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空间 > 从末日归来

第十一章,生死一线

    这只渗透者现在看起来更像是一个电影里的异形,有着一个不算太大的,如同鸟类的脑袋带着血迹也从这件睡衣的后面探了出来。这个头颅正前方和两侧各有一只眼睛,似乎没有眼脸和眼皮,毫无表情的转动着。在它微微张开的嘴中,如同鲨鱼一样有着两层利齿,此时就连这些利齿的边缘也显出金属的反光。两只壮硕的腿如同犬类生物一样反曲着,三个手指的利爪看上去足以抓透眼前任何阻碍物。在它的身后,一条长长地尾巴正在慢慢在地上拖动,这让这名渗透者看起来更加凶残。

    和电影里的异形不同的是,在渗透者的身体表面,并不是完全如同金属一样光滑,此时一层层鳞甲正在不断浮现,然后合拢。当它的身体完全脱离徐一凡的尸体后,这些鳞甲也完全覆盖了它的全身,就如同骑士的甲胄已经穿好一样。

    普通步枪子弹根本无法击穿这层附着了魔能的鳞甲,在现阶段,唯有那种大口径的战术狙击步枪,才能对这个渗透者造成伤害。 至于渗透者背上的骨刺,此时更是显得锋利异常,如果它从人群中滚过,只会留下一条鲜血淋漓的道路。

    这也是罗通虽然已经知道徐一凡体内有了渗透者,却迟迟没有动手的缘故。在无法确保杀死这只潜入者的前提下,贸然动手,不仅仅是自取灭亡,同时也是把灾祸带给无辜的人。

    这只渗透者此时扭头牢牢地盯着罗通,似乎已经把少年当成了一顿食物。但是它没有立即发动攻击,而是开始慢慢低下头。徐一凡的尸体,将是它的第一顿食物。

    罗通不可能容许这种情况出现,他猛然晃动福纹锁,锁上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只是这个声音听起来非金非木,在这个空旷的废弃冷冻库里听起来格外诡异。

    渗透者猛然抬头,三只眼睛死死盯着罗通手上的福纹锁,看起来就像是在扫描一样。

    几秒之后,看起来这种场面还在僵持的时候,这名渗透者的身体骤然从原地消失。与此同时,在罗通身后突然穿来“通”的一声巨响。

    罗通心中大惊,就地一个翻滚,在他身边,刷的探出一只手爪,用力抓在地面的的钢骨架上。几根有手臂粗细的钢筋,都被这一次猛抓而弯曲起来。 少年不及多想,随后向着身边一张,砰的一声,一个小小的灵能弹打在一片空气中,炸裂开来。随着空气如同水波涟漪动荡,那个渗透者此时在二楼显出身体。

    这不是空间移动,而是魔法干扰。

    罗通瞬间得出结论,渗透者通过魔法影响了罗通的思维,让他的反应慢了一拍。随后利用时间差突击而至,如果不是罗通战斗经验丰富,此时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

    少年猛然又是一次纵越,手中的灵能弹接连爆发,如同雨点一样不断轰击在渗透者的身上。只要拥有灵能,都可以使用这种无属性的基础灵能弹,效果与人类的子弹仿佛。对于渗透者来说,这样的灵能弹根本无关痛痒,它的身边骤然鼓荡出一层淡淡的黑烟,转眼间就将这些灵能弹隔离开来。

    “这不是恶魔骑士!”

    罗通此时再次做出评价,在他眼前的这个渗透者,属于恶魔中少见的主攻魔法的存在,虽然等级与恶魔骑士相同,但却是不折不扣的恶魔祭司。普通灵能对它根本不起作用,而且它拥有远比恶魔骑士更为丰富的魔法使用手段。

    “这还真是麻烦了。”

    罗通低声说了一句,转身几个纵越,翻身跳上了三楼。

    渗透者对着罗通猛然挥动手爪,刷刷两声,两道褐色的云团与空中的罗通擦身而过,直接轰中了冷冻库的天花板。只听两个轻微的爆炸声响起,冷冻库的天花板转眼间出现了两个窟窿。而且这两个窟窿周围龟纹密布,似乎下一秒就能造成连环垮塌。

    此时阳光从窟窿中照射进来,正好照在徐一凡的尸体上。

    罗通上一世对付这样的恶魔祭祀不在少数,若是以往,有的是对付办法。只是现在他手中没有枪支,加上他的灵能因为某些原因不能发挥更大的作用,结果现在多少变得有些束手束脚。

    渗透者身体再次微微动荡,随后对着罗通所在的方向又是一指,刷的一声,褐色云团再次丢出。这个云团虽然还是没有命中少年,但是落在钢板上,只听见兹兹的声音发出,转眼间就将钢板腐蚀掉了一大片。

    听见罗通为了躲避这个云团在三楼咚咚奔跑的声音,渗透者紧跟着身体又一次发力,撞破钢板,跃上了三楼,想要挡在罗通身前。

    只是这一次,渗透者在三楼刚刚落足,根本没有发现本来应该存在的罗通。就在此时,它忽然听见身后风声骤起。不等它的眼睛去看,身后一股大力猛然传来,狠狠砸在它的背上。这个渗透者在空中勉强回头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罗通已经出现在它的后面,手中挥动一根钢梁正是将它撞下三楼的工具。

    看见渗透者向楼下落去,罗通随手丢出钢梁,跟着向四楼冲去。渗透者此时尾部突然弹出,用力卷在三楼的钢铁扶手上,接着身体一卷,反弹了上来。没有丝毫停留,犹如一颗炮弹一样对着罗通的背影直冲而去,与此同时,又有两颗腐蚀云团次第发出。

    少年似乎身后有眼,早已知道渗透者会如此行动,在原地突然拔起身躯,刚好让渗透者连同两个云团冲到了前面,紧跟着罗通手中发力,两个约有手指粗细的钢珠被他投了出去。

    渗透者在后脖颈与脊椎相连的地方,有一个没有鳞甲防护的凹陷,这也是它们在目前这个阶段最脆弱的地方。以罗通的经验,怎么会不知道,此时看见渗透者在空中无法发力,更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就在此时,渗透者身后的尾巴猛然挥动,将两枚钢珠扫了开去。只是罗通的投掷力气何其巨大,更加上手法纯熟,渗透者的尾巴直接被打的在空中一顿,接下来反卷罗通身体的行动也就此告终。

    罗通在空中又是一个凝转,落在三楼的边缘,那边渗透者轰的一声撞在接近四楼的楼梯上,整个钢架都因为这次撞击而剧烈抖动。

    扭过头来,渗透者看着少年,猛然张嘴,一道光线从它嘴中就此爆发。那边罗通对恶魔祭司这些套路熟得不能再熟,在渗透者发动攻击之前,身体已经笔挺挺向后倒去。转眼间直接翻下一楼,落在了徐一凡的身边。

    渗透者又是一击不中,明显谨慎了很多。就算身为恶魔祭司,它的等级依旧不高,而且它还不是完全成熟的渗透者,身体中的魔能并不充裕。连续几个腐蚀云团加上刚才的光线已经将它体内的魔能消耗的七七八八,而那个人类还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就在此时,罗通又一次轻轻晃动福纹锁。非金非木的声音让站在三楼的渗透者身体猛然一顿,随后探出头来,死死盯着罗通。

    少年微微一笑,正要做出动作,忽然觉得脚下一顿。急忙低头一看,却看见徐一凡的尸体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有了移动,此时趴在地面,正牢牢抓住了罗通的一只脚。

    渗透者在三楼看着,锯齿一般的嘴边竟像是流出一丝狞笑,接着在空中直扑而下。

    魔能会对人类造成侵害,直至影响人类的精神和灵魂。尤其是死去的人类,由于没有灵魂自发的抵抗魔能侵蚀,身体会迅速被魔化,最终变成魔化僵尸。

    这一点罗通非常清楚,在上一世,他也曾面对过太多这样的情景。但是,理所对此有所防范的他,根本没有料想到徐一凡的尸体居然会魔化的这么快,几乎在几分钟不到的时间里,就已经拥有了攻击能力。

    不仅如此,魔化僵尸的力气非常之大,罗通猝不及防下,只觉得脚踝那里被徐一凡用力抓住,疼痛感犹如火山爆发一样骤然涌出,整个人都差点因此摔倒在地。

    与此同时,那个渗透者从空中已经一扑而下,两个云团跟着奔袭而至。

    罗通用力挣扎,在地上连连打滚,这才狼狈不堪的躲开渗透者的攻击。不过却无法从徐一凡的手中挣脱。那边徐一凡发出乌鲁乌鲁的声音,整个身体如同一个千斤坠一样,死死的挂在罗通的脚上。

    渗透者刚刚落地,猛然站起身来,扭头看着罗通。在它身后,那条金属光泽的尾巴在地面上发出沙沙的滑动声,看上去这一次它要做好完全的准备,至少要对罗通一击必杀。

    就在此时,废弃厂房正中间的空地上,一个非金非木的声音又开始哗啦啦的响起。

    那是鬼头蝠纹锁,在此之前,罗通就已经通过拍卖会那天福纹锁里的魔能和路晓的表现,猜到了这把锁对渗透者的作用。这把锁不仅仅是一个魔能的转化和储存装置,同时就像是渗透者的配套工具一样,会给持有这把锁的渗透者源源不断的魔能补充。

    正因为如此,渗透者不可能对这个诅咒物置之不理。也正因为如此,罗通一路上才不断用福纹锁引诱徐一凡身体里的那个渗透者。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