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同人小说 > 浪子归来

第三十四章 初赏斗蛐蛐

    不过大家并不困,因为他们的夜战功夫十分了得,个个都能连赌三天三夜不下线。可是今天他们的钱都跑到展蒙腰包里去了,已无资可赌,觉又睡不着,只好去填补一下空空如鼓的肚子。早饭无大餐可言,一行哥儿六个,去快餐店对付了点豆浆,点心、小菜、鸡的蛋鸭的蛋和鹌鹑的蛋之类。

    宋行长咽下最后一块儿点心,喝下最后一口豆浆,边用餐巾纸擦嘴边说:“今天展老弟运气最旺,我等运气不济,弹尽粮绝!待它日再战。不过大伙都不想回家睡觉,我倒有个好去处。咱不如去南园儿古玩市场转转,开开心儿!弟兄们以为如何?“

    大家纷纷说好,因为这倒是有老玩意儿,新玩意儿的有趣消闲游逛之地。当然,也有假玩意儿。

    正好刚赶上星期天,南园古玩儿市场人山人海,熙熙攘攘,人声鼎沸,万头攒动。一派热火朝天的景象。这是北方一座有名的民间艺术收藏交流市场。里面店铺林立,还有大棚,练小摊的大排档。涉及古玩,玉器、名人字画、古钱币、纪念币、金银币、集邮、纸币、银元、古籍、连环画、火花……等若干大类。交流量大!成交量高。许多职业玩家,收藏家,考古学家都专门开车从北京,天津,山西,河南等地赶来淘宝,以期有重大收获或发现。 而更多的是收藏艺术爱好者,常来此一逛,不仅可以散心消闲,还可以淘宝或意外检漏。基本上你喜欢的艺术品可说是无所不有,还有卖吃的卖喝的杂耍的,比旧时北京的天桥还要热闹。

    一伙人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样挤在人群里,挤来逛去。一会儿拿起个玉如意看看,一会儿又对着个鼻烟壶端详半天!转头又发现杆儿水烟袋,一会又看着瓷盘花瓶挺稀罕。总之,如看西洋景一样,觉得嘛都新鲜。

    忽然大家发现西北角上有一大伙人像蚂蚁一样围在一起,挤得水泄不通!而且外围的人还试图往里钻。只听许多人起劲儿的叫着:“咬!咬!咬!咬死它!来猛的!好!咬死了!死翘翘了!谁敢再来?这是阿珂琉斯,世界上最伟大的战士!哈哈!我们又赢啦。谁敢再上来送死?谁?来呀!没人敢了吧?哈哈!

    大家分头挤过去,伸长脖子踮着脚尖往里看。只能看见前面人的后脑勺,干着急。展蒙个儿高,踮起脚,像长颈鹿那样使劲儿伸长脖子朝里望。发现人们分成两大派,在斗蛐蛐儿。一只硕大无朋,威猛无比的蛐蛐儿刚咬死一只不幸的蛐蛐儿,正昂首挺胸的立在斗罐里,乍着长须,大刺刺的叫着。那叫声中气十足,很有内力,典型的蛐蛐儿之王,一听就不一般,令普通蛐蛐儿闻之落魄丧胆,闻声而色变。 这时只见斗罐旁一中年壮汉,五短身材,头大如鼓,满脸络腮胡子,身材粗壮,一脸大麻子,满脸横肉!脖子短的几乎看不见,就像肩上放着一个头。要转头的话那可不容易,整个身体得跟着一起转。要不非得把自己拧成颈椎炎不可。

    但见他满脸骄横,一脸得意之色,两只小眼睛眯成一条线。乐哈哈的一挥大手!粗声大嗓门的吼出几句话:“哈哈,爷们儿这只虫是百虫之王,号称英雄“阿珂琉斯。”杀虫无数,常胜不败。谁的虫儿有种!敢再来送死?今儿个早晨已咬死咬伤十七条虫儿,谁敢再来?全摆平了吧!”

    “我来!有什么了不起,不就一只赖虫儿吗!”

    说话间,人群中已钻出一名青年,用大手捧出一只漂亮的小蛐蛐儿罐。众人伸头一看,里面有只蛐蛐儿,也是生的五大三粗,粗腿大膀,十分壮硕。乍着长须,不可一世。一望而知,是条不善的虫子。

    “好好好,洒家正愁没对手呢,英雄寂寞啊!来,放进来一试!”“阿珂琉斯”的主人说。

    青年把那大虫倒了进去。那大虫立即抬头挺胸,拢腿收腹,呲着牙齿瞪着小眼儿,目露凶光志在必得,似乎一击而必胜,要“阿珂琉斯”的小命。青年只是微笑,众人高声叫好!只有那名壮汉——阿珂琉斯的主人稳坐泰山,面无表情,面露轻蔑,无动于衷。正在众人大呼小叫期间,阿珂琉斯如一位古罗马角斗士那样退后几步,屁股顶着斗罐摆好了厮杀的阵势。

    良久,不见对方“士兵突击!”就在大伙不耐烦之际,阿珂琉斯似乎看透了对方的实力。腹部着地懒散的卧了起来,半闭双眼,表示蔑视。壮汉的蛐蛐儿也非泛泛良善之辈,受此大辱,怒不可遏。但见它长须一舞,大叫一声,凌空弹起,直取阿珂琉斯。阿珂琉斯也不防守,只是“则”地怒叫一声,那虫当即坠地,活活的吓死了。

    这不是什么电影特技和卡通动漫,更不是小说玄幻,而是那年早晨的一个真实镜头,在书中的忠实原版,照搬再现。

    哗!掌声如潮,人群大哗。简直是“特洛伊之战,”阿珂琉斯时代的再现。

    “我靠!老子走南闯北,踏遍白山黑水,玩虫无数,还真没见过这么牛逼的虫儿。爷今天算开了眼了,当真是条好虫,王中之王啊!真他妈的牛逼!”人群中一个满脸横肉,三十有余,体重在二百斤以上的大胖子用国骂同样很牛逼的嚷嚷着说。

    “呵呵……”中年壮汉点燃一支烟,骄傲的笑着。那样子像一名大捷的元帅,不可一世。

    但见他深吸三口香烟,猛地吐出一口烟雾。起身从牙缝里一字一顿的挤出句话:“还有没有人了?还有没有虫儿了?没有老子要收山了!”

    “慢着!一只赖虫,有甚稀罕,雕虫小技而已!”大家循声望去,只见一名细高个儿,近一米九的“海拔”!脸长的赛驴脸。鼻子上架副眼镜,肤色白净,身材欣长,瘦的跟竹竿一样。一件浅白色的西服在他身上直晃荡。一边晃荡,一边就从怀里掏出一只浅色的小罐。双手似擎着一只法宝,脸仰到了天上去。骄傲的朝四周显摆了几下,蹲下身,立时矮了半截,用一种尖细如西伯利亚蚊子似的声音,牛逼哄哄的说:“咋呼啥咋呼啥!有什么奇昆乖虫,敢起这么个吓人的名字,阿珂琉斯?你还宙斯呢!不就是洋鬼子吗,你以为他真的赛战神啊!您瞅瞅我这虫儿,姓吕名布,杀虫无数,有万夫不当之勇。自出道以来百战百胜,没有负伤败北的记录。在广华区一带无虫能出其左右。今日就教教你的虫儿怎么抗击打会挨揍。”说话间,把罐往地上一放。众人脑袋一下围了上去,甚至有人头碰了头,咚的一声,然后如斗蛐蛐儿一样斗骂了起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