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想要杀了她,你自己动手(6000+)

    第176章:想要杀了她,你自己动手(6000+)

    实在是因为现在还是一个孕妇,本来这个家伙原先就有伤口,才植皮了一个月余,这个家伙旧伤上面又添加新伤,很是折腾人,她方才极力的想要将伤口处理的漂亮一点儿,而且,房间显然的昏暗一些,不但是眼睛疼,手也更是疼,再加上怀孕,也容易累。

    镜月晓梦实在是确定自己需要休息一下的时候,这才直起来腰来,用手擦拭了额头的汗道:“北冥玄,我实在是太累了。得给我休息一刻钟的一炷香的时间再继续。”

    言落根本就不经得北冥玄的同意,径直的双脚跪在地上,头趴在*榻边,这等姿势儿闭目养神,可见镜月晓梦这是有多么的累。

    她这些天来就没有消停过,曲清风,郦贵妃,还有那个未知的少年。

    一边的北冥玄看着把自家小女人累成这样,那深邃的黑眸里有着心疼。如若可以有别的选择,他当然也不愿意累着她。

    北冥玄想要起身将镜月晓梦抱到榻上。然而他才一动,跪着趴在*榻边的镜月晓梦就闭着眼睛道:“北冥玄,你给我别动。”

    那声音不响,但是透着不容置疑。

    北冥玄柔声道:“地上凉,你累,在榻上睡一会。”

    “嗯。没事,我就这样趴一会。你替我揉揉手。”镜月晓梦的一只手还是忍不住的颤抖。

    别人以为这是很简单的活儿,唯有她知道,这是细活儿,很累人。

    “听话,起来,躺我身边,我才好替你揉揉。”北冥玄说着向内挪了一些。

    不知道是北冥玄的声音极具有*力,还是镜月晓梦的手实在是太累了。需要人帮忙揉揉。

    她闭着眼睛起身,就躺在了北冥玄的身侧,现在的她大脑根本就没有做任何的想法。

    北冥玄看着自家小女人累成这样儿,暗暗的划过一丝自责。

    自家小女人的手,他自然不是第一次握着,每一次握着这一双柔软的小手,他就舍不得放下,就想要这样一辈子握着都不放。

    北冥玄的双眸里溢满了满满的爱意,握着镜月晓梦的大手,轻轻的替她揉了起来。

    闭着眼睛休息的镜月晓梦,感受到手上传来的暖意,那力道极好。非常的舒服。忍不住的溢出一声:“哼……”

    这手劲绝对是按摩的高手啊。缓解了她的酸意。

    虽然北冥玄不是一个医者,但是只要脑子想就知道了。自家小女人这手为何会累。而对于她而言,手是第一。

    他伺候的镜月晓梦好好的,不到一炷香的时间,镜月晓梦就睁开眼睛,休息片刻了,继续替北冥玄缝合好。

    这一次花费了一刻钟时间,镜月晓梦就替北冥玄将伤口缝合好了。

    不是镜月晓梦要留下北冥玄,实在是她不想折腾自己,而且,这个家伙抛出这么大的诱饵,自己此行东吴的路上,他会一路上保护自己。

    所以,她觉得不能够让这个家伙出事。

    “北冥玄,才缝合好伤口,不许运力。这几天,你就在这屋子里休息。”镜月晓梦的话声一落,让北冥玄面具下的脸上闪过一丝错愕。

    万没有料想到自家女人会要留下自己。自己若是现在就运力消失的话,只怕这个小家伙会发飙。

    这自己若是答应留下来,那到时候他要如何瞬间转变角色?

    好纠结啊。

    一时间让北冥玄真的是无法做决定。然而嘴上,北冥玄却是揶揄道:

    “女人,你的意思是晚上我们三人行?还是让本座将你家傻子相公给弄昏了,然而做运动。”

    “你个毛都还没有长齐的家伙,现在你能够运动了?脑子里就这么点东西。能不能够有营养一些?”镜月晓梦自然是知道这个家伙是揶揄,就嘴上占便宜。

    毛没有长齐?北冥玄狂汗,这个女人还真的会侮辱人啊。

    镜月晓梦似乎是知道这位大爷眼中的顾忌,开口道:“你放心,这三日,我会日夜颠倒,白天睡觉,晚上准备前往东吴的药。至于我家相公,我也会让他白天陪我一起准备药材。白天睡觉。”

    尽管镜月晓梦替北冥玄想好了。可是北冥玄还是很泪了。深邃的黑眸越来越幽深了。

    “我们会在书房里睡。”最终镜月晓梦的一句话是替北冥玄给解惑了。可是北冥玄真的有些泪了。自己这一个人饰两个角色,行吗?

    镜月晓梦是替北冥玄处理好了伤口之后,清洗好双手,径直的在一边的小榻上又是倒在上面就睡了过去,然而这一睡,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这足足睡了两天啊。当然这两天里,某个把自己无法分身的家伙点了她的睡穴。

    两天两夜,足够她睡饱了。

    当她醒来在屋子里寻找,哪里有北冥玄的人,镜月晓梦虽然有些气恼,告诉过这个家伙,这几天不要运力。偏生不听。

    有些天没有见到殇殇了。镜月晓梦一问,殇殇被皇上召进宫里了。忆起府中还有一个被脸上烙印了奴字的少年。

    当镜月晓梦来到那少年所在的房间的时候,还是让少年有一些惊讶,他以为只是这个女人逗自己开心的。因为这两日,她丝毫就没有出现,因此,他内心里也就没有抱太大的希望,当看到她出现的时候,心有一丝丝的轻颤。

    “把脸清洗清洗,曲躺好,我马上就给你做手术。将这个字去掉。”当镜月晓梦的话响起的时候,少年激动的上下牙齿都在颤抖。不可置信道:“王妃,你……说的是真的?”

    “假的。”镜月晓梦没好气道。

    不就是去掉一个奴字吗?有必须要这么激动?对她而言小小手术而已,在现代,很多人经常整容的。

    虽然她不是整容医生,但是这一点点的伤而已。

    “还不快点洗好去*上等我。”少年真的以为镜月晓梦是糊弄他开心的,一时间愣着了。被镜月晓梦这么一瞪,当下激动的赶紧去清洗脸。

    这个时候,百里化殇正好从皇宫里回来,来到这个房间,走到外面就听到自家女人说这样让人会误会的*话。

    心中就醋意泛滥起来了。

    “吱嘎”一声,百里化殇直接的推开门进来。那一双清澈的黑眸里已经蓄满了一池的水汽。

    “娘子……”百里化殇嘟囔着嘴,哽咽着声音道。

    好些天没有见到自家男人了,一见到他,就看到这个家伙双眼蓄满泪,镜月晓梦当下第一个想法就是这个家伙在宫中受到了委屈了。

    赶紧走过去,朝门外看了看,将门关上,关切的询问道:“殇殇,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你……”百里化殇用白希修长的手指指向镜月晓梦,话没有说完,眼泪就决堤泛滥了。好似断了线的珍珠一样,直下。

    蹙眉,这个傻子哭,她是最最抓狂的。

    在她内心抓狂的时候,百里化殇上前,双手圈住镜月晓梦,将头埋在她的肩上,蹭啊蹭的。哽咽着声音道:“娘子,你要他洗白白和他嘿咻嘿咻吗?殇殇不要娘子和他嘿咻,不要不要……”

    “噗……”镜月晓梦真的想要吐出一口老血。

    再回想自己方才的话,哎……还真的有些*。顿时满脸黑线啊。

    一边的少年看着百里化殇,整个的傻眼了。第一眼看到百里化殇的时候,但觉得这个男子美得世上无双。然而在看到他双眸含泪的矫情哭泣的时候,他就心中纳闷,一个男子,动不动就哭的,而且还哭成泪人儿。

    让他惊呆了。在他的话出口的时候,他这才回忆方才王妃的话,顿时耳根子一红。

    镜月晓梦狠狠的吸了一口气道:“殇殇,你看他的脸上有伤,娘子这是让他将脸洗干净,娘子要替他医治脸上的伤。”

    经镜月晓梦一说,百里化殇睁着一双泪眼,看向一边少年的脸上,少年这个时候也撩起自己用黑发遮挡的脸。

    “娘子真的不是要和他嘿咻生孩子?”百里化殇忽闪着泪眼。双手紧紧的圈住镜月晓梦,眼中有些不放心。

    两个人都是忍不住的红唇狠狠的抽了几下。

    少年更震惊的是,这样一个长得人神共愤的男子竟然是傻子……对……相传西凉的皇长孙殿下是一个傻子,当下他是知道了眼前这个男人就是皇长孙百里化殇。

    “娘子只给殇殇生孩子。”镜月晓梦完全是知道了,对待这个傻子,唯有给他想要的最直接的答案。

    原本蓄满泪珠的百里化殇,那脸上顿时盛开大大的笑脸。

    “娘子,殇殇最爱娘子了。娘子只和殇殇洗白白嘿咻,只给殇殇生孩子。妞妞小宝贝,我是父王,听到父王的声音了吗?”百里化殇蹲下身子对着镜月晓梦的肚子就开始玩儿起来。

    而且和肚子里的孩子对话起来,那脸上扬起的幸福,如阳光一般的明媚,还有这个傻子是喊妞妞,表示他是真的很喜欢女儿。

    不由得,在内心里,这一刻,她倒是希望生一个女儿,如他所愿。

    镜月晓梦看着一边还傻愣着的少年,不由得用眼神横了他一眼:“怎么不想要将你脸上的东西去掉了?”

    “要,要,我赶紧去清洗好躺*上去。”少年赶紧的离去。

    百里化殇是纠缠着一定要旁观,镜月晓梦也执拗不过他。因此允许百里化殇在旁边看着,并且叮嘱百里化殇不可以发出声音影响自己,得到百里化殇的保证之后,镜月晓梦这才开始准备替少年除去脸上的奴字。

    好在这个奴字不大,一个一元硬币大小。

    镜月晓梦命了人熬制了麻沸散,让少年喝下,等麻沸散的药效发作支护,便拿出手术刀,无非就是用刀子将这个字给去掉,再用针线替少年缝合好。镜月晓梦缝合的很细小,处理得非常的完美,若不是知道在之前脸上就有一个奴字,还真的看不出来。

    一边的百里化殇亲自看到自家小女人替这个少年去除脸上这个奴字的全过程,他还真的不敢置信。

    不过,他在看到自己小女人这神奇的医术之后,心中想的便是,这种医术要是运用到自己的九幽地狱,想必会是一大的利器。

    越发的了解自家小女人能力的不俗,他内心里的恐慌就越来越强烈。

    自己所知道的镜月晓梦的消息,全都是传言的,和现在亲眼所见的根本就是两个不一样的。

    还有他可不敢忘记,他有四个情敌,欧阳少恭,苏苏,大师兄,师尊。可是,纵然他现在一直在忙东吴一行的安危,可是也没有忽视寻找古剑奇谭,寻找天墉城。寻找这四个情敌的下落。

    然而一直没有传来任何的音讯,另外有消息传来,东吴好像有关自己父亲战死,和母亲失踪的线索。

    镜月晓梦替少年去除脸上这个奴字,然后将镜子拿过来给他看,少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黑眸睁得好似两个铜铃一般的大,盈满水雾。

    他真的以为这个字一旦烙印在自己的脸上之后,一辈子都无法再去除掉了。自己这一生都只能够成为被人追杀的奴隶。任由人打罚,杀戮。

    他看到自己的脸上只有一条细细的一条印迹,好像是被什么给划了一下而已,根本就不像是在之前就被烙印着一个奴字。

    “好了……真的好了……”不由得泪珠儿就滚落下来。

    “王妃,谢谢你,谢谢你……”他以为自己这一生就毁了。谁也没有料到自己今天会遇到这个贵人。

    少年对于镜月晓梦的感激之情无法用言语表述出来。

    可以说,她是他的再造恩人。

    “就这些吗?还有别的吗?”镜月晓梦看向榻上的少年。

    少年滚动着泪珠道:“王妃救命之恩,我没齿难忘。从今往后,王妃就是我的主子。一日为主,终身为主。”

    少年虽然没有说出自己的遭遇和背景故事,但是有这一一番承诺就足够了。

    镜月晓梦不是一个强人所难之人。

    “好,你不愿意说,我也不会为难你。既然你自己认为我主,那么我就绝对不允许你有任何的背叛。我也不管你以前姓什名谁,今日我便为你取名,唤你云鹤。”镜月晓梦没有过问少年的过往,只是径自的给了少年一个姓名,云鹤。

    “云鹤多谢王妃赐名。”云中鹤,那是多么潇洒肆意啊。少年的眼中有着向往之色。

    “你放心,这几天,我便会命管家去将你的户籍办好。几日之后,你会随我们一同前往东吴。”也不知道为什么,直觉告诉他,带着少年前往东吴,会有用得上他的时候。

    镜月晓梦说完,嘱咐了云鹤一些注意事项之后,就带着百里化殇离开了。

    云鹤一直拿着自己看着自己的脸出神,他的眼泪忍不住的滚落着。

    是啊,自己竟然会遇到人生之中的贵人,他是怎么也没有想到的。现在是他甘心愿意认主,不管自己能否回去,能否复仇成功。

    他都说过,今天一日认了这个人生之中的贵人为主子,那么她就是自己一辈子的主子。若是没有王妃,就没有他。

    早在街上的时候,他就猝死了。就算自己在街上被救了一条性命,若是脸上一直有这一个奴字,那么今天自己就永远只能够是被人买卖的奴隶。任由主子如何打骂杀伐自己。

    这是老天爷给他的机会。云鹤,做一只云中鹤。他深深的记住了镜月晓梦给他取得名字。今生复仇之后,他会做一只闲云野鹤。肆意快乐一生。不去追逐那些身外的东西。

    这个女子,如山一般艰难的事情,却被她轻轻巧巧的就解决了。

    百里化殇内心里是越加的恐慌,因此当亲眼看着镜月晓梦替云鹤去除掉脸上的奴字之后就更加黏着她了。

    镜月晓梦自然是命人将屋子里的东西都换了。

    “殇殇,你勒得我快透不过气来了。”镜月晓梦无奈的叹气,这个家伙一直就圈住她的脖子,让她的头埋在他的胸膛里。

    窝在他的怀中,让她有一种很安全的感觉,忍不住就想要睡去。只是他死死的圈住自己的脖子,让她呼吸有些急促。

    百里化殇一听到自家小女人的声音,赶紧松开,实在是他内心里还很紧张,很恐慌,不安的感觉是越来越浓烈了。

    “娘子,对不起,对不起,殇殇怕娘子趁殇殇睡着了就要找那个少年……”后面的话,百里化殇止住,不过已经够镜月晓梦吐血的了。

    “殇殇要抱着娘子睡就抱着,不过不要太紧,娘子现在很困,就窝在殇殇的怀中睡觉了啊。”真的是有了身孕的人就不一样了,前面几天都是熬着的,现在是能够躺着就不想要站着。

    不一会,就昏昏的睡了过去。

    百里化殇听着自己怀中均匀呼吸着的小家伙,幽深的黑眸里写着坚定,此生,他绝对不会放手,不管谁和自己抢,他都不会放手,除非他死。

    百里化殇找了一个舒适的位置,不让她碰到自己的伤口,同时又让她睡得舒服一些。

    此生,他从没有想过自己会如此有幸。

    然而这一边幸运的人,另一个差点要成为他王妃的人却没有这样的幸运。

    榻上,某人除了满足自己的*,根本就不再当她是人,以前还有几分迁就她,现在是一丝一毫的迁就都没有了,尤其在知道她以后不会生育之后,他就更加不将自己当人看。

    此人正是镜月如梦。她的心中满是恨意,她恨眼前的男人,更恨百里宏泽还有镜月晓梦,是他们这些人毁了她。

    尽管现在她乖乖的躺着,任由百里琴瑟*自己,嬷嬷的承受着身体上的痛楚。心却更加的冰冷。

    “女人,别像一条死鱼。本王可不喜欢和死人行鱼水之欢。”百里琴瑟的声音里有着浓烈的杀气。

    至于他而言,女人唯有利用,这些天他很火,自己花重金秘密买来的炸弹居然被人给偷走了。一颗不剩。

    他已经派人秘密去查了,根本就无人知晓,这是谁干的事情。究竟是谁偷走了自己花费重金买来的武器。

    如若这些武器落入了宁王或者燕王的手中,那么对于自己而言是大大的不利。

    只是,自己去查了,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动静。因此,他的心情更加的郁闷,当下折磨的镜月如梦也是更加的惨烈了。好像是遇到了这个女人之后,他很多事情都非常的不顺。

    镜月如梦无奈,只能够被动的迎合,因为她的迎合,百里琴瑟缺失更加的猛,更加无情撞击。

    直到镜月如梦下面流出了血,百里琴瑟才释放自己,毫不留情的抽身离开,眼神冰冷,声音阴狠道:“滚出去。”

    “你说过会帮我杀了镜月晓梦的,你何时替我杀了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