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5.第984章 番外之歌尽桃花

    第984章 番外之歌尽桃花

    【这是云倾歌的番外,推荐自己的新文,希望亲们多多支持《神棍夫人:夫君,要听话》虽然没有什么王爷王妃,但绝对女强爽文,希望亲们投票给新文,新文非常需要】

    九天宫阙青衣行,一曲倾歌桃花尽。

    他是九帝府青海大帝的独子,亦是九青海帝府的帝子。

    在他十三岁那年,他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第一个女人——母亲。

    帝府女主人的陨落,丧仪格外的隆重,素来看重父亲的尊君带着一双儿女亲自前来慰问,那时候他迎接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最后一个女人,当然那时她还是一个懵懂的孩子,她是尊君的女儿——雪凰。

    母亲的陨落让他才明白,他们并不是神,就算他们高居天宫,依然逃避不了死亡,他的心有些恐惧,有些茫然,撇开所有人他一个人坐在青海湖边,看着湖里荡起一圈圈青色的涟漪,兀自出神。

    不知何时清澈的水面倒影了一个雪雕般的小女孩,她穿着一身雪白素衣,两个包包头垂着飘逸的浅蓝色丝带,小小的一张精致的脸上那一双明亮的眼睛格外的醒目,星河般的眸子纯净的没有一点杂质。

    “你是海叔叔的儿子,你是青歌哥哥。”她的声音清甜如甘泉,从她的嘴里流淌出来,划过心间,会自然的留下一股淡淡的甜味。

    “青歌见过神女。”他们的身份有别,十三岁的他已经知晓世事,他虽然是第一次见到她,但他却知晓她是谁。

    “青歌哥哥,你怎么和他们一样无趣,还是小烈烈可爱。”小小的她看着比她高了近一倍的他对她恭恭敬敬的行礼,她不高兴的嘟着嘴。

    莫名的,他有些沉闷的心情就那样的好了:“小烈烈是谁?”

    这样的名字,难道是她的宠物?

    “小烈烈就是夏侯叔叔的儿子啊,他比我大一岁,我才不要喊他哥哥,他看到我就从来不行礼,还总是养着下巴,就像……”她皱着眉似乎陷入了苦思,想了想很久才眼睛一亮,“就像哥哥说的凡人养得公鸡!”

    “噗……”看着她很认真的小脸,他第一次这么禁不住笑了。

    他是青海帝子,一言一行都被成为至雅的典范,这是他第一次这样不顾形象的笑的有些失礼,但是他却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愉悦。

    “你笑了?你笑了就好了。”她对他俏皮的眨了眨眼睛,然后自顾自的坐在湖边,“其实我很羡慕你,至少你和你母亲生活了十几年,我从来没有见过母亲。”

    天后生下她没有多久就陨落,那时候她也是虚弱无比,她没有见过母亲,整个天宫都知道,所以尊君对她格外的宠爱,甚至整个天宫都明白最不能得罪的便是这位公主。

    想到她说的话,诚然他比她是幸运的。

    “父亲说,母亲希望我做最快乐的孩子,所以我要为了母亲而每一天都快快乐乐。”她对他扬起了一个灿烂的笑脸。

    那时,青海湖的青莲花一朵朵盛开在她的身后,成为她的背景,一丝丝缭绕的云雾穿梭其中,镌刻出了永恒的画面,映入他的眼帘,烙印在他的心间,这样纯净无暇欢乐的笑容,他希望能够永存。

    也就是,那一瞬间,他下定决心,要让她永远快乐。

    自那以后他就喜欢去寻她,她就是他欢乐的源泉,甚至时常小住于天宫,他们开始形影不离,与此同时他和雪池还有那个看着有点别扭小孩的夏侯烈越来越熟悉。

    雪池很保护她,几乎是有求必应,慢慢的不知道是不是被雪池同化,他也渐渐的只想骄纵着她,夏侯烈是不一样的,他喜欢抢她的东西,毁坏她的东西,怎么能够让她愤怒跳脚,怎么来。

    他们的童年是欢乐的,直到五年后,他已经成为十八岁的少年,雪池也已经过了弱冠年华,只有她和夏侯烈还是一个十、十一岁的孩子。

    雪池已经开始接手天宫的事情,他也开始被父亲紧逼着修炼处理帝府的事物,他们相处并不如同以往那么多,可是她对他的依恋依旧如故,若是他被事情缠住许久不去寻她,她定然会生气许久才会理会他。

    父亲闭关半年,这半年他忙的根本抽不开身,几次用传音符联系也是万分冲忙,他很想她,不知道她有没有长高?有没有更加的漂亮?想到她看到他必然会气哼哼的模样,不由宠溺无奈的一笑,赶紧去将收集来的宝物找出来,好哄她开心。

    然而,当父亲出关,他毫无预兆的去寻她,想给她一个惊喜,却在她的身旁看到了一个陌生而又格外漂亮的小少年。

    和夏侯烈一样的年纪,却有着夏侯烈没有的一丝沉毅,十五六岁的少年有着一股子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唯有目光划过捕捉到她的身影时才会出现一丝温柔。

    他看着她在灼灼的桃花树下翩翩起舞,那么娇美,才恍然半年不见,她已经从十三岁长到了十四岁,女孩子模样变化的年纪,她长高了很多,美丽的脸也如盛开的桃花一样夺目,有了少女的风姿。

    “天玺,我跳的好不好看?”她追着花瓣打了一个旋,围着那比桃花还要漂亮的少年转了一圈,满眼期待的看着少年。

    那一瞬间,似乎有一根阵扎进了心口,刺刺的泛着疼。

    “好看,小凰儿怎么都好看。”

    他叫她小凰儿,整个天宫的人都叫她小凤儿,真正知道她本名的极少,可这个少年显然是特别的。

    落花飘到她的发梢,少年亲手为她拂去,动作自然而又亲昵。

    “哎呀,不要叫我小凰儿,我不喜欢。”她皱着鼻子道。

    “那叫洛洛吧。”少年从容接下话。

    “为什么叫洛洛?”她仰着头,一脸疑惑的看着少年。

    “我喜欢。”少年笑着。

    她低头沉思了许久,然后有些不太满意的点头:“好吧,随你,只要不叫我小凰儿就行,不好听。”

    已经二十二岁的他,去过人间历练了几次,心思也不再那么单纯,特殊的称呼,独有的亲昵,在他看来都有着不一样的意义,这个叫做天玺的少年看她的目光,已经是一个男子看心爱的女子的目光。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