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7.第986章 番外之歌尽桃花

    第986章 番外之歌尽桃花

    世间万花皆可成灵,喻为花之灵,但唯有凌霄花才可成神,因为凌霄之花站在天最高的地方,故名为凌霄,这花是长不大的,它们经不起最猛烈的阴阳之气磨砺,但是也有例外,比如这一朵。

    一旦凝结成神,便可以反过来吸收最纯正的阴阳之气,这是一朵刚刚凝出神韵的凌霄花,他们都没有想到竟然还能够遇上这样的至宝。已经足够小心的他们,却依然被凌霄花的守护者——阴阳双头蛇所伤。

    阴阳双头蛇,是一种极为罕见的生灵,这朵凌霄花能够凝出神韵必然是它在最初的时候庇护,所以它定然将凌霄花视为自己的所有物。

    那时候,他们还不知道什么是阴阳双头蛇,更不知道阴阳双头蛇除了日月交替之际,永远只看得到一个头,当白日的时候看到它只有一个红色的头,当夜晚的时候看到它却是一个黑色的头。

    因此,在交战的时候,他们都疏忽了,她被阴阳双头蛇隐藏的头颅所咬,剧烈的毒素迅速蔓延,根本不是帝君修为的她可以阻挡,他迅速的斩杀了阴阳双头蛇,带走凌霄花和她。

    原本打算将她体内的毒素逼出来,却根本无法,最后只能用元灵将之倒入自己的体内,原本在她体内只不过让她身体冰冷的毒素,一到了他体内竟然令他整个人都火烧了起来,已经两百多岁的他早已经知道这种感觉是为什么,看着昏迷在自己怀里她,他的渴望几乎压抑不住。

    阴阳双头蛇又称情-毒蛇,它一体双生,自然在阴阳之气中交换融合,所以修炼起来格外的快,她被阴蛇头咬中,所以身体在阴毒下才会越发的冰冷,而到了他的身体里,却恰好出手了阴阳和合的情毒……

    他不想这样亵渎她,所以他将自己给敲晕,这成就了他一生的悔恨,因为当他醒来的时候,他的身边已经躺了一个女子,这个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凌琅儿,最让他无法承受的竟然是他和凌琅儿已经有了夫妻之实!

    他一度逃避,一度不愿意面对这个事实,可犯下的错难道可以就这样不负责任?他不是君子,所以他选择做一次卑鄙小人。然而,夏侯烈却知道了这件事情,并且透露给了凌家,凌家人口口声声的要讨个公道,他几次欲开口对她解释,他想知道得到了她的谅解,凌家人再怎么逼迫他,大不了他给一些补偿便是。

    可是这样的事情,面对纯真无暇的她,他竟然如何也开不了这个口,后来的事情发展都不在他的掌握之后,凌琅儿被带回了凌家,没有过多久便出来了凌琅儿小产的消息,他真的心惊不已。

    后来,他的父亲在灵璧帝府给凌家做靠山的情况下,被逼无奈妥协了,而他也应该负起应付的责任,逃避了这么久,自恶了这么久,应该面对了。那时候,他并不知道这一切是夏侯烈布下的一个局,用了一百多年的时间布下的一个局。

    他永远忘不了,那个阴沉的日子,他对她说:“小凤儿,青歌哥哥要成亲了。”

    那时候她拿着他刚刚送给她的碧玉珠子在把玩,然后听了他的话一下子就将珠子给扯断了,一粒粒珠子落在光滑的白玉地板之上,发出了清脆破碎的声音,一声声犹如闷锤砸在他的心上,将他的心砸得很疼,很疼。

    “青歌哥哥你说你要成亲了?你要和谁成亲?”她一脸茫然的看着他。

    他的手死死的紧扣,他不知道他是从哪里来的勇气吐出了一句话;“我要娶去琅儿。”

    她望着他,眼睛不由自主的眨巴眨巴,很久她才恍然的哦了一声:“是琅儿啊,琅儿很好,青歌哥哥和琅儿成亲,我以后是不是要叫琅儿嫂嫂了?青歌哥哥和琅儿一定要幸福,哦,我想起来了,我还有答应给哥哥的丹药没有炼好,我去炼丹……”

    他听着她急促想要逃离的语调,看着她匆忙离开的步伐,心里一阵阵的抽着疼,他害怕她有事,所以一路跟着她回到她的宫殿,宫门口有一个绝色的男子在等着她。

    她看到天玺的那一瞬间就落下了眼泪,然后投入天玺的怀抱,哭得像个被遗弃的孩子:“呜呜呜……天玺,怎么办,青歌哥哥说他要娶琅儿,为什么我心里这么难受,好像被堵住了,有点闷有点疼……”

    “因为你在乎他,所以你不想失去他。”天玺这样回答。

    “可就算青歌哥哥娶了琅儿,依然是我的青歌哥哥啊,我没有失去他,可是为什么我还是心里好疼。”她泪眼朦胧的抬起头看着天玺。

    “因为你从新和青歌一起长大,你习惯了依恋他,突然要娶别人,所以你才会难过,你想一想如果以后圣君娶了别人,你会不会也难过?”天玺的话让他也跟着提起了嗓子眼。

    她似乎很认真的在想,想了很久然后闷闷的点头:“哥哥要是娶了别人,我也会难过。”

    “可你不能不让圣君娶妻不是吗?”天玺循循善诱。

    “嗯,哥哥怎么能不娶妻呢。”单纯的她就这样被天玺给绕了进去,将她还没有明白她对他的感情给了一个定义,那就是和雪池一样的存在。

    他听着那些割心一般疼痛的话,反而如释重负的展开了唇角,就这样吧,就这样也好,以后他就是哥哥,也只能是哥哥了。

    “那你以后也会娶别的女人为妻吗?”她不高兴的看着天玺。

    “我娶你好不好?”

    “不好,青歌哥哥也说过要娶我,可他现在娶琅儿了。”她低着头,闷声回答,“你们都太讨厌了,我以后不要喜欢你们,也不要嫁人。”

    他并不知道她这句话不是一时意气,而是真的这样做了。他给她带来的伤害让天玺用了一千年的岁月,才让她勉强的答应了于天玺定亲,更是迟迟的不愿意成婚。

    “为何不愿意和天玺成婚。”很多年以后,他们已经成了真的兄妹,至少在她看来是如此,他问了她。

    “我在给他时间遇到他真正想娶的女子。”

    这一句话,仿若一柄利剑刺入他的心,将他结痂的伤口戳穿,然而鲜血淋漓,血肉模糊。

    他真的好想抱着她,告诉她他唯一永远想娶的永远只有她而已。

    【这是云倾歌的番外,推荐自己的新文,希望亲们多多支持《神棍夫人:夫君,要听话》虽然没有什么王爷王妃,但绝对女强爽文,希望亲们投票给新文,新文非常需要】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