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空间 > 从末日归来

第七十七章,一线希望

    瑞蒙没有立刻挥动手臂,似乎在等待着什么。气氛已经变得极为紧张,那些牧师似乎还有些不太相信眼前的一切,他们紧张的看着台阶下的那些骑士们。奇怪的是,此时大主教居然一直没有发出新的命令,这让罗通心中更是焦虑。

    果不其然,“砰”的一声巨响,在礼拜堂右侧的二楼骤然响起,那是大主教书房所在地。紧接着,一条人影从空中轰然坠落。那是一名牧师,半个身体都血肉模糊,眼见着不能活了。

    罗通眼中一片恍惚,上一世的情况叠加了出来。那些拜恶魔教的教徒们混在普通人里,对人类军队不断发动攻击。军人们不知道自己的敌人究竟在哪里。每一次的集结,都会被人潮冲散,大量的士兵就这样失去生命。而那些指挥官被恶魔和渗透者们一一斩首,军队迅速垮了下去。

    他用力摇头,把这个“幻觉”抛在脑后,再次发出命令:“向后退,不要急着出来!”

    “他们要放火!”

    一名牧师提醒着,罗通很快看见了骑士团后面的火把。瑞蒙刚才的等待,也许就是为了这个。他知道冲锋会损失大量的人手,所以故意把牧师们逼入礼拜堂里,然后放火。 连环毒计让罗通全身发冷,刚才他还在向着拯救更多的城镇居民,而现在,他可能连自保都做不到。

    “啧啧,”瑞蒙忽然发出感叹:“你们的圣光怎么没有庇佑你们?”

    这个感叹让罗通身后的牧师们群情激奋,与此同时,书房那里的搏斗声越来越大。不时有大量的光芒在里面绽放,书房外的墙壁已经开始迅速龟裂。

    “见习骑士呢?”

    罗通大声的问:“白银之手见习骑士在哪里?为什么还不去支援大主教?”

    “他们已经在那里了。”

    一名从上面跑下来的牧师大声回答:“因为他们在那里,所以大主教现在暂时安全。”

    四名白银之手的见习骑士都无法战胜的对手?!

    罗通感觉周围的冰冷已经让他无法呼吸。

    能够同时对抗四名白银之手见习骑士的,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偷袭大主教的,很可能是一只恐惧魔王。

    罗通以为恐惧魔王玛尔甘尼斯会在王子阿尔萨斯到达斯坦索姆的时候才会出现,却忘了恐惧魔王并不是只有一个,而是特指的一个生命群体。除了玛尔甘尼斯,诸如巴纳扎尔,瓦里玛萨斯都是恐惧魔王的一员。这也意味着,在斯坦索姆,并不是只有一个恐惧魔王。游戏里斯坦索姆陷落,大主教的死亡,说不定就是和这个未知的恐惧魔王有关。现在,虽然罗通想要努力改变这个可怕的未来,但是未来却不差分毫的如期而至。 绝望吗?

    罗通不知道,他以为自己能够改变什么,无论是现实世界,或者是在这个灵魂球世界里。但是很明显,他什么都没能改变。

    如果是原来的他,现在也许会到书房里参与战斗,或者站在第一线阻挡那些斯坦索姆骑士的攻击。但是,现在他是图拉姆,斯坦索姆的警备官,虽然不知道这个世界有没有等级的划分,有一点可以肯定,图拉姆的实力对上恐惧魔王,不过是个添头。想要阻挡那些骑士,也只是一句笑话。

    就这样放弃吧,就这样放弃也挺好。现在离开图拉姆的身体也来得及,离开这个身体,就可以去找杜晓晓的精神,然后带着她一起离开这个灵魂球世界。斯坦索姆总是要被毁灭的,无论是被天灾还是被阿尔萨斯,何必要去做那些根本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呢?

    现在离开,精神不会受到伤害,现实世界的实力不会有任何衰退,这不是最好的结果吗?

    罗通再次自顾自的摇头,全身上下开始发出咔吧咔吧的骨节响动。

    “我总有逃无可逃的时候。”

    他的话让瑞蒙一头雾水,罗通并不在意,他接着说:“我来到这里,就是为了改变未来的一切,拯救每一个能够拯救的生命。这是我的初衷,这是我的目的。它并不区分场所,时间。我为了它而来,也正是为了践行它而活着。现在,我又怎么会就此退缩?”

    说到这里,罗通抬头看着瑞蒙,说:“来吧,从我身体上碾过去,踩过去,杀过去。随便你怎么做,只要你能做到。”

    这句话刚刚说完,整个地面忽然发生剧烈的震动,这场震动来的异常突然,凶猛,几乎在瞬间,那些骑在马上的骑士们纷纷跌落马下。那些原本准备投向礼拜堂的火把,也瞬间脱手,反而成为让他们自己承受伤害的可怕武器。

    转眼间,骑士团的后面乱成一团,地面还在剧烈震动,让这些穿着半身甲的骑士们一时间站不起来,火焰开始不断弥漫,骑士们在火海中发出痛苦的吼叫。

    唯有瑞蒙,他好好的骑坐在马匹上,冷冷的盯着罗通。

    “这是你带来的改变?还是你自己的改变?”

    瑞蒙如此询问,同时手中慢慢抽出长剑,那是一把有着锋利刃口的双刃剑,之前被瑞蒙斜跨在后背。当这把长剑开始返照出火光时,罗通甚至能够看见大量的鲜血正在沿着剑刃不断向地面滴落。

    “若是你带来的改变,我就碾平它。若是你自己的改变,我就践踏它!”

    瑞蒙说完这句话,猛然催动马匹,那匹扣着厚重马甲的高头大马在发出一阵类似咆哮的声音后,如同离弦之箭一样,骤然对着罗通直冲而来。

    罗通同样举起手中的宝剑,对准了急冲而来的瑞蒙。在他身后的牧师同样站立不稳,根本无法对罗通提供任何支援。他只能独自站在那里,用自己微微有些佝偻的身体,面对着如同暴风一样席卷而来的瑞蒙。

    瑞蒙手中长剑猛然举起,犹如划过天空的血色闪电,骤然劈下。

    就在此时,罗通耳边忽然传来玛顿的声音:“嘿,这可不是你逞英雄的时候。”

    话音刚落,一股巨大的力量突然从罗通身后传来,将罗通推了了趔趄,与此同时,玛顿合身扑向瑞蒙,这位来不及回去照顾自己家庭,刚才还在瑟缩发抖的警备兵只来得及喊出最后一句话:“为了斯坦索姆!”

    血光迸射,罗通眼睁睁看着玛顿被瑞蒙当场斩杀。他想要吼出些什么,却如噎在喉。与此同时,另外两名警备兵同时一左一右的冲了上去,他们手中的钢枪此时显出前所未有的光芒。

    “为了斯坦索姆!”

    他们同时喊出了最后的话语,接着在两个清脆的声音后,这两名中年警备兵连同他们被斩断的钢枪一起,倒在了血泊之中。

    在那瞬间,罗通眼前又是一片纷乱,上一世那些英勇无畏的战士们舍生忘死的冲向恶魔,只是为了保护平民离开更远一点的场面再次叠加出来。

    “为了人类!”

    那是那些不知名的士兵们最后的遗言,和玛顿他们的吼声何其相似。

    罗通觉得自己会流泪,却怎么也流不出来,更何况,现在根本不是流泪的时候。他猛然撑起身体,手中大剑挥动,对着瑞蒙直接冲了上去。

    瑞蒙似乎在狞笑,虽然隔着面甲,罗通却隐约能够感应到这一点。那个诅咒神教的教徒似乎很高兴有人能够自寻死路,让他手中的双刃剑品尝到更多的鲜血。

    就在此时,瑞蒙的身体猛然一凝,连带他面甲中的狞笑一起。那不是罗通的能力,他无法在自己的灵魂世界里使用自己的灵能。随着一声尖锐的割裂声,罗通手中的宝剑在瞬间割断了瑞蒙脖颈的连接皮甲,伴随着这把宝剑的断裂,瑞蒙咽喉处突然飙出大量的鲜血。

    罗通在地上滚动两下,勉强站立起来,左右看看,想要找到刚才异变的原因。

    很快,一个声音在罗通的头顶出现。那是卡尔廷有些惊慌的声音:“我去找她,我找到她了,但是,我现在怎么下去?”

    罗通扭头看着礼拜堂的顶部,杜晓晓正在兴高采烈的对着自己挥手。小姑娘看上去对任何一个“平面”都大感兴趣,无论是在议事厅里,还是在礼拜堂倾斜严重的尖顶上。她咯咯笑着跑来跑去,而那位负责寻找她的卡尔廷一头雾水的坐在尖顶一侧。警备兵双手紧紧抓着能够抓到的任何东西,防止自己从尖顶上掉下去。剧烈的震动让他这种行动变得岌岌可危,在几次剧烈的晃动后,卡尔廷甚至连喊叫都不敢,只能想尽一切办法让自己变得更加安全一点。好在这样的颠簸慢慢结束,警备兵的处境终于不那么糟糕。

    “赞美圣光,它是我们的希望。”

    一名牧师在罗通的身后说,此时阳光刚好照耀在礼拜堂最上面的尖顶上,被尖顶的晶石反光,向着四面八方照耀出璀璨的光芒。

    罗通笑了笑,摊开双手,杜晓晓笑着从上面跳了下来。

    看着杜晓晓的笑颜,罗通说:“你才是真正的希望。”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