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一世:白摩花开,心似琉璃,身似菩提 140

    比预计顺利许多的拿到女娲泉内的泉水冰心,千离回去的路上腾云驾雾飞得不紧不慢,倒是幻姬心里暗暗着急,惦记着早些回去给舞倾公主解咒,千离御风腾云飞得慢悠悠的,她也不说什么,免惹他不悦飞得更慢。当然,若是飞慢些可能还是赶上他心情颇佳,最怕他反而飞回天净沙,一般人干不出的事情搁到他的身上就没什么不可能了。

    磨磨蹭蹭的飞了三天之后,幻姬和千离总算到了翠溪山,先前从这里去天净沙用了一天,这次到此花了三日,幻姬心算着如果用这样的速度回去,也不知有无足够的解咒时间留给舞倾公主。

    土地爷被千离召出来时,见到他俩,惊喜得跪在地上连拜了两个大礼,不等千离问话就主动说着,“帝尊,可需要我为二位尊神送午膳吗?吨”

    “嗯。”

    土地爷喜笑颜开,“小仙这就去。”起身后,消失前,忽然想起什么,又问道,“帝尊,可需要小酌一杯?级”

    千离什么话都没说,只是看了眼土地爷,幻姬没明白千离那一眼是需要还是不需要,但见土地爷一个字都没说的走了。她想,莫非连才见了帝尊两次的土地爷都能懂他的眼神,而她却不明白?想到有饭菜可以吃,幻姬心里忍不住期待了,连着三日虽不在天净沙里,可她还是吃水果。尽管帝尊给的都是仙果,对她有健体益寿的功效,可十来天吃的都是果子,她都要不知青菜是什么味道了。

    和帝尊在一起谨言慎行是必要记住的,但有一个好处却是哪怕他毒舌无耻也掩盖不了的。跟着凡事极为讲究的帝尊生活,只要不招惹到他不满,所享受的必然也不一般。例如,幻姬眼前的小楼阁。比起上一回帝尊在溪边变出的垂纱圆亭,这一次帝尊出手就忒阔气了。楼前溪水涓涓,楼廊飘纱漫漫,香炉烟丝袅袅,一张圆桌放在厅中,幽静的意境忽然而至。那白纱垂着的二楼,便该是他休憩的寝室了。眼下不过午时,帝尊化出这么大一座楼阁在溪水边,断不是为了吃一个午饭就走。难不成,他还打算在这里住上一晚?

    跟着千离走进楼阁,幻姬忍不住问道:“帝尊,我们是明日再赶路么?”

    千离故意曲解她的意思,“你想后天?”

    “不是。我是担心我们赶不及回去给舞倾公主解咒。”

    千离停下脚步看着幻姬,“所以呢?”

    “所以……”

    幻姬停顿了一下,将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我觉得我们不如午膳之后尽快赶回千辰宫。”救人如救火,宜早不宜迟,宜快不宜慢。哪里有像他这样的,慢腾腾的,像是在游山玩水。若神侍和麒麟上神取了东西回到千辰宫,岂不是要替他们多担心许多日子。他们费了这么多心血才难道泉水冰心,若不能成功的为舞倾公主解咒,岂不白忙了一场。

    “困了。吃饭叫我。”

    仿佛没听到幻姬的话一般,千离说完,悠悠然的走上了楼阁,睡觉去了。幻姬站在原地看着千离走开,有种被直接无视的感觉。不,不是感觉,而是实实在在被他无视了。

    幻姬在楼下的长廊里站了一会儿,困倦的睡意袭来。过去三日尽管没急匆匆的赶路,可腾云驾雾飞行再慢也无法安歇。估摸着土地公一时半会来不了,便转身走入厅中,准备小憩。行至堂中,忽然站定,朝楼阁的上层投去目光。自从在赤焰血境里误会‘帝尊死了’之后,她时不时下意识的想看到他,哪怕站在他的身边与他一起御风而行时也隔会儿便转头去看他,好像只有看着会眨眼的、鲜活的他才能打消她心中的不安。

    脚步轻盈无声的,幻姬走到楼阁的上层,撩起玄屏处的垂帘,看到千离侧身卧在床上,头枕着一条手臂,静若浅梦。房间里的摆设位置和千辰宫的寝室里一样,只是里外间缺了那道十二星宿屏风的遮挡,使得她在垂帘处便能看得他的身影。

    寂听风声,了无痕,

    悠然慕白,只道是,一帘幽梦。

    幻姬站在帘外看千离,只觉他静得像一幅画儿,却不知,他装饰了她的眼帘,她装饰了他的梦。

    瞧了几眼之后,幻姬欲放下垂帘到一旁休息,千离忽然睁开眼睛看着她。悠悠的,幻姬落手的动作便停在了半空中,望着他。

    千离微抬手,拍了拍自己身前的位置,幻姬明白看着他的动作,默然静了片刻,轻轻的走了过去,却没有坐到床边,只是低头看着他。

    “我吵醒你了么?”幻姬轻声问。

    答非所问的,千离道:“陪我睡会。”

    <p姬第一反应是想拒绝的,可转念便想为何要拒绝?她本就是上来看他的不是么,既然他要她陪他,不正是遂了她的意。何况,作为‘夫妻’,他们睡在一起旁人也无话可说。既不是第一次与他同眠,当就没那矫情的必要。

    动作轻雅,幽香淡淡之中,幻姬躺到了千离的身前,侧了身子面对着他,当他的手臂绕过她的腰肢时,又朝他的怀中贴了些,像一只乖顺的猫咪,欣然享受着与他的亲近。此时,她才觉得帝尊是真实的。若他不言语,她恍然之间会怀疑是自己出现了幻觉。他的‘死亡’,当真是把她吓得不清。

    土地公太想给千离和幻姬烧一桌好菜了,苦练了几日烹饪后,终于等来了再次发挥的机会,盘盘菜都倾注了他十分心思,尤其是在给千离准备的酒上,愣是忍痛割爱的拿出了自己珍藏千年的不醉无归。他觉得,帝尊宫里的珍奇宝贝多得数不胜数,一般的美酒佳肴对他而言也是再平常不过,只要出其不意才能让帝尊感觉到他的用心。不醉无归,就是这样一坛定能打动帝尊的好酒。等到土地公拎着食盒和酒坛子到楼阁前见千离时,离他拜别准备午膳已过一个时辰。

    “帝尊。”

    土地公在楼阁的厅堂内小声的喊着,“幻姬殿下。”

    无人回答,土地公朝四周看了看,不见人影,正想在喊,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

    “放桌上吧。”

    土地公吓了一跳,转身看着不晓得从哪儿闪出来的千离,“帝尊。”

    一边摆菜土地公一边道歉,“帝尊,实在是不好意思,耽误您和幻姬殿下用膳了,这些菜是我精心为你们准备的,希望你们能吃得……”

    “好吵。”

    土地公:“……”

    委屈的土地公不敢再说一句话,默默的将十个菜碟子摆好,又把不醉无归放到桌上,实在是想告诉帝尊他这坛酒有多好,可是帝尊嫌弃他吵,他若是开口不晓得帝尊会不会将他扫出去。若是不说,憋得委实难受。土地公纠结的看看自己的酒,又看看千离,最后选择……无声的退场。

    熟睡的幻姬感觉到有人在为自己绾发到耳后,嘴角轻勾,睁开眼睛,看着已醒来的千离。

    “醒了很久吗?”

    “一会儿。饿么?”

    幻姬老实回答,“你一说,有点儿。”

    “起床吃饭吧。”

    “土地公来了么?”问完,幻姬就跟着问了一句,“我们睡了多久?”许是让土地公在下面等很久了吧。

    千离看着幻姬不以为意的道:“吃完接着睡。”

    幻姬反应飞快的接上一句,“吃完就睡,睡醒就吃,那我成什么了。”

    千离撑身起床,悠悠的道,“除了体型不像,你以为你还和某类动物有差别么。”

    白了一眼千离后,幻姬起身,不等他系好腰带先自下了楼阁,看到厅堂内的桌上摆满了饭菜,走过去,入了座,香气扑鼻而来,馋得她味蕾大动。

    饭桌上,幻姬一句话都没与千离说。美食当前,她可不想被人打击从而影响食欲,先吃完,再能有力气被帝尊打击。几些日子不见,土地公的厨艺真是大有长进,幻姬忍不住想到了千辰宫里的花探真君,如果他也有这样的进步,那自己在千辰宫的日子会好过很多。只可惜,花探真君大概跟帝尊太久了,被他传染成怎么学都学不会熬粥的男神。

    千离尝了几口菜便没动筷子,只是土地公送来的那坛酒被他倒满杯,酒香四溢,很快整个厅堂内都是酒香,连不好酒的幻姬都忍不住赞叹,好酒!

    一杯酒饮下,千离难得的拿起筷子又吃了点东西,幻姬注意到他的神情颇为轻松,目光朝桌上的那坛酒瞟去,看来土地公还真是摸中了帝尊的嘴儿,原来帝尊看他的那一眼是让他备酒之意啊。幻姬自以为了悟了,帝尊看人若不皱眉便是默许。以后,她也学会对他察言观色。

    清清的酒香过后是一片醉人的桂花香,不似八月桂那么浓烈纯香,更像是雨后的末桂之香,极为清冽,一闻便要醉倒人的感觉。

    幻姬被空气里变幻的香气勾yin的动了心,伸手拿过酒坛,为自己倒了一杯酒,亟不可待的一饮而尽,“啊呼……”酒滑入喉,幻姬便倒吸一口气入了肺,以手为扇,不停的扇着自己的嘴儿。

    好辣!

    这酒闻起来十分醉人

    ,怎么喝起来却是如此的难喝。看着帝尊小酌,一番享受无比的神情,她还当这酒是多好喝的珍品,没想到竟是……

    忽而,幻姬扇扇的手停了动作,入喉的酒温温的暖着她的胃,暖流很快通贯全身,似软还暖,让人犹似置身在四月的阳光里,微风拂面,很是悠然自得。口中的辣味消失,变成了滑而不腻的感觉,让喝酒之人升起飘飘然之感。

    幻姬的目光再投到酒坛上,果然是好酒!看着坛子其貌不扬不像被精心用晶瓶装着的仙酿,可喝到嘴里这番滋味仙酿却难以相比。又伸手为自己倒了一杯,再喝尽。落杯时,幻姬呼了一口气,将口中的辣味吐了一些出来,没注意到,对面的男子看到她的动作,微微的勾唇笑了起来。

    贪杯的幻姬忘记了对面还坐着千离,再想为自己倒第三杯的时候,忽然感觉身子变得软绵绵的,竟没力气拎起一坛酒。醉了么?可她的思绪很清晰,她知道自己是谁,也知道身处何处,更晓得自己对面坐着的男子是谁,他们为什么会在这里吃饭,只是浑身无力,若是酒醉,全身该是燥热不适,而她却觉身心都是飘然舒服。

    半垂着眼帘的千离慢慢掀起长睫,看着对面脸颊粉红的女子,柔声细语,“过来……”

    幻姬摇头,倔强着,“我才不要过去。”话是明明白白的拒绝,可身体却不知道为什么会轻微摇晃的站起来,顺着桌沿朝千离走,到他跟前时,还要表明自己的态度,“我渐渐觉得你好,可你总不觉得我好,我不要跟你在一起。”她不明白的是,如果他嫌弃她,为何却又喜欢她呢?难道帝尊喜欢自己嫌弃的女子?这般喜好,当真是让人费解。

    千离缓缓抬头,看着跟前双眼带着迷离之色的幻姬,嘴角噙笑,“没得选。”

    她没得选!

    他,也没得选了!

    “我要选。”酒壮人胆,幻姬端出自己天外天殿下的架子,“我是幻姬。想选谁,就选谁。我……啊。”

    摇晃的幻姬冷不防的扑到了千离的身上,软乎乎的身子被千离扶着坐在他的腿上靠入他的胸口,清晰的意识变得半醒半醉,醉不到分不清楚今夕是何夕,但也清晰不到七分。脸颊蹭着他,低声控诉,“帝尊你是个坏人。”

    千离问,“你怎么对坏人的?”

    “咬你。”

    说着,幻姬两只手臂攀上千离的肩膀,十分自然的搂上他的颈子,一张小嘴朝他的脸上贴,一口一口的咬着他,浑身无力的幻姬,在她看来自己是发了狠劲儿在咬千离,一点儿不知她的力度更像是一口接着一口的亲着他。樱桃小嘴从他的脸颊上一直咬向他的唇瓣,白齿刚咬上千离的唇,桌上一只酒杯忽然嗖的一下飞向屋外。

    楼阁前的空地上忽然出现一个身影,修长的手指夹着屋内飞出来的酒杯,轻笑,“呵,看来,来得不大是时候。”打扰帝尊风.流还能安然无恙的笑着,他该庆幸自己和他的兄弟感情够深。

    星华脸上带笑的走进楼阁,幻姬虽然微醺半醉,但还能分清眼前的人是谁,害羞得想起身回避,腰身上的手臂反而搂紧了她,让她不得不小声的提醒千离。

    “帝尊?”

    “幻姬殿下想做什么请继续,我不会不好意思。”

    幻姬:“……”

    世尊,你好意思看,她不好意思做。

    星华坐到幻姬之前的位子上,赞道:“好酒。”

    “来得够快。”

    星华轻轻一笑,眼底带着捉狭,“不快点儿来,怕就错过一幕好戏了。”

    幻姬的脸烧得厉害,听得出世尊是在调侃她和千离,心中羞赧,用力从他的怀中挣扎出来,顾不得说上一句话掐诀瞬间到了楼阁的上层,摇摇晃晃的爬到床上,钻进了被子里。

    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的星华将酒杯拿到鼻端闻了闻,不急着喝下,看了一眼千离,“定下了?”

    千离不说话,星华又道:“对我不用如此吧。”

    “嗯。”

    千离淡淡的一个嗯字叫星华立即笑开了。

    “哪好?”

    千离笑了笑,“她又哪好?”

    “也许对别人来说,她哪里都不好。”星华的眼底带着无尽的宠爱和幸福,“可对我来说,她哪里都好。”

    <千离为自己倒酒,眼底一片清澈。诚如星华说的,世后在所有人的眼中也许哪里都不够好,不是上古神兽,没有温良贤淑,可在他的眼中,她好得没有瑕疵,是天地见他唯一想要珍惜的女子。付尽三世修为,也只想和她牵手相伴。而他,那个娇俏的姑娘,在所有的人眼里哪儿都好,近乎完美无缺,尊贵无双的出身,沉鱼绝色之貌,温婉优雅的姿态,卓尔不群的贵气,连她的笑都美得让人叹息。可是,在那些显而易见的完美里,他却觉得她哪里都是毛病。固执的善念,倔强的揽责,呆笨的言语,迟缓的反应,爱胡思乱想的愚傻脑瓜儿,连她的修为他都能掐出诸多不满。对于什么都挑剔非常的他来说,她实在是有太多不好的地方了。只是,就因为她这里不好,那儿也不好,他才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仿佛有个声音在跟他说。你看,她这么多的问题,如果你不护着她,她该怎么办?他的观念没有变,还是觉得人得靠自己。如果她本身不强大,总怕他出现没护得周全的时候。只是,一想到自己若不能将她护个万全,心中便生出对自己的鄙夷。既让她跟了他,怎能不好好对待她。

    端起酒杯,千离微微的拧了眉头。

    只是看上一个姑娘,怎地就生了如此矛盾的想法呢?

    既想她能顾好自己,又觉得她若能顾好自己,要他何用?当真是左也不是,右也不是。

    星华终究没能知道千离看上幻姬哪儿,或者说,幻姬哪里打动了千离,让他的目光停留在了她的身上。也许,真正的答案只有千离自己晓得,而他只想当成他自己的秘密,谁都不愿分享,哪怕是他。千离与幻姬的情,何所起,对星华来说不重要,让他有惊有喜的是,有人能让千离的脚步停留下来。若是幻姬不出现,照他的修果,至纯佛之境毫无悬念。为老友的私心里,多多少少不愿他离开他们,五百万年来,他一人走到现在,若是入了纯佛,红尘绝断,纵看他一生,只留一个孤字。如今,有了幻姬这个牵挂,算是止了他的脚步,惟愿他们能修个好的结果。

    “泉水冰心取到了么?”星华问。

    “嗯。”

    星华颇为好奇的道:“天净沙可非一般之地,你倒是厉害。”

    千离将杯中的酒喝下,缓缓道:“厉害的不是我。”

    “嗯?”

    “是她。”

    星华道:“幻姬?”

    “嗯。”

    千离将如何取得泉水冰心的经过简略的说与星华听,笑了下,“你我耗费半生修为未必能安然出来的天净沙,她一滴泪就破了。”

    星华但笑,不语。

    鸟鸣酒香中,楼阁的上层传来打斗之声,千离和星华对视一眼。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