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同人小说 > 浪子归来

第九章 酒宴上的龙门阵

    接下来刘局长开始打圈,刘局长身高体胖,腹大如鼓,酒量甚高。喝起酒来也是海派作风,一圈下来,不仅速度快,而且基本不用吃菜。脸不红心不跳,似乎他的巨腹就是一座千年老窖。大家击掌称赞,刘局长喝得也是志得意满。大家喝酒吃肉抽烟喝茶,嗑南瓜子,西瓜子、东瓜子、北瓜子、讲东西南北中,插科打诨抖段子,伸懒腰打哈欠打饱嗝,别提多爽多飒多惬意多热闹了。看上去其乐融融乐在其中,一团和气。有对饮的,有小声交谈的,有喷云吐雾的,还有喝酒叫板的,好不热闹。

    话说这喝酒怕红脸蛋儿的,也怕梳小辫的。展蒙的小靠蜜宋亚倒是没梳小辫,而是长发如流瀑披肩,但我们却不能因此而改变她的性别优势。

    只见展蒙大帅哥,冲她一使眼色,她就心领神会。要知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的紧。而且她本就长的美艳惊人,那活力能从衣服纤维里四散迸发出来,击中你的心灵,和身体的某个重要机关。这张酒桌上就她一女性,可说是千里绿叶一点红,占尽了优势。再说了,身心健康的男士哪有不好色的,除非你身体或心理不健康,或者是自卑不自信。否则,哪个不会被美色所击中?除非您是铁石心肠,把曼妙的女子视为瓦石。当然啦,这种人在情理之上是不会存在的。 不过,君子好色未必淫,未必就是登徒子。只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尔。美丽女子好比一枝花,一朵云、一幅画、一头小鹿,总之是一种会说话的,能传情的、会放电的、有威力的、难抵抗的、有生命力的、令人心醉神迷的、可爱至极的至尤之物,之宝,而并不为过。

    她总是让大男人小男人,大英雄小英雄、大老板小老板、大腕小碗、大文人小文人、大才子小才子、甚至是大人小孩都心生欢喜爱慕,而难以抗拒!再说了,又不是什么敌我矛盾,洪水猛兽,为什么要抗拒呢?至于思想道德标准和个人行为嘛,那各人看各人的修为了,再说了,当下不过就是喝杯酒吗,休再啰嗦!

    但看那宋亚满面春色,粉脸含笑,风情万种;眉目顾盼之间,自有万种风情。一不小心,就会和她的目光在空中触碰,定会让你蠢蠢欲动!她不徐不疾的站起身,走到单副市长旁边,姿态曼妙,轻启朱唇:“单市长,我们展总开业请客,您能在百忙之中前来赏光,实在是给我们天大的面子,我们真是太高兴了,我也来敬您一杯,不要不和陌生人喝酒啊,这杯酒您喝了,我们就很有幸的是朋友啦!”

    呵呵,这色中极品,说的这番带有幽默色彩的话,让单副市长那是浑身舒泰,心生热爱,脸上笑开了花。忙说:“哪里,哪里,不要客气。我也需要人之常情,也需要朋友嘛!”话刚说完,杯起酒落。那动作一气呵成,大气磅礴,如蛟龙吞秤砣;大有云吞海河之势,那叫一个利索,好生了得。 “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您以为是谁在打枪吗?错了,这儿没有快枪手,更没有狙击手和阻击手,是大伙儿在鼓掌,那分贝绝不亚于冲锋枪!为什么呢?呵呵,因为单副市长酒干的痛快,漂亮!看看,“名人效应吧!”

    “哎哟,单市长,您可真给我面子!刚才是敬您,现在是陪您,来,我陪您一杯!”说着,宋亚又为单副市长满斟一杯酒,递到他手中,眼睛里透着十二分的笑意,那笑意如一只钢制利针那样毫不费力的穿透单副市长厚厚的胸膛,直接击中了他跳动的心脏。只见他如痴如醉的看着宋亚,痴笑着举起酒杯,又“吱”的一声,那酒仿佛变成一只带响的小老鼠儿那样,麻利儿的钻进他“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的胃里。“啧啧啧,”大伙“拍案惊奇,”齐声附和:“好酒量,单市长真是好酒量!”“就是嘛!若是连酒量都没有一点点,怎么去管理全面工作嘛!来,我和展总再抬您一杯。我知道,这喝酒对您来说不过是基本功加基本技能,小儿科加雕虫小技而已!”宋亚快人快语,风情万种而又满怀敬意的和展蒙一齐举杯再敬。单副市长也够意思,不摆什么官本位的架子,来者不拒。当然也有美人儿效应在里边。可见宋亚的个人魅力指数。

    “叮当!”三只酒杯碰在一起,彼此又加深了印象。但见单副市长又潇洒的一仰脖,杯中物就顺流而下地进入了他的将军肚。

    “来,刘局长,刘局长我们干杯,祝您仕途再度高升!”宋亚举杯邀刘局长。刘局长满面含笑,如九月九大朵菊花盛开怒放一样,胖胖的大脸上一双黑亮的小眼睛眯成了两条线。眯着宋亚的脸蛋儿,扫过她比英镑还坚挺的前胸,很有绅士风度的,很君子的、很礼貌的、一迭声地说:“谢谢,谢谢!宋小姐真是光彩照人啊!”然后又侧头转向展蒙:“展总,您手下真是个个能干,色艺双绝啊!”“哈哈,刘局过奖了!喝酒,喝酒!”展蒙说。刘局长的脖子又短又粗,似乎没有脖子,如一颗又大又圆的西瓜直接的,牢固的长在肩上,估计那酒从嘴里直接就流到了肚子里。

    “嘿,宋行长,您别光吃海鲜,您多吃点蔬菜嘛!”宋行长正掰开一只大闸蟹的蟹盖,准备餐之。见美女宋亚风情无限的向他举起酒杯,忙撂下筷子端杯迎战。脸上堆着男人对美女的谄媚的笑,忙不迭的说:“哟,宋小姐今天真是美丽的吃紧哪!和美女喝酒,醉死也心甘啊!哈哈!”宋行长说着举杯相迎。两杯相撞叮当一声脆响,宋行长的杯底就朝了天。还摇头晃脑的说:“好酒,好酒,酒不醉人人自醉啊!说什么沙场秋点兵,醉里挑灯看剑,我看是唐伯虎点秋香,举杯照美人儿啊!啊?哈哈哈!”“宋行长还真有点水平,真能拽。就连爱国英雄词人辛弃疾的词句,也让你整出摇滚新版的了,还能整个把典故什么的,佩服佩服!”刘局长附和道。

    “哪里!哪里!我只是瞎整两句,哪敢跟咱们单市长想比啊!”宋行长还谦虚上了。

    “嗯,有水平就是有水平嘛,谦虚什么啊?要知道,谦虚过度就是骄傲,就是矫情嘛!我看你就很矫情,我看你就是肚里有点墨水嘛,有什么不好意思承认嘛!人生在世,只要名正言顺,于国于家于人民有利无害,就要敢想敢干敢说敢敢作敢当嘛,是不是啊?”单副市长微笑着问宋行长。宋行长忙不迭的说:“那是那是!单市长总结的好!”

    “既然是这样,那为什么要矫情啊?”单副市长脸上没了笑容,表情严肃的不得了。“这!这!”宋行长额头上冒了汗,语无伦次,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来。

    “这什么这!态度不诚恳,立场不坚定,做人不老实,罚,连罚三杯,再硬打一圈酒,”呵呵。单副市长脸上又恢复了迷人的笑容,且带着云诡波谲的捉弄人的神情。“好好好,我认罚,我认罚!”说罢,宋行长三次抬手仰头,连干三杯酒。“只要认罚就是好同志嘛,我看你这回很诚恳嘛,来来来,吃菜吃菜。”单副市长为宋行长亲自夹了块清蒸石斑鱼。“谢谢,谢谢!单市长亲自为我夹鱼!”宋行长受宠若惊,忙夹进嘴里大口咽下,表示感谢。谁知被鱼刺卡住喉咙,被卡的咯咯直咳,手忙脚乱的又是喝醋又是拿筷子捅,整了半天终于把鱼刺整了下去,这才舒坦的坐在椅子上,长吁了一口仙气。

    “怎么,嫌我的筷子夹鱼不卫生?企图吐出来?”单副市长又带着捉弄的微笑诙谐的说。“哪里哪里,我是激动的不知所措啊!什么味儿也没尝出来它就游了进去,就跟猪八戒吃人参果一样,嘿嘿!”宋行长自我打趣自我解嘲。

    “宋行长刚才是艺高人胆大,功高敢冒险,敢把鱼刺往肚里咽,我看着简直就是杂技嘛,好嘛!你先稳稳神,我来打一圈机动的。”说着展蒙撸起袖子摆开架势。

    “五魁首哇,六六六啊,哥俩好啊……”展蒙和大家划上了。不划不热闹嘛。

    其实展蒙的“拳法”是相当牛逼的,但有时候他故意输的心服口服,输的心甘情愿,输的五体投地,输的无可奈何,可怜巴巴儿地自认倒霉!自怨自艾、唉声叹气、自斟自饮。让对方高兴的手舞足蹈,哈哈大笑,把气氛推向高潮。

    大家吃喝说唱抽,一个个高兴的什么似的,这正是展蒙的魅力和精明之处,也是他的厉害之处。他不仅熟读《房中术》,《素女经》等书,而且他还能让人在精神娱乐上达到高潮。这正是他独特的厉害之处。

    此时大家都已下了不少酒,已有几分醉意,所以看上去和平时不太一样。平时都是带着一张“京剧脸谱”,而此时却都自动摘了下来,恢复了真面目。

    倒是宋亚活的本真、活的任情任性,还和往日一样。只是看上去更美更火爆,似乎随时会演出一场贵妃醉酒。那白皙的脸蛋透出几分红醉,眼睛里散发着迷乱而火辣的目光,大有巾帼英雄之势。

    展蒙倒也本色,但此时凭添了几分匪气和霸气,像一名古代亦正亦邪的大侠,就差象侠客们那样敲桌子高声大喊:“店家,快切三斤熟牛肉,烫一壶上好的酒”了。

    而且此时的他,由于暴饮,已有七分醉意。但见他讲开了粗话,骂骂咧咧,如一酒徒那样撒着酒疯。一边继续和单副市长喝酒,一边自言自语的吟起了古今诗歌插花大串烧:什么“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春秫作美酒,酒熟吾自斟;莫使金樽空对月,人生得意须尽欢;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杜康醉刘伶,一醉三年醒;葡萄美酒夜光杯,古人征战几人回;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人生快乐在哪里,在马背汉子的酒壶里;酒壮英雄肝胆,,剑斩华雄刀屠龙;酒不醉人人自醉,花不迷人人自迷”……呵呵,他这一抒情,东一榔头西一棒槌地白话,简直就是关于酒文化的古今诗歌大杂烩,就差关公大战秦琼了。

    再看众人,有的喝水、有的抽烟、有的嗑瓜子、还有人看着他乐,还有的在交谈。

    展蒙也斜着眼睛,脸已发红,喷着酒气,脸上的表情千变万化,极其古怪又极其亢奋。知道的,明白这是一个喝高了的帅哥。不知道的,没准会认为他是个间歇性精神病患者呢。

    只见他一会儿频频和人碰杯,一会儿自顾自的自言自语;一会儿又和人高谈阔论,谈古论今,妙语连珠,学问大得惊人。一会儿又仰天大笑。酒精的亢奋,让他极度兴奋,已入化境。

    这刘局长借着酒劲,打着饱嗝,喷着酒味,就讲了段趣话:“话说汉朝时代有位柳腰美人赵飞燕,从幼小时期就常练行气之术,也就是将柳腰束紧,用快速的舞步锻炼腰身,借助呼吸锻炼强健的闭气能力。同时由于在舞步的起承转合中全身的重量都压在脚趾上,脚趾的伸缩舒展强壮了筋脉,就使的全身的肌肉收缩力极强。因此,将当时皇帝迷得颠三倒四,飞燕的芳名也名扬天下!”

    呵呵,刘局长讲的故事,大家听的津津有味,半天没回过神来,似乎还沉醉在赵飞燕独步舞林的御术里很不愿回到现实当中。

    。

    单副市长点评道:“嗯,我看这个段子,讲的就很有文化性,历史性、文献性、参考性、借鉴性、实用性、趣味性和持久性。!讲得好,讲得好啊!来来来,赏,赏黄金百两,黄马褂一件,御酒一杯,呵呵呵,哈哈哈!”单副市长插科打诨,打趣刘局长。

    “

    “来来来,李白斗酒诗百篇,老刘酒后吐经典嘛!哈哈哈,来饮一杯!”说罢,单副市长轻舒猿臂一挥,犹如圣僧练通背拳一样举杯望酒,豪迈的说。

    于是,大家同心同德,同手同口,举杯畅饮神仙水。一个个已是面红耳赤,摇头晃脑,身体发热,全没了平日的文明高雅之气。嘴里只有呼呼的酒气,看上去个个现出英雄本色,好不快活,达到了有酒无人无拘无我的极高境界。

    端的是神仙小酒日日醉,喝坏了习气喝坏了胃,喝得夫妻感情大倒退,酒气冲天背靠背,喝得血压升高肝纤维,肚子变大日日醉。

    单副市长也一扫往日的儒雅威严,东倒西歪,舌头发直:“你你,你,你们继续,继续喝,我我我我,我有事先回,回了。”说毕站起身,在一群醉鬼的簇拥搀扶下,钻进小轿车,被司机拉着绝尘而去。

    又折腾了半天,碰倒了几只酒瓶子,摔碎了n只瓷盘子,有人还摔坏了一只手机,之后才各自钻进各自的车子,众皆散伙。

    回家后,展蒙因饮酒甚多,头一次吐了。往床上一坐,天旋地转,感觉斗转乾坤大梛移,“分不清地球是公转自转还是自己在转,”嗡嗡的眼冒金星,头疼似裂,像过山车。胃里翻江倒海。而后一股热流顶开贲门冲上喉咙,嘴里一热,饭浆喷射!地上已是一滩。薛淑赶紧拿来脚盆接着,展大帅哥又一次次吐了好些酒加饭,才在薛淑的帮助下漱了口,躺下,不知何时沉沉睡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