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一世:白摩花开,心似琉璃,身似菩提 138

    看着手里的平安桃,幻姬觉得喂不是,不喂也不是。帝尊的心思当真是摸不准,一会儿不吃一会儿吃,好在他们是‘夫妻’,喂他吃东西也不是什么太羞于做的事。四下无人,就是做的不好也没人笑话她级。

    怕千离吃了一口就不再吃,幻姬尽自己最大的可能咬了桃子一大口,送千离嘴前时,忍不住为自己的聪明暗赞。这么一大口吃下去,帝尊就算是不再吃了也等于是寻常吃的两三口。只不过,她想的聪明,有人却不遂她的意。

    千离看着眼前一大口桃肉,咬下一小口,优雅小嚼,咽下,再咬一小口……

    帝尊怎么可以这样?!

    幻姬暗道失策,帝尊原来愿意一口一口的吃桃子,她何苦咬下一大口叼着,照他这般一点点吃,还得好几口才能吃完,她口里都出现口水了,不能让它流出来,可也不好咽下去。

    看着千离吃了五口后,幻姬叼着的桃肉才被吃了一半,她都忍不住叹息,她那一口是咬了多大,居然让帝尊要吃这么多次吨。

    呃!

    正在幻姬想着自己要不要用手势催催帝尊赶紧吃完时,剩下的桃肉忽然被他一口吃到了嘴里,两人的唇瓣贴到一起,柔软的触感到让幻姬一下子酥到了心底,睁大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千离,没了反应。

    口中的鲜嫩桃肉什么时候被吃了过去幻姬不晓得,直到唇瓣被什么软软的东西轻扫时才突然回神。认识到千离的舌尖在碰着她的嘴儿时,幻姬吓得后退,拉开两人面颊的距离,腾得一下红了脸,像是被火烧着了一般。

    “我……你……”

    不晓得要说什么的幻姬只发出了两个字音,随后目光撇开,不敢看千离,心口怦怦直跳。想退出他的怀抱,却怕他不高兴。贴着他,又觉得不好意思。低着头,不知所措。想起在翠溪山水中和他的耳鬓厮磨,他那时下颌轻碰她的颈子和肩膀,轻亲她的耳廓,她以为作为夫妻一道鸳鸯浴时做到那般就算是最亲密了。可不想,原来他的舌尖还能抚她的唇么?

    待脸上的红晕消散一些,幻姬小声的问千离,“帝尊,你还要吃吗?”

    “还想用你的血盆大口吓我一次?”

    血……血盆大口……

    幻姬抬起头,颇为不满的,“我咬那么大一口是为了帝尊你能多吃点?”她这么好心,他却嫌弃。

    “所以呢?”

    “所以我是为了帝尊你才那样的。”

    “那吓人的一口不是你咬的?”

    幻姬焉了。每次想表现的好一点,事实却是让她反而出糗。既然如此,剩下的桃子就由她自己来吃完好了,三天多没吃一点东西,放在以前不敢想。一言不发的,幻姬默默的把剩下的平安桃吃完,打了一个哈欠,困意袭来。张开手抱着千离的颈子,伏到他的肩膀上闭着眼睛睡了过去。

    困倦几日的幻姬着实是累到了,睡着之后赤焰血境里刮起了血色狂风,千离抱着她躲闪过后,听着她均匀的呼吸,忍不住勾了下唇。

    无边无际的飞行中,一场充满了腥味的血雨疯狂落下。千离用一朵纯光白摩花变出了一顶花轿,搂着幻姬坐在里面,白色的花瓣合拢,将他们封在花苞之中。透过纯色的花瓣,清晰可见外面的血雨染红了花瓣。

    千离低头,看着怀中睡得安稳的幻姬,墨瞳深邃,猜不出他此时心中在想些什么。

    走不过百步,地表震动。飞不过三个时辰,狂风大作。等不过半日,刺腥血雨。赤焰血境里的环境恶劣难存,此才三种,之后还有多少险恶的东西等着他们,他亦料不到。从查看的情况来看,血境比天净沙要小一些,只是血境似乎比天净沙更为活跃,这个由天净沙幻化出来的境界,如果天净沙不消失,它就一直存在,他们眼下连血境都出不去,何能让天净沙消失?

    无奈的是,天净沙要如何此会消失?

    *

    出了天净沙的百曦一刻不停的回了佛陀天的星穹宫,将千离和幻姬被困血境的事情告诉给星华飘萝,想看看他们是否有什么好的法子将他们救出来。

    飘萝打发小毛球出去玩,看着坐在椅子上脸色有点黯沉的星华,她认识他许久,很少见他露出此种神情,哪怕他们的感情不被天道所容时,他眼中有的亦是坚定和信心,可现在,他的面色让她晓得,帝尊和幻姬的情况不容乐观。

    “星华,那个什么

    血境真的如此厉害?竟然能困住帝尊?”在她的认识里,四海六道八荒早已没有能让千离放在眼底的地方和人物,他的名声可不是随随便便被人封起来的。

    星华微微蹙眉,“天净沙不消失,血境不会破。”

    飘萝道:“天净沙比南荒的玄冰天地还难毁掉么?”当年毁掉玄冰天地时,听闻千离眉头都没皱一下,双手优雅一摁,把人南荒国主的镇世宝贝毁得个干干净净。

    在一边的百曦出声说道:“天净沙存在万万年了,不会消失。”

    “换而言之,帝尊和幻姬再不能出来?”

    百曦深深的凝眉,“现在看来是这样。”

    房间里出现静然无声的沉默,星华的不言语和百曦的沉重神色让飘萝感觉到事情的棘手,怎么会有那么危险的地方,居然把帝尊都锁在里面了。

    “大洪荒时期还没有天净沙吧,既然是后期出现的,就必定有可以破解的法子,只是我们现在还不晓得罢了。”飘萝看着星华,“不若翻翻古典,不对,问麒麟。他到处游山玩水,虽说八卦,但听到了事情多,说不定他知道有什么办法能打开天净沙里的血境。”

    星华道:“麒麟去了堕天冰海找火龟珠。”

    “这个要命的关头他怎么跑去堕天冰海了。”

    “要解舞倾公主的天镜符咒缺了东西,时间不足两月,麒麟和千离分别去一个地方取东西。”

    飘萝心直口快,忍不住道:“人,是要救。可是,也得看看怎么个救法吧。”帝尊答应救舞倾公主,他已是有这个心了,但是凡事总得量力而行,一个西海的公主而已,天界两大尊神都为她奔波了,不论成与不成,他们都尽力了。若是因此折了帝尊和幻姬殿下,多少个西海龙王都赔不起他们两个人。倘是那帝尊也怪,从来都是见死不救,为何这次对西海十四公主竟这般大费周章,愿意救她也就罢了,还带着幻姬一起去了天净沙,幻姬不晓得哪儿危险,他也不知道么?

    百曦眉头不散,若是单看帝尊和幻姬的性命,只为救舞倾公主,实在有让人唏嘘的理由。若不能出来,倒是一下就去了三条性命了。

    “世后娘娘,眼下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只能尽快想办法救帝尊和幻姬出来。”

    星华问:“前前后后,他们可是去了十四天了?”

    百曦点头,“算上今日,是第十五天。”

    “若是我记得不错,千离还要留半个月为舞倾公主解咒,本就没有两个整月的时间,如今给我们的时间只有二十几日了。”

    飘萝问,“若是像当初我们更改天道那样,找河古神尊过来,和你一起将天净沙变成桑海,可行?”

    星华摇头。

    “那时恰好有运,他和麒麟合力改变的沧海桑田是确实出现异象。天净沙此时运道正常,莫说我和河古合力,就是千离麒麟都参与,怕也改不了它。”

    一切天物,皆有其存在的道理,若是出现异象,也才是它气数尽了。否则,能给改天运?

    百曦试探性的说了一句,“不如我去找女娲娘娘吧。她是辟世之神,若有她出手,天净沙未必不能消失。”

    星华和飘萝对视一眼。

    飘萝问,“女娲娘娘会来么?”

    “幻姬殿下是她的后人,她疼殿下非常,应是不会不管的。”

    飘萝心喜,点头,“如此,我看行。”

    只是,星华一直沉默。没说好,也没说不好。看到他的脸色没有变好反而变得更差,百曦不免问他。

    “世尊可是觉得哪儿不妥?”

    星华微微叹气,“女娲娘娘能出手自然是好。”只是,他担心的是,女娲娘娘能救的也仅仅就是幻姬殿下一人。千离不是上古神兽,他的修为高深不假,却不知他的劫数是不是在位及帝尊时都尽了。若这次天净沙是他的大劫,又该如何是好?他从不救人,出手救幻姬已是难得,又费神的救舞倾公主,是他的命中天劫来了么?熬不过去,可会魂归天净沙?

    百曦和飘萝都听得出星华在担心什么。

    “古神去天外天时,我去天净沙瞧瞧。”

    “嗯。如此甚好。”

    飘萝道:“我跟你一起去。”

    *

    幻姬一连睡了三日才醒来,醒来的时候,看到千离的侧脸,嘴角扬起,笑得暖心。忽然,打了一个冷颤,感觉气温太低。

    精神修心的千离慢慢睁开眼睛,看着幻姬,两人对视了一会儿。幻姬从千离的怀中坐起来,看到两人所处的地方,猜测的问,“白摩花中?”

    “嗯。”

    好冷!

    幻姬又打了个颤,双臂抱胸,透过纯色白摩花看出去,外面白茫茫的一片,花瓣上冻出一条条的冰棱。走到花瓣旁边,寻不到红色,问道,“帝尊,我们又换了境界么?”

    “没。”

    “既还……”话没说完,幻姬哆嗦一记,冷得直颤,走回到千离的身边,想挨着他,见他抬起手搂自己,顺势就偎依到他的怀中取暖,“既还是在血境里,怎么会……”这么冷。

    千离将幻姬抱紧一些,拿着广袖盖住她的身子,轻声叮咛她。

    “勿念杂事,静心修法。”

    开始幻姬冷得不能潜心修心,见千离闭着眼睛,便学着他一点点排除杂念进入到定然修法中,好在她的资质不错,仙术修炼的底子扎实,慢慢的静了心,仙泽一层层的变得仙亮,将寒气都抵御在身外。入了定心诀的幻姬不晓得,她睡了三天,而在过去的三天里,千离抱着她一起闯过了多少让人惊心动魄的场面,漫天的血水化成一片汪洋朝他们扑来,似利刀般割人肌骨的寒风,烧灼人衣裳的烈日高温……所有的危险他都替她挡在了美梦之外,不让伤害惊扰了她的梦。

    四个时辰过去,在天色微微亮的时候,寒冷渐渐散去,白摩花上的冰层融化,一滴滴的雪水从花瓣上低落到地上,地面渐渐露出了红色的土壤。

    天光全部亮起来后,气温恢复了正常,千离和幻姬同时醒来,看到幻姬脸色白得近乎透明,千离拿手试了她的额头温度。

    “呵……”

    幻姬轻笑,“我没事。别担心。”正说着,小肚子发出咕咕的声音。

    千离出现几天来难得一见的笑容,从袖中给幻姬拿了一瓶仙露出来,“睡了吃,吃了睡。”

    被调侃的幻姬手里接过仙露,因为太饿,没顾上跟千离斗嘴,乖乖的将仙露都喝完,将精致的瓷瓶放在手里把玩,在道谢之余忍不住问千离。

    “帝尊,这些东西是你在千辰宫里就为我准备的吗?”

    “姑娘家,面子不要太厚。”

    幻姬:“……”

    千离打开白摩花,和幻姬一起飞出花苞,看着恢复平静的血境。他在里面待着倒不觉什么,左右在千辰宫里习惯一个人静修,可幻姬不行,她现在和他一起看不出什么,待他为她准备的吃食尽了之后,这里可是连一滴水都找不到,她熬不住多少日子。现在莫说找到女娲泉水底的泉水冰心,就是带着她出天净沙都没有头绪。

    白摩花花苞在千离的拂袖中化掉,忽然一粒东西掉到了红色的土壤里。

    幻姬看着渐渐沉到土中的平安桃桃核,了悟,她前几天吃完桃子一直把桃核抓在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松开了桃核。千离想把桃核毁掉时,整个桃核儿都入了土中,这几日一直抱着她在花中休养生息,倒没注意到她那颗桃核。

    “应该不会有事的吧?”幻姬问。

    “但愿吧。”

    他们在血境里走几步都有意外,桃核落了土,怕是也得生出什么事来。

    忽然之间,千离问,“你可清晰记得娲皇宫的圣水泉长什么样子?”

    “记得。”

    “待会儿我若需要,你可能将它的模样化出来?”

    幻姬想想,“应该不难。只是,帝尊,我不明白。”

    原来,幻姬睡觉的几天,千离带着她按照他们行走的原路回到了他们被卷进血境的地方,从天净沙进来的时候,他们离女娲泉应该很近了。如他召唤出小白,汇天地之力,或许能冲出一条路来带她出去,只是,他们的运气必须十足十的好,若是刚好他破开的地方就是女娲泉,则有一分成功的希望。若是寻的不准,即便是多年没有祭出的小白现世怕也无能为力。倘若她能化出圣水泉,说不定因为和女娲泉是天宫八格对立,能映照出女娲泉的位置,更便于他找准。

    千离和幻姬刚想有所动作,从红色的土壤里哗啦一声冲出一条绿色的藤蔓,直飞他们。

    眼明手快的千离带着幻姬躲开突袭的藤条,飞出丈远,落下桃核的地下生出更多枝叶,一根根的冒出来,张牙舞爪,没多久,一棵二十余丈高的桃夭树长在千离和幻姬的面前。

    “桃夭魔精?”

    千离勾唇,看着幻姬,“你倒也有点见识。”

    “帝尊,是我的错。”

    “与你何干,不要什么功劳都揽到自个儿的身上去。”

    幻姬看着故意说得轻巧的千离,他是不想她自责才如此一说吧。

    “如果把桃核收好,也许就不会出现这样的事。”

    千离抓着幻姬再躲开桃夭树的攻击,风轻云淡的道:“收哪儿也会有此一出。”该来的,躲不掉。要不出现这只桃夭魔精肯定还会出现别的幺蛾子,比起血境里的东西出来,他宁可是绿色的桃夭魔精,起码总算让他看到了除了红色以外的颜色。

    桃夭魔精扎根的地上,红色土壤里一条条的树根在蔓延,疯狂的汲取红土的能量,试图让自己变得更强大。

    千离数到白光射出去,将扑面而来的绿色蔓藤削个干干净净,飞身变出一把白光剑握在手中,去斩断桃夭魔精的地根。幻姬想跟上去帮忙,那地面的藤条一支支的朝她飞来。好吧,她跟着帝尊,总要有点作用,地面上的东西就交给她来处理。

    仙泽护体,头顶银阳浮现,幻姬祭出自己的御灵剑开始斩断桃夭藤蔓。起初,她只是砍断藤蔓,没想到那些掉落的藤蔓居然落地生根,又长成一棵棵的小桃夭。幻姬念杀诀通染御灵剑,再被其断掉的桃夭蔓藤皆化成了一缕缕的轻烟。

    地下的根藤蔓延得非常快,地下营养吸取的越多,桃夭的威力就越大,千离余光中瞟见幻姬被无数藤条围攻,加快绝杀根藤的速度,那一片片白光中,仿佛听到撕心裂肺的嘶吼声。

    被桃夭藤围袭的幻姬心如平镜,挥剑的姿势行若流水,飘逸非常,近身的蔓藤全部成烟飘散。太多的藤蔓让她看不到千离在哪儿,只是心中毫无畏惧,因为晓得即便是在看不见的地方,他一定在关注她。若她有不测,他定会出现来救她。不过,她要做给他看,她不是没用的幻姬殿下,而是可以保护他的——帝尊的幻姬。

    千离和幻姬在奋杀中同时发现了一件事,绿色的桃夭魔精渐渐变成了红色,褪去绿色的它开始和血境融为一体。不用千离说,幻姬晓得,一定要在桃夭魔精完全血境化以前将它灭干净,否则他们不用想法子出血境就会被这棵桃夭魔精给折腾得精疲力尽。

    没有第二个物种跟自己争抢能量的桃夭魔精将源源不断的血境元气吸收入体,迅速的变大,褪去绿色的也越来越快。

    当所有的绿色藤蔓都围攻上幻姬的时候,被密密麻麻的根藤包围的千离蹙了眉,绝杀诀掐出,白光剑发出一声声白摩花开的声音,剑指树心,ji射而去。树心吃痛,绿色藤蔓疯狂的朝幻姬收紧,将她紧紧的勒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