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出嫁东吴,半途出现个傻叉抢亲(一万字)

    第180章:出嫁东吴,半途出现个傻叉抢亲(一万字)

    云烈抛出问题,显然的百里佳妮根本就没有打算借靠云烈。只是对着云烈投以一个无奈的微笑。

    虽然百里佳妮没有说什么,但是他从她的眼底看到了苦涩,看到了决绝。

    “若是他看到你没有如他所愿的痛不欲生的活着,他要杀你,你当如何?”云烈问道。

    “如若他想要杀我,我恳求殿下能够替我养育孩子,我愿一死,还我父皇欠他的血债。下辈子,我宁遇阎罗,也绝不要再遇他帝飞羽。”百里佳妮说得很平静,然而云烈却听得心慌了。

    她这是真的打算不再爱自己了……

    云烈现在才是打算要彻查当年的事情,可见他是相信这个女人了,只是在他选择相信这个女人的时候,她居然不打算再爱自己了。

    如若当年真的不是她背叛自己,而这一切都是老皇帝所为,她没有错。

    “你又怎么笃定本宫会答应替你照顾你的孩子。想要照顾孩子,你便好好的活着。本宫允你将孩子带着一起出嫁到东吴。”云烈是后怕她不爱自己了,现在他也不敢让百里佳妮知道自己就是帝飞羽。

    因为他在她的眼睛之中看到的是一种决绝。让她如此决绝的要收回对他的爱意的,他知道,是帝飞羽将她丢给了云烈,让她备受痛苦。所以她无法接受。

    差点他想要告诉她,这都是我一个人,可是他怕事情说出口之后,她会更恨自己。所以,云烈也是恐慌了。更是讨好的急急的说出自己这个决定。

    百里佳妮不敢置信的望向云烈,颤抖着声音道:“云太子,你……你说什么?”

    百里佳妮实在是不相信自己所听到的,她以为自己是幻听,因为那内容太美好了。美好的让她不敢置信。

    云烈看着百里佳妮如此激动,如此不敢相信,当即温润的声音响起:“本宫看着你这几日,如此不舍,答应让你带着你的儿子一起前往东吴。本宫也只有一个条件,用你的那一颗心爱本宫。”

    是的,云烈打的主意,就是让百里佳妮爱上这个自己,如若帝飞羽至于她全是伤害的话,那么就让云烈去弥补她。

    第二遍听到这样美妙的话语,百里佳妮当然是万分的激动,狠狠的捏了一把自己的脸蛋,痛清晰的传来。

    这不是做梦,百里佳妮万分的感激云烈:“云太子,谢谢你,谢谢你,只是,我怕我不会再爱人了。爱过一场,已经让我身不如死,抽干了我身上全部的力气,全部的勇气。我只能够保证,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去做你的太子妃。不让你烦扰。”

    百里佳妮不答应会去爱云烈,让他又是欣喜,又是黯然。

    欣喜的是,她爱帝飞羽之深,黯然的是,如若她知道自己就是帝飞羽那怎么办?她年会不会不要自己了。

    百里佳妮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她要这样说,其实她可以说,会的,我以后会全心全意的爱你,这样,云烈高兴,自己也就一定可以带着自己的孩子前往东吴。

    可是她偏生说的是实话。没有敷衍云烈。百里佳妮抬起头来想要看看云烈有没有生气。

    “他真的就伤你那么深?”云烈有些黯然的问道。

    “人心是肉做的,我会痛。我唯一的一颗心早已经鲜血淋淋,支离破碎。我再也爱不起了。”她真的爱不起,这五年来她爱得太过痛苦,本来她还能干支撑下去,因为帝飞羽就是她全部的希望。

    然而他来了。出现了,却是让她从此不会再爱了。

    云烈听了百里佳妮的话,内心里深深的懊悔,自己当初可以找这个女人质问,给这个女人一个辩解的机会,也是给自己一个机会。

    可是自己是怎么做的?决绝的以自己的判断,认定了她背叛了自己,决绝的让她和云烈这个身份发生关系,让她痛不欲生,结果,这也是扼杀了给自己一个机会。

    现在他想要让这个女人重新的爱上自己,只要自己查到的信息不是她背叛自己,那么他就绝对不允许她不爱自己。他会让她再爱上这个自己的。

    “你这颗破碎的心,让本宫来为你拼合。你现在乖乖的睡觉,本宫答应过你,会允许你将这个孩子带着嫁去东吴。就一定说到做到。”云烈的声音低沉暗哑,极其富有磁性。

    “真的……”百里佳妮一双迷蒙的水眸看着云烈,美眸里满满的都是感动。

    “本宫说话算话,乖,闭上眼睛好好睡觉,你这样熬夜舍不得睡觉,本宫看了很心疼。”云烈就是那种,在自己心中慧然明朗之后,就会对百里佳妮温柔。

    当这话飘入百里佳妮的耳中的时候,让榻上的百里佳妮耳根子一热,原本看向云烈的黑眸赶紧的低垂下去,随即抱着宝儿拉上被子。

    一颗心则是激动万分,她不用和宝儿分开了。以后她可以亲自照料宝儿了。

    她实在是在自我的激动之中,乃至于,云烈还站着*榻边看着她,她不察觉,直到云烈低沉好听的声音在她的头顶响起的时候,她这才惊觉。

    “妮妮,乖,闭上眼睛,好好睡一觉。以后,你日日都可以和他在一起。”云烈的声音很动听。百里佳妮抬起头,看着距离自己这才只有十来公分一张放大的脸。

    妮妮?有多久没有人这么的叫自己了。

    这一声妮妮又是忍不住的让百里佳妮红了眼眶。鼻尖酸涩。心止不住的泛痛。

    云烈将百里佳妮眼眶中的湿濡全都看入眼中,这人的爱意呀,一旦被唤醒,就会想要对她全身心的好。所以,云烈侧躺在百里佳妮的身侧,长臂将百里佳妮拥入怀中。

    “乖,闭上眼睛。”这声音好似有天然的安眠作用一般,百里佳妮乖乖的闭上了眼睛,可能实在是太累了。现在心中一宽,自然可以酣眠了。

    不一会儿,云烈但听见自己的怀中所爱的女子,传来均匀的呼吸声,他黑眸痴痴的看着大小两个人儿,此刻的心无比的柔软。

    乃至于,有一个决定,他也在悄然之中为她改变。他要去老皇帝那里得到一个答案。

    云烈再是深深的凝视着百里佳妮一会之后,消失在黑夜之中,变更了装束,在夜色之中朝着老皇帝的寝宫太元殿而去。

    当老皇帝惊醒的时候,睁大眼睛看到的便是一半清晰完好的脸,这半边脸,老皇帝又怎么会不知道。

    “你……你还活着……”老皇帝感觉到喉间冰凉的匕首,眼前的男人那一双黑眸染了猩红色,眼中翻滚着如惊涛一般的怒浪,周身的杀气让他这样一个杀伐无度的帝皇都忍不住的心狠狠的颤抖了几下。

    “没错,我还活着。现在我活着回来复仇,先杀了你,接着我再去杀了那个背叛我的女人。”每一个字,从帝飞羽的口中喷出来,好似埋了几百斤的炸药一般,恨不得即刻就将老皇帝的太元殿给炸了去。

    老皇帝当然知道云烈口中所说的女人是谁,他这是在说百里佳妮背叛了他。老皇帝闭上眼睛,居然帝家还有人存活着,他以为帝家全都被自己所灭。

    纵然老皇帝能够感受到云烈对自己深入骨血的恨意,可能是作为一个父亲心中的恻隐之心,让老皇帝舍不得牵连百里佳妮,这个女儿已经痛苦的活了五年。若是让帝飞羽认为是佳妮背叛他,那么佳妮接下去定然会更痛苦。

    “当年都是朕一手策划的。佳妮几个月没有归来,朕亲口问她,她都只是说和朕赌气出宫游玩,是朕逼问她的贴身宫女小翠。帝家不灭,轩辕皇朝就不灭。所以,朕为了西凉江山,有这么一个好机会,当然要灭了你们帝家。”

    帝飞羽听到老皇帝亲口说的这些话,他的心里更是激动了,她真的没有欺骗自己,她真的没有背叛自己。

    “约定之日,你囚禁了她?”帝飞羽努力的将自己心中的激动压制下去,冷着声音问道。

    “当日,朕给她服下了安神药,让她昏睡了三天,三日之后她醒来就迫不及待的带着小翠前去你们约定的地方,这足足等了几个月之后才失望的回宫。这五年来,她一直还记得你和他的约定。”老皇帝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他也是有一份作为父亲的柔软之心,看着自己的女儿如此痴情对待一个人,他现在居然想到的是不想要让他误会对佳妮的爱意。

    帝飞羽到这才豁然明朗,原来如此,是因为老皇帝给佳妮服下了安神药,让她昏睡了三日,等她醒来的时候,根本就不知道,时间不对,因为周遭的人都欺骗她时间不对。

    在她的心中,以为是自己失约了。

    帝飞羽当下眼神的杀意是更加的明显。手上的刀子一个用力。这一刻,他恨不得一刀子将老皇帝的命给解决了。可是在打算下手的时候,他的脑海里浮现的便是百里佳妮和自己决裂的场景。

    “我们永远都不可能了……”明明这老皇帝对自己有灭族之仇,他应该要报,可是这一刀子下去……

    她和他就真的有了不共戴天的仇恨。

    尽管她轻描淡写的说过,就算老皇帝死,这也是老皇帝欠帝家的血债。

    可是这个时候的帝飞羽真的是犹豫了。她会恨自己,一边是血海深仇,一边是深爱的女人。

    在知道她没有背叛自己,他对她所有的恨意也消失殆尽了。

    帝飞羽是相信了老皇帝的话,但是他却是洋装不信,唇角勾起嗜血残虐的笑:“哼,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话?你又想要用计。”

    帝飞羽犹豫了,如若自己一刀子下去,老皇帝是死了。自己的血海深仇也报了。那么自己就无法娶百里佳妮为妻。思前想后,最终帝飞羽只是狠狠的敲昏了老皇帝,放过了老皇帝一条性命。

    他比谁都希望老皇帝死,但是真的杀了老皇帝,百里佳妮自然是要为自己的父亲守孝,她便不能够嫁给自己。

    所以,这一切还是得再计划。

    帝飞羽最后无奈的离去,在帝飞羽不知道的时候,北冥玄也紧随着帝飞羽离去,他还真的生怕帝飞羽会杀了老皇帝,要知道,自己现在还没有查明当年太子一战全军覆没的真正原因,还有自己的娘亲至今还没有找到。

    至于帝飞羽安排的想要在百里佳妮出嫁之日再灭了老皇帝,暗处的北冥玄是绝对不会允许在他还没有查明自己双亲的事情之前,是绝对不会让西凉的皇朝有所变更的。

    老皇帝第二天醒来,尽管很气恼居然帝飞羽还活着,虽然侥幸逃过一命,秘密派人寻找帝飞羽的下落,太元殿守备更加的森严了。

    当然这些天来,老皇帝一无所获,而北冥玄呢,一路上,自认为是安排了不错了。所以乖乖的在景王府黏在镜月晓梦的身边。

    终于到了百里佳妮出嫁的日子。

    这些日子,云烈每天入夜时分,都会悄悄的潜入昭华殿,在百里佳妮哄完了宝儿之后,他就会轻轻的将她拥入怀中,哄她入睡。

    说来也怪,百里佳妮觉得窝在他的怀中,分外的踏实,这几天的睡眠非常的好。一觉到天明。只是,在天明时分,她醒来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云烈的身影,让她恍惚的以为那不过是自己的一场梦而已。

    到出嫁,看着宝儿穿得好似观音莲花座前的金童一般,她这才相信,云烈没有骗自己,她不知道,云烈究竟是如何说服自己的父皇,让父皇允诺宝儿陪着自己出嫁到东吴。

    只为这一点,她对云烈心中满满的感恩。

    百里佳妮当自己坐上出嫁的马车上,还是有些恍惚,若不是马车车厢内,宝儿的小手紧紧的牵着自己,天籁般的声音叫唤着娘亲。她都觉得这一切太不真实了。

    云烈一身的大红喜袍,在前,紧跟着是百里佳妮的马车,在百里佳妮马车之后,紧跟着的马车里的人是百里化殇和镜月晓梦。而这一次送嫁,镜月晓梦内心里并不打算回西凉国,所以,她便把小翼也带上。

    自然小翼的乖巧,还有小翼脸上的毒,她想要去替他寻访名医。

    小翼很兴奋的窝在镜月晓梦的怀中,甜糯的声音叫道:“娘亲,娘亲……小翼喂你吃……”

    镜月晓梦因为自己已经为人母,听着小翼乖巧讨喜的喂自己吃糕点,她脑海里划过的便是自己的孩子也如小翼一般的腻歪在自己的怀中,喂着自己吃糕点,一想到那样额画面,她整颗心都分外的柔软。

    人生在世,要的不是荣华富贵,而是和家人,幸福自在的生活。

    一边的百里化殇看着自家小女人美眸笑成了两弯月牙,脸上醉人的笑意,让他看着相当的吃味。不由得嘟囔起红唇,也从矮几上拿起一块糕,送到镜月晓梦的眼前道:“娘子,吃殇殇的……”

    额,镜月晓梦正想要开口咬小翼手中的糕点,百里化殇却拍开小翼手中的糕,将自己手中的糕点塞入镜月晓梦的香唇内。

    这个傻子是在吃一个小孩子的醋?

    镜月晓梦正想要开口说什么,可是想到,百里化殇虽然外形是一个大人,可是他的心智也不过就是一个七岁的孩童一般的大小,因此,想要开口责怪的话硬生生的吞了回去。

    倒是小翼乖巧。内心里,虽然有些小失落。不过,并没有表现在脸上,如琉璃珠子一般的漂亮大眼睛骨碌碌一转,笑得甜甜的跪在了镜月晓梦的身侧,甜甜糯糯的声音道:“爹爹喂娘亲吃糕点,小翼帮娘亲捶捶背。”

    说着,一双小手握成拳,跪着替镜月晓梦敲着背部。小家伙敲着非常的舒服。

    “娘亲,舒服吗?”小翼稚嫩的声音问道,脸上盛开着灿烂的笑,有些讨好。

    “舒服,小翼真棒,娘亲很舒服。”镜月晓梦真的是柔到了心坎里。这个孩子,虽然是捡回来的,但是有这样乖巧的儿子似乎也不错。

    一边喂着镜月晓梦吃糕点的百里化殇听到镜月晓梦说舒服,当即脸色又不好看了。

    小翼人小,但是情商却非常的高,看到一边爹爹脸色有些不悦,当即甜甜道:“爹爹,小翼也捶捶背。”

    小翼真的不是一般的乖巧。说着,当即就来到了百里化殇的身侧,跪在百里化殇的旁边,小家伙就替百里化殇捶背,捏胳膊,捏腿的。

    那力道就好似在给百里化殇挠痒痒一般,看着他极其认真的替自己捶背,捏胳膊,捏腿的,小家伙的额头上已经布满了汗珠。

    他内心里明白,小翼这是在讨好他,这么小的小家伙就要明白人情世故。知道,若是不被自己喜欢,他有可能会被送走,无法留在景王府。

    不由得,他的心里一角也柔了下来。对这个孩子也和颜悦色很多,脸上也笑得非常的灿烂,拿出锦帕替小翼擦汗。

    百里化殇替小翼主动擦汗,让小翼非常的激动:“谢谢爹爹,小翼一点也不累,爹爹舒服吗?”

    百里化殇听了小翼的话,心中又是柔了几分,这个孩子,他的心居然那般的敏感,居然能够擦觉到自己不喜欢他。

    所以,平日里他会尽量的讨好自己。

    镜月晓梦看着小翼不过四五岁,却如此敏感,会知道要讨好人。可见,他这是吃过多少苦。

    她实在不明白,这样乖巧的孩子,居然有人舍得不要她。还舍得对孩子下毒。这父母究竟是有多么的残忍。

    百里化殇最终看不过去孩子过分小心翼翼的心理,因此将小翼捞进自己的怀中,眼神柔柔道:“谢谢小姨,爹爹好舒服好舒服哦。来,爹爹喂你吃。”

    果然,孩子能够让人的心都分外的柔软,尤其抱着小翼,他想的也是自己抱着自家的女儿,将自己所有的爱都给这天底下,自己最爱得两个女人。

    镜月晓梦看着百里化殇和小翼两个人相处融洽,因此,她在一边也看得有些醉了。本来又嗜血,所以,唇角挂着迷人的笑睡了过去。

    大小两个男人看到镜月晓梦睡着了,赶紧忙碌,百里化殇则是将镜月晓梦拥入怀中,他生怕一路上颠簸会让她睡得不舒服。

    小翼则是赶紧拿过毯子替镜月晓梦盖上。

    随后小翼非常乖巧的缩在一个角落里,尽量让镜月晓梦能够睡的舒服。

    百里化殇看着小家伙这样蜷缩在角落里,眼中划过一丝心疼之色,轻声的唤道:“小翼,过来,靠着爹爹睡。”

    小翼听到百里化殇那柔柔的眼神,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显然的有着兴奋之色,他乖巧的过去,靠在了百里化殇的另一边。

    耳边传来一大一小两个人均匀的呼吸声,但是这么的听着,百里化殇都觉得好似喝了百年花娘一般的醉人。他的心醉了。

    其实于他,最想要的不是登上高位,而是有娘亲疼爱,有爹爹呵护。可是至于自己而言,爹早死,娘失踪。

    自己想要的亲情,没有,疼爱自己的皇爷爷,掺了杂质。

    从小自己是如何走过来的,唯有自己知道。所以,百里化殇拽过毯子的一角,也替小翼给盖上。

    马车上分外的温馨。

    然而孩童时候的记忆却不由自己的涌现在脑海里。一个画面,接着一个画面,纵然他想要忘却都无法忘记,那么的深刻烙印在自己的脑海里,烙印在自己的心中。

    自己再一遍的感受了一边从小的无助和痛苦,他更是珍惜一家人幸福的依偎在一起的幸福时光,人生短浅,昭华易逝。且珍惜得珍惜。

    前面的马车上,百里佳妮的红盖头被宝儿撩起,百里佳妮的眼中有着满满的*溺和纵容,尽管知道这样不对,可是这是宝儿撩起的,她就舍不得说宝儿一句。

    “娘亲,宝儿饿了,想要娘亲喂。”人啊,一旦安逸,就会撒娇。

    宝儿就是连着这些天来,被百里佳妮给伺候的太好了。所以,乃至于在马车上,也缠着要百里佳妮喂他吃饭。

    百里佳妮眼中满是慈爱,恨不得将自己所拥有的一切全都给了宝儿。自然全都听宝儿的。

    途中休息,百里佳妮不能够下马车,可是宝儿小家伙却非常的兴奋。同样兴奋的自然还有小翼,他从来就没有看过这外面的世界。

    而且见到和自己一般大小的宝儿,两个小家伙很快就自来熟的玩儿在了一起。

    正当两个小家伙在西边玩耍的时候,看到了一只可爱的小白兔,孩子天性,一见到这只可爱的小兔,当下,小翼和宝儿两个小家伙就追着小白兔而去,一边追,一边口中喊道:“小白兔,小白兔,你不要跑啊,你别跑……”

    “小兔子,小兔子,不要跑,我们只是想要和你做朋友。”这声音是小翼的,小家伙也是拼命的紧追着小白兔。

    小翼和宝儿两个小家伙根本就不知道,暗处已经有两支箭朝着宝儿的身上射去。

    宝儿追的比小翼更加的拼命,所以根本就没有发现四周的危险。只

    好在身后的小翼发现了,小家伙,却在这个时候,快速的在宝儿的身后用力一推,宝儿整个向重心不稳向前摔去,小家伙的脑袋磕到了石头上。

    而且是一个下坡,宝儿又死顺着坡度向下滑。

    小翼赶紧喊救命,一边也是顺着下坡去拉宝儿,只是小翼也不慎顺着坡度滚下去。

    等侍卫听到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看到两支箭,而那两支箭也被人秘密的给捡走了。

    云烈赶来的时候,便看到宝儿额头上鲜血布满,当下满脸巨黑,宝儿惊得大哭着:“呜呜……呜呜……义父,小翼推我……呜呜……”

    宝儿真的没有发现危险,只看到小翼推他,害他撞到石头,翻滚下破。

    好在镜月晓梦也是闻讯赶来,恰好将宝儿的话听入耳中,她当下没有理会小翼,而是对云烈道:“赶紧将孩子抱回马车,让我替他处理伤口。”

    云烈心中又是狂怒,如若不是镜月晓梦和百里化殇赶到的话,他定然是一掌就劈死小翼,敢伤他的儿子。

    “娘亲……我……”小翼的眼神怯怯的躲到镜月晓梦的身后。

    在不知道事情的原委,镜月晓梦当然不会直接的就定了小翼的罪,虽然和小翼相处的时间不算很长,但是这个小家伙的心思还是很纯善的,因此,他让小翼跟着百里化殇。而自己则是紧跟在云烈的身后去处理宝儿的伤势。

    看着云烈将宝儿抱上车,满头的鲜血,吓得百里佳妮面色一白:“宝儿……”

    坐在马车车厢内,她的声音都在发颤,看到孩子鲜血满头,好似有刀子刮她的心窝窝一般。

    镜月晓梦拿了自己的医疗箱,赶紧的替宝儿清晰伤口,还好,伤口不是很深,只是小家伙受到了惊吓,身子一直在颤抖,面色也煞白的。

    她清洗,止血之后,包扎了一下。

    尽管宝儿的伤势无大碍,但是云烈从此之后就不待见小翼了。

    云烈绝杀的声音道:“镜月晓梦,这是第一次,若有下次,本宫保定,绝不留手。”

    一边的百里佳妮则是眼泪扑簌簌的下,看着孩子受伤,比她受伤害要让她痛。如若可以,她恨不得自己替孩子受伤。

    云烈看着自己的儿子受伤,他面色就相当的难看,再看到自己的女人那心疼的样儿,让他差点就要冲过去揪过小翼,将那罪魁祸首给毙命了。

    镜月晓梦回到马车上,小翼含着委屈的泪眼看向镜月晓梦,怯生生的问道:“娘亲,宝儿怎么样?会不会有危险?”

    人之初,性本善,镜月晓梦是相信小翼的。因此并没有扳着脸,她不想吓唬孩子。

    “小翼,娘亲知道你是一个好孩子,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才会去推宝儿的对不对。你告诉娘亲,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镜月晓梦的声音柔柔的,丝毫就没有责怪之意。

    小翼眼中的泪珠终于翻滚落下来了。他以为,娘亲也是要像以前那些人一般,不相信自己,直接的定了自己的罪。

    现在听到娘亲这么说,小翼哇的大声哭着扑进了镜月晓梦的怀中。

    “呜呜……呜呜……”他觉得很委屈,自己看着有箭射向宝儿的时候,他才会去推宝儿的。根本就不是想要伤害宝儿的。

    镜月晓梦听着怀中哭得如此委屈的小翼,本来就柔软的心,更是柔成了一潭水。

    “小翼,乖,别哭,和娘亲说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镜月晓梦温柔的拭去小翼脸上的泪珠儿。

    小翼将自己今天的委屈都哭出来之后,哽咽着声音道:“今天小翼和宝儿一起玩耍的时候,看到一只小白兔,我和宝儿就一起去追小兔子了。追着追着,小翼看到有一支箭朝宝儿射去,小翼这才去推宝儿,是想要推开宝儿,不要让箭射中宝儿。小翼真的不是故意的,小翼不想要宝儿受伤的。呜呜……”

    箭?镜月晓梦听到小翼所说的话,当下面色一冷,箭朝宝儿的方向射去?要一个孩子的命,而且这是要宝儿的命?

    镜月晓梦觉得失态严重,安抚好小翼之后,赶紧的下了马车来到云烈的跟前。

    云烈在马车车厢内,看到镜月晓梦前来,脸色很不好。冷冷道:“道歉的话不用再说,本宫说过,这是第一次,再有下去,本宫绝不留情。”

    “云太子,你自然不能够留情,但也请你听我说完原委。小翼之所以推宝儿是因为小翼看到有利箭射向宝儿,所以,小翼才会想要推开宝儿,不让宝儿被利箭射中。小翼根本就不知道他这推开宝儿会让宝儿受伤。”镜月晓梦冷着脸,黑眸闪烁着凌厉的光芒。

    在知道了云烈就是帝飞羽之后,镜月晓梦当然能够猜测出来,这宝儿恐慌就是百里佳妮和帝飞羽的孩子。

    她能够理解,别人伤害自己的孩子,当父母的有多么的生气。将心比心,所以,她不怪云烈。

    不过现在事情却不一样,是暗中有人要刺杀宝儿。

    “来人,去宝儿出事的林中找找有什么发现。”云烈当下便命了人去小翼和宝儿出事的地方。

    侍卫回来,回禀道:“启禀太子,并没有什么发现。”

    尽管,侍卫说,没有什么发现,但是云烈相信,镜月晓梦绝对不会凭空捏造。他暗黑着脸,一脸的沉思,究竟是谁,要射杀他的孩子?

    是南岳,北华还是东吴……

    云烈并不是一个心思简单的人,因为南岳和北华国,不希望东吴和西凉国联姻,另外,东吴国,也有人不希望他迎娶百里佳妮为太子妃。

    百里佳妮在听到镜月晓梦说有人想要刺杀她的儿子,整个人神经紧绷,她哪里还敢再让宝儿再下马车了。

    儿子好不容易回到她的身边,她当然不希望有意外。因此,百里佳妮的神经很紧绷。

    终于,百里化殇寻了机会,在密林之中,身穿白衣的白使,可不敢在北冥玄的跟前放肆。

    “再有今天这样的事情发生,本座剥了你的皮。”可见北冥玄对今日的事情非常的不满。而且,白使知道,他们家无量的魔尊,还真的是说得出做的到,白使恭敬的领命下去。

    黑使负责查找什么古剑奇谭的下落,而自己现在便是被命了暗中保护他们一行安全。将威胁都暗暗的处理掉。

    实在是太累,他们就打了一个盹。谁知道就出事。

    擦,真要命。

    白使自然不敢再打盹,九幽地狱的弟子们也不敢再松懈,不然,就小心他们的皮。

    因为北冥玄的警惕,也因为云烈也引起了注意,因此,而且,日夜兼程的赶路,一路上也算是幸运,并没有再出现意外。

    到东吴,需要经过南岳国。这一日到达了南岳国的边境,一般人都会识相一点,可是偏生有人放肆,拦着云烈一行的队伍道:“听说新娘子很漂亮,你们过去,把新娘子给孤留下。来人啊,将新娘子给孤给带走。”

    自称孤?难道这个家伙是南岳国的皇帝?镜月晓梦蹙眉暗想。想要问问,可惜百里化殇比自己更加不知道。

    “谁敢动本宫的女人?”云烈的声音里满是杀气。哼,也不看看自己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他云烈的女人竟然也敢抢。

    云烈的声音并不响,但是那声音落入自称孤的男人的耳中,却是让人心中一颤,那些原本想要上去抢人的侍卫们也不敢动。

    尽管他们的人不少,可是这阵仗,明人一看就不会上前去惹。偏生这个家伙就是个傻叉。

    “你的女人?呵呵,等孤先睡几天,你再领回去。”绝对是侮辱人的啊。睡几天,再领回去,这话落入镜月晓梦的耳中,暗道,这个家伙究竟是有木有脑子?

    镜月晓梦透过车帘,看到那个自称孤的家伙当下跳起脚来,指着那些侍卫道:“一个个的愣着干什么,还不将新娘子给孤带过来。若是他们反抗,杀无赦。”

    这个男人尤其咬重了杀无赦几个字,眸露凶光,面色暗凝,一脸的凶相毕露。

    云烈眼底翻滚着浓浓的怒意,眼神越来越冷,这个傻叉,竟然胆大胜天,想要睡他云烈的女人。

    虽然这个男人自称自己是孤,但是云烈手中的情报网中根本就没有个家伙。

    百里化殇看着眼前这个傻叉,自己找上们来,可怨不得别人,看来,他们这是要在南岳将事情给处理了先。

    会往南边走,是百里化殇暗暗安排好的。

    百里化殇自然知道眼前这个自称孤的人是谁,这是南岳皇帝在外面*和村姑所生的儿子,谁料,村姑生的儿子就是如此,认祖归宗,才封了一方地就真的将自己当成了皇帝一般。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