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小说 > 引领第八代

第280章 论分级

    “中国正在发生着新的导演接过旧的导演的领导权变革,我们熟悉的第五代导演张等人,已经在中国被一位年轻的导演超越,是指在商业电影领域。这位叫白雨涵的28岁导演,已经拍摄了五部卖座电影,他第五部电影《同桌的妳》成为了中国本土电影票房冠军。他被寄予厚望,最终超越《阿凡达》在中国创下的2亿美元记录。”

    英国最著名的电影杂志《帝国Empire》如此介绍了白雨涵和他的最新电影《同桌的妳》创下的票房奇迹。《帝国》在电影杂志领域十分著名,它是英国发行量最大的电影杂志,主要在美国、澳大利亚、土耳其、俄罗斯和葡萄牙发行,受众很广。

    伴随着电影《同桌的妳》票房一路高歌,量变引起质变,白雨涵的名头逐渐进入了国际媒体的眼中。在中国本土拿到一个多亿美元的票房,做到这一点非常困难,起码中国电影商业改革这十年来,只有一部《阿凡达》做到了。

    《让子弹飞》虽然也号称破了一亿美元,但是那是为了宣传而夸张,水分很大,冷静一段时间后,真实票房就浮出水面了,票房距离一亿美元还有一段距离。

    《同桌的妳》才是国内第二部破亿美元电影,也是华语片第一部在国内破亿美元电影。如果说《阿凡达》是全球性的奇迹,用来参考标准太高,那么《同桌的妳》这一次取得破亿美元,就值得深思了。

    “中国电影市场已经成长起来。会是下一个好莱坞吗?”《时代周刊》亚洲版的封面,是《同桌的妳》的海报,白雨涵和佟丽亚上课的那一张。

    杂志内容却是由《同桌的妳》这一次票房奇迹,开始引申。剖析中国电影市场的发展与未来。文章有很大一部分,是《时代周刊》的记者,采访白雨涵的对话。

    对话是大年初六,也就是2月8号进行的。那时候刚刚完成对《同桌的妳》上映四周的票房统计,7.9亿人民币,约合1.2亿美元。

    “在中国,导演是分代的,前面四代导演都已经渐渐淡出了电影的一线工作岗位。第五代导演非常有名气,譬如张一谋、陈凯歌,他们都在国际上拿过很多大奖,作品的艺术价值受到一致肯定。第六代导演。譬如贾樟柯、张元、王小帅,他们也在国际上拿过各种大奖。这两代导演在艺术上成就很高,商业的成就却略显不足,你的出现,恰好弥补了中国导演在商业上的缺乏。这种弥补,在你看来是偶然还是必然?”记者托马斯提问。

    白雨涵回答:“很显然是一种必然,我和中国任何一代导演都不同。可能我现在很年轻,我喜欢拍一些在别人看来,并不是那么有深度的电影,我喜欢电影娱乐的一面。

    中国其实不缺乏优秀的导演,我们的电影发展有过严重的断层,但是我们在艺术成就的探索上,始终走在亚洲前列。同时我们也必须承认,在商业道路上,中国电影还狠稚嫩,很多导演。包括我。并不清楚如何去用中国电影取悦全世界观众,好莱坞能够取悦全世界,这很值得我们学习。

    中国导演能够做到艺术,就一定能做到商业。大国文明的家底有足够让我们挖掘的宝库。我们的电影产业商业化很短,我们国家很大。无法像韩国、日本这样轻易的扭转政策,惯性使然会使我们很长一段时间要处在转折期。

    但我为什么说,我拍电影赚钱是一种必然?因为我们国家的经济发展很快,观影人数逐年递增,未来一段时间,肯定是供小于求,电影赚钱相对会很容易,只要有好的作品出现,肯定会取得非常辉煌的票房成绩。这就是我认为的必然。”

    托马斯提问:“现在西方有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他们认识到中国电影市场的巨大潜力,但是不知道如何发掘这个市场,中国市场很复杂。你作为中国大陆商业成就最好的导演,对中国电影商业化发展有一个很清醒的认识,你本人也是中国电影市场的主导者之一,掌握着一家大型影视公司。你怎么看待中国电影市场与国际的对接?”

    白雨涵回答:“其实这个问题涉及到两个点,中国电影要走出去,外国电影要走进来。中国这个市场很大,很巨大,潜力也同样巨大,未来五年或者十年,产出的票房超过北美我毫不怀疑。

    现在令人困惑的是,产业的兴旺对中国电影的利弊,我们的政府现在大力扶持电影业,也欢迎与外国电影业进行交流,互通有无。但是这种交流它有一个保护机制,我们首先必须保护好自己的产业不被外来的产业摧毁,这种保护,限制了走出去和走进来。

    所以现在有些人会反对这种保护机制,我本人是支持一部分,反对一部分。譬如说我支持合拍片战略,这种中国电影走出去的捷径,我们落后别人尤其是好莱坞很多,我们要赶上去,的确需要走捷径。

    现在世界上大部分观众,可能还把中国电影的印象停留在功夫上面,这种印象使得中国电影很难被正确看待,再加上文明的差异,汉语又不如英语使用广泛,使得中国电影走出去太难太难。我们尝试合拍片,尝试去通过这种方式改变印象,这很好。

    我想,外国电影要想走进来,合拍片是一种非常好的方式。

    然后我也反对一部分,我反对的是分级制度的渺茫无期,我不知道为何中国出台不了分级制度。我只能说,没有一个好的分级制度,这让中国电影与外国电影的交流,变得困难了。很多优秀的外国片,譬如好莱坞的R级片,几乎(不是绝对)不可能出现在中国。

    我举个例子,我很喜欢一部恐怖片《电锯惊魂》,它是R级片,暴力血腥,在中国没有出台分级制度前,它永远不可能引进来。即使引进来了,也会删改的面目全非,完全没有一开始的意义了。

    所以在我看来,中国电影如何与国际对接,这是一个需要很多年磨合的老大难问题。解决的办法,需要一点一点去尝试,可能会花很多年。”

    托马斯:“分级制度的确是一个很难办的问题,但我想中国迟早会出台,你认为多少年可以讨论出来?”

    白雨涵回答:“我觉得一百年以后会有希望。”

    话题就此打住,换到另外一个方向了。当时采访时,托马斯是有继续探讨下去的兴趣,但是白雨涵不想多谈了。

    在中国,想要出台电影分级制度,的确需要一百年以后,因为分级制度的核心,还是电影产业的法制化。

    众所周知,电影是一种很重要的宣传手段,是很重要的意识形态。在中国基本上涉及到意识形态的东西,都不会法制化。最明显的就是,没有《电影法》、没有《新闻法》、没有《互联网法》。

    任何法律,再详细,再明确,总会出现这样那样的漏洞,总会被钻空子。如果没有法律就意味着没有空子可钻。这是人治与法治的博弈,是意识形态领域的战斗,不要看政府口号喊得响,要法治,中国五千年文明的根深蒂固,从来都是人治占主导地位。

    如果人人都依法了,谁还依权啊,文化部、广电总局都依法办事,那就成了服务部门,电影过不过审核,交给分级制度说了算,他们就没这个权了,带不来这个利了。除非文化部和广电总局的领导是圣人,否则绝对不会支持分级制度。

    外面骂得再凶,也没用。

    就算中国进入法治时代,排队领号,跨进法治大门,电影产业也肯定是排名靠后,得在外徘徊个几十年,才能轮上前进门。而且法制化只是最大的因素,导致分级制度出台不了的因素,还有很多。

    譬如说道德因素,无论别国怎么怎么支持色.情、暴力,在中国都不会被支持,因为中国从来没有任何合法消费色.情内容的场所,电影肯定也不行。中国不存在单独的电影体制,它只是整个思想文化宣传体制的一个触角。

    单纯改进这个触角,几乎没有意义。

    正是抱着这种想法,白雨涵虽然喜欢叫骂几句广电不作为,分级制度还不出,但是从来没热心去推动过分级制度的出台,各种文艺工作者会议上,白雨涵也从来不提分级制度。

    ……

    《时代周刊》刊发的时候,已经是下一周了。

    在此之前,2月7号至2月13号,一个完整的星期过去。这一周可以称为情.人节档期,上映的几部新片,都是为即将到来的2月14号情.人节做准备。本周《同桌的妳》排片再一次缩水,连周冠军头衔也交出去了。

    单周4020万元,仅次于周杰伦参演的好莱坞大片《青蜂侠》的6860万元,位列榜单第二位。总票房累计83100万元,成功破8,向破9冲去。

    这一周11号,《同桌的妳》也登陆了香港。

    这是白雨涵第三部在香港上映的电影,开画影院59家,放映荧幕322家,创造单日票房140万港币,力压《我爱HK开心万岁》102万、《最强囍事》75万,成为单日票房冠军。

    11号至13号三天时间,总票房1050万港币,超越《我爱HK开心万岁》的984万港币,成为周冠军。

    “《同桌的妳》香港燃起风暴!”——《明报》。(未 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