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名门医女

尾声

    当看到那个齐悦穿的古典婚服出来时,在场没有一个人笑。

    连一心要看笑话的崔秀都没有笑,或者说她根本就没看到。

    “建峰..建峰..你看你看那个人..”她伸手紧紧抓着吴建峰的胳膊,跟随着引导人员慢慢的走着,四周好些人,好些她认识的人,不过,那些人都不认识她,“那不是那个什么副总理来者…还有那个还有那个…哦天啊,建峰,我们是不是进新闻联播的电视画面里了?”

    吴建峰虽然不至于她这样失态,但僵硬的身子也表明此时的紧张。

    其实他们一行人都是如此。

    “怪不得呢,怪不得呢。”

    怪不得只邀请了这么些人来参加婚礼,这种场面的婚礼,我的乖乖…

    “老齐啊,老齐啊。”

    当被引到他们的桌子前后,所有人都按奈不住挤过去给齐父齐母说话,他们也不说什么话,只是用力的拍打着肩头胳膊,握着手摇啊摇,表达自己内心的激动以及震惊。

    这样的婚礼,老齐能记得邀请他们来参加,啥也不用说了,这就是再真再铁不过的感情了。其中有几个是卫生系统的干部,在介绍亲家入场的时候,已经跟那边部委的大领导得以握手,有幸的还说上了一两句话。

    对于官场仕途上的人来说,时时处处皆机会,别小看这一句话一个握手,关键时刻能起到起死回生的作用。

    齐父母其实比他们也好不到哪里去,此时再看到大家感激激动兴奋的神情,有些哭笑不得。

    天知道,他们的本意是怕人多了闹笑话了不好收场,所以才斟酌出这些人来。要是知道参加的是这样场面的婚礼,他们只怕更要好好的斟酌,那这其中好些人就不可能被邀请了。

    自己这个女婿到底什么人啊?

    这,这是一个孤儿没有学历没有工作的人能摆出的婚宴吗?

    开什么玩笑啊!

    齐锐认为自己坐进那红旗轿车的时候喊出一句妈妈咪呀就应该是今天最大的震惊了,没想到原来那才是开始而已。

    他看着大厅里那些熟悉的不熟悉的人,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妈呀,原来我的姐夫是个红x代啊…”他喃喃说道,“那么,我的银行卡应该很快就要被还回来了。说不定里面的钱还会翻一倍呢…”想到这里,他不由咧嘴嘿嘿笑了。

    大厅里一阵热闹,有人喊新郎出来了。

    大家忙踮脚看去。

    这来的人中,几乎都是没见过新郎新娘的,甚至不知道新郎新娘是谁。但又有什么关系呢。

    “哦,是这家伙!”黄英看着从身边大步走过去的男人,瞪眼惊呼道。

    “你还说你没见过。”旁边的同事低声推她埋怨道。

    “我的天啊我的天啊,原来是他啊!”黄英掩嘴还在惊呼。

    那个没礼貌的男人….

    崔秀看着那男人过去,久久才收回视线,然后看向吴建峰。

    “看什么看?”吴建峰被她看得发毛,低声喝道。

    “还说是你甩了齐悦。”崔秀嗤声笑道。看着他,“其实是人家甩了你吧?”

    吴建峰面色发黑。

    “胡说什么,别在这里胡说。”他没好气的低声喝道。

    “我真是…我捡了人家不要的,亏我还在人家跟前得瑟。得瑟什么啊..”崔秀不听,接着说道,斜眼没好气的说道,“你真是让我丢人。”…

    鼓掌声响起来打断了二人的说话。大家都向台上看去,夫妻二人正在对长辈高堂行礼。

    时光流转千年。大夏的时空下,初冬的永庆府,雨雪纷纷而下,街道上行人匆匆,穿着破旧的孩童们举着风车笑闹着穿过,为冬日的萧瑟增添一抹亮色。

    千金堂里,已经做妇人打扮的阿如看着面前被打开的包袱,书信以及一些小泥人玩物等等乱七八糟的一堆东西散开。

    “..这些..都是在常大人失踪的地方找到的吗?”她颤声问道,手抚了上去。

    “是。”侍卫小曲说道。

    “那常大人他…”胡三忙忙的问道。

    小曲摇摇头。

    “杳无音信。”他说道。

    阿如和胡三对视一眼,二人谁也没说话。

    有人咚咚的跑进来。

    “姐姐,姐姐,果然是,果然是…”阿好冲进来,一张口话没说出来反而哇的一声哭出来了。

    屋子里的人吓了一跳。

    “怎么了?果然是什么?”阿如抓住她催问道。

    “定西候世子病故了。”阿好哭着喊道。

    阿如和胡三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眼里看到震惊。

    “什么时候的事?”阿如颤声问道,抓着阿好的手不自觉用力恨不得抓透她的衣服。

    “十天前。”阿好抹泪说道。

    十天前!

    阿如看向小曲。

    小曲冲她点点头。

    没错,没错,常云成是十天前突然失踪的,巡防的时候,他又纵马甩开部众狂奔的嗜好,但从来不会乱来,狂奔之后回到安全的地方等候部众,但这一次,部众们没有找到自己的大人,只看到了马匹,大人的衣裳以及总是随身所带的小包袱,他们找遍了能找的地方,常云成却如同鬼魅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这件事在当地还被谣传成鬼怪作祟,官府不得不出面辟谣,胡乱将常云成定为遇袭身亡了事。

    “姐姐。”阿好伸手也紧紧的抓住阿如,一句话也没说出来,又开始大哭。

    阿如转头看到桌面上的包袱,眼泪再忍不住夺眶而出。

    今生今世,到底是再不能相见,连借着信纸相问一句,也不能。

    “求求你救救阿好.不管您是什么人,只要您救了阿好,阿如愿意拿命抵…”

    “我一个人做不来我需要你们帮忙,时间已经不多了,我们要做的事有很多。”

    娘子….

    “您要阿如做什么,阿如就做什么。”阿如喃喃说道,“阿如一定好好的做!”

    门外传来急急的喊声。

    “有急救,重症急救。”

    阿如抬手擦泪,一面松开阿好,向外跑去。

    “备车。”她打开门,喊道,一面跑向设于后院的急诊通廊,已经有三个身穿绿色罩衫的弟子在那里,依次从旁边一溜的木柜上拿下不同功能的药箱。

    阿如拿着自己的护理药箱上车,悬挂着大红色标有千金堂急救灯笼的马车冲出千金堂。

    雨雪纷纷中行人纷纷避让,马车在街道上疾驰而去。

    *********************************

    大结局兼奉上

    齐悦和常云成的生活还没结束,

    阿如阿好胡三他们的生活也没结束,

    大家都在努力,为了希望为了信念为了理想奋斗!

    所以诸位!请原谅我现在还不到和大家说再见,我还需要你们!!

    这个月还没有结束,一切都还没结尾,战斗还没结束!坚持到最后一刻!

    免费番外今晚我再写出一章!!

    你们等我!!助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