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同人小说 > 浪子归来

第五十六章 浪子挚爱的北回归线

    人不定时发着高烧,有时还上吐下泻,不能正常进食,目光散乱迷离,肤色晦暗无光,枯涩发黄,显得头发散乱,一天天瘦下去,说话也有气无力,小便失禁,有时几天也不大便,除了没日没夜的睡觉,就是神智昏沉,瘦的脱了型,看上去十分可怕。展蒙带着薛淑查遍了省内甚至北京的大医院,都没查出什么具体病症和器质性病变。但是人却越来越瘦,越来越憔悴,头发干枯无光泽,一抓一大把,纷纷往下掉。甚至眉毛也往下掉。两只眼睛深深的陷进眼窝里,毫无生气和神采,仿佛快要熄灭的地狱之火。嘴唇干裂,失去了血色,体重只有七十斤。

    眼看着人一天天瘦的皮包骨架脱了型,如一具毫无生气的干尸,不吃少喝,不能自理,人也不怎么说话,显得奄奄一息,气若游丝。随时都可能如风中烛火一样熄灭,却又查不出病因和病症来,展蒙心急如焚,几乎要崩溃疯掉。

    面前躺着他最亲爱的人,眼看着她的生命之火一点点熄灭,躯体一点点被死神吞噬,随时都有可能和他阴阳分割两重天,他却无能为力,一筹莫展。

    这个英雄一世,曾以风liu自诩,坚强如钢的男人,一时间心如刀割,一筹莫展。

    人类至今已发现二十余万种疾病,历史上也曾多次发生过流行性瘟疫,可人类不但没有灭绝,而且仍然顽强的生存着,并且越来越多,寿命也在不断提高。但是像薛淑这种怪病,让许许多多名医专家一时间也束手无策,百思不得其解。经过专家团多次全面会诊也豪无结果。看中医也毫无办法。

    后来,展蒙带薛淑去国内看一位名医,这位名医六十来岁,毕业于北京医科大学,是西医博士,名满天下,又是祖传中医和太医,其先祖曾是历史上有名的医学家,本人又是联合国自然医学发起人,曾出过六本专著,畅销国内不衰。

    这位大名鼎鼎的名医经望闻问切和诊断,找出了病因,并开了几幅中药,嘱咐展蒙用药事项,并特别嘱咐三分治,按时用药;七分养,要注意饮食起居调养,更重要的是:其病在心,心病需心医,解铃还须系铃人。

    原来,薛淑并无具体器质性病变,只是当初展蒙寻花问柳给她造成了很深的心理刺激和伤疤,在心里一直摒除不掉。在灵魂深处耿耿于怀,不能释怀。因为薛淑是个凡事讲究完美的女人,虽说她出于爱,出于善良,原谅了展蒙。但爱都有其一定的自私自我和排他性。一想到别的女人曾和自己所爱的男人同床共枕眠,她心里就隐隐作痛不舒服,不得劲儿,犹如打翻了调味瓶,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和杂质塞进了他们的感情之中,因此她在内心深处一直郁郁不乐。

    另一方面,她知道老公不是庸俗泛泛之辈,绝非普通之人,更非池中之物。如今事业又蒸蒸日上,这日子一好过了,又怕他在外面去惹是生非眠花宿柳,沾花惹草。所以内心深处既有疙瘩,又有担心,郁郁不乐,时间一长,憋出怪病来,内分泌严重失调。

    得知病因后,一方面展蒙放了心,一方面又万分内疚。

    结婚数年来,妻子对他可谓关怀备至,疼爱有加。两人的确恩恩爱爱,十分融洽。而他却背着妻子在外沾花惹草,妻子最终又原谅了他,在他最潦倒最困难的时候关心他照顾他,在他身边不离不弃。

    但女人心眼终归是很小的,她把原谅和爱给了展蒙,自己内心却有芥蒂和担忧。终于在压力和身体功能紊乱之下病倒了。

    展蒙于是跪在妻子面前,向她坦露心迹,痛哭流涕,并向薛淑起誓,此后无论风雨如晦,还是所谓荣华富贵,他都和妻子相依相偎,不离不弃,直到青丝飞白雪,黑发染霜花。

    薛淑也被深深感动了,她也因此而顿感宽慰,流下了委屈,辛酸,还有喜悦的泪水。她爱眼前这个高大俊朗,风liu倜傥的男人。爱到了心里,骨髓里,直至爱到心灵深处。她深深的爱恋并依恋他,因此也才会在乎并担心他。看到他浪子回头,彻底悔悟的样子,她的病似乎一下子好了大半。

    精神是身体的支柱和主宰,但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薛淑虽好多了,但一时还是二便失禁,躺在病榻上不能自理。

    展蒙除了忙于事务,一天到晚给她端茶倒水递药,洗脚擦身体,梳头发。甚至还为她掏耳朵剪指甲。亲手用榨汁机为她榨果汁,为她熬豆浆,米糊,蒸鸡蛋糕,给她讲故事。还要用小便器为她接小便,用大便器为她接大便。有时候薛淑便秘,一连几天不排便,便头干硬难以排出,展蒙就耐心的带上塑胶手套,用中食二指为她一点点向外抠,丝毫不觉得脏和厌烦。甚至还有种施爱于结发娇妻,和赎罪的快感。

    他还每天为薛淑放舒缓的乐曲,为她打开电视调好频道。床头的玫瑰都是自家温室种的,在冬天依然红艳如火,还要天天换新的。所以,屋里永远飘荡着袭人的玫瑰香味,沁人心脾,钻人鼻孔,扑人脸颊。

    具有哲学家思想,佛家智慧,演员面孔,运动员身材和孩子脾气,感性如斯的展蒙甚至为妻子学口技,大猩猩、做鬼脸儿、学孙行者、跳迈克尔杰克逊式的狂野癫狂抽筋之舞蹈,讲笑话等等,以博妻子一笑。因为,情绪决定健康,好让她早点好起来。

    更有的时候,他一遍遍的为妻子梳理着头发,如恋爱中多情的大男孩一样为妻子唱着王洛宾的西海情歌,把爱化作歌声飘进妻子干涸的心田,抚慰她那颗多情善感,疲惫受伤的心。他那雄浑宽广,极富质感和磁性的声音,很富有穿透力。再和着浓的化不开的爱心唱出来,如透骨草的药力一样穿透妻子的耳膜,直达薛淑那幽怨哀伤的心脏,给了她巨大的爱心触摸,她因此感到了巨大的快慰,仿佛又回到了和老公的热恋时光。心儿如一只扬帆的小船,在无边爱的海洋里荡漾,徜徉,驶向无边的方向。

    都说仇恨可以摧毁一切;爱可以创造一切。在展蒙彻底的忏悔和回心转意收住花心,无微不至的爱心里,薛淑的病慢慢好起来了,直至痊愈。展蒙早已不是《金瓶梅词话》和《水浒传》里西门大官人的现代翻版了。

    <a  class=" yi-fontcolor" href="qidian/">起点中文网 qidian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