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一世:白摩花开,心似琉璃,身似菩提 146

    因为星华布下了天登绝步结界,幻姬送千离到宫门口就不能再走出去一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千离的身影飞远,直到看不见,失落的神情才浮现脸上。不能因为自己的情绪耽误了他的正事,这一点她是晓得的。舞倾公主早点恢复正常也能早些回西海见自己的家人,想必西海龙王和王后对她定是日思夜想,百般牵挂。

    千离走后,幻姬并没有去找飘萝纾解内心的沉闷,回了厢殿,打算睡觉。她发现,睡觉是最佳暂忘一个人的方式,睡着了,便什么都可不想,睁开眼,一天过去了。如此闭眼,睁眼,十五个回合,她的帝尊就会出现。挥手退下了门口候着的神侍,幻姬关上门,朝自己的寝室走去。

    垂帘叮铃轻响,幻姬拨开珠帘的手放下,走过屏风,忽然停下脚步,看着床边坐着的人。一袭白衣款款,银发从他的背后落到地上,嘴角含笑的看着她,眉目里都是暖暖的笑。

    帝尊?!

    幻姬心里冒出来的第一个想法是,自己眼花了!站在原地,不敢上前,也不敢喊出来,只是看着他,怕自己稍微动一下就将床上的人吓得消失。心想着,自己当真是太不想和帝尊分开了,他刚走,自己就能出现幻觉,往后十五天可要怎么过去?看了一会儿之后,幻姬带着万般无奈的口气对着床边的人影说话。

    “如果你这个幻觉帝尊能出现我眼前十五天该有多好。”

    千离嘴角勾起,朝着幻姬伸手,“过来。吨”

    脚步十分轻柔的,幻姬走了过去,站到千离的面前,抬起手想碰他,可是害怕碰了幻影就看不到他,手抬起了两次都放下了。见状,千离主动牵过她的手,将她柔若无骨的小手握到手心里。

    “既然不想我走,为何还要急切的赶我回去?”

    “这次离别总是要来的。你不能不回千辰宫。”幻姬想到唯一见到的舞倾公主那次,“想到舞倾公主的时间很快就要没了,我如何能将你挽留在身边,来日方长,我们还有机会在一起。”等这次舞倾走了,她要多争取些和他在一起的时光,哪怕在他身边不做什么事都好。

    一番话毕,幻姬发现了什么。帝尊握着她的手是温暖的。如果是幻觉,那不应该是没有感觉的么?幻姬低头看向自己被千离握着的手,惊喜的喊道:“帝尊!”

    他没回去!

    千离笑着,稍微拉了一把,将幻姬拉近一步,搂着她坐到他的腿上,“以为是幻觉?”

    “嗯。”

    她让他回去,他一句坚持留下来陪她的话都没有,说走就走,她怎么会想到他还会折返回来等在房间里。虽然晓得明天他还是要回去,可今晚他回来的行为让她特别暖心,像是又占了他一晚的便宜一样,忽然觉得一晚上的时间挺长,能说很多的话,能抱着他很久。

    “你也不跟我讲一声。要是我去找世后了,你岂不要在房间里白白等上半个晚上?”幻姬心中十分庆幸自己选择一个人回来,不然可真就要惋惜了。

    千离浅笑,“等你回来看到床上躺着一个俊美的男人岂不是更好,被子都有人帮你暖好。”

    幻姬不觉千离说的那样好,“可是会失去跟你在一起的时间。”现在天气这么热,哪里需要他暖被子。若是回来看到他睡在被子里,她估计一晚上都不敢上.床睡觉,只会在床边傻傻的盯着他看一晚上。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

    幻姬并没有意指埋怨千离什么,却让他想到自己确实极少陪她,遂问她。

    “昨晚星空那么好你没怎么看,今天陪你去数星星吧。”

    幻姬笑着直点头,他在,做什么都好。

    星穹宫大殿的屋顶上,千离将幻姬搂在身前,陪着她一起数星星。一般繁星散开,能数得清的人不多,数了这颗落下那颗,可幻姬却让千离心赞,但凡他们能看到的星星,指着那一块她便能数清那一块,眼睛和她的心一样,明净的让人惊讶。幻姬靠着千离的胸膛,身子越来越放松,一只手抓着他的手放在身前,心情比前一晚好了太多太多。

    “帝尊你看,那颗好亮。”

    “嗯。”

    千离的目光只是在星空里扫了一眼,停到幻姬的脸上,搂着她的手臂稍微将她提起来一些,低下头,脸颊温柔似水的蹭着她的耳鬓,柔柔的,一下又一下,惹得幻姬感觉到软乎乎的。之前在千辰宫时,没注意夜晚的星星这么漂亮,当时怎么就错过这么多美好的时光呢?

    “帝尊,你说,在千辰宫看星星和在星穹宫这里看到的星星会不会有不同?”

    千离缓缓的闭上眼睛,下巴轻柔的靠着幻姬额穴旁边的发丝,轻声慢道:“等你回去后,就知道了。”

    “嗯。”

    有了千离延迟一天的陪伴,幻姬的心变得很安静,尤其是他今夜的惊喜。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渡。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

    忍顾鹊桥归路!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备注:《鹊桥仙》宋.秦观】

    最后一句话,幻姬轻轻的说了出来,宽慰自己的心。又非生离死别,她竟如此留恋不愿他离去,如今的自己当真不像过去的幻姬了,犹记得三年前见到他,对他的印象十分不好,嘴巴毒,特别不饶人,行事更是果决无情,那时她绝不会想到今日靠在他的怀中,对他喜欢有加。

    喜欢?!

    突然的,幻姬愣了,睁大眼睛看着前面,她刚才念的好像是‘两情若是久长时’,心中更是冒出一个叫‘喜欢’的词,她喜欢上帝尊了?一直都觉得是他喜欢自己,而她只不过不反感他而已,不忍拒绝他也是因为自己善良,从没想过她也是喜欢他的。幻姬皱眉,她喜欢帝尊的话,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从哪件事开始的?她怎么不知道,一点感觉都没有,如今却是喜欢他了?!

    千离眼底的笑,是无论如何都藏不住了。

    “刚念什么呢,没听清楚,你再说一遍。”

    幻姬哪里会肯,藏好自己的小心思,否认道:“我没说什么啊,一句随随便便的话罢了,帝尊没听到也没关系的。”要是让他晓得自己对他也似乎有情意了,不晓得会被他笑话成什么样子。她还曾信誓旦旦的对世后说自己绝对不会沾惹情爱的,哪怕帝尊对自己有心,她也会管好自己的心,可现在倒好。不行,她得藏着,严严实实的藏住。

    河古和麒麟漫步在星穹宫的花园里时,一不小心看到大殿顶上的两个人影。

    麒麟笑道:“真是好一幅‘天阶夜色凉如水,卧看牵牛织女星’的狼狈为奸、奸夫yin妇、妇人之仁画面啊。”说完,用扇子轻轻点了下河古,“哎,我用成语的水平是不是有所提高,快,夸夸我。”

    “你读书太多,请离我远点。”

    话音落下,河古的身影便上了星穹宫大殿的顶上。

    “天接云涛连晓雾,

    星河欲转千帆舞;

    彷佛梦魂归帝所,

    闻天语,

    殷勤问我归何处。”【备注:宋.李清照《渔家傲》】

    幻姬转头去看河古,他怎么来了?

    河古笑着走过来,挨着千离坐下,“问我归何处。我只想归到小离离的怀中去。小离离,你也抱抱我吧,不能总这样偏心吧。”

    幻姬的脸蓦然红了,不好意思的再看河古,低着头,不想离开千离的怀抱,可又觉得河古来了,她和千离如此模样多有不妥。心里还没做出个选择,麒麟的声音又传来。

    “河汉纵且横,北斗横复直。

    星汉空如此,宁知心有忆?

    孤灯暖不明,寒机晓犹织。

    零泪向谁道,鸡鸣徒叹息。”【备注:南北朝.沈约《夜夜曲》】

    摇着扇子的麒麟走到幻姬身边,笑嘻嘻的看着她,“其实我觉得,最后一句怎么是鸡鸣徒叹息,改成鸡鸡徒叹息,更有意境。”说着,看向千离,“是吧,千离。”

    离字的字音还没消失,河古和麒麟忽然飞开,装出十分惊讶的表情。

    “小麒麟,你看看他。不抱我就算了,现在竟然还对我下狠手,我的心哟。”河古捂着心口,蹙眉弯弯,“云母屏风烛影深,长河渐落晓星沉。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我都没有偷灵药呢,小离离你就让我过上了碧海青天夜夜心的日子,你真是好狠的心啊。你忘记了当年我陪着你在海边看风看雨看月亮了吗?我的……”【备注:唐.李商隐《嫦娥》】

    河古的话没说完,一道白光将他震得从星穹宫的大殿顶上落到了地上,千离缓缓的转头,看着用扇子捂着嘴笑出声来的麒麟。

    “你也来一下?”

    “呵呵,千离你不要这样动不动就揍人,女子皆喜欢温柔的男神,小心吓到你怀中的小姬姬。”麒麟嬉皮笑脸的看着千离,“你我老友一场,你跟你媳妇儿在这谈情说爱我们肯定不会打扰,这点儿道义我还是懂的。不过,这里是星华的窝,我们也是能上来坐坐的嘛。不要生气,你谈你们的,我和河古今晚诗兴大发,我们正吟诗作对,没有恶意。你们,继续。我们也,继续。让我们一起构筑和谐天界。”

    幻姬觉得好气又好笑,她跟帝尊卿卿我我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个尊神就爱跑出来打搅,难道是以前帝尊太过于毒舌无耻招罪了他们,如今抓着机会就来报复他?他们是不是比她还健忘,以帝尊的脾气,可不是个将别人挑衅放在眼底的人,记他的仇来招惹他,他可是会成倍儿的还回去的。

    “帝尊,我想睡觉了。”

    为了让千离相信自己是真的想睡觉而非为眼前的事情解围,幻姬仰着脖子转头看着他,“睡觉之前我能吃点东西吗?”晚饭时记着他要走的事情,胃口并没有多好,吃的少。

    忽然的,幻姬看到千离的脸在自己眼前放大,唇瓣上出现柔软的感觉,他长长的睫毛近得她都能借着月光数清楚。

    帝、帝尊……亲她了?

    千离的舌尖在幻姬的唇上扫了一圈,没有多加停留,微微退开,看着她开始染上红晕的脸颊,嘴角勾了下,抱起她飞下了殿顶。

    麒麟:“……”

    河古:“……”

    千小离,不带这样刺激人的!

    御道里星华搂着飘萝的腰肢看着大殿顶上发生的事情,在飘萝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将她悬空抱了起来,朝他们的寝宫走,他觉得,有些事情,不能等。

    飘萝挣扎几下,拉着脸,“你放我下来。你怎么能这样呢,每天沉迷女色是非常不好的事情,你以前没有这个缺点的,怎么现在这个缺点越来越严重。”

    “阿萝,你觉得,你的身体好点还是幻姬的好点?”

    “我觉得……”飘萝颇为自信的道,“应该是我吧。毕竟我比她大了许多,她还是个嫩嫩的年轻姑娘呢。”

    星华夸道:“阿萝,你也嫩。一直很美。”

    飘萝笑容消失,“你不要以为夸我几句我就会同意。你现在越来越不上进不努力了。”

    “我也觉得。娘子教训的是。为夫从今晚起,就要努力起来。”

    “那你能放我下来去书阁努力吗?”

    星华嗖的一下用法术回了寝宫,大步流星朝床榻走去,“娘子你刚刚说什么,为夫好像没有听到。”

    “……”

    星小华你还能再贱一点吗!

    “阿萝,你觉得我久点还是千离久点?”

    飘萝恼火的吼道:“我怎么会知道!”她有没有和帝尊怎么样过。

    “星小华你住手。”

    “我的衣裳……”

    “星……唔。”

    飘萝:帝尊你快点儿回去吧,以后和幻姬亲热的时候麻烦不要让她家的世尊大人看到。

    *

    第二日清晨。

    幻姬醒的早,睁眼看到千离还睡在她的身边,欣喜了,盯着他看了片刻之后,闭上了眼睛。当身边有一点动静时,没有马上睁开,轻声的说着。“帝尊,如果你也醒了,就放心的回去吧。幻姬她还睡着了呢。”睡着了,就看不到他走了。没多久,她的脑袋被人轻轻托起,枕在颈下的手臂抽了出去,后脑落到枕头上的时候,极力忍住不让自己的睫毛颤动,听着衣裳悉索,然后房间里归于平静。

    就在幻姬以为千离走了想睁开眼睛的时候,淡淡的白摩花香气忽然扑了下来,在她诧异间,粉润的唇上被人覆上了柔软,浓密的睫毛不停的颤动,感觉着谁的舌尖在描摹她唇瓣的形状,温柔得让她的心都逸得出水来。仿佛是本能的反应一般,幻姬微微张开唇瓣想伸出自己的舌尖时,覆在她唇上的人赫然退开,一双深邃的眼睛里极力在压着什么。

    待到幻姬慢慢睁开眼时,鼻息间只有白摩花的香气,不见那个俊美异常的男子,可她的心尖,却如倒了一大壶的蜜,甜得要醉人了。昨晚和今日的清晨,帝尊皆是主动亲她,一次比一次温柔,惹得她心房怦

    怦乱跳,紧张得好想用什么东西绑住自己的心脏,怕它会跳出心口。

    幻姬从被子里伸出手,指尖轻轻的抚点着唇,羞赧的笑出声来。

    “呵……”

    *

    千离为舞倾解咒的半月时间里,幻姬听话的很,一步都不出星穹宫,倒是飘萝和小毛球,两人在被星华的结界困了七天之后,按捺不住,好几次都想破界出去。奈何星华的修为比他们母子高了许多,每次被劲墙弹了回来,围着星穹宫俩人找缺口,俩人被弹回了不下百次。到后面,小毛球都忍不住埋怨起自己的母后。

    “为什么父尊布下的结界母后都不能出去呢?”在他的心里,母后是比父尊还厉害的人,如今看着自己崇拜的人变得不厉害,他有点儿忧伤,觉得自己是不是应该崇拜父尊去了。

    飘萝斜觑着自己的儿子,“那是因为你的母后我让你的父尊,如果我出去了,他的自尊心会受到打击。我得顾忌他的感受。”

    “那……既然母后不能出去,就让我出去吧。我出去的话,父尊的感受肯定还在,我是他的儿子,他不会怪我的。”

    飘萝抬起下巴,“我不想送你出去。”

    “为什么?”

    “不为什么,就是不想。”

    小毛球愤愤的跺脚,“母后越来越不好了,我去找父尊。”

    小毛球腾着小云朵走了之后,飘萝看着前面的劲墙,愤愤然,没事布置这么厉害的结界做什么,害得她在儿子的面前丢脸,今晚绝对不跟他睡一个房间。而且,他什么时候这么变态了,整个星穹宫都被他的结界笼罩,一个缺口都没有,防蚊子还是防蚂蚁?哦,是了,她家那口子从来就是这样贱兮兮的,当他徒儿的时候就被她用结界锁住过整个宫殿,想不到成了世后还要被困。

    飘萝焉焉的从劲墙边回宫时,经过星穹宫的大花园,看到幻姬一个人坐在亭中看书,走了过去。

    “什么书这么好看?”

    见到飘萝,幻姬笑了,“姐姐。”现在幻姬喊飘萝姐姐,喊得很顺口,喊星华姐夫稍稍欠了些,但见到了,学着喊姐夫的次数多了很多。

    飘萝用手挑了下幻姬看的书,“你和你姐夫可真有点像,没事就爱抱着佛理书看,这种书真的有那么好看么?”比起她看的那些书,佛理书简直丧心病狂,睡不着的时候翻几页倒是不错。

    “能静心。”

    幻姬将书合起,放到桌上。

    “姐姐怎么没有陪着姐夫。”

    “最近几天不要跟我提他的名字,提起他我就有火。”

    幻姬笑了下,“姐夫脾气那么好的人也会惹得姐姐你不高兴么?”

    “人无完人。虽然外头的人都说他是三十三重天里最完美的尊神,可是哪里真有完美一说,是活着的动物就有缺点,只是多少大小的问题。”飘萝一边给自己斟茶,一边道,“你们看到他的时候,都是他散发着优点光芒的时候,自然觉得他完美。可是在我面前,他那缺点可是张口就来。哎,不提他,一提他就气得晚饭都不想吃了。”

    幻姬轻轻笑着,她有跟世尊姐夫生气的机会,她连向帝尊发气的可能都没有,已经七天不见帝尊了,也不晓得千辰宫的情况怎么样了。麒麟上神从帝尊回去后就离了星穹宫,七天里再没来过一次,便是想问他点什么也不可能。世尊布下的结界对帝尊和河古神尊、麒麟上神形若虚设,来去自如的他们,这几天忽然都不见人,除了看书睡觉,她实在想不出还能有什么事情可做,李安泽七日打坐静心都没有往日的效果,心不静,亦难静。

    “姐姐,你晓得天镜符咒要怎么解么?”幻姬好奇的问。

    飘萝一口喝在嘴里,咽下后,掀起眼帘看着幻姬,“怎么忽然问起这个?”

    “不晓得是不是很危险。”

    帝尊那晚在殿顶陪她数星星的时候,她其实很想问他,天镜符咒要怎么解,可惜被河古和麒麟俩人冒出来打断了,回宫后吃了东西就安歇,倒把想问他的事情给忘记了。

    “呵呵……”飘萝笑道,“千辰宫里住的人可是帝尊,你别担心。”

    看着幻姬不展的神色,飘萝倒也明白她的心境,如果换做星华,她也会担心。不管他们在外人的眼底多么强大,在自己媳妇儿眼睛里都是舍不得受一丁点儿伤的,不论大

    事小事,总会担忧,希望他们能好好的。

    “天镜符咒,我也就是这次舞倾公主中了才晓得。”飘萝将目光投远,看着花园里开得鲜艳的花朵,最近她的脾气好像变得暴躁不少,吃东西的嘴也刁了,之前问过星华关于天镜符咒的事情,还记得多少来着?“听星华说,施咒的,必得是上古神兽,解咒的必须是非上古神兽,耗费解咒之人的仙力自然不必说,解咒的时候还有诸多的顾忌。”想了想,飘萝只想到了星华那次说了很多,她没一一记住,只清晰的记得一条。

    “啊,有一个顾忌我记得。天镜符咒不能破除消亡,只能从一个人的身上转到另外一人身上,此咒一旦中下,必得死一人。”

    幻姬惊得忽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难怪麒麟上神让帝尊小心,着可不是要小心的么,总得死一个人,不能舞倾公主被救之后帝尊就……

    “哎,你别紧张。帝尊肯定没事。星华说过,此咒中在舞倾公主的身上,就必然要寻一个女子来接下她的符咒。而且,符咒的转移带有天性,会选择比原来寄咒身体更好的下家。”飘萝扬手示意幻姬坐下,“如果不是因为如此,你以为帝尊为什么要把你送到星穹宫来?而且嘱咐不准我们离宫。你姐夫怕出意外,用结界封了星穹宫。如此,方可万无一失。”

    幻姬皱眉,“如此一说,岂不是终归有个人要死。”

    “那是自然。总不能每隔三个月就叫帝尊救一个人吧。就算他愿意,那些解咒用的珍品也不够啊。”何况,帝尊救舞倾公主已是给了老龙王的面子,再来第二个求他,估计只能等死。

    幻姬担忧不止,“现在千辰宫里还有人比舞倾公主更好吗?”从容貌、身体、血统来说,她不以为能找到下一个接符咒的人。

    “这个就不晓得了,既然帝尊能为舞倾公主解咒,必然就会解决这个问题,你莫要担心太多。”

    说着说着,飘萝又想起了星华说的另一件关于天镜符咒要解开时要注意的事,看着幻姬对符咒之事完全不了解,飘萝心里头掂量了一下,决定瞒着她不说。想必帝尊肯定没跟她说,若是她告诉她,说不定会叫他们之间出现疙瘩和嫌隙。事情不大,可放到哪个当娘子的耳朵里,都不算一件好事。幻姬一看就是的第一次和男子相处,不晓得想不想得开,万一钻到死心眼里去了,她岂不是害了她和帝尊没法好好相处。平白无故给她添堵的事情,她这个当姐姐的还是不要做的好。

    *

    又过一个七日。

    幻姬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月空,明天就是半月的最后一天了,不晓得帝尊和舞倾公主怎么样了?她认知的世界中,非黑即白,好人坏人分的很清晰。可舞倾公主的事情,让她迷茫了。救她,就必须伤害另一个女子,不救她,她就得死。如果一直救人救下去,对帝尊何尝不是伤害。她一直都觉得,一件事总能选择最好的方式解决。可现在发现,有点事情,不管怎么选择,都不尽善尽美,如何做都看着对,也看着不对。

    第十四天的晚上,幻姬没有睡着,躺在床上想千离,也想舞倾公主,更好奇千离选了谁接下了舞倾公主的符咒。心里闷闷的,觉得对谁都不忍,可是又没有更好的办法。如果她是个法力强大的女娲后人,是不是就能有多一种的选择?

    彼时的幻姬还不晓得,世间很多的事情没有十全十美的解决之法,能顾全得大局就很不错了。

    最后一日。

    幻姬早早的就醒了,想睡觉,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索性起床做早课。试了三次,总算是静下心来。

    与幻姬一样激动的是飘萝,数着日子过,总是过完了半个月,想到今天之后就能自由出宫,心情说不出的美丽。自由真是太可贵了,连带看了几天觉得不爽的星华都觉得他今天变得特别帅。

    晚上吃饭的时候,小毛球坐在飘萝的身边,不解的问。

    “母后,今天我看到小姨娘好几次去宫门口,她是不是想千离哥哥了?”

    “哎哟,不错噢,今天的小毛球变得好聪明。”

    小毛球一甩头,不服气的道:“人家本来就很聪明。”

    日光退尽,夜幕降临。

    时光如清清的流水不复返,很快变到了深夜。幻姬站在星穹宫的门口,望着来时的路,路上空无一人,千离没有出现。她以为,再晚一点他就来了。

    可,他一直就没现身。

    她等着,一炷香,

    又一炷香,一个时辰,再一个时辰……

    他,还是没来。

    整整一夜,幻姬站在宫门口等了千离一夜。

    她以为,当清晨的阳光穿破朝云照射到她的脸上时,他就来接她了。

    但是,当艳阳高照,脚踩身影时,他的身影还是没能出现在星穹宫门前的金色长阶之上。

    星穹宫的神侍将幻姬站在宫门口的事情告诉飘萝时,已是第十六的下午时分了,飘萝听后,快步朝宫门口走去,看着幻姬的背影,忽然生出心疼和觉得她傻气的生气来。帝尊肯定会来的,她这么站着,不累么?

    “幻姬。”

    飘萝走过,还没说什么,听见幻姬说。

    “他从来不失约的。”

    昨晚是第十五天,昨晚他没能来,她等。可今天不是第十六天么,都到了这个时辰,他为什么还没来?

    “许是事情耽搁了,等会儿就会来了。你在这里站了多久了?”飘萝拉着幻姬的手,“早膳和午膳听说都没吃,不饿么?就算你不饿,你也为姐姐想想,帝尊来了,怪责我没给你饭吃,你舍得?”

    幻姬眼中担心多过埋怨,看着飘萝,“姐姐,你说帝尊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怎么可能。他那么厉害,满三十三重天的人都有难也不会轮到他。”

    知道说什么都打消不了幻姬心中的担忧,飘萝强行拉着她离开了宫门口,带到她的寝宫吃了点东西,陪着她聊天,下午便也就那么过去了。

    天色渐晚的时候,飘萝看着屋外,忍不住也猜测帝尊怎么了,从千辰宫过来要不了他一天的时间,何况他和幻姬分开半月,相思情切,自然更想早点儿见到她。直到深夜,千离还没有出现,飘萝不放心幻姬,陪着她在厢殿里待到很晚,直到幻姬要休息了,才出来。

    第十七天。

    第十八天。

    一直到第二十天,千离都没到星穹宫。

    幻姬连着五天等他,担心了五天,也瞎想了五天,什么结果都想到了,最后她觉得没什么好想的了。若帝尊记得她还在星穹宫,自然会来的。若是不记得,等多久都是不会来。也许,舞倾公主康复之后,他被她的美貌和温婉打动了,觉得舞倾公主更适合成为帝后。又或许,他救了舞倾公主,再好心送她回西海,到西海那么远,来见她自然就迟了。

    *

    被星华结界多困住五天的飘萝终于忍不住在第二十一天的时候对星华起了声音。

    “我说你家那个帝尊是怎么回事?说好了半个月来接幻姬,他不想接她回去没事,好歹来看看她吧,人姑娘等了他五天了,一点消息都没有,谁晓得他和那舞倾公主是怎么了?”

    飘萝想到幻姬好几天不说话的样子,怜惜着,“被一姑娘惦记着是多美的事情啊,说好什么时候就得什么时候来,不来也让麒麟捎个信啊,让幻姬瞎等着也不嫌虐心得慌。”说着,飘萝气咻咻的双手叉腰,“要是出了什么事,趁早大家还能想法子。要是你家那个帝尊是因为看上了舞倾公主而不来见我家幻姬,看我怎么弄千辰宫!”

    星华噗嗤一笑,伸手将火冒三丈的飘萝抱到怀中,好脾气的哄着。

    “第一,不要一口一个你家帝尊。千离不是我家的。小毛球是我家的。”

    “第二,不要一口一个我家幻姬。幻姬不是你家的。我和小毛球才是你家的。”

    “第三,你难道觉得舞倾公主能比得过你的妹妹幻姬么?”还豪言壮语的要弄千辰宫,她怎么弄?放火烧呢?还是放水淹?

    “第四,娘子,你觉不觉得你最近的脾气好像越来越大了,这样不好,要静心。”

    飘萝也觉得最近最近的脾气是越来越暴躁,一点火就着的感觉,以前的她不是这样的,来脾气了哪里会说这么多的话,早直接动手了。

    正这时,一个白色的身影出现了门外,星华的目光扫过去,嘴角扬起,笑了。

    *

    星穹宫的莲花池边,幻姬站在池边看着风吹莲动,脑子里空空,不晓得要想什么,能想什么。恍惚间,听见身后传来脚步声。

    幻姬深深吸了一口气,“姐姐,你不用每天都来陪我的,我没事的。”

    <

    脚步声没有停,继续朝她走来。

    闻着扑鼻而来的莲花香,幻姬灵台似乎豁然开明,故作轻松的说道:“姐姐,我想回天外天去,或者想出宫到四海八荒里看看。”停顿了一下,继续道,“我不想再喜欢帝尊了。”她觉得这种喜欢累人,她看不透他的心,也摸不透他每次做事的想法,她和他之间的差距太大了。如果十丈红尘的情爱如此耗费人的心力,她真的不想要。

    幻姬身后的人脚步忽然停下,一双狭长的眼睛猛然亮了,她刚说什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