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一世:白摩花开,心似琉璃,身似菩提 158

    (幻姬缓和心口疼痛时,千离将她紧紧的拥入怀中,还以为只她不能亲昵他,原来连他都不能碰她。如此四十九日,她岂会不发现端倪。)

    没有等四十九天幻姬便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异常,之前她想亲帝尊,心口忽然很痛。刚才帝尊亲她,又出现这样的事情。一次,为偶然。若再次,她不以为是意外。等到身体的情况平静下来,幻姬从千离怀中抬起头,轻轻的,声音柔软得千离心底生出一片挥不开的怜惜。他以前看星华对受点小伤的飘萝露出十分心疼的表情觉得过于矫情,那点伤算什么呢,而今才知道,不是伤大伤小的问题,而是伤在谁的身上。自己心尖尖上的人,是不能受丁点伤的。他怀中的这个,只一句话便能让他怜惜浓浓,她心口次次剧痛,又岂能不让他果决的下决心要惩处级。

    “帝尊,你告诉我,我的身体到底怎么了?”她不喜隐瞒他任何东西,也希望他能诚实的告诉她发生了什么事情,“或许你觉得不需要我知道,但又或许,我知道之后,会更好的避免禁忌,难道你忍心看着我一次次的疼痛么?”说完幻姬觉得自己问了句废话,帝尊一定说,忍心啊,为什么不忍心,疼的又不是他。可是没有,他什么话都没说,只是低头定定的看着她片刻,将她的头托着摁到了肩窝里,安静的抱着,许久许久……

    一连三天,幻姬觉得帝尊太奇怪。不和宠服一起吃饭她能理解,他不喜欢和外人处得亲近,而她也小小的私心觉得这样挺好。可他忽然像是变了一个人,对她很温柔不说,每天居然好脾气的陪着她在皇宫里四处闲晃,有时候他心情好了,还带着她去神川山里看看。虽说帝尊这次带着他出来游山玩水已是让人惊喜不已,可她感觉得出,他的心情比在仙灵山那会儿更好。只不过,因为对象是帝尊,她总怕这份惊喜变成惊吓。什么好事没发生,帝尊凭什么心情忽然就很好?

    这天傍晚,千离带着幻姬回宫,不少的侍女见到他俩的身影退避得远远的,比平时更为恭敬,一人两人如此尚且不觉,到人人都如此时,幻姬觉得不对劲吨。

    “帝尊,你发现了异常吗?”

    “什么?”

    “从我们进宫后,侍女看到我们似乎都很害怕。”

    “不觉得。”这么多年,不管他走到哪儿,都是跪伏一地,一个个生怕跪慢了。

    尽管千离否认,幻姬却觉得她没有感觉错,这些侍女明显在惧怕他们。可细细想想,他们并没有做出什么不善之事吧。

    回宫的路恰好要经过仙灵皇宫的大殿,幻姬想到几天都没见到宠服,想着是不是去找一下她,见到大殿的门口多了许多的侍卫,不免奇怪,停下脚步朝那边看去。

    “帝尊,我们过去看看吧。”

    “不去。”

    幻姬刚想劝说千离,他又说了一句。

    “你也不许去。”

    “……”

    帝尊就是帝尊,哪怕是温柔的帝尊,那也又他的霸道和不容人抗拒。

    “可是你看那边那么多人,说不定出了什么大事。”

    千离看着幻姬,声音不紧不慢的反问,“人家山里的事情,你管的太多,好吗?”

    “……”

    好吧,确实管别人的事情太多会让他们反感,可明明感觉自己是在做一件助人为乐的事情,不晓得为什么,帝尊一句话就让她感觉自己做错了。果然,修为的高低决定一个人能否一眼看到事情本质。

    幻姬跟着千离还没有走两步,大殿里忽然传来一声女子凄厉的叫声,划破天空,刺得人心都发颤。

    宠服的声音?

    此时,顾不得千离不许她去,幻姬拉住他的衣袖,瞬间闪到了大殿的门前,疾步匆匆的朝里面走去。

    “帝尊。”

    “幻姬殿下。”

    一路侍卫侍女们纷纷跪下,直到大殿里面,在一片跪着的人中间,幻姬看到了一个冰色大鼎内困着宠服,此时的她一脸痛苦,表情扭曲得让人不忍多看。见到他俩进来,宠服的目光看了她一眼之后,紧紧的盯着她身边的帝尊。

    幻姬向千离求救,“帝尊,这……你能救救她吗?”这鼎她虽然没有见过,可也知道,在天界,颜色越浅的天鼎预示着天鼎的拥有人道法越高,其威力也就越大。此鼎为纯净冰色,近乎是没有颜色的天鼎了,用鼎之人修为的至高程度她乃望尘莫及。</

    “我知道帝尊你的习惯,可眼下神川山有大劫,若是宠服再出什么事,那山里的仙灵群龙无首,岂不是要乱么?”

    千离慢悠悠的问了声,“与我何干?”

    “但……”

    幻姬自知想劝千离救人实在太难,可宠服好端端的为什么就进了天鼎,下面烧的可是白色的火焰,这种火焰她只在书卷里看到过记载,从未见有仙神者烧出来。等下,书……书卷……

    忽然之间,幻姬惊恐的看着千离,她想她明白为什么从皇宫大门进来,那些侍女对她和千离十分恭敬了。他们的恭敬不是对她,而是他。

    “是你?”

    千离神情淡淡的,“然后呢?”

    幻姬很想说,然后你应该放她出来。可是,以她对千离的了解,他虽无情,却不会主动对人狠绝无情,一般人只要不招惹他,他从不会故意挑起什么伤害。何况,身为帝尊的他,神川山实在没什么他看得上的东西,自然也不会为了争夺什么奖宠服困住。说起来,必然是宠服先惹恼了他吧。

    “然后,你原谅她吧。”幻姬没多大把握的看着千离,“就算她错在先,你是帝尊,凡间不是还有宰相肚里能撑船的说法嘛,帝尊的肚子里岂非撑船这点儿宽度。”

    “宰相肚里即便是要撑船,也会看撑谁的船。”

    千离一句话,幻姬顿时接不上话。

    宠服在天火炉里看着幻姬,对她的好意,心领了,只是她以为,自己还是不要受她的好才好。

    “幻姬殿下你不必为我求情,你的求情,在帝尊看来是愚蠢的。”

    没想到宠服会如此说自己,幻姬愣住了。但,不知为何,她的心里反而更心疼起宠服来,对她一点儿不满都没有。

    “殿下你现在是不是觉得我非常的亲切,恨不得自己进来救我出去?”

    被宠服猜中心思的幻姬惊讶了,难道她的心里话都写在脸上了吗?还是宠服会读心术?

    “幻姬殿下,恕我直言。如果没有帝尊在你的身边,你还是不要在四海六道八荒里游历比较好。”

    女娲后人悲悯天人是一种天性,不是什么缺点。可她对人似乎太好了点,以为自己真的可以改变天地么,说得直白些,她现在还没那种本事,太过于自不量力了些。而她的好,未必人人都会感激。

    “你知道为什么你现在对我感觉亲切吗?因为我们是一对儿,不管我对你做了什么事,你都不会对我动怒。帝尊困住我,自然有理由,你的求情,我谢过,却知道没什么用,只会让我感觉自己的行为很失败。”

    幻姬走到天火炉的前面,“你说清楚。”

    宠服看着千离,苦笑,“原来你什么都没跟她说。”当初他冷落了她九天不闻不问,她以为他对幻姬的感情其实不过尔尔,没想到,他也能细心到这种程度。

    幻姬回头看了眼千离。千离朝她伸出手,长身如玉,神情平静,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连声音都淡得让人莫名的心安。

    “过来。”

    幻姬不想过去,她想晓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她又相信千离,慢慢的走到他身边,抬起手,牵住了他手指修长的温热手掌。

    千离什么话都没有说,带着幻姬转身朝大殿之外走。

    宠服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幻姬殿下你敢不敢拿帝尊跟我拼上一把?”

    幻姬停下脚步,转头看着宠服,她都痛苦成这般了还想跟她拼?

    “为何?”

    “我喜欢帝尊。不管他现在喜不喜欢我,我都想试试我好还是你好?若我赢了,灰灭也会带着笑容。若是我输了,当可瞑目。”

    幻姬问千离,“便是为了此事你才把她关进去的吧?”

    千离无言。他不想她心里有什么负担。以前看星华把什么事情都为飘萝做好,不想她承担一点儿事情,他觉得星华太傻,生于世,若是不受点儿坎坷,如何懂生存之道。现在想来,是他当时不懂。亦如此时,他便不想幻姬再多背负什么,身体或者心灵上的,都不想,她肩膀上的责任已经太大了。这些年她就是背着大责成长,处处会要求自己比别人要承担的多,那些东西已经超过了她能承受的重量。

    “不过是小事,其实

    你不用动怒的。”幻姬反而安慰起千离来,“天界那么多喜欢帝尊的,是不是人人你都要困住?”幻姬笑道,“别人喜欢你是好事,你该高兴才是。放了她吧?”

    说完,幻姬看向宠服,“我不会跟你比的。不是因为我怕输。而是我不会拿帝尊去拼任何东西,尤其是一场完全没有意义的输赢。不管输赢,我都是赢家。”

    “你就这么肯定?”

    幻姬反问,“你就这么怀疑?”

    “我不以为你适合帝尊。”

    “禅语里有句话说,世间万物,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幻姬的心境变得格外通透清明,“你现在觉得我不适合帝尊,可我足够的时光让自己变得适合他。现在不适合,不代表以后不适合。现在适合的,未必长久之后还会适合。”

    有句话,幻姬没有说出来,她觉得有用身份震人之嫌,但她心里很明白。

    我凤语佛的东西,不是谁想抢就能抢的去的!

    被困在天火炉里的宠服颇为惊讶的看着幻姬,她没想到看似娇娇柔柔的幻姬竟然会说出这样一番话,平时她给人的感觉实在是太温顺,而今看来,这姑娘只是收敛深藏了她的强势。

    “虽然殿下你这些话让我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可是我不得不告诉你,你的……”

    宠服的话还没有说完,千离的指尖闪现星点白光,可说时迟那时快,白光还未离他的手,整个仙灵皇宫突然剧烈晃动。

    神川山瞬间地动山摇起来。

    瞬息间,千离带着幻姬飞出了大殿,他们的身影刚现殿外的草地上,大殿轰然一声,全部坍塌。幻姬来不及想着去救人,周围的宫殿也开始了倒塌,只听见轰隆隆的声音,分不清楚是地面上的,还是从地面下传来,逃出来的侍女侍卫们纷纷被天地摇晃站立不稳。

    幻姬被千离抱着飞到了空中,仙灵女们见到跟着飞上了天空,一片浓的看不清人影的灰尘里,一团杀气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

    “帝尊,我想去救宠服。”

    幻姬知道自己的话可能会让千离不满,可是她并不觉得她足以致死,或者说,她心里总有个声音在告诉她要去救宠服,好像宠服对她来说是多么重要的人,不救她自己会后悔。

    “不要去听你心里的声音。现在好好应付围攻过来的恶灵吧。”

    千离的话音才落下,大批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恶灵冲向他们,已经有不少的仙灵女和恶灵混战在一起。

    飞快的,幻姬召唤出自己的御灵剑,飞身劈开扑过来的恶灵。

    一时,仙灵皇宫成了哀嚎不绝的战场。仙光飞掠,恶灵重重。不断的有黑影和白色的身影倒下,原本飘忽在空气里的花香渐渐的被让人反胃的血腥味代替。黑色的恶灵像是杀不绝,越杀越多,而且涌来了大批的恶兽。

    对付恶灵尚且还不觉得吃力,可是当四只恶兽围困自己的时候,幻姬有种回到了当初从西天到千辰宫找千离时路上遇到攻击自己恶兽的感觉。那时的自己一心念善,没有对它们痛下杀手,可现在听着仙灵女子们的尖叫声,她的灵台在一瞬间明白了。

    三年前,从坤雲山到南荒的路上,她遇到了双头鳛鱼不忍心取它的性命,那时帝尊忽然放她回天外天,当时她做好了被他恶整的准备,没想到他干干脆脆的就放她走了。那时,她百思不得其解,不知道为什么帝尊怎么忽然那么好心。现在看来,不是帝尊好心,是他觉得自己太蠢,蠢得他连整治她的心情都没有。

    帝尊那时没有说出来的话,她现在懂了。

    对恶物恶灵的善良就是对无辜人的残忍!

    当年她舍不得杀双头鳛鱼,那只恶兽便会在沼泽里吃掉一个又一个无辜的过路人,沼泽里安宁生活的生灵便会成为它的腹中餐。她放过了恶兽,却是留给了无数生灵丧生的可能。她若不能永远守护在沼泽中,能为那些无辜的生灵做的,就是除恶。可笑的是,她直到三年后才明白这个道理。

    心思敞亮清明的幻姬手中的御灵剑发出夺目的光芒,一挥而下,蕴藏着果决的仙力,将眼前的恶兽一分为二,从中劈开。在其他恶兽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幻姬连续三决,取了围攻自己的恶兽性命。一气呵成,心中再无不该有的悲怜。因为她懂了,不是每一次杀戮都是残忍,有些大善,藏在无情的挥剑之中。

    千离周身的金色仙泽光芒熠熠,不用他动手,恶灵和恶兽近

    不了他的身,白色的身影静静的飞在空中,看着幻姬带着仙泽迎战一只只攻向她的魔兽。看她打得顺畅,薄俏的唇角慢慢的勾了起来。

    看来,神川山的收获不小啊!对他,对她,都是!

    发现一剑挥下斩兽不过三两只,幻姬收了剑势,忽然飞高,双手对掌,旋开莲花婆罗指,默决于心。

    “净!”

    瞬间,一朵朵的语佛花从幻姬的身上飞出去,周围十丈内的恶灵和恶兽被一扫而空。得救的仙灵女子感激的看着幻姬,像是受到了巨大的鼓舞,一个个来了信心。

    幻姬稳住自己的心神,连续用了十次心诀,一次比一次的威力更大。千离看着开到自己身边的语佛花,笑容蔓延到眼底。难怪麒麟会说她的底子很扎实,照她此刻的心诀仙力来看,过去的岁月她在修炼上确实是下了功夫,也难怪女娲娘娘敢让她一个人独自来天外天,不过九万岁的年纪,却有着足以超过三十三重天里五十万年的修为,这姑娘的身体里藏着多大的力量恐怕不止麒麟,连他都没看出来。

    恶灵越来越多,恶兽来得也越来越猛,幻姬释放出来的仙灵杀伤力也越来越大,仙灵女子的仙子们自动围绕在她的周围,以她为中心代替了被倒坍的大殿压住的宠服。不知是责任心,还是幻姬的修为在战斗中增强里,悬浮在她头顶的银阳光芒百丈,护佑着被她的银光笼罩的仙女们,给予她们无穷的勇气和斗志,倒下的仙女们越来越少,不小心被恶兽伤到的仙子们也因为幻姬散发出来的光芒瞬间痊愈。

    那一刻,所有的人才明白,女娲后人,护佑苍灵,名不虚传。

    “吼!”

    一声震天大吼,黑幕下的东边天空里忽然出现一头浑身烧着烈火的地霸虎。

    地霸虎大跃冲来,幻姬改心诀默上,头顶银阳发出来的光芒大盛,讲地霸虎喷出来的烈火挡了回去。仙子们及时避开,未有人伤亡。再看时,一大队追赶地霸虎的仙人腾云驾雾而来。

    幻姬微微一愣,西海舞倾公主和珑婉公主?

    珑婉为首,带着大批西海将士将地霸虎团团围住,不管仙灵皇宫发生的事情,一心斩兽。

    一时,仙灵皇宫里的混战更厉害了。

    舞倾的余光瞟到至高点出的金色光芒,看清千离的脸是,大吃一惊,帝尊?他怎么在这里?再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却见幻姬带着一群仙子们在和恶兽恶灵相斗。正不解着,珑婉忽然一把抓住舞倾闪到旁边。

    “战斗的时候走神,不要命了!”

    “对不起,九姐姐。”舞倾拉住珑婉,“你看,帝尊和幻姬殿下。”

    珑婉看都不看千离和幻姬,用力甩开舞倾的手,她们追了足足半个月还没能把地霸虎拿下,这个时候哪里还有心思去管什么帝尊和幻姬殿下,身份再尊贵的人也不能比战斗更重要,要拜见也得等她拿下地霸虎才行。

    两团人厮杀不绝,原本宁静的神川山里处处是哀嚎声和吼声。

    幻姬带着众仙子眼看就要将恶灵打败的时候,忽然一道强劲的气浪冲了过来,将所有人都震得飞不稳。西边的天空赫然出一片翠绿得迷乱人眼睛的绿色。

    一记长鸣,一只不见身尾的百足穷奇霸天而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