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空间 > 从末日归来

第八十章,如何相信你

    踏入熟悉的街道,经过熟悉的街区,罗通却有一种极为陌生的感觉。这个城市还没有躁动,僵尸只是在个别地区扩散,对整个城市并没有造成太大的影响。至于瑞蒙他们的行动,只是让礼拜堂周围的民众产生了恐慌。罗通第一次憎恨斯坦索姆是这么的大,还有太多的地方并不知道末日即将到来。当他出现在每一个街区时,基本上还能看见那些市民的脸上带着慵懒的微笑,正在相互说着什么。

    这个美丽温暖的下午,注定要被他破碎。

    “带上你的家人,立刻前往阿隆萨斯礼拜堂,不准携带任何财物!”

    这是罗通说的唯一的一句话,没有任何寒暄和客套,也没有时间啰嗦。他更像是一个怪物一样,凶残的踹开每一家市民的房门,无论里面时哇哇大哭的婴儿,还是年迈的老人,又或者是不明所以的家庭主妇。他只用这一句话来描述。

    “如果可能,我真希望能够控制他们的思维,就这样乖乖的前往礼拜堂。”

    对坎特这么说着,结果水囊,罗通咕咚咕咚的喝下一大口水。他们的成效非常差,差的让他想要发疯。没有谁听从罗通的命令,虽然当着牧师的面,没有人上来和罗通拼命,但是罗通走后,那些被踹开的大门又会自己关上,还能听见里面冒出的“疯子”之类的话语。 坎特有些忧虑的看着罗通,他们一行人已经走了整整两个小时,天空正在变得慢慢昏暗下去。大主教说过,无论如何,也要在天黑之前赶回礼拜堂,恐惧魔王随时可能会出现。现在出来的牧师团根本无法抵挡实力变强的恐惧魔王袭击。

    “我们可以尝试着告诉他们一些,”想了想,坎特建议说:“比如告诉他们,瘟疫到来。”

    罗通摇头,说:“不,你无法想象混乱会带来什么。你能想象这些家庭带着全部财产,发疯了一样向着城外冲去的样子吗?你能想象这些人最终堵住了城门,让里面的人更加慌乱疯狂吗?你能想象出,诅咒教徒在这个时候突然杀人放火,会带来什么结果吗?”

    他顿了顿,说:“不,你还不知道。我们需要让这些市民们井然有序的前往礼拜堂前的广场,而不是让他们最终变成一群疯狂的人。”

    “那需要一个领导者,指挥官,一个强有力的,能够用强硬的手段,让他们遵从的领导者。唯有这样的领导者,才能让他们听从命令,才能在危机中保持秩序。” 听着坎特的话,罗通点头,说:“我知道,我当然知道。但是,现在没有,怎么办?男爵还是大主教?你觉得他们能够成为领导者吗?他们不能。”

    “王子可以。”

    罗通苦笑了一下,阿尔萨斯的声望当然可以做到这些,但是王子现在不在斯坦索姆。更何况,如果王子在这里,对斯坦索姆究竟是好是坏还很难说。

    杜晓晓轻轻的拽了拽罗通的衣服,从刚才开始,她就一直皱着眉头,似乎在想着什么。行走两个小时,对于她附身的这个身体来说已经太久,罗通多次提出要把杜晓晓送回礼拜堂,都被小姑娘顽强的拒绝了。

    “这样下去不行的,他们都不听你的。”

    杜晓晓对着罗通侧过来的耳朵低声细语:“而且时间好紧张,我们必须要想办法。”

    罗通点头,问:“你有办法?”…

    杜晓晓用力点头,说:“有,但是,很危险的。”

    罗通看了看四周渐渐昏暗下去的环境,看看自己身边的这些疲态尽显的牧师们,说:“说吧,没有比现在更危险的时候了。”

    “把恐惧魔王引出来,打死它,我们就能多一天时间了。”

    听见杜晓晓的建议,罗通苦笑起来,打死恐惧魔王?如果在白天,牧师加上见习白银之手骑士,加上大主教,多半可能。但是到了晚上,这样的打算……

    等等,他忽然站了起来,开始重新进行思索。

    是的,夜晚的恐惧魔王几乎无法战胜。但是,如果不考虑战胜呢?只要能够吸引出恐惧魔王,不断牵引着它,让它无法催化僵尸,那会怎样?

    那会多出来一天的时间!

    没错,杜晓晓判断的很对,白天恐惧魔王多半就会隐匿起来,这样一来,就会多出一天的时间。

    而且,只要有一个晚上的时间进行调整,瑞蒙的事情就会让全城的人知道。如果明天一早能够出现一个人们心中的领导者,就极有可能暂时控制住市民心中慌乱的情绪。就算没有这个领导者,罗通也可以假托一个领导者的名字,来控制事态的发展。

    可以假托阿尔萨斯王子的名义,罗通站在原地揉着眉头仔细想着,一个晚上和恐惧魔王的战斗,不仅会让人们感到恐慌,同样也可以让人们更加相信阿尔萨斯王子派遣了人员救援斯坦索姆。到了明天早上,只要做好足够的安排,就能让那些惊慌起来的人们相信王子会来帮助他们,从而让这些人更为有序的前往礼拜堂。

    想到这里,罗通抬头看着坎特,说:“我有个办法,但是很危险。”

    这个计划还有很多细节需要考虑,城市里那些贵族怎么办?城主夫人怎么办?这些人肯定知道阿尔萨斯的骑士没有到来,出现问题,他们会疯了一样想要冲出城去,同时带着他们的所有家当。这种做法会立刻让城镇居民恐慌,从而让罗通的计划前功尽弃。

    但是,他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和能力考虑这些问题。任何问题都可能导致前功尽弃,不能因为这些问题而缩手不做。

    大主教,他是最好的诱饵,也是唯一的诱饵。

    对于恐惧魔王而言,没有比大主教更重要的事情,它来到这里,就是为了配合瑞蒙刺杀大主教。在这个晚上,也只有大主教的出现,才能让恐惧魔王放弃催化那些人类变成僵尸。

    “你很可能会死掉。”

    罗通看着欣然同意这个计划的大主教,警告说:“你比我更清楚恐惧魔王的实力,同样应该知道这些家伙在夜间会变得更为可怕。就算带上足够多的骑士,也不能保证你的安全。”

    “生者都会死亡,只有天灾才会不死。”

    大主教注视着自己的书房,看着那些厚重的书籍因为之前的地震而四处散乱。对于罗通的警告,大主教平静的回答:“因为畏惧死亡,从而失去荣耀,怎么去面对圣光?”

    说到这里,大主教扭头看着罗通,认真的问:“我可以相信你吗?”

    罗通点头,说:“是的,我期待你的信任。”

    大主教点头,说:“如果今夜我死去,请你一定让这些人尽可能多的活下去。”

    罗通安静了片刻,想要敬个礼来表达内心的尊敬,不过大主教首先拉起他的手,说:“不,最值得尊敬的是你,图拉姆。我原想着这件事情结束后,让你成为一名真正的骑士。无论你的年龄多大,你拥有更高的荣耀。不过看起来,这件事情可能要延后,说不定是无限期的延后。”…

    罗通没有说话,他真的不在意那些荣耀吗?显然不是,不过荣耀只有对生者才有意义。

    大主教看着罗通,微微一笑,转身带上自己的帽子,向着书房外走去。在主教离开书房前,他说:“这里就是你的地方了,你是指挥官,我相信你能做好一切。”

    罗通站在这个房间里,一言不发。在他脚边,疲倦已极的杜晓晓已经斜靠着他的腿,睡着了。如此高强度的行走,就算是杜晓晓的精神也承受不住,她毕竟只是一个六岁的孩子,而不是一个大人。

    夜幕悄然降临。

    罗通就这样站着,等待着,直到晨曦的第一缕光芒到来。

    伴随这个光芒的,还有一个似乎是注定的坏消息。

    大主教牺牲了,和大主教一起牺牲的,还有四名见习骑士,罗通甚至没有来得及看见这四名骑士究竟是什么样子,叫什么名字。

    不过,恐惧魔王也被杀死。

    这不是好消息,玛尔甘尼斯马上就会到来,替代上一个恐惧魔王。

    莉莉娅是上午赶回来的,跟她一起回来的,是阿尔萨斯的一个问题。

    “我该如何相信你?”

    莉莉娅看着伫立不动的罗通背影,说:“王子正在加快速度,明天中午就可以带领骑士团到达斯坦索姆。乌瑟尔大人按照你的请求,已经离开骑士团,正在追查那些粮食的下落。”

    按照原来进程,阿尔萨斯在斯坦索姆的城外做出了屠城的决定。无法理解这个决定的王子老师,乌瑟尔首先和阿尔萨斯决裂。这给了阿尔萨斯一次沉重的内心伤害,然后是法师吉安娜,阿尔萨斯的恋人也因此离开,让阿尔萨斯再次受到重创。当屠城开始后,王子的内心终于变得扭曲,疯狂,直到他最终堕落。

    现在,乌瑟尔因为追查粮食离开,而不是当面的决裂,至少避免了阿尔萨斯的第一次创伤。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