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同人小说 > 浪子归来

第二十五章 “小乐初闻残忍菜”

    “它竟然还会动耶!”小乐话声刚落,一筷子就戳了下去,夹了一块儿鱼肉送进嘴里,连呼好吃。而那条鱼的鱼头,则被她戳的歪在盘里,嘴还在一张一合地翕动着,眼睛还能转动,小乐连连称奇。浪子展蒙却心有不忍,不但不举箸,而且心里还一阵抽动,侧过脸看着别处。

    宋行长也不吃,但那是因为他大鱼大肉吃的太多了,嘴也吃腻了,胃也喝坏了,人也太胖了。而且还有高血压,高血脂、高血粘、受过好心医生的忠告,能有所收敛。

    但是他却兴致勃勃的说:“小乐啊,你知道这鱼是怎么做的吗?”

    小乐歪着脑袋说:“宋哥吃遍天下美味,见多识广喽,愿闻其详。”

    展大帅哥则默然不语。

    于是宋行长兴致勃勃地讲起了“特别的菜特别的吃,特别的菜特别的做”的故事:“厨师先用湿毛巾裹住鱼头,这样它的眼睛可保持湿润,暂时不会牺牲。之后把它的身体放进热油锅里炸至金黄熟透,然后在它身上淋上配好的调味料,端上餐桌。待布揭开时,它的眼睛自然还会转动,以此表示该鱼新鲜至极。“

    “哇!”宋行长话音刚落,小乐就一口把嘴里的东西吐了出来。紧接着她弓着腰,稀里哗啦的把胃里的啤酒,素菜,翅中,还有刚吃下去的鱼肉,一股脑的吐了出来。直吐得眼睛流泪,鼻子冒水儿,双脸发红,差点把五脏六腑也给吐了出来。折腾了半天才止住。肚子顿时“四大皆空!”又揉胃又漱口,半天才缓过劲儿来。

    着实把宋行长惊着了,展蒙也觉得出人意料。

    宋行长问:“你怎么了,哪不舒服了?”

    小乐回答说:“我没事,我只是觉得这鱼太可怜了!太可怜了,所以才吐的。”

    宋行长笑着说:“小孩儿之见,妇人之仁,妇人之仁啊!你吃的哪块肉不是被杀的动物身上来的,那个动物被杀不可怜!那就别吃了嘛!”

    此时那只鱼头的嘴还在动,似乎想诉说冤屈,眼珠也还能转,似乎有无尽的哀怨。

    小乐尖叫一声:“快把它端走!”说把双手捂住脸,竟然泪流满面。

    宋行长急忙叫服务生把那条鱼端走。

    良久,小乐才平静下来,又叫来服务生,把翅中,鸡爪,鸭脖也都端走了。地上也早已处理干净。

    小乐喃喃的说:“那条鱼太可怜了,我发誓今后再也不吃肉了!”

    展蒙说:“好!好啊!不吃肉好,不吃肉便吃素,吃素可以长寿,吃素会更健康,而肉里有大量毒素,可以促使人渐渐衰老。其实这还不算太残忍,还有更残忍的菜呢!”

    小乐说:“是吗!哪还有什么菜比这更残忍啊!你说说,我以后再也不吃肉了!”

    展蒙说:“好,很好,小乐真是善根深厚,过去生中曾供养四百亿诸佛啊!否则不会这么快就吃素,而是越吃肉越开心的。我讲了你可别再吐啊!”

    小乐说:“你讲吧!我连苦胆汁都吐出来了,再也没东西可供吐了。”

    宋行长在一边微笑。

    于是展蒙很博学的讲道:“先从古代说起吧,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叫做周玉佳的大学士。有一次他煮鳝鱼,估计快熟时掀开锅一看,他吃惊的发现:这条鳝鱼头尾都在沸腾的水里被煮烂,而只有腹部像一张小弓那样仍然弓在水面上,死的奇怪至极。于是他马上把这条鳝鱼的肚子剖开查看,结果发现鱼腹里满是鱼卵,当然也没幸免,被水汽蒸也蒸熟了。只是这条鳝鱼为了保护它的未来子女,宁可头尾被煮烂,也要誓死坚持把肚子鼓在水面之上,让人惊叹落泪。”

    展蒙和宋行长看见此时的小乐,早已是一枝梨花带春雨,涕泪滂沱,泣不成声。一边抽噎饮泣,一边颤声说:“动物们太伟大,太可怜了,我发誓再也不吃肉了。”

    宋行长笑笑,不置可否。

    展蒙却也动了感情,叹口气说:“是啊!人为刀俎和铜鼎,动物为肉,可以杀之砍之剁之,煮之蒸之炸之,而后眉开眼笑的食之。可是他们悲惨的命运结局,由谁来关心呢!我是不忍再吃肉了,再也不吃了,这样一生中,将会有许多动物免于被杀。不过本来很高兴的吃饭,倒把你讲哭了,实在是对不住。”

    小乐说:“没关系,你们不说,我也不会动心思和脑筋去思索。想不到喷香的碗中肉盘中腥是如此的残忍血腥。为了吃几嘴肉动物们就会惨遭杀害,被生吞活剥,割肉剁骨,抽筋剥皮。想想真让人心碎啊!”

    女孩儿的心都软,也都纯而善,而且泪窝也浅,富于同情心。不错“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只是在后天的家庭,社会中受习惯所迷惑,迷失了纯净纯洁的自性而已。而染上种种习以为常的,熟视无睹的,种种不自觉的“恶习”而已。此乃为后天之因。一旦因碰上善缘,也就是说好机会,因缘际会结合,便极有可能醒悟过来,而恢复本善的自性。此谓善缘遇善因,终结善果尔。而若无善缘而遇恶缘,便会结生出一系列,一连串,大大小小各不相同的恶果,。而后,果又变因,因又变果,因果相续不空,还不知在六道里要转多少个大劫,才会遇到善缘,更遑论佛法。

    小乐还不错,虽然在感情途中的人生路上有所迷惑。但是毕竟善根深厚,闻缘有小悟,倘有机会得闻佛法,豁然顿悟,迷途知返,当下顿悟,“入佛知见”也未可知。

    宋行长说:“小乐,喝点茶吧,天下动物大都很可怜,他们本就是一道菜,靠你们一两个人不吃肉,无异于杯水车薪,你可怜得过来吗?我们又不是救世主,又不是大慈大悲的佛菩萨,你也不是圣母玛利亚,我们还是吃菜喝酒吧,没有能力和智慧忧天下!”

    小乐说:“你说的不对,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这些动物朋友就是可怜,我虽不是什么大人物,更不是什么神仙,但我可以管住自己的嘴嘛!”

    宋行长说:“好好好,有道理,只要你开心,干啥不干啥,都行。来,吐了半天,喝点茶吧。”

    小乐说:“不嘛,我要再听听展大哥讲残忍菜的故事,加深我的印象,我以后要号召奉劝全家和所有的亲朋好友都吃素。展哥,你再讲讲嘛!”

    展蒙莞尔一笑,望了宋行长一眼,没有说话。

    宋行长哈哈一笑说:“老弟,你博学多才见闻广,她爱听,你就讲嘛,我倒看看她一时冲动加感动,能不能真做到不吃动物朋友身上的肉,保不准哪天馋虫犯了,又要在大流鳄鱼眼泪之后饕餮了。”

    小乐白了宋行长一眼说:“我今后就做给你看。”然后又对展蒙说:“展哥见闻广,见识多,你就讲嘛!”

    展蒙慢慢的说:“我倒也见闻不广,见识不算多。不过拉七杂八的事还知道一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