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一世:白摩花开,心似琉璃,身似菩提 139

    被桃夭蔓藤紧勒的幻姬掐诀给自己全身布下三道护身结界,不让蔓藤伤到己身,此时她和帝尊在血境里,她知道保护好自己就是对他不小的帮忙了,她断不能受伤给他添不必要的麻烦。

    撑开勒身藤蔓的护身结界被压得越来越小,幻姬将全身的仙泽释放出来,把藤蔓尽力又撑开一些,手中的御灵剑挥洒出一道道应接不暇的刀光,把结界周围的桃夭藤成片成片的砍断化烟。不晓得是不是被幻姬凌云无惧的气势吓到,结界周围的桃夭藤蔓在她舞成剑花般的剑道招式里松动了不少,有些红色的蔓枝竟朝后收缩了。杀伐生灵时总会犹豫不忍的幻姬第一次手起剑落,十分干脆,大片大片的桃夭枝被她削毁成灰级。

    愈战愈勇的幻姬衣袂飘飞,在果决里第一次有了想要杀掉桃夭的yu望。不,或许应该说,她第一次认识到血境是一块邪恶的土地,竟然能将一颗没有善恶观念的桃核儿变成一棵只想杀戮的桃夭魔精,若是不能将桃夭除掉,在血境源源不断的元气供养下,不晓得它要变成怎样一棵毒物。此精,断断是不可留的。

    御灵剑通幻姬的心,感觉到她想挥斥灭尽的决心,发出耀眼的光芒,变得更加锋利,遇蔓即断其藤,慢慢的,幻姬的护身结界开始增大,围攻她的桃夭藤有些来不得退缩被她灭成烟灰,飘散空中。半绿偏红的一团藤蔓之中,一个鹅黄色的身影剑舞翩翩,空中升起的轻烟像是飘渺的云雾,将她衬得越发仙气漫漫,似真似幻。

    幻姬心中惦记在树下灭桃夭根枝的千离,手法越发的果断快速,从围成圈的枝藤里劈开了一个缺口,飞了出来。只是,当她朝地下看去,不见白色的身影,顿时心中微微一紧吨。

    帝尊呢?

    桃夭魔精树心吃疼,藤蔓虽然不如之前攻击的激烈,却是依旧追着幻姬不放,一根根的藤条凌空劈向她,纤细灵巧的身姿躲过攻击之后,挥剑斩藤。就在幻姬下定决心把藤条全部斩断的时候,一条条的藤蔓忽然快速的朝回缩,藤尖直刺巨大的树身,一根根树叶变成血色的藤条钻到了树干里面。看着树干上被藤条钻出来的树洞里流出红如鲜血的汁液,幻姬看着眼前的画面皱了眉头,怎么会不攻击她而去钻自己的树干呢?

    繁多的藤条钻到了树干里,二十余丈高的桃夭魔精树顿时像一个不断朝外面冒着鲜血的大球体,圆滚滚的树身里涌动着一条条的藤蔓,空气都是刺鼻的味道,让幻姬险些作呕。

    提着御灵剑悬浮在空中的幻姬四处寻找千离的身影,此刻他不可能去别的地方,定然就是在这里,只是为何看不见他?看着流着浓稠红液的树干,幻姬惊恐的想,莫非帝尊就在树干里头,藤蔓之所以撤回去不再攻击她便是因为帝尊在里面与她里应外合?思及此,幻姬握着御灵剑飞身上前,顾不得自己不喜那汩汩冒出来的东西,将一根根的藤蔓齐树干砍断。发现不论自己如何挥剑那些藤蔓都不再撤出来攻击自己时,幻姬愈发肯定千离在里面,所有的藤根都只对付他一人时,她当然相信这棵桃夭要不了他的命,却不想他受一点儿的伤。剑掠所处,轻烟袅袅。幻姬的心焦愈重,只恨自己不能一剑取了桃夭魔精的性命,嫌自己的手法甚慢。

    忽的,幻姬纵身飞高,广袖飞舞得像是她生出一对蝶翅,收了御灵剑,一口熊熊天火喷出,从桃夭魔精的顶端一直烧到他的根部,淡金色的天火焚烧着桃夭,痛意与树心里的许是不分轻重了,一条条钻到树干里的蔓藤扭动着从树洞里挥舞出来,空气里一片烧焦的气味,呜呜飕飕的风声里充满了嘶嘶的叫声。见桃夭藤冲向自己,幻姬掐诀将天火烧得更大,天火的颜色也变成了炫目的浓金色,风声里的嘶叫声越发的大了。

    没有犹豫,没有不忍,甚至脑子里想的是为什么天火还没有将桃夭魔精烧毁。彼时的幻姬还不晓得,一个人所有的怜悯和善良,是在最在乎的人没有危难时才可能存在的。她念的,只是为何千离还没有出来。

    心中揽着责任在于自己,幻姬天火不断中,掐入收妖诀,以期能尽快把桃夭灭掉。天火烈烈,帝尊修为虽是高深,却怕万一不小心被她的天火烧伤怎好。

    滔滔火光中,突然乍现一道白光。幻姬瞬间想到了千离,果断收了天火,火尽光亮,铃铃花开声中,群藤乱舞的桃夭魔精化成了一片片的虚烟,灰飞烟灭。

    浮光散尽,幻姬以为自己会看到长身玉立的白衣男子站在地上对着她淡然注目,可眼底出现的,竟是千离一动不动的躺在了地上。她眨了眨眼睛,以为看错了。怎么可能!帝尊他怎么会……

    不敢置信的幻姬再揉揉眼睛,确定地上躺着的就是千离之后,闪身落到他的身边,急从心来,“帝尊!”

    幻姬拿手试探千离的呼吸,竟是——

    没了!

    瞬间的,幻姬的心抽了一记,却是极快的就否认,不会的!一定是她弄错了,失误,肯定是失误,帝尊不会……

    幻姬再感千离的气息,依旧没能探得,又拿起他的手腕号脉,没有!

    心房越来越紧的幻姬冥神用心感觉千离的灵息,慢慢的,她心中坚定的否认变成了控制不住的抽紧,最后成了撕心的痛。怎么可能,战名赫赫的帝尊怎么可能会……

    幻姬将两人的掌心相对,传自己的仙灵精元给千离,希望能将他救活,让她惊慌的是,她的仙元他完全吸收不了,传给他的仙元都返回了她的体内。连自己的仙元都救不了,幻姬不死心的施回生术,仙力覆到千离的身上却没有任何作用。死亡,第一次如此接近她,哪怕是从西天去千辰宫找他的路上遇袭,她都没想过死亡有靠近自己,看着眼前的男子没了气息而她无能为力时,她发现生死离神仙并非虚之,不非沉睡和羽化两种,仙体可损殁,灵魂可出窍飘忽。

    “帝尊!”

    幻姬摇着千离的身体,不敢用力怕他身上何处受了伤会加重,却又恨不得使劲儿将他摇活过来。脑海里很清楚的认识到自己探不到他的气息,只是心里无论如何无法相信他死了。

    “帝尊你醒醒,不要吓我。”

    以前他拿假话逗她,此刻她多想他用假死来骗她。

    “帝尊……”

    幻姬伏下身子将千离扶了起来,纤瘦的她扶他扶得有些吃力,蹭着脚坐到他的身边,将他抱到怀中,让他的头枕在自己的肩窝里。明知自己的仙元对他没有什么用,却仍旧固执的将自己的内丹吐了出来,喂给了千离吃下,纤细的手臂紧紧的抱着他,奢望着自己的内丹能将他救活。

    “娘娘。”幻姬抬头看着血境的天空,“您福泽天地,求求您,帮我救救他。”幻姬的眼睛泛红,眼眶里迅速涌起泪水,她对权利和修为的渴望一直都不强烈,心里想成为娘娘那样的人,却不会强求自己非到那种程度不可。娘娘是辟世之神,永无人能超越她的尊贵和地位,她望其项背,只是成为一个能助万物的有用之人。可是,她现在多希望自己和娘娘一样强大,那样就不用抱着怀中的男子不知所措,除了能把自己的仙元和内丹给他,她什么都不能为他做。血境没有仙药,没有第三个人,她甚至没有足够多的法力来救活他。

    幻姬拿过千离的手,一只手紧握着他的,再试着渡自己的仙元给他,“你不是说过吗,我活多久,你就相随多久,我还活着,你怎么可以留下我一人在血境里。”幻姬用自己的脸颊蹭着千离的额头,冰凉的护额宝石抵着她的脸,“前几日你才与我说,不会抛弃我的,眼下可是想要弃我而去吗?”他们未必能出得了天净沙的血境境界,可终不该是用这样的方式离世才对。何况,他是帝尊,无所不能的帝尊,怎会因为一直桃夭就丢了性命。

    感觉到传给千离的仙元被送回自己的体内,幻姬的心越发的痛了,她一直忍着心痛,忍着泪水,忍着不去相信他没了气息。因为她不敢信,也不想信。她的帝尊怎么会丢下她一人在血境里孤苦无依,他再毒舌无耻,却是舍不得她有性命之忧的。他喜欢她,她还没来得及告诉他,她其实不讨厌他不反感他了,她还没来得及带他去天外天见女娲娘娘,他们还没来得及有宝宝,世尊和世后那种幸福的日子他们还没开始……这么多没有来得及,他怎舍得走。

    双臂用着全力,幻姬把千离紧紧的抱住,两行清泪疯涌的冲出了眼眶。她的心,好痛啊!

    幻姬整个人伤心得止不住的轻颤,咬着自己的下唇不哭出声音,好像哭出声就是承认他离开她一样。痛到心扉里,祈求都不知道是对天对地还是欺骗自己。

    “不要死,我的……”千离!

    幻姬的话没有说完,感觉千离的嘴唇似乎动了一下,惊喜的连忙放开他,竟是看到自己的内丹飞了出来,幻姬的心开始绝望,她的内丹可复活天地万灵,缘何独独复生不了他?

    飞出的内丹漂浮在空中,忽上忽下,幻姬轻轻侧身,伸手将内丹召回,一滴泪水滑过她的脸庞坠在她精致的下巴上。无声无息里,紧闭的一双眼眸慢慢打开,目光恰好落在她下巴尖那颗晶莹欲滴的泪珠上,修长的手指缓缓抬起……

    千离的指尖尚未触到幻姬的眼泪,那颗晶莹便坠落,滴到了红色的土壤里。

    白色的内丹落进幻姬掌心的时候,千离的手掌轻柔的抚到了她的脸颊上,瞬间让幻姬愣了,这感觉……

    “你不会有改嫁的机会。”

    听到千离的声音,幻姬的泪水忽然间猛涌而出,不及细思他的话,低头看着抱住的男子,惊喜不已,“帝尊!”

    望着幻姬哭红了的眼睛,千离微不可见的蹙了下眉头,手掌心温柔无比的抚摸着她的脸,“没事了。”

    幻姬用力把千离抱进怀中,第一次觉得失而复得真是个极好的词。

    “你要记住你答应我的,我没有死,你不准死!”幻姬带着微微的颤音,“我告诉你,我会活很长很长的时间,很长很长。”

    双臂紧拥怀中人的女子和享受着温香紧抱的男子都没有注意到,在他们的身边,那滴幻姬滴下的泪水忽然发出微微的光,渐渐的,光芒增亮,泪珠浮出红色的土壤,晶莹剔透。水珠逐渐扩大,很快将千离与幻姬身下的红色土地变成清清的水面,清净的水面继续扩张,如小池塘,如大湖泊,如无边无际的海……

    幻姬放开千离,看着自己的身周,怎么会变成这样?

    千离朝幻姬伸出手,握紧她放到他手心的柔荑,拉着她从水面站起来,看着整个血境变成了一汪水域,如果他想的不错,是她那滴泪水改变了赤焰血境。

    “帝尊?”

    幻姬担心又要来什么危险,下意识的握紧他的手,她不想再经历失去他的可能了。

    哗啦一声,整个赤焰血境像是被什么东西压塌了一般,红色的天瞬间消失,在远远的天边,一道蔚蓝色的瀑布从天而降,蓝色的水倾泻倒入了千离和幻姬踩着的水中。这一汪水域,他们不知是叫海,还是叫湖,或者只是一滴泪。

    蔚蓝色瀑布的顶上,忽然出现星星点点的闪光,千离微微一思索便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一字未说,长臂搂上幻姬朝瀑布御风飞去。

    “帝尊,我们飞过去没事吗?”幻姬不放心的问。

    千离轻轻勾了一下唇,“天净沙的传说看来要因你而改写了。”

    “嗯?”

    飞到瀑布的顶上,幻姬抬头看去,这瀑布并非由什么河流的水冲下形成,而是一片蓝色的海,或许称之为海还不贴切,只因那水太过于清澈,毫无杂质。即便是衍生下一道瀑布在水底,那水都静得毫无波澜。让幻姬惊奇的是,蔚蓝水底生瀑布,瀑布入了血境化成的海,那瀑布不就像是两处水域之间的联系么?

    一道亮光将幻姬的视线从上方拉到了近处,看着千离从水中捡起两颗晶莹闪闪的圆珠,猛然间反应过来。

    “女娲泉水底的泉水冰心?”

    千离微微一笑,点头。

    幻姬再抬头,这片蓝的没有波澜的水就是女娲娘娘当年悲悯天下人.流下的眼泪,那刚刚自己滴到血境的红色土壤里的那滴泪水……她懂了。难怪帝尊说,天净沙的传说要因她而改写了。

    原来天净沙不是无人可进入,而是仅有一人,便是她,女娲后人幻姬殿下。她的泪水滴入天净沙的地面,不论身处何处境界,女娲泉的泉水都会为她打开畅通无阻的指引之道。她与女娲娘娘之间的通灵之力,与生俱来。

    将泉水冰心收好,千离带着幻姬飞向女娲泉的水面,到了水面时幻姬真正明白一句话。天净沙消失的时候血境才会破掉。女娲泉出现,天净沙便不存在,金沙全部变成了纯净的蓝色之水,整个天净沙就是女娲泉。难怪困住他们的赤焰血境会消失,当天净沙消失的时候,它化出来的任何境界都会消失,只剩下女娲之泪形成的天泉。天净沙的波诡和危险便是因为它肩负着守护女娲泉不被破坏的责任,如此大责,怎会容人轻易出入。

    带着幻姬飞到云端之上,出了天净沙,千离才放开她。云下的一片蓝色水面,顷刻之间又变成了金色的天净沙,平如川,无波无澜,一如静得一丝细微涟漪都没有的女娲泉。

    看着和来时见到的画面没有任何差别的天净沙,幻姬心中不免唏嘘,他们两人困在里头这么多年,有好几次都是死里逃生,只是怎么都没想到,如此叫人恐惧的天净沙竟是她一滴泪就能破开。

    “早知我的泪水能让女娲泉显身,当初一来,我就该哭的。”

    千离却是声音轻轻的说了让幻姬颇有些心凉的话,“早知你会哭,就不该带你来的。”

    “为何?”

    幻姬不解,“因为我给帝尊添麻烦了吗?”可是,她的泪水不是帮到忙了么,如果没有她,即便是他一人来了天净沙,怕也是不能取得泉

    水冰心吧。不过,若是他一人来,她……“以后,不准你一个人来天净沙。”说完,幻姬觉得不对,又补上一句,“不是,以后任何危险的地方,你都带着我,不准一个人。”

    担心千离的幻姬并不懂千离的心,在他看来,宁可自己流血,不想她流泪。

    千离悠悠的道了句,“带着你好让自己的灵魂不能回仙体么?”

    “我哪有让……”

    等等!

    幻姬吃惊的问,“在血境里你灵魂离了仙身?”

    “那桃夭魔精的魂灵藏在树心里,若不灵魂出窍,怎能将它彻底灭除。”

    “你不是死了?”

    千离挑眉,“你觉得我有那么没用?”

    “看我哭得那么伤心你的仙灵魂魄不早点儿回仙体。”幻姬又恼又担心的皱着眉,想到以为他死了自己那么伤心,忍不住抬起手捶了一下千离的心口,每次恼火不晓得怎么发泄时,她就喜欢捶他的心。

    千离张了下嘴,到底是没打击幻姬,忍住了,张开手臂将她搂到怀里。不是他不想回,而是他刚要回去,她就传仙元给他,把仙元退回到她的体内,她又强迫的给他她的内丹。仙灵之魂要回仙体,必得仙体毫无外力侵扰,若不是瞧得她伤心那般,他怎会急于把她的内丹逼出身体。不忍打击她,是晓得她所做的皆是想救他,那一颗颗从她眼中滚出来的泪水全部都烫到了他的心上。终究,是自己让她哭得那般伤心。

    “以后上哪都带着你。”

    “那你收回那句‘早知道我哭,就不带我来’的话。”

    千离微微的叹了口气,“我收回。”

    幻姬轻轻的推开千离,“说得如此勉强,想来也不是真心的。”可即便如此,以后他去哪儿,她也是要跟着去的。

    “刚巧有句想夸你的话,你既如此说,我说出来也是无益。”

    幻姬眼睛一亮,“什么夸我的话?你说说看。”

    千离低低的啊了一声,“忘了。”

    幻姬:“……”

    御风飞行的祥云上,一个娇滴滴的女音说着,“说啊,什么夸我的话。”

    “年纪大了,记性不好。”

    “帝尊不老,英姿潇洒,俊美翩翩,玉树临风……”

    有没有弄错,帝尊,这是她在夸他了吧!太无耻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