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同人小说 > 浪子归来

第六十八章 亲历血雨腥风的马狼大战

    展蒙好奇心特强,用手三两下就给刨了出来。只见一个大大的骷髅头上,有两个失去眼睛的黑洞,黑洞注视着展蒙,像要诉说什么!三十二颗洁白的牙齿还完好无损的长在牙床上,说明这也是个年轻的遇难者。这颗骷髅头不知是哪位探险穿越者,也说不定是偷猎藏羚羊或藏野驴的不法分子留下的尸骨,也极有可能是西部淘金的牺牲者。但无论如何,他不是高震!因为从一个鲜活的生命到看上去有些恐怖的骷髅头,时间上当然没这么快。但无论如何,他是一名遇难者,甚至说不定是一名古代遇难者,被淹没尘封已久,又被大风吹得露处了地面。无论如何,也无论是谁,他曾经是一个存在过的鲜活的生命!正如《红楼梦》中所描写的那样:“侬今葬花人笑痴,它年葬侬知是谁”?“那么,就让我们以人道主义的精神和佛祖的悲悯情怀,重新把它掩埋了吧”。展蒙幽幽的说着,最后如看情人一样又睹了那颗骷髅头一眼,迅速的刨了一个更大的沙坑,安葬了骷髅头。并双手合十,身心合一的行了个礼。但他没有念阿弥陀佛,因为佛教禅宗讲的是当下顿悟成佛,从不念阿弥陀佛!因为在禅宗看来,“阿弥陀佛”也是最大的妄念。 两人回到车上,吃了点压缩饼干,喝了点果汁,继续赶路。车子约摸走了半个小时,前面出现了一个烟波浩渺的湖波。湖边约有几百匹野马,还混杂着少数藏羚羊,总数约有上千只,正在湖边吱吱的饮水。两人领着阿君,拿着毛巾跳下车去洗脸,也夹杂在动物们中间。两人正洗的痛快,忽然感觉到动物们有些骚动,也没太在意。待两人洗完脸准备回车上时,动物们变得更加惊恐不安,所有的动物都紧紧挤在一起,藏羚羊在湖边,野马在外围,雄马在最外沿。背靠湖边,就像淮阴侯韩信背水列阵一样,围成了一个扇形的半圆。两人举目远眺,发现远处烟尘蔽日,黄沙滚滚,原来是狼群来了。看样子约有近千只。这么大规模的狼群在可可西里,并不是很常见的。估计是从西伯利亚长途越国境而来!人和动物逃跑是来不及了。因为狼群虽不善于长途奔袭,但短途冲刺的速度还是很惊人的。 说话间,狼群如大军压境一样狂奔过来,将动物和展蒙他们围在湖边。为首的是一只硕大无朋的吊睛白狼王!只见它的块儿头比其它野狼足足大过三分之一,小样儿既威严而又凶残!

    所有的野马一致把肥腚冲外,烦躁不安的刨着土打着响鼻。空气紧张极了,一场骇人听闻的血腥大战在所难免!二人也做好了最坏的准备。

    群狼无声,如百战有素的士兵,都准备着用狼牙嗜血啖肉。那只狼王冷静的审时度势了一番后,把长长的嘴巴插在了土里。突然间如古代捕快抽短刀一样从土里抽出嘴巴,仰头高亢的长啸了一声!这一声瘆人的狼嚎如同鬼哭一样!令所有的动物都惊恐万状,更加不安。

    这是狼王发出最后的总攻命令!霎那间,浪群如潮水一样冲向野马临时摆好的扇形肉阵,用铁嘴钢牙对付食草动物的肥腚和肚腹。而野马则发疯似的尥动双蹄,朝狼群踢去。一时间马啸声,被咬中肥腚的惨叫声,野狼被踢中嘴巴头颅时的哀嚎声,藏羚羊和马崽惊恐无助的低叫声、夹杂着草原的风声,混成一片,如人间地狱里的惨叫声,让人毛骨悚然。所有的老弱病残都瑟缩在圈中央,惊恐不安的低吟哀鸣,浑身如筛糠一样的发抖,难以预料大战的胜败和自己的命运。那些野狼走走停停,长徒奔袭而来,估计已经好几天没吃过东西了。此时不用鼓动督促,一个个如恶魔一样龇着獠牙,发疯般的冲向动物们,用锋利的獠牙切割撕掳野马们肥嫩的屁股!被咬中的野马疼得浑身痉挛,无助的悲鸣着,仍然坚持用碗口大小的后蹄踢击凶残的狼群,顽强的战斗着,保护着妻女家族和藏羚羊。此时不用命令。它们已自然地结合成一个利益整体。这些雄性野马悲壮的嘶鸣着,会一直战斗到生命的最后一刻!或者是突围!或者是狼群撤退。

    有的野马被咬断后腿,站立不稳,跌翻在地,被嗜血的野狼乘机咬断脖子上的喉管,悲惨的死去。还有的被咬破肚子,肠胃流了一地,仍然坚持用后腿作战,但很快就流尽鲜血倒在地上,睁着不甘心的大眼睛,抽搐着痛苦的死去!场面令人发指,极其凄惨恐怖血腥,令人不忍卒睹。但倒下的野马空挡随即被里面的野马补上,一个个喷着粗气,狂野的尥着蹶子,发挥着他们自己武器的威力。

    狼群暂时也没占到太多便宜,一样的伤亡惨重!虽然野狼号称“铁嘴钢牙铜脑袋加金背”!但是被坚硬强劲的野马蹄子踢中,也会骨断筋裂,皮开肉绽,血肉横飞,异常惨烈。有的像被发射出去一样,一下子被踢飞,坐了喷气式,“飞了好几米”才落在地上,气绝身亡。而且它们的腰是最为脆弱的,号称麻杆腰!有的被活生生的踢断腰杆,肉连骨断,当下“就生活不能自理”,失去了战斗力,瘫在地上声声哀嚎!声音凄惨至极。还有的被踢中下巴,嘴巴稀烂,獠牙折断,立马儿就疼得浑身哆嗦,威风顿失,哀鸣着退出战斗序列。因为狼一旦没了战斗的武器,就会变成废物,连个狐狸也惹不起。这样的狼以后在狼群里也是不被同情和重视的,因为獠牙作为狼的武器和象征已不复存在,已不能生存扑猎,不是被其他狼欺负凌辱咬死,就是活活地饿死,要不就是离开狼群孤独而死,其命运可想而知,他们是斗败者,是不会和老弱病残相提并论而受到照顾的

    但是狼群为了生存而战,哪怕被踢死也在所不惜!他们一只只如魔鬼一样纵跃着,撕咬着,躲闪着、一次次咬死英勇无畏的野马。有的已冲进群中,撕咬老弱病残!此时大藏獒阿君终于被激怒了,藏獒作为狗类中的巨型犬,其地位和综合能力处于绝对的霸主地位!它们被藏民们尊称为远古中的神兽,四蹄如狮,奔跑如风。一只獒可战四只狼或更多。即使遇见豹子,也会被藏獒吃掉!而会上树脾气又暴戾的金钱豹,敢和老虎搏斗,是连老虎都讨不到便宜而不愿搭理的主儿,可见獒之威力。

    只见阿君雄狮一样怒吼了一声,毛发怒张,纵身一跃,就在半空中咬断了一只跳起来的雄狼的脖子,只见鲜血喷涌而出,洒了一片,染红了青草,那只狼当场落地气绝。紧接着,阿君又怒吼一声,子弹一样暴速前扑,把一只雄狼撞了个仰面朝天,又一跃而起,骑在雄狼的身上,大嘴一张一合,就咬断了雄狼的喉管儿,大雄狼一命归西!紧接着阿君又扑向一只凶残的黑狼,咬断了它的前腿。此时四五只狼已围住阿君,其中一只黄狼从背后骑到它的身上,倘若回头,势必要被咬断咽喉。好阿君,只见它超前一载,那只狼就滚翻在地,咔嚓!与此同时,阿君又一招制敌,咬断那只偷袭它的黄狼的脖子,这就是藏獒与生俱来的战术习惯,力求一招制敌于非命。

    同时,展蒙也参战了!只见他赤手空拳与狼搏斗,连毙了两只野狼的性命,自己的手也被咬的鲜血直流。麦冬不会武功,躲在展蒙的身后,抽出真皮裤腰带狂抡一气,专抽野狼的眼睛和面部,一时间倒也没有危险。有一只狼不知死活的从天而降,恶狠狠的扑向展蒙,展蒙却用一记致命的上勾拳击打在柔软的狼肚子上,那只狼闷哼了一声,一下子栽倒在地,蹬了几下腿,到另一个世界报到去了。

    一时间,有六七十只狼死于非命。野马和藏羚羊也倒毙了百余多。此时,只听头马一声长啸,所有的动物都紧跟在后面突围出去,狼群也不再追赶,来不及逃跑的老弱病残又被咬死不少。地上尸体横七竖八,鲜血染红了大地。展蒙麦冬和阿君也突围了出去,上了越野车,把油门踩到了底!呜的一声,车子掀起一股黄烟,如离弦的箭一样,仓惶的!呼啸着绝尘而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