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修真武侠 > 魂天剑

第116章 弹指白发(一)

    第116章弹指白发(一)

    丰都城的大军,向北主进军之时,再没有遇到过海源帝国方面的正规军队任何的抵抗!

    原本地葬是准备根据唐枫之胶的话来布置一些兵力,不过就在几天前,小九星夜兼程出现

    在丰都城外,并且只有她一个人来了。

    那么,所有人都知道,唐枫出事了!

    否则小九不可能一个人到丰都城来的!南宫洛婷脸都白了,若不是什么极大的危险,唐枫

    怎么可能让小九一个人跑这里来?

    “地葬前辈!快!公子他进入地下皇宫了...”

    听到这个消息,那地葬轻吸一口凉气,别人或许不知道这地下皇宫的真正可怕之处,他可

    以说是当年亲眼见证过那一场地下皇宫大战的见证者之一,也正是因为那一场地下皇宫之战,

    人族败了,这才会失去再次举办万族大战的资格!

    算算时间,那万族大战的时间,也近了吧?

    这也正是地葬会急着将佟人王扶上来的原因,若万族大战来临之时,人族还没有一个像样

    的国度,只怕这一次人族又得输惨了,输倒是其次,关键是若是再输,输掉的只怕就会是这庇

    护人族之地的镇天大阵了。

    若是能胜上几场,这镇天大阵还有百年的喘息时间,而这百年时间,正是人族眼下最缺失

    的东西。

    原本地葬是打算安排唐枫去参加那万族大战的,如今的人族之地中,虽然也是有一些杰出

    的年轻人,但是比起唐枫这般可怕的存在,那些年轻人就像是一群没有见过世面的羔羊一般,

    就算去了,只怕也没有机会再活着回来了。

    而上一次的万族大战,就是在这海源皇宫的地下皇宫中!

    想起那时的惨烈——人族只活着出来了两个人!当然,这地下皇宫的主城,便是海家能自

    由出入的中心位置了,当年的万族大战,便是在这地下皇宫的除中心宫殿外的地方举行的,到

    了现在,只怕那还有无数散不去的逝者冤魂吧?

    甚至,那一年想要夺那块魔碑的所有生灵,没有一个活着出来。

    所以,除了那真正可怕的魔碑之外,地葬担心的是那些散不尽的冤魂,它们在地下皇宫这

    么长时间,只怕是会成为了极度恐怖的存在,就像是那剑冢之中那些被封印的血妖族一般,关

    得越久,便越是凶残。

    小九带来的消息,让地葬立马下令,丰都方面大军集结,向海源皇城方向全速进发!

    依旧是由韩行做为统帅,大军一路向北,长驱直上,而地葬为首的几位高手,便轻装先行

    ,三天过后便到了海源皇城之外!

    此时的海源城上空,骇然是一片淡淡的惨淡黑云,久久挥之不去,那原本强悍的龙息大阵

    ,此时竟然显得没有几分生气!

    甚至,远远看向那海源皇城上空,骇然弥漫着阵阵的死气!也就是说,最近的海源皇城中

    ,发生了极为惨烈的死亡事件?否则怎么可能让龙息大阵上的气息,都感染上了死亡的气息!

    地葬本就是死者中的王者,自然对这种气息极为的敏感。

    “我们,似乎来迟了,这海家只怕是被唐枫给弄疯了,竟然不惜一切代价在引动这先天大

    阵,城中的生灵,只怕是死了半数...”

    身旁的佟人王与夏少青等人轻吸一口凉气,从小九天丰都城,再回到这里,一共未过十日

    ,海源城中近半生灵便彻底的被灭杀了吗?

    “海家这一次,果然是拼老命了吗?”

    夏少青以前也算是来过一两次海源皇城,对于这处皇城所在,也算知晓其繁华所在,如今

    远远看到这般惨淡之景,不由得轻声叹息。

    地葬身形升空,看向那龙息大阵死门所在,也就是海源城中,众学府所在方位,此时是一

    片死气沉沉,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前辈不必担心,那死门所在的人,基本上都带出城了...”

    小九回想着之前带着那帮学生,趁着唐枫吸引龙息大阵注意力的时,硬是在那布满阵法的

    城墙上打出了一个不小的通道来,然后带走了不少的人,虽然那个通道在他们离开之时,便被

    这先天大阵自主的修复能力给修复了。

    “果然...”地葬轻轻赞叹,这唐枫做事,虽然表面上有些近乎魔道,却总会在一些关键

    之处,早有安排,这也正是地葬对唐枫放心之处,甚至连唐枫的父亲母亲,也正是因为这样才

    对唐枫如此放心。

    地葬与唐战可以说都知道,魂天剑这柄剑,虽然说是天下至宝,但若无法驾驭它,下场都

    会是极为的悲惨,就像那位龙神。

    而唐枫却能如此得心应手,也就是说唐枫不论是在心性上,还是在大道领悟上面,都足够

    压过那魂天剑一头!

    “我们,要不要现在攻进去...”

    小九一脸焦急,不过地葬却是没有这个意思,道:

    “此时的海源皇城中的大阵,处于极不稳定的时候,若我们从外强攻,只怕是会让地下皇

    宫的阵法更加混乱,这只会给唐枫增加更大的麻烦,我记得当初地下皇宫在这海源城外,还有

    数个偏僻的入口...过了这么多年,不知还能不能寻到...”

    小九脸上微微平静,若真如地葬所说,那么地葬亦可以进入地下皇宫,那样的话,对唐枫

    可以说是极大的帮助了。

    似乎是看出小九的松了口气,地葬淡淡开口道:

    “就算我们进去了,此时也无法帮到他半分了...”

    唐枫,依旧是在一个庞大的迷宫中转悠,虽然偶尔能根据魂天剑的感应来寻到正确的方位

    ,却还是无法快速的抵达那皇宫的中心位置。

    四周是成片成片的宫殿,这些宫殿上或多或少都沾着不知什么生灵的鲜血,看上去狰狞可

    怖,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唐枫进来之时,随机落在了巨大皇宫的一处,唐枫曾想过飞上空中

    看看,却不曾想,身形刚到离地不到一丈,唐枫便感觉到一股可怕的力量,在引动他体内的血

    气,甚至感觉灵魂都要离体而去!

    这样一来,唐枫便只能步行了,偶尔抬头看向那似乎就在不远处的那座皇宫主殿所在,唐

    枫知道那便是这地下皇宫的中心位置了。

    奇异的是,唐枫无论面朝哪个方向,无论怎么转动身形,那座宫殿永远是在唐枫的正前方

    。

    “破碎的空间...连空间都能毁灭,毁灭到空间法则都无法自我修复了吗?”

    轻轻的自语间,唐枫不止一次闻到些许檀香的味道,这种香味唐枫知道,正是海家用来祭

    祀常用的焚香,此时唐枫闻到,当然明白海正东一行人绝对就在自己不远处。

    一路上唐枫几次遇上一些血灵般的存在,若不是唐枫及时的将气息同化,难免会有几场恶

    战,而这海正东一行人竟然能安然的走到现在,定然与海家的祭祀有不小的关联。

    到了现在,唐枫如何还不明白,海家所谓的祭祀,其实就是到这地下皇宫来,除了祭祀一

    下那些先辈的血灵外,便是去往那中心宫殿中,到了那若还要祭祀的话,只怕正是祭祀那块充

    满无数魔性的魔碑了。

    海家之中,或许并没有出过什么惊世之才,但在鲜血的祭祀之下,从那魔碑身上,得到了

    太多本不该属于他们的力量!

    唐枫小心的向前走着,偶尔也会向那祭香飘来的方向靠近几步,如此走了不知多久。

    “啊!我的头发...”

    唐枫突然间听到侧前方不远处,一道凄厉的惨叫声,随后是海正东等人的杂乱声,唐枫皱

    了皱眉头,身形微微隐了隐,然后只见前方不到五十丈的空中,一道身影惊惶的冲天飞起!

    他的头发,带着可怕的惨白,然后唐枫明显的看到他的面容在瞬间老去!

    “海家先祖庇佑!先祖啊!”

    海正东惊慌的声音急促的响起,唐枫突然有一种不好的感觉,然后——

    唐枫转瞬回头!

    “连空间,与时间都可以毁灭的力量...岂是你们这些区区生灵敢窥视的...”

    这道声音响起,唐枫脸色凝重,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自己脸侧的头发——白了!

    似乎是发现唐枫依旧冷静,那道灰白的身影,轻轻的咦了一声:

    “诛天剑?还有你的身上,怎么会有——他的气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