉一杆长枪挑虎须,英姿飒爽好一番巾帼不让须眉的气势,心中陡生起一股崇敬之情,如此骁勇善战的女将军竟然是她的九姐姐,让她如何不欢喜。这厢珑婉和地霸虎打的难分难舍,那边幻姬带着众多仙女力战恶灵猛兽。

    因为百足穷奇的出现,恶兽恶灵们的力量增强了许多,随着百足穷奇的苏醒,不计其数的恶兽全部跟随着它涌来,原本露出败象的猛兽们反扑幻姬和仙女们,一片圣光笼罩下的皇宫渐渐的被大片大片压过来的恶灵覆盖,四处都是黑压压的嘶吼声。

    见到幻姬她们人手不够,舞倾立即飞身前去帮忙吨。

    地霸虎也因为百足穷奇的出现而变得更加威猛,珑婉手下的不少将士被他咬伤,看着自己的人战斗力越来越下降,而地霸虎似乎越战越勇,珑婉决心拼死一搏,必须把这只家伙收服,否则西海那么多被它吃下去的虾兵蟹将如何能安心瞑目,而她又有何颜面成为西海百万大军的将军。

    珑婉手中的长枪掐诀一分为二,每一下的挥刺力度加了数倍,连连刺得地霸虎十几招,借着一个副将的掩护,将地霸虎的尾巴齐根砍下,地霸虎的嚎叫声顿时传遍仙灵皇宫。

    相较于珑婉的威猛,幻姬这边却显得力不从心了,非她们不能战,而是恶兽远远比她们多了太多以一抵十不费力,以一敌百尚且还有胜算,可以一对千便让很多侍女吃不消,尽管幻姬发散出来的圣光让侍女身上的伤能很快的复原,但若无数的恶兽没有给她们受伤的机会而是直接取了她们的性命,幻姬再有仙光普照,也无济于事。

    百足穷奇精若如斯,好几次想飞到仙灵皇宫这边来,被麒麟拦住,试图将它逼退。它心里的算盘他岂会不晓得。想到皇宫这边来一口气吞下诸多仙子,边战边用她们的灵力增添自己的道法,苏醒后的大魔兽还没来得及汲取一点仙灵就被麒麟先打了一闷棍,让百足穷奇如何不想吃灵体。混噩战了几百回合,百足穷奇还是没能接近皇宫,让它不免努力越来越大。

    打斗中,舞倾好几次看向一直在天空静静看着的千离,为什么大家乱成这样帝尊都不出手帮忙呢?看着她们打,难道他看不出大家现在很吃力了吗?晓得帝尊素来习惯见死不救,可连幻姬殿下他难道都不救吗?

    而幻姬,在所有人都指望千离能奇迹般的出手时,她一点儿奢望他出手的想法都没有,全神贯注的念决消灭恶灵。面对杀戮,她最想的是制止,可当善良的劝导已经没有用的时候,她明白帝尊为何会有她最先不理解的行事风格了。而她,也很清楚的明白,哪怕他们是夫妻,她和他还是有很多的不同,这些不同,他不曾强行要她改变,而她自然也不能用身份强求他一定做什么。他给了她足够的尊重,而她要修习的,是如何成为一个真正懂得四海六道八荒生存天则的女娲后人。

    和珑婉缠斗在一起的地霸虎忽然转变血盆大口,对着舞倾一口地火喷she出来,珑婉惊呼一声却是来不及。

    “舞倾闪开。”

    舞倾被熊熊的地火烧得翻滚十几丈远,而她身边的那些恶兽和恶灵也因为地霸虎喷出来的火被烧光,那口地火不灭不息的滚向别处,所过之处,恶兽和仙女若是躲闪不及便被烧死。眼看火光离幻姬不过数步的距离,娇俏的身影忽然飞闪,躲过地火攻击。

    地霸虎改变了战略,从西海的将士围攻中突破出来,混入了仙灵恶兽恶灵一起,不分谁是谁的混杀。珑婉和幻姬分别站在地霸虎的前后,幻姬手中的御灵剑召唤出来,脚下一朵盛开的语佛花,发出纯净洁白的圣光。

    “西海众将听令,群杀仙灵恶兽。”

    副将看了珑婉一眼,忽

    然明白,带着两个人飞到舞倾的身边保护她,其他的将士们则加入到仙灵女中,一起灭恶灵。而地霸虎,则由幻姬与珑婉两人合战。

    仙光飞闪,剑花如绚烂的星火,飞速高璇的仙气像是流光溢彩的天阶营火,将仙灵皇宫上方的天空映照得五彩斑斓,那一道道的光芒高处,是一个静静注目的白衣男子,不言不语,不躲不闪。

    有了幻姬的相助,地霸虎没多久便露出了难以相对的迹象,连珑婉都没想到,幻姬的修为竟然比她更高,在西海众位公主中,除了年纪最长的大公主,她算的是修为最高的一人,没想年纪比自己小了许多的幻姬殿下竟然有超过自己的法力,借着近身砍杀的一次机会,珑婉朝幻姬投去感激的一眼。

    幻姬收到珑婉的目光,心中微微一笑,当真是想不到西海的九公主竟然有如此的胆魄,敢将追杀这种猛兽到仙灵山来,比起她所见到的各处公主,她真是个异类,一个很值得人尊敬的异类公主。

    被珑婉的副将保护着的舞倾见到幻姬和珑婉配合的十分默契,羡慕不已,九姐姐和幻姬殿下应该没多少的交情,两人不过一面之缘,竟然能一起战斗,为何她则要被人保护在危险之外。幻姬殿下的身份那么尊贵都能上阵搏杀最凶猛的魔兽,为何她要屈于被保护的角色?

    舞倾默仙诀,飞身到地霸虎的跟前,想加入幻姬和珑婉的配合绞杀中,不料她cha入得实在太突兀了,珑婉避闪不及,虽然有收势,身子还是撞到了舞倾的身上。舞倾没想到会被珑婉撞到,尖叫一声,被震开一段距离,便是这小小的一段距离,让地霸虎钻了空子,看到了珑婉和幻姬原本默契配合的缺口,一个大势猛冲,冲着幻姬罩了过去。

    “小心!”

    珑婉对着幻姬大喊。

    幻姬反应不算慢,但怎么都没想到舞倾会忽然过来给了地霸虎可趁之机,掌心的仙法尽管同攻同护,却还是来不及。

    可是,幻姬想象中受重伤的情况却没有出现。

    从皇宫废墟里忽然飞出的天火炉直直刺入地霸虎的喉咙里,白色的焰火烧着天鼎,冷火蔓延到地霸虎的皮毛上,与他的猎猎地火烧拼着,痛得地霸虎声声嘶嚎。

    幻姬看着被困在天鼎里的宠服,惊吓不已。宠服的一条腿变成了被冻住,无法移动,被困在鼎内的她用尽毕生修为顶起天火炉冲了出来,给了地霸虎重重的一击。

    珑婉见状,长枪从地霸虎的身后奋力刺杀。幻姬也从惊诧中回神,提起御灵剑,通灵剑身,划空劈下,将地霸虎的头砍了下来。两声冲入云霄的震耳大吼之后,地霸虎的身体从天空里摔了下来。

    灰尘和火光散尽之后,幻姬与珑婉飞下来,天火炉力在已经看不到一颗绿色小草的地上,宠服筋疲力尽的弯着腰大口喘息,幻姬走到天鼎之前,想救她。心里有个声音一直在说,救她,一定要救她。刚才若不是她出来,她一定受伤了。

    “谢谢你。”幻姬轻声道谢。

    宠服慢慢的抬起头,看着幻姬,“我出来,不是为了救你。你别谢我,我也不需要你的谢谢。仙灵皇宫是我的家,我不能出来亲自保卫它,你拼死在战斗,改说谢谢的是我。那孽畜想在我的地盘撒野,身为族长,不管怎么样,我都得出手,哪怕会要了我的命,这是我的职责。”

    “你的腿,怎么了?”

    宠服轻轻的一记冷笑,“幻姬殿下,你不必同情我,也不该关心我,以后不管你是不是跟帝尊在一起,你必须要记住,不是每一个人都善良,不是每一次你的关心都会得到别人的感谢,也不是你的每一次同情都是正确的。善良,是有前提条件的。对不该善良的人,你不必去彰显你的女娲后人光辉,有些平和和美好,是通过无数的杀戮和鲜血才换得的。”

    幻姬坚持道:“但我不以为你该死。”

    “该死不该死,如果解释不通的话,我们可以归结于命运。或许,这次大劫不止对于神川山,对我,也是一次劫难。”如果不是因为异象,她和帝尊就不会来,没有相遇就没有后面的重重争取。没有人晓得事情会变成这样,她不后悔自己所做的任何事情,只是觉得命运好像太短暂了一点,还不够她变得足够强大,似乎就要对世间说再见了。

    珑婉带着舞倾飞了下来,走到幻姬的身边,拜小礼,“幻姬殿下,多谢。”

    “珑婉公主客气了。”

    珑婉看着天火炉里的宠服,没说什么,不懂的事情她一向不爱插手,但,道谢是必须的。

    “多谢你刚才出手相助。”

    宠服看着珑婉,“我说你哪儿来的野丫头,带着一只孽畜跑到老子的山里撒野,没看到我这里乱成一锅粥吗?”

    珑婉大概没想到宠服的脾气会如此暴躁,愣了楞,不好意思的道:“我乃西海九公主珑婉,追杀地霸虎到贵宝地,不想给你添了麻烦,实在抱歉。我会带着我的将士们帮助你们的。”

    宠服道:“那你还在这里看着!”

    舞倾看着态度不好的宠服,怯怯的道歉,“对不起。”

    “对不起有用的话,老子希望你们站我跟前道歉个九九八十一天,看能不能让我的皇宫恢复。”

    舞倾被宠服训得脸红,看着幻姬,“幻姬殿下,刚才真的不好意思,我是想帮忙的,没想到……”

    幻姬轻轻一笑,“没事。”

    宠服大声道,“什么没事。刚才要不是她插手进去,你和那个什么珑婉都能顺利砍了那只畜生,幸亏我出来了,你才没事。要是老子慢点儿,你现在肯定重伤躺在地上看着帝尊了。我说幻姬殿下,这种帮倒忙的人,你第一次不拿出点架子训好了,她会以为真的没事,下次遇到事情,她还会这样做,到时候不晓得谁会遭殃。这种不自量力的人,第一次犯错的时候就必须让她明白,没事别逞能,害死自己就算了,害死了别人你赔得起吗。”

    第一次看到宠服说这么多的话,幻姬觉得她的嘴皮子真的厉害,她遇到这么多的仙子,还是第一次遇到如此能训人的。看着舞倾脸红得眼泪都要出来了,她隐隐觉得不忍。

    “舞倾公主,宠服的脾气是这样,你别太难过。”

    宠服看着舞倾,“要是难过去一边难过,搁我眼前我看着烦。”

    老不客气的宠服让舞倾确实受不了,但好在她的脾气不错,而且知道确实是自己害了珑婉和幻姬,没说什么,走到一边跟着灭恶灵去了。

    幻姬看着宠服,忽然朝四周看去,想找千离的身影,看到他在天上透过繁多的人影看着她时,浅浅的笑了,刚才他便如此看着她吧?

    “如果让你现在不再喜欢帝尊,你做得到吗?”

    宠服哈哈大笑,“幻姬殿下,我以为你成熟,没想到,你竟然问出如此不经大脑的话。我别说让我做到,就连让我说出来,我都不会说。”

    “我的意思是……”

    “不用说出来。”宠服打断幻姬的话,“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但是我劝你不用费这个心思了,他不会放我出去的。何况,幻姬殿下,我问你,你的感情是说来就来,说没有就没有的吗?”

    幻姬肯定的道:“当然不是。”

    “那就是了。你凭什么让我的感情说没有就没有。我宠服确实对你做了不光彩的事情,可我的感情没有虚假,我喜欢就是喜欢,我不想遮遮掩掩,但凡我能有足够的时间和帝尊相处,我绝对会跟你好好的竞争一番,我可以输,但我要输得心服口服。而现在,我不是输给你,是输给了帝尊的行事习惯。”如果他稍微亲和一点,不让她觉得日后见他是一个不可能的奢望,她不会用七彩七星玲珑珠的法子留他。自然也不会被他困在天火炉内,生死未知。

    看着幻姬,宠服心里确实觉得抱歉,她不想牵累她的,只是帝尊在意她,如果不用在她的身上,帝尊留不下来。她想过帝尊会屈服她的恶劣手段,也想过帝尊将她一掌灰灭,可是,她唯一没想到的是,帝尊会困住她,让她不得自由。没有了可以随心所欲的方便行动,她留住他又有什么用呢?传说说,不要轻易招惹帝尊,她现在才明白,并不是说帝尊随随便便会取人的性命,而是说他会用最让人痛苦的方式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幻姬殿下,我喜欢他,就是喜欢了。如果你对帝尊的感情是说放就能放的,我会笑。笑帝尊。”

    “你没有这个机会。”

    幻姬轻轻一笑,从骨子里发出来的高贵和典雅让她瞬间变得光芒四射,连宠服都看得呆了。

    “你道我年纪轻,经历少,此话不假,我亦辩驳不得。可是,九万年的时光,虽然没有给我俯视天地的卓绝能力,却让我懂得在旁人看不到的地方细细思考。”

    她看到帝尊的感情那一刻,有过惊讶,甚至觉得那是帝尊又一次不怀好意的整治她。可是,她确定他的心后,对于他的感情自己是接受还是婉拒,她有过衡量。如果说,最初是不想伤害他。那么,当他对着她的封镜

    球说出她生他随的承诺后,她便很清晰的知道自己把他放在什么地方。只不过,平时碍于他给人的压迫感,她好像处处都趋于下风一般,可她自己晓得,若是不在乎,她何须放低身份妥协一回回,只消一次抬起高贵的头颅,以帝尊的自尊心和睿智,必然会晓得她是何意。爱情,不是只有一种回应方式。她的爱情,藏在她的忍让里,埋在她一次次对他的小心里。她是女娲后人,泽被天下万灵,可真正被她请进生命里的人,不会有多少个。而帝尊,就是其中一个。

    “你思考的结果是什么?”宠服问。

    “我爱他!”

    爱是什么,她其实不知道。圆的?方的?高的?矮的?也许爱根本就没有形体存在,只是一种感觉。她以为,世后对世尊是爱,小毛球对父皇母后是爱,她对天下苍生是爱,可她对帝尊的感觉,就和世后对世尊是一样的。她愿意为他留在三十三重天里,愿意与他朝夕相对生生世世,愿意为他生下他们的孩子,愿意随他去任何他想去的地方,做他想做的事情。若有一日,他需要她的性命,她也会给,给的毫不犹豫。爱的深浅她没法说,也不知道何谓深何谓浅,但谁也不可在她的眼前伤害到帝尊一下,哪怕他高为帝尊,在她的眼底,她只是她的夫君。

    高高在上的千离透过重重的人影看着地上的幻姬,重重叠叠的黑影让他看不大清晰她的身影,为此,他特地掐诀用了千里听音的仙法,将她和宠服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

    一大波恶灵涌过来厮杀珑婉和舞倾,密密麻麻的影子让他看不见幻姬,正想着她何必与宠服如此废话的时候,听到宠服问她。

    你思考的结果是什么?

    她道:我爱他!

    瞬间,千离的心咚得狠狠的紧了一下,跟着飞快的跳动起来。

    她说什么!

    围攻珑婉和舞倾的恶灵被一道忽然射来的白光扫得干干净净,连方圆十里的恶灵恶兽都化成了一缕青烟。众仙子不明所以发生了什么,面面相觑的看着忽然不见的恶兽。

    而幻姬,只觉身边突然间多了一个白色的身影。

    “帝……唔。”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